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兔子必须死

作者:一梦黄粱
兔子必须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兔子登天卷

第216章 重回飞诞殿

魁一眉头紧皱。
“啥?!”魁一和魁二一脸的迷茫。
秦寿嘿嘿笑道:“这个忙,你们一定要帮。”
仔细一想,这怎么跟在冥河的时候,寻香和因陀罗甩锅时候的场景有几分像呢?
魁二道:“就是啊……爷爷,你说就行了。”
魁二继续点头。
秦寿一听,下意识地问道:“药?”
秦寿理所当然的道:“坑不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你们现在活得好好的。但是妖族天庭真要准备好了,然后上天去打架,那就不知道谁死,谁活了……”
魁二听不下去了,摸了摸兔子的额头道:“大哥,这兔子好像傻了,一个问题问了好几遍。”
魁一一听,委屈地叫道:“各叫各的,就各叫各的呗!你打我干啥啊?”
听到这些分析,魁一有点心动了。
秦寿两眼一翻道:“滚蛋!各算各的!”
就在这时,虚空一阵,一个透明的巴掌抽了过来,啪的一声将魁一打的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和图书就听一个笑呵呵的老头的声音传来:“各叫各的。”
这么算下来……
魁一见魁二没明白秦寿的意思,于是补充道:“飞诞是妖族天庭的药师,相当于现在天庭的药王殿。飞诞负责炼丹、炼药……不过他和一般的药师不同,他相对于救命的药,更喜欢炼制杀人的药。不过最近飞诞似乎挺忙的,也不知道在鼓捣什么东西。”
这话秦寿也听金蟾他们说过,要不然他也不会想出这个法子。他的牙齿虽然好使,但是肉身的强度,他还这没多大信心。万一扔进炼丹炉,瞬间就被烧成渣滓了,那他的牙齿再牛逼也没用啊!
魁一无奈的道:“我爷爷的徒弟……按照辈分算,我能当你祖师爷了吧。”
魁二神秘兮兮的道:“我听说,好几个妖将都去过地仙界,带回来不少好东西,而且都送飞诞那去了。刚刚我跟大哥去飞诞那找点药回去炖菜,结果,你也看到了……除了这一hetushu.com脑袋的绿,也没找到什么好药。”
秦寿吧嗒吧嗒嘴,对着魁一和魁二道:“两位兄嘚,咱们商量个事呗。”
魁一道:“兔子,你没病吧?”
魁一道:“没事,我听他们说过,人参果属阴,是药引子。药引子分两种,一种是先放进去的,一种是后放进去的。人参果是后放进去的,所以没事。”
咕咚!
秦寿道:“你们再把我送回飞诞殿去。”
秦寿白了他一眼,然后在魁一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秦寿继续道:“说句不好听的话,虽然你们爷爷有两个牛逼徒弟。但是你们也不看看人家现在是个啥,两尊圣人啊!正所谓圣人之下皆蝼蚁,就算他们欠你们爷爷的人情,帮忙出手对付天庭,又如何?他们比之封神大战时期的通天教主又如何?当年通天教主就被太上老君、元始天尊以及他们两个联手,打的是鸡飞蛋打,毛都没剩下。若是现在,再干起来,你们和*图*书觉得他们胜算有多大?”
魁二担心的道:“兔子会不会直接被丹火烧死啊?”
魁二凑到魁一面前道:“我觉得兔子说的有道理。”
魁一横了魁二一眼道:“你知道个屁!”
正嘀咕着呢,秦寿瞥了一眼魁一脑袋上那绿油油的液体,随口问道:“魁一,魁二,你们脑袋上的,都是啥啊?”
秦寿听到这,立刻就想起了金蟾他们的对话。根据他们说的,妖族天庭现在正在炼制一味大药,此药关系到妖族天庭的崛起。
说完,老人的声音消失了。
老鼠精细长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死死的盯着炼丹炉里的火,是不是鼻子对着炼丹炉闻一闻,然后一脸陶醉的模样,嘀咕一句:“很好……很好……太完美了……可惜,还差了几味好药。”
正当老鼠精感慨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随后就进来一只小老鼠,小老鼠对红爪子大老鼠喊到:“飞诞大人,魁一魁二两位大人求见。”
“别废话http://m.hetushu.com,那兔子来一趟不容易,既然是你们的朋友,你们就负责带他转转。明天就送他回去吧,免得家里人和朋友担心。我闭关了,没事别来烦我……”
秦寿道:“那个飞诞是弄药的?”
与此同时,飞诞殿地下炼丹室内,一只留着一撮小胡子的红爪子的老鼠精,穿着一件黄色的八卦道袍蹲在一个绿油油的炼丹炉边上,小心翼翼的用一把扇子轻轻的对着炼丹炉扇着风。
而且此药其中的一个药引子,就是人参果!
魁一点头。
“干了?”秦寿问。
听完了秦寿的话,魁一摸摸下巴道:“这样的话,也不是不能试试。只是,我们真这么做了,会不会太坑了?”
秦寿愣了一会,随后眯了眯眼睛,此情此景,看起来是鲲鹏祖师对他和善的一面,对孙子宠溺的一面。但是,他为啥总觉得此情此景这么眼熟呢?好像在哪见过……
说完,魁一对兔子道:“不过,你说的的确有些道理。”
魁二气m•hetushu.com呼呼的道:“还不是飞诞那家伙弄的什么狗屁药……”
“啥事?”魁一和魁二异口同声的问。
正是因为思索了所有可能,所以他才有了重回飞诞殿的念头。
随着风进入炼丹炉,丹炉内的火焰忽高忽低,一举一动仿佛都被这扇子所掌控着。
秦寿跟着道:“所以啊,我们破坏他们崛起的契机,其实是帮他们,不是害他们。对不对?”
虽然以前魁一的脑子也不灵光,但是这次见面后,魁一的智商明显已经可以达到正常人的水平了。所以秦寿也不怕他听不懂,或者办砸了。倒是魁二的智商,现在还在正常线以下,不过比魁三那纯傻子就好多了。
一切想通了,三个家伙发出了一声渗人的嘿嘿怪笑……
魁一摇头道:“那不行,那我多吃亏啊。”
秦寿咽了口唾沫,道:“这两道人,谁徒弟?”
魁二点头道:“对啊。”
秦寿赶紧拍掉他的手,然后扯着魁一的耳朵,嗷嗷叫道:“谁徒弟?你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