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我的1979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第0410章 责任

何老西对招娣说,“俺马上就睡觉了,你留着也没用了。你这来了一直都陪着俺,也没得空出去转转。你也去转转吧,听他们说这里的晚上跟白天似得,有卖好吃的,有卖好玩的,好看的很,花头多。你别捂在屋里了,去看看,买两件衣服都是好的。”
沿着马路走了一截路,李和点着了一根烟,终于忍不住先开口了,“对不起。”
何老西乐呵呵的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十里八乡没有不夸好的。”
“我明天要走了,跟你们说一声。”何老西的话音把李和的酒劲去掉了一半。
他上了楼,在病房门口,看到了何招娣,脸一下子热了起来。他迷迷糊糊地硬着胆子向他走了过去。
李和陪着聊了几句话,就要走了。这时候何招娣刚好打水回来,她说,“我送你吧。”
李和跟何招娣两个人下了楼,出了医院,惨白惨白的月色拉长了两个人的身影。
作为一个人,他的本能使心灵向着那不正当的事情。
李和越想,越觉得残酷了。
世界本来就是残酷的和*图*书吧。
他的心和脑袋已经成了战场。在这个战场上,理性与嗜欲正在开战,两个小人儿正死去活来的要搞死对方呢。
可怎么开心不起来呢,当然也是开心不起来的,因为他的感情和欲望没法光明的行走在理性和道德这两棵大树的底下。
喝多了,脑子昏沉沉的,可是李和却觉得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呢,从理上来说,他临走之前应该去跟何招娣去告个别。
等平松等人从酒店里追出来,李和已经上了出租车,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奈何大家又不知道他去哪里,只能急的团团转,在酒店附近的叉路口慢慢搜寻。
“你说这话干嘛。”何招娣心立马就心慌了,心里焦急了,不安了。她惊恐的看着李和,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她没有任何让李和低头的心思,她怎么可能让他低头呢?
“晓得,晓得。”何老西应承道。
他年轻的时候,拼命的劳作,从来没有偷过一天的懒,更是没有亏过地,可到头来,还是照样的恓惶日子。
“乱想了吧。”李hetushu.com和道,“你怎么会没用呢,谁也比不了你。”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总之就是对不起。
“不行,不行,让你戒烟你就得戒烟,这种事哪里能大意。”李和回的很干脆。何老西的病才刚缓点劲头,不能让一根烟给加重了。
“二和,喝高了吧。”何老西热情的朝李和招手。
“不用,不用。”在何老西的面前,李和好像有点心虚。
李和无奈,只能递给了何老西一根烟,同时做好了准备,一旦何老西有点烟的架势,他就要立马给夺回来。
司机追下车,把找钱塞到他手里,“注意着点,别喝大了。”
对李和来说,现在的日子说舒心也是对的,说开心也是假的。为什舒心呢,起码这辈子他不再为钱而发愁,有能力担负起任何的责任。想想以前那个烂烂包包的家庭,真的是他的严重负担,天天熬煎的像滚油浇心一样,困难和问题永远是一大堆的多。
他自己是没能耐的,没本事的,总不能再给闺女添负担了。
她宁愿自hetushu•com己去死啊,她宁愿用生命维护他的骄傲和脸面啊!
“没事,你忙你的,你有你的事情,不用顾忌咱们,这里有吃有喝,有事找医师,方便的很。”何老西见何招娣提着暖水瓶打开水去了,对李和低声道,“给个烟吧,熬死了。”
她现在有三张车,将来就会有三十张车,现在有三条船,将来就会有三十条船。她坚信他将来总有一天能帮着他的。
这可让孩子怎么回答哦。孩子怎么可以没有父亲呢,孩子是需要父亲的。
同病房的一个老太太看着何招娣出了门,才感叹的对何老西道,“你这闺女真是得着了。”
“哎。”何老西尽管舍不得那根烟,可也是没办法。他晓得,再不戒烟就是对闺女的累赘。何况这一家子老小都指望着闺女,他心疼的都哆嗦。
他没需要任何人扶,也没人任何人送,使劲的搓搓脸,一个人出了门。
“傻丫头。”李和终于忍不住笑了,他明白了她的心思,他笑着道,“我不缺钱。”
“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何招娣拼命的摇摇头m•hetushu•com,“我只是气自己对你没用处。”
李和这边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他要走了。
“那你自己起夜自己注意着点。”何招娣交代了几句。
何招娣对他热切的爱,温暖的包容,总让他心生感动。活在这世界上,有人爱,虽然不是坏事,可是实打实的痛苦的事情,因为他给不来任何的承诺。
孩子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要被人骂做野种的,那才叫活的痛苦。
要知道,全世界的好姑娘多的是呢,他都要揽在怀里吗?
对女人更不公平了,陪着一起在阴暗的角落里,见不得光,过不了正常的日子。没有了小日子,怎么算的了甜蜜。
“行了吧。”李和见差不多了,不经过他同意,又从他手里夺了回来。
陈大地和平松自然要给他安排送行酒。他在酒桌上没需要人劝酒,倒是啤酒白酒轮换着喝,一个人喝的开心,最后大家反而劝他不要再喝了。
她想着但凡自己有点用处,就不需要他的可怜了。
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向女人低头呢!
这么晚了,医院门口还是有不少人,大姑娘www.hetushu.com,小媳妇,弯腰驼背的老头子,在医院走进走出。
何老西无奈的道,“俺就闻闻,不抽,真的不抽。你想想,俺再抽,再患病不是就祸害大闺女的钱了吗。心疼她挣钱不容易,可不能那么糟蹋了。”
做生意有多辛苦,她是清楚的。他一定是缺钱使了,不然怎么样能出来受这样的苦呢。
“谢谢啊。”李和嘿嘿笑着朝司机拱了拱手。
李和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把钱塞给了司机,没等司机找钱就下了车。
他又不能跟她说他有很多钱,那样她会不会更失落?
他会有老的一天,她们也会有老的一天,他能保证和她们白头偕老吗?
何老西高兴地接了烟,果真没有点着,只是不时地低头闻一闻。那深出一口气,深吸一口气的样子,李和看着都替他累的慌。
何招娣认真的说,“可是你信着我吧,我能帮你,你不用做生意的。”
李和笑着道,“可能前天我说错话了吧,我只是想关心你,想让你过的很。你不要生我的气。”
万一将来有了孩子,别人问孩子,你爸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