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我的1979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第0479章 熊海洲

李和摇头,“没听说过呢。你说说。”
李秋红很任性的道,“我不要。”
小威道,“平松哥找过他了,带着大家伙凑的2000万要还给泛海集团,可是熊海洲不乐意,而且……”
“知道也正常。”毕竟熊海洲的家庭背景在那放着,想知道李和的情况是轻而易举的,李和倒是不以为意,“他真是这么说话的?”
小威瞧瞧院子,又不敢言,见李和又要发火,才诺诺的低声道,“泛海的老板你肯定认识,以前还追过何姐的。”
他想起来,琼海的楼盘泡沫应该是在今年炸的,一个不足700万人口的琼海岛上竟然出现了两万多家房地产公司。短短三年,房价增长超过4倍。
“泛海集团?”李和是听出了一点不对劲,“什么背景?”
李和调解失败,也不好再说话了,看着李秋红这样子,再想想老四,一对比才发现老四还是挺省心的,不过老四要是敢这样跟他说话,他可没李爱军这么好的脾气。
“我是那么小气的人?”李和真的不高兴了,“你要是再磨叽一句,信不信我揍你!”
“但是,但是……”李和也是做哥哥的,自然和-图-书要关照一下同样是做哥哥的李爱军的情绪,继续道,“你哥哥虽然没你读的书多,可是吃的盐,过的桥比你多,他说的也有道理。他这样替你安排,是为你好,你也有必要听一听,要不先去银行上班试试?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李秋红去到院子里逗弄李览几个孩子去了,和何芳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李爱军道,“具体我倒是不清楚,你还是要问平松他们。他从你这走后,单干了,不是在那个西城也搞了一个百货商场吗,大概资金有短缺,找银行抵押了股权,结果还不上,百货大楼也被收走了,现在是一无所有了。”
他记忆中的熊海洲彬彬有礼,加上长相帅气,倒是挺讨人喜欢的,何况他哪怕经商了,不至于说这么粗俗的话。他怀疑是不是小威谎报军情。
李和问,“罗培什么情况?怎么没人跟我说?”
房市崩溃后,“天涯,海角,烂尾楼”一时间成为琼海的三大景观。
“谁下的绊子?”
从小威的描述来看,生意明显做的不错,一下子能拿出2000万过桥资金的,可没几家!
小威摇摇头,道hetushu.com,“哥,你想啊,罗培哥不是第一天做生意了!关系广,人面也熟,之前百货公司开业的时候就是找银行贷款的,合作不是一天两天,行长都跟他称兄道弟。何况现在的银行都有放贷指标,求爷爷告奶奶的要到处送钱呢!罗培哥这么好的资质,他们根本没有断贷的理由!从质押到断贷,这里的环节,没一处正常的。我们都怀疑是泛海集团设了套。”
李和恼了,“欠揍了是吧!连我都瞒着!”
小威吓了一跳,被逼的没办法才道,“哥几个商量了,不是多大的事,不想你操心,才没跟你说的。”
李爱军突然道,“罗培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小威这才认真的道,“罗培哥什么都好,就是一点,胆子小了些,前些年一点风吹草动,他都吓得要死,这不立马从咱这走了。第二年,他见没什么动静了,还想着继续做生意,可是不好意思再来找你。他在你这做了这么多年,手里积攒了一点钱,他干脆从银行又贷了一批款子,两下资金凑齐,就单干了。买下来了原来西城的百货公司,总共六层,还是继续做百货,生意好得不http://www.hetushu•com得了。今年,他不知道受了谁蛊惑,想趁生意好再开一家,可是没那么多钱,就继续去找银行贷款。可是银行放款子的速度没那么快,他着急用钱,找泛海集团借了2000万的过桥资金,质押了股权,等银行批了贷款再还这个钱。哥,咱们做生意都是这样玩的,一直都没毛病,可是罗培哥却载了。”
小威道,“是熊海洲,有人传他的父亲是个厅级干部,熊海洲本人是88年停薪留职的,开始是倒腾钢材,赚了不少钱。后来去了琼海,许多事情大家传的邪乎,说他在琼海发了大财,二三十万一亩拿到的地,今年转身卖了五六百万一亩,短短的几年时间资产过亿,今年衣锦还乡,也开了一个房地产公司,算是个人物了。”
“哥,我跟平松哥一起去的!我能拿这话蒙你吗!”小威被李和怀疑,有点着急,“苏明哥和彪哥都知道了,准备过几天再去会会他。”
李爱军皱了皱眉头,“平松没和你说?”
李秋红笑着道,“那我就在家呆着!你还得费力气养着我!”
“被人给下绊子了?”
“对她我是没辙了,要是有李冰一半听和*图*书话就好了。”李爱军颇感无奈。
小威远在工体馆,接了李和的电话,不敢耽误时间,开着车就窜过来了。
李和想了想道,“你们别管了,帮我约一下,就说我请他吃饭。”
虽然罗培已经不是他的人了,可是罗培毕竟跟着他那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有理由照应一下的。
李爱军聊了几句就招呼李秋红一起走了,李家老人小孩都在,他留在这里总归不是那么方便。
“他说平松哥只是一条看门狗,没资格跟他谈。他好像知道你了,我们几个只是这么猜的。”
小威继续道,“银行新的贷款没批下来!给断贷了!这样他欠泛海集团的过桥钱就没法子还了。股权质押在泛海集团手里,法院自然判给了泛海。”
兄妹俩知道不便在人家家里吵架,争辩了几句,都闭了嘴。
“那你也别去我鞋厂!”李爱军有点恼了!
“银行拒贷不是很正常吗?”李和觉得这就是一起平常的经济纠纷,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搞阴谋论未免有点大题小做。
在他们的眼里,罗培早就是叛徒了,但是罗培又是他们的兄弟,平常感情又都很好,不救又显得不仗义。但和-图-书是救的话,又怕李和多想,所以都是商议瞒着李和。
“你真欠揍了!”李和最气他说话说半截。
“没什么。”小威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一句完整话。
李和笑着道,“那真有可能。”
“问题出在哪里?”
他想熊海洲是不是知识份子的矫情劲发作,瞧不上小威这些小流氓暴发户。再说他毕竟跟熊海洲有过交情,这点面子他应该会给。
李和拿起话机,第一时间把小威喊了过来。
“要是他问题不大,有时间我找他谈谈。”
“还是李哥有见识。”李秋红见有人认同她,自然是高兴地不得了。
“那我再找他们问问吧。”李和听得不明白。
“都不省心。”李和谦虚了一句。
“对,对,去试试!”李爱军得了李和的助攻,立马反攻。
“熊海洲?”李和立马就想起来了这个人,大概是因为当年追何芳的那股锲而不舍的劲头,让他记忆犹新。直到他跟何芳结婚后,才没了这个人的消息。
“罗培怎么了?”自从罗培从这里离开以后,李和也就没再问过。
而且他对熊海洲这个人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坦诚、热情,记得后来好像也是进入机关单位了,怎么会经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