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兔子必须死

作者:一梦黄粱
兔子必须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兔子登天卷

第157章 神秘商人——兔子

神通则不同,他是直接拿着乘除法就去运算了,只不过运算的方式随着神通的强弱,而变得复杂或者简单点而已。
壮汉眼珠子直冒精光,大步流星的就走了过去,伸手就拿!
无奈之下,秦寿只能长叹一声,道:“算了,算了,学是学不会了,还是吃吧。”
然后秦寿就出去了,也没走远,就在对面的一栋小楼的楼顶上坐了下来。
秦寿凑过去,仔细观察,看了一会后,秦寿微微仰起头,叹了口气道:“果然,书非偷不能读也!”
不过秦寿还是觉得太少了,于是将壶变成了小壶,最后直接换成了酒杯。
秦寿见此,立刻掏出笔墨纸砚,写了一行大字贴在了寒月的脑门上。只见纸条上写着:“你在家修炼,兔爷我出去做买卖去了,回来一起喝酒。”
“妈的,太香了,受不了了!我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修道从来都不是以天为单位的,而是以百年、千年、万年甚至是一个元会为单m.hetushu.com位的。
秦寿见此,抱怨了一句:“如此没规矩,真怀疑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想到此,秦寿笑了,退出修炼状态,秦寿看看外面,依然是一片乌黑,也不知道是几点了。秦寿掐指算了算,估摸着应该是中午了……
这就好比一个人要读书,但是他连最基本的字都认不全,如何读书?就算硬着头皮读了,如何能领悟其中的意思?华夏文字博大精深,别说错了一个字,就算是错了一个标点符号,意思都可能截然不同,甚至是相反的。
当然,他更清楚,修道就是个慢功夫,而他的底子又太薄了。他从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真正生活的时间也就几年而已。几年的时间,他虽然接触了许多人,看了不少书,但是对于这浩如烟海的道,却也只是刮了一点皮毛而已。
接下来就简单了,棋子一插,他一屁股坐在角落里,驱散了冥河水,放下一块黑布,摆上一杯杯和_图_书酒,以及三五盘好肉,剩下的,就是两眼一闭,坐等小鱼上钩了。
这就是水镜之道,看起来简单,但是不懂其中的奥秘,十分容易着了敌人的道。
施展神通者,可以制造虚幻的自己在一处出现,从而隐藏真身,随时给人以致命一击。
实力高深者还可以肆意制造水镜,很多时候人们看到的正面袭来的敌人,其实不过是镜子里的影子而已,这影子没有攻击力,却拥有本尊的所有特征!音容笑貌、声音、气息和本尊一模一样,让人无法辨别真假。唯一的缺点就是,这影子就是影子,它只能同步模仿本尊的动作,所以本尊要偷袭,也要设计好攻击的方法才行。
至少,只从这枚符文上,他完全看不出道在哪里。
说话间,一条身高三米二的魁梧壮汉跳上了高台,一扭头,根本没注意到兔子,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兔子面前的一只半米长的,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烤腿!
这符文一打眼看上和-图-书去,似乎是一个透明的水晶一样的符文,但是仔细看去的话,它给人一种油画的感觉,远看如同照片一般,近看却又感觉无比的凌乱,没那么写真了。
弄好这一切后,秦寿美滋滋的变成三米高的超级大肥兔子,背上背着一个大大的袋子,同时一杆大旗冲天而起,上面写着:“神秘商人!”
酒,分到各个小酒壶里,也足足有一万八千壶!
不过秦寿却看懂了其他的东西,那就是,所谓水镜之道,其实正如秦寿猜测那般,的确是一种镜花水月之法!
尤其是对修行的根基基础,更是差的一塌糊涂。
说是楼,其实这楼已经垮塌了,只剩下一面墙壁还保留着。不过秦寿拥有点石成金术,随手一点,地上的石头飞来,化为土石墙体,更是给他弄出来一个十米高的高台来。
不过秦寿也明白,他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可以慢慢来,但是秦寿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慢慢来。
同时,秦寿虽然没有吃透这水镜和-图-书之道,但是他也看过许多大道,自古以来天地大道看起来指一条,但是实际上却是一直在变化的。随着对道的领悟深浅,道也必然会发生千奇百怪的变化。秦寿相信,水镜之道,应该还有变化,只是不知道是蓝砂没领悟到,还是他有意藏私了。
办完了这一切,秦寿做了一百多个酒壶,然后一一倒满了好酒,然后在清点了下自己手里的菜。
神通又不同于修仙功法,修炼功法那是一步一步的按部就班的去领悟天地大道的一些固有的规律,类似于数学的公式,只要学会加减法,弄明白后面的乘除法其实也不是太难。
没错,秦寿看了半天,只感觉头昏脑涨,完全没有头绪!
说完,秦寿一口咬在上面,结果让秦寿郁闷的是,那符文竟然瞬间就崩溃了,眨眼就消散在秦寿的识海当中,秦寿想挽救都来不及!
“上辈子就是学习不好,这辈子还是学习不好,我这还真是,始终如一啊……”秦寿叹了口气,不过和图书他一点也不气馁。
秦寿算了算,他手里各种菜肴还有八千六百盘!
因此,秦寿面对没接触过的公式,不认识的字,简直就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完全摸不清楚其中的意思。
秦寿摸了摸下巴道:“果然,还是得靠吃的!”
秦寿眉头一挑,并不在意,通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已经看出来了。这里的修罗根本无法抵抗美酒的诱惑!所以他根本不担心对方真的会走了,于是他默默的数起了数:“五,四……”
不过秦寿吧嗒吧嗒嘴,发现好像有点领悟了,虽然不多,不过的确是明白点其中的道理了。
看看寒月,寒月依然双手拿着那块令牌,整个人陷入修炼当中没有醒来。
酒香飘散而去,肉香随水而行,没一会,就有人闻着味来了。
“好香的味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从上面飘来的?咦?神秘商人?这是个什么东西?莫不是谁想的坑人把戏?哼哼,我偏不上你的当!”一个粗狂的声音低声道,接着一阵脚步声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