退出阅读

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我的1979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第1105章 理由

“老四?”
老四攥紧了话筒,然后道,“不是我一个人回来的……”
“不学习不就是没上进心吗?”
“是啊。”老四点点头。
“到家没多大会呢。”老四接着道,“我跟婶子在做午饭,看你中午回来不回来吃饭。”
“哦,那等着,咱姐俩中午喝点。”何芳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老四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各个击破的策略是挺不错的,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就出去打电话。
“你好,”何芳朝他点点头,“进屋,别都在屋子里站着。”
“行,我不为难你。”老四指着门口道,“没人拦着。”
“不给介绍一下?”何芳的眼光一直放在毕向东身上。
哪里有先见见哥哥的道理,可是奇怪归奇怪,他还是得这么顺着。
“这是首要条件,如果不能超越我,我要他有什么用?”老四道,“当然,对方人品也不错。”
“别啊,我没其它意思。”毕向东立马认熊和_图_书
老四不再多说,去了厨房,帮老太太打下手。
“错!”老四随手给他一个巴掌,“脑子呢?”
老四道,“别以为谁都跟你这么似得,粗心大意,我明着跟你说,只要我哥不点头,咱俩就没戏,明白没有?”
老四问,“那是一样吗?”
“听你这意思,你哥不好说话了?”毕向东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当听老四说这一条路是她哥哥独自修建的,好不容易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正要赞叹这片别墅区是如此漂亮,却又听见老四说,这一片的连体别墅都是她哥哥的,他看到的是她哥家的院子!
“谁让你这么自行瞎理解的了?”老四用阴森森的语气道,“告诉你啊,我说的话,你给我一字不漏的背下来,错一处,看我怎么削你。”
她放下东西,去了厨房,老四紧跟着。
这边的别墅,当年是由李舒白开发的,后面平松、李和、李爱军等人都在这里划http://www.hetushu.com拉了地,紧挨着建了,但是中途李舒白就锒铛入狱,除了他的建成功了,其他人紧紧建了一半。
“大嫂,你好,我叫毕向东。”毕向东手垂在腿两侧,本来想习惯性的握手,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
“嫂子,还是你聪明。”老四竖起大拇指。
“是啊。”老四点点头。
院子?
“你看上他什么了?”何芳也是有八卦之心的人。
“没上进心的人。”
“哎。”老四再次的叹了口气。
“中午回来吃饭吗?”
“你真打算就这男孩子了?”何芳感觉不出那个男孩子有什么好,家世她不清楚,起码长相上就是平凡的很,跟个路人甲没区别。
这么大的院子?
“为难人啊。”毕向东垂头丧气。
“最讨厌什么人?”
何芳笑着道,“少给我灌迷魂汤,留着点招对付你哥,在我这口水说干了都是没大用。”
“就仅仅因为对方的学术能力比你强,你就要跟着对方和-图-书过?”何芳突然搞不懂老四的逻辑。
“就这?”何芳忍不住笑了。
“我哥挺好说话的一个人,但是也看跟谁,”老四表面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其实心里紧张的不得了,她想了想道,“反正,你给我注意着点,别乱说话。”
“放心吧,我会的。”毕向东对她们家感觉奇怪,一般来说,处对象不是先见父母吗?
老四认真的道,“影响因子超过50的杂志期刊,他发表的论文就不低于十篇。”
“没给你哥打电话?”老太太一直没听见电话响。
饭桌上,他本以为何芳问他什么,可是什么都没问,只听见俩女人在那叽叽喳喳。
“好事啊,”何芳在电话里愣了愣,然后又问,“你哥知道吗?”
何芳爽朗的道,“你回来了,我能不回去吗,你等着啊,半个小时,一准的。”
便宜了李和,由他接手,他入住在这里,平松等人那会心有戚戚,看到李和自是心惊胆战,自不会再找不自在住m.hetushu.com在这里,干脆都一股脑的给了他,他重新做了整体规划,这才有如今的规模。
老四晃着她胳膊道,“我哥什么不都得听你的?”
“你这想法,我都说不出什么,总之,搞定你哥。”何芳拿着锅铲耸耸肩,“我是没辙。”
老四笑着道,“婶子,你放下吧,赶紧去歇着。”
怀着复杂的心情拨了何芳的电话,“大姐。”
“姐,可想死我了。”老四一把搂住何芳,给了一个拥抱。
“你回来了?”何芳高兴的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还没来得及说。”老四的声音更低了。
何芳见老娘出了厨房,才对老四道,“说吧,这么盼着我老娘走,肯定有事和我说。”
她压根就插不上手。
饭菜做好,毕向东殷勤的进厨房端了菜。
老四嘟囔道,“那你随便说两句,也顶上我说一百句。”
“红烧肉。”毕向东答的心不在焉。
“没事的,两个人一起快。”老四在一边摘起来了韭菜。
“闺女,你m.hetushu.com歇着,烧这点饭,还用不着你。”老太太笑着道,“人家头一回来,晾在那不好。”
何芳反问,“你们家里的事情,你哥什么时候听过我的?”
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老四跟着老太太刚把鸡给炖烂,何芳的汽车就停在了门口,没急着从车上下来,为了不让对方太紧张,还特意按了下喇叭,见老四和那个男的迎在门口,才从车上下来。
“我哥喜欢吃什么?”老四紧接着问。
“那你们忙,我去把衣服给晾完。”厨房里用不上这么多人,老太太主动退出,“那个西红柿要加盐。”
“不耽误他事,万一他忙,就不太好。”她始终下不来打电话的决心,她还没有想好到底怎么说,尽管她心里已经琢磨过八百遍了,可是又一次次的被自己所否定。
“要不我给你嫂子打个电话?”老太太明了,她这女婿性格好归好,可是她了解,是挺难缠的人物。
“你自己说的啊,说你哥讨厌不学习的人。”毕向东委屈的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