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文娱新贵

作者:曲不曲
文娱新贵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97章 杀青,大胆的想法

富豪平常住的应该就是这样的,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可以这么壕起来。
先是“西虹市火车站”的戏份,取景地是金州火车站。
“好,可以了,那我们也算是杀青了!”
“周夏,你不去卸妆吗,你这妆有些老!”杨小狐看着靠着大理石柱子站着周夏笑道。
他暴躁的捶墙发泄,踹着马桶,他胃里酒精翻涌,趴在马桶上,呕吐物狂泻。
周夏此刻酒劲上来了,看杨小狐有些晃眼,越发觉得一身婚纱的她分外美丽。
他的人物一下就刻画饱满了。
其他人都拍摄完了,思思和杨小狐也在一旁,大家一起看。
思思的戏服是一身扫地的服装,十分难看,而且化的妆也难看,她去卸妆、换装了。
听到周夏吩咐之后,工作人员开始快速拆卸器材,演员们卸妆、换装的都去忙了,有的则在周围参观起来。
“我妈要活着看见我这样得多难受!”
周围的工作人员还有演员听到这个消息顿时高兴起来。
镜子破碎,周夏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地上的镜子碎片反射出支离破碎的他,水龙头的水流着,他挥拳怒声喊着。
这些出彩的配角会让观众快速进入情景和故事,明白夏洛他们这些人高中的大概情况,对后续故事产生期待。
“离!必须离!”
周夏从马桶上爬起来,走到洗手间外面的监视器看回放。
将负能量传导给周夏后,思思小姐姐心中的郁闷得到释放,情绪高涨,人也自信了起来。
所有演员也都明白这场和*图*书戏的重要,没人想要掉链子,大家都是全力以赴。
特别是一些脸谱化配角,没有篇幅叙事,还要有精彩处,那就更要在最短的时间表现出他们的性格。
“你能有什么大胆的想法,想都别想,这婚纱好几万了,是道具,一会还要还给人家,你不要乱来!”
周夏发泄的累了,醉醺醺地趴在马桶上,断断续续呢喃着。
再次回去拍摄,大家的目光稍有怪异,但是看到思思又成了大大咧咧的马冬梅,一切顺利进行,也没人说什么了。
毕竟这里是一切的开始和结束。
只留下一身白色婚纱的杨小狐美美站着,没有离开,看着有些醉的周夏。
而且这部分戏是电影开头,就更为重要了。
这个没有办法,不可能让人家火车站改了名字,只能通过后期PS合成。
梦醒之后,他幡然悔悟,认清自我,才明白身边那个她最重要,懂得了珍惜马冬梅。
“十个几万,那也就是几十万,真小气!”杨小狐好笑道,这人醉了都还是那么吝啬!
拍完这些戏份,转往跨海大桥拍摄游艇上浪的戏份,剧组找了几个模特来;继续就是在北大桥拍摄法拉利大桥上夏洛用法拉利换向日葵的戏份。
周夏化妆成了三十多岁,气质屌丝的夏洛,他一身鸡毛西装快速从一边出现,进入镜头,跑进洗手间反锁上门。
周夏从座位上站起,看向身后众人再次高声道:“杀青了,有个惊喜哦,这场婚宴就是杀青宴了,大家稍等m.hetushu.com一会就可以了!”
此前没听说杀青宴的事情,还以为剧组为了省钱,会去别的地方,甚至不办了,没想到竟然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开杀青宴。
两人刚进入状态,想要做些正经事,卧室外突然传来惶急的跑动声,两人顿时都惊醒了过来。
周夏看到思思这么快恢复,禁不住怀疑那种事情真有这么大功效吗?
电影里面有个情节,马冬梅拖着行李走了,就是这个地方,但是这个取景有个穿帮,全景拍到了金州火车站几个字。
这样表演才会更真实到位。
又花了一个礼拜,将高中的戏份拍完,剧组转往其他取景地继续拍摄。
然后她打开微博,对周夏道:“周夏,我发微博了,就说咱们杀青了,宣传一下,可以吗?”
在滨城这些取景地的拍摄,一直持续到了十一月十七号,花了大概五十天。
周夏舌头、四肢不太听使唤,但脑海还是清醒的,知道他在做什么,对杨小狐很是温柔。
经过前面那么长时间的角色准备,后面的戏份,每个演员自然更能将角色拿捏的更好。
其他势利又爱收礼的王老师、憨厚的大春、爱炫富的张扬、性别错位的梦特娇。
整部电影至此,一百四十三场戏,九成已经拍摄完成。
电影跟电视剧不同,没有足够的时长去详细描述刻画每个角色。
确切来说,这几场戏加起来,要比教室那场大戏更为精彩。
剧组的工作人员已经分批次撤离滨城,转往魔都,在维多利hetushu.com亚庄园准备后续的拍摄计划。
而且人家那是婚宴的价格,为剧组准备杀青宴,怎么可能这么破费!
