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文娱新贵

作者:曲不曲
文娱新贵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24章 戏精间的对决

周夏听到近前来的薛小璐的呼喊,故作惊愕地回过神来,如同一个孤独症患者孩子一般,对薛小璐天真一笑,“导演,你来呢?”
他们只看到纹章在一边模仿,都是露出了欣慰的神情,但却没有人发现周夏。
周夏只是礼貌的以后辈的身份跟纹章打了招呼,并没有说他老家也是古都的,上前跟人家套近乎。
与其这样,还不如特立独行,拿出一副认真的样子,用态度和行动引起他的关注,再用演技获得他的认可,那这个角色就必然跑不了了!
周夏他们体验生活三天之后,那位他期待很久的纹章同学,在一位中年男人的带领下,终于来到了特教中心,住进了他和黄宣的房间。
周夏瞬间明白了纹章的心思。
转眼在特教学校体验生活,又是一个礼拜过去。
体验生活的日子很充实,每天都尝试着接触那些孤独症孩子,跟他们相处,慢慢接近他们,与他们交朋友。
毕竟有李莲杰在。
周夏瞥了一眼,就认出了人群中那个戴墨镜,个子不高,身穿白色T恤的男人,正是大名http://www.hetushu.com鼎鼎的功夫皇帝李莲杰。
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在表演上甩开纹章,让导演和编剧主创团队认定他,铁心支持他,不然黄宣被取代的事情,也同样会发生在他身上。
薛小璐震惊无比,这个时候李莲杰和制片、编辑等人也都走了过来,所有人都是面露惊讶。
任何人都不会简简单单成功,都是为了演戏,这么做再正常不过,相比那些出卖自身的演员,纹章这么做不过是最正常的套路而已。
周夏等七个男生被安排在了两个早就准备好的房间内,三个副导演呆了半天,晚上便离开去忙各种事情了,留下两个工作人员,照顾他们的饮食,并帮着跟学校方面接触。
正是基于这个判断,认定大福这个角色非他莫属,他才在同学们面前夸下海口,说电影杀青请大家聚餐。
他们在剧组工作人员和学校接待老师的帮助下,各自带着行李,安静地进入到了特教学校。
“还真是会表现,平常也没见你这么认真用心啊!”
平谷孤独症患者www.hetushu.com特教学校,在帝都东面,距离帝都市区约有九十公里。
直到最后,学校的领导发现这些孩子中多了一个,都在诧异什么时候多了个患者,薛小璐导演觉得有些熟悉,近前打量周夏,才认出了是他。
他的年龄远远大过角色需要,却能出现在了这里,众人自然心里都更加忌惮,将他当成了最大的对手。
周夏心中微笑,要说当戏精,他怎么可能输过纹章!
周夏也见到了电影的原型人物杨弢,是个二十一岁的男孩,笑起来真的很天真可爱,就像个几岁的孩子一样。
再说,都是竞争一个角色,大家心知肚明,你若跟人家表现的太过友好热情,人家反而会觉得你别有用心。
周夏与这些孩子相处时间越长,便越是心疼难受。
李莲杰和薛小璐导演等人,在学校领导带领下,来到一群孤独症患者孩子身边,指指点点,介绍这些孤独症孩子的情况,讨论如何帮助他们。
等到李莲杰和薛小璐导演等一行人过来时,周夏也是毫不所动,继续跟几个孤独症患者各自玩和_图_书耍着,他已经完全沉浸到表演的角色中,对外面发生着什么,一点都不关心。
周夏和黄宣还有一个叫陆辉的男生,暂时生活在一个房间,他们接下来就要在特教学校,对那些患有孤独症的孩子进行近距离观察,并真实体验他们的生活,认知他们是如何成长的。
周夏想通这些,心情沉重起来,在对于票房的影响上,他和纹章完全不能相其并论。
导演薛小璐是个新人,以前也没拍过电影,无论是她,还是制片方,都不可能违逆李莲杰的意思。
“不就是比谁是戏精吗?”
周夏心中晒笑,随即也打消了前去跟李莲杰问候行礼的心思。
薛小璐导演还有其他三个中年男人都陪在他左右,应该是制片、编剧之类的人物。
而在李莲杰的眼里,他们这些新人上前问候,最多只能让他觉得你有礼貌而已,却不会看中你。
纹章的到来,引起周夏、黄宣其余五个男生的警惕,毕竟纹章已经是当红小生。
就像小鸡跟着母鸡一样,杨弢动他就动,杨弢停止,他就停止。
李莲杰是这部电影最大的和图书腕!
《奋斗》、《蜗居》两部大火的电视剧播出后,纹章的人气水涨船高,他的演技也得到了圈内圈外的一致认可。
但是现在看来,他忘了考虑制片方资本家追求利润的心理。
大福这个角色李莲杰的意见至关重要,即便纹章是制片方出于票房考量塞进来的,但如果纹章不能得到李莲杰的认可,他也无法获得这个角色。
李莲杰的到来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学校的领导作陪,另外几个体验生活的男生都停下了正在做的事情,跃跃欲试,想要上前去问候、打招呼,甚至套近乎拍马屁。
他们投资这部电影,借助薛小璐和李莲杰关注这些孤独症患者的心理,名义上说是做公益,拍摄关心社会弱势群体的文艺片,但实际上还是想在票房上有所作为。
如果能在达到电影艺术追求和人文关怀的同时,还能顾全电影票房,那制片方当然是求之不得,选择纹章这个有演技,又有人气的当红小生,当然就很合理了。
这个男生竟然也是来体验生活的演员之一,他们刚才竟然没有一个人在这些孤独症孩子中发和*图*书现他的存在!
周夏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本来以为导演选中他后,纹章可能就不会再出现,毕竟纹章年龄差距过大,而且还不太会游泳。
当下他收敛神情,专注表演起来,他没有学纹章去模仿杨弢,而是继续跟着这些孤独症少年一起做游戏,开始参与到他们之中去,完全将自身当做孤独症患者一般,融入到他们之中。
周夏本来也想走问候打招呼,却发现纹章丝毫未动,正紧紧跟着大福的原型杨弢,对他的一举一动认真模仿着。
坐了两个小时的大巴车,大概十一点的时候,周夏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而作为他们的父母,又要遭受更痛苦的选择,是将他们抛弃,还是将他们艰辛地抚养成人。
上天有时候真的很不公平,相比出身富贵、贫穷,有些人天生就患有各种疾病,这才是让人最不可接受的。
这人的风评不太好,耍大牌、势利眼等等。
这天早上九点左右,周夏他们正在操场上,尝试接触那些外出活动的孤独症少年,跟他们一起玩游戏,一行五人在特教学校校长的带领下,远远往这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