他平静了一会儿,默默的看着镜子中狼狈的自己,抚摸着自己脖子上被抓的三道血印子,不禁自怜。
取景地是甘井子区523厂,楼下坐着个晒太阳的大爷,跟夏洛装糊涂,就是“马什么梅”那个梗的来处。
他们哪里知道这是赞助商跟周夏的奖励协议,如果四天内拍摄完成,就会给准备杀青宴。
“哦,那你扶我去赞助商给我准备的休息室,那间大套房可不能浪费了!”
夏洛在这里装逼失败,被老婆马冬梅当着那么多人撕破了男人的尊严,愤怒之下想要离婚,然后在洗脸池洗脸后,因为醉酒经历了一场梦境。
“哦,可以。”周夏觉得也不错,点点头。
但其他配角一出场,几句台词,几个简单的相互介绍,大家就知道他们高中时的身份和现在的成就了。
这里有好几场戏,群众演员很多,场地是赞助商提供,但人家还要营业,所以拍摄计划安排的很紧,四天时间必须拍完。
“杨小狐你好美,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周夏这会酒劲上来,愈发无所忌讳,说着就将杨小狐抱起来,放到了船上。
杨小狐发完微博,本还想看看微博评论,见周夏的酔样子,只好道,“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下,杀青宴还要准备一会了。”
周夏擦干嘴巴,余光中看见洗手台的镜子反射出的自己吓了一跳。
周夏眼泪涌出,m.hetushu.com表情愤怒,突然一拳头砸向镜子。
这几场戏分为前后两部分,一部分是电影开头夏洛做梦前,一部分是他梦醒后回到现实。
“离婚!离婚!……”
这些开场戏和结尾戏,安排在最后面拍,周夏就是想拍出最好的效果。
婚礼上的这场戏,虽然是围绕夏洛、马冬梅、秋雅三个主角展开的。
杨小狐此前来看过过一次,当时要赶着拍戏,就没有多待,此刻看着房里的环境,顿时羡慕无比。
“杨小狐,别说那些俗物了,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闲话不提。
就剩秋雅婚礼那几场戏,还有一些零散镜头,如参加选秀、98年春晚的节目。
杨小狐正出神的时候,却见周夏一把揽住她的细腰,醉醺醺地道:“杨小狐,你这个装扮真美丽,我们现在可以实现我那个大胆的想法……呃……”
维多利亚庄园,秋雅婚礼现场,奢华的洗手间内。
为了演出这种醉酒状态,周夏混着啤酒和白酒喝了一些。
“什么大胆?既然我这么美,那我们先来张自拍吧。”
在电影里面,每个角色出现在观众第一眼里,形象能否建立起来,关乎着观众对角色的认同感。
周夏舌头有些大,杨小狐没听太清,也不等周夏答应,便扶着醉醺醺的周夏选了婚礼的心形玫瑰花背景,给两人拍了张照片。
杨小狐欣喜若狂,立刻就将刚才的照片发了上去,“电影杀青了!怎么样,送给你们的福利哦!”
场记m.hetushu.com潘智新举着场记板站在镜头前,“‘夏洛’第20场,第一镜第三次拍摄开始,咔!”
“什么浪费了?莫名其妙!”杨小狐以为周夏说酒话,不去细想,扶着周夏往楼走上去。
然后去太阳沟拍摄银杏道的戏份,最后到金州向应花园拍摄夏洛得了艾滋后住院的戏份。
“可以呢?”周夏看向宫淳、闫飞、大摩三个副导演。
据说一桌饭最便宜都要三四千了!
杨小狐正想推开周夏,给他找杯水来醒酒,但听到周夏唱牡丹亭里这段,忍不住便回应起周夏的亲吻来。
越看越对周夏的表演服气。
周夏说话间打了个酒嗝,酒气熏的杨小狐直皱眉。
后续就是“马冬梅和大春家”,夏洛成名后去找马冬梅,那个40平方米小屋的戏份。
“咔!‘夏洛’第二十场第一镜第三次拍摄结束。”场记打板。
“可以!”三人点头,这种需要很大情绪的戏份,周夏已经表演了三种不同变化了。
周夏这家伙倒是挺有钱,可是竟然连房子都不舍得买!
维多利亚庄园是一家集婚宴、婚礼等一站式的专业婚礼会所,也是电影的赞助商。
譬如区长的儿子,有文采的袁华作诗:“只身赴宴鸡毛装,都是同学装鸡毛!”
“没事,不就是几万吗,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你叫声老公听听,我给你十个几万。”
三天的拍摄很快就过去了,11月21日下午四点多,已经到了最后一场戏。
很快便到了维多利亚庄园给周夏准备的白天拍戏的休息室,是一间奢华的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