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兔子必须死

作者:一梦黄粱
兔子必须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贱兔起航

第357章 会和

秦寿急道:“怕,你们还作死?这玩意不能贴了,给我!”
秦寿见此,彻底的无语了。
秦寿伸手去抓,一水连忙后跳闪开,叫道:“干撒?抢劫啊?告诉你,则似我的,不给你!想要,自己早去!”
一水道:“他那么穷,一个红灵晶都要找你付,哪里吃的起嘛……”
一山和一水摇头。
秦寿挥挥手道:“行了,别废话了。刚刚谁报的官?是不是一个穿着道袍,一脸长胡子的老道士?我告诉你啊,下次看到他,直接往死里打!那家伙就是个骗子!被我揭穿了,还跑去告状,奶奶个熊!”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结果只听一阵马蹄声响起,接着一队士兵就冲了过来,一下子将秦寿、哮天犬、一山、一水围了起来。
秦寿一脸乌黑,知道跟一水这丫头说不清楚,于是看向一山。
那边,哮天犬已经进门了,店小二笑呵呵的从里面迎了出来,但是一看到秦寿后,脸就不好看了,无比严肃的道:“几位客观,我们这是千年老字号,所有菜都是绝对的精品……”
哮天犬却不以为意的道:“瞧你那点出息,不就一个红灵晶么?能比得上《重华经》吗?”
哮天犬理直气壮的道:“得了,走岔劈了。”
一山温和地笑道:“算了,我妹妹喜欢就让她留着吧。”
同时秦寿也是一头的雾水,这城防军围着他干啥啊?他啥也没干过啊!
这回轮到秦寿傻眼了……
秦寿则哇哇大叫m.hetushu.com道:“给我让开,看我不砸了这家店!麻麻批的,给他一个千年寿终!”
边上的一山听到《重华经》三个字,眼睛明显亮了一下,不过马上就隐藏了起来,轻轻的拉着一水的手,也不吭声。
秦寿一脸的乌黑,他算是看明白了,上次秦寿带着哮天犬去了四喜狗肉馆,这家伙这是趁机报复来了!
哮天犬也是一仰头,哼哼道:“别看我吃不起,但是哪家的好吃,哪家的不好吃,我还真是一清二楚!跟我走,准没错,前面直走,路口右转!”
秦寿霸气的一挥手道:“客气!死狗,带路!”
一山跟在后面,脑门上全是黑线……估摸着要不是考虑到这死兔子是请客的,就这么调戏他妹妹,早就一巴掌拍死了,直接炖火锅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人喊道:“抓住那条狗,吃饭不给钱!”
“你叫一水还是一岁?”
哮天犬怒道:“说人话!”
一山拍了拍她的头道:“没事,不是奔我们来的。”
“一岁啊!”
一水一本正经的道:“哥,不好了,我们撒嗖的森份暴露了,咋办?不愧是有虞氏的地盘,就似警觉。”
秦寿下意识的捂了下额头,心说:“大姐,你一路走来,就没停止过说自己是杀手的事情,如果有虞氏到现在还不知道你是杀手,你当他们是傻逼么?”
“不是,是一岁!”
秦寿干咳一声问道:“那个,你们有靠山?”
和*图*书水呆萌的道:“一岁。”
说完,店小二看向了秦寿。
看着秦寿那一脸疯逼的样子,一水忽然双手扯了扯衣服领子,就要脱衣服!
秦寿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便不再追究了。
一山倒是很老实的点头道:“怕。”
一山和一水继续摇头。
结果就见一水扯开杀手衣服,里面还有一件衣服,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衣服里面,全是各种通缉令、追杀帖……
秦寿笑道:“这你就不懂了,他不吃,还不能闻么?狗鼻子灵着呢。”
徐武下意识的接过令牌一看,着实吓了一跳,赶紧跳下马背,见礼道:“末将徐武,拜见上神。”
一水立刻道:“我似撒嗖,冷血无情的撒嗖,不怕死!”
秦寿和一水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最后秦寿发现,这丫头脑回路跟他不太一样……索性看向一山道:“兄弟,你也这么想的?”
“那是奔随来的?”一水问。
哮天犬怒道:“为什么我带路?我又不是你跟班的!”
“兔子!兔子!”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秦寿一扭头,就看到一条大黑狗拉着一路烟尘飞奔而来,一个急刹车,黑狗甩尾,停在了秦寿边上。
遇到这样的朋友,秦寿能说什么,只好扔给那老板一颗红灵晶,将老板打发走了。
知道是个误会,秦寿也不去跟那些普通人一般见识,打发走了徐武之后,回头踢了一脚哮天犬,骂道:“你个死狗,一见面就让我赔钱。以和图书后离我远点。”
秦寿咧咧嘴,微微一笑……
秦寿继续问:“你们是大罗金仙?”
一水好奇地问道:“你养的狗么?过年次的么?”
再一个,他觉得这对兄妹人还挺好的,就这么死了,未免太可惜了。
秦寿拱手道:“客气。”
“哦……一岁啊。”
秦寿一看,吓得赶紧大叫道:“别……别别别,这大马路上,太刺激了……别停……”
一路上,秦寿只问一水一个问题:“一水,你叫啥?”
秦寿直接掏出日夜游神令牌扔了过去,道:“问啥问?兔爷我好歹也是天神!头衔还有个玉兔呢!要问,也轮不到你一个小小城防长官来问,叫你们城主出来还差不多。”
店小二陪笑道:“我们这禁止自带原材料……”
哮天犬哼哼道:“我在南门呢,你从哪个门进来的?”
秦寿倒是不是不怕死,而是他自问背后靠着天庭,圣人都不杀他,自问他这铁靠山在,不担心这些狗屁的追杀什么的。而且,他本身就喜欢多弄点因果在身上,然后只等功法凑齐了,直接一路飞升上去。
说完,一水看向了秦寿。
秦寿再问:“你们不怕死?”
哮天犬脸皮也是厚,也不脸红,反而理直气壮的道:“我在南门等了你两天,你没来,我还不能吃口饭么?赶紧的,要钱的来了,赶紧去付钱。”
秦寿知道小丫头单纯,赶紧拉了拉哮天犬的狗尾巴道:“行了,别嚷嚷了,跟小孩子喊什么喊?你不是说m•hetushu•com在门口等我么?我来了,也没见着你啊?”
哮天犬厚着脸皮道:“别喊了,就当我欠你的,回头给你打白条。”
秦寿仰头王天,干笑一声:“牛逼!”
“一岁!你这兔子怎么听不懂人话呢?”
“你叫啥?”
哮天犬也扭过头来看兔子,道:“我曹……我就是吃个饭没给钱而已,你连城防军都给弄来了,兔子,论惹祸的能力,我不如你!佩服!”
一水颇为得意的道:“你看,这都似我从各个地方的门口,通缉牌子桑摘下来的,没似就换一个贴桑,酷不酷?”
秦寿一指东边。
一水下意识的看向一山,一山点点头道:“那就叨扰了。”
秦寿一听,两眼发晕,心说:果然是兄妹啊……
秦寿一听,脸顿时就黑了,抬手就是一巴掌,骂道:“你不是在南门等我呢么?”
秦寿一愣,看看四周,果然,四周不少居民鬼头鬼脑的看着他呢。见秦寿看过来,一个个的立刻缩了回去……
一山宠溺的摸了摸一水的头道:“她喜欢就好。”
秦寿一愣,不是奔他们来的?那是奔谁来的?
徐武苦笑道:“上神,报官的是附近的居民,不是那老……嗯……骗子。”
秦寿一听,顿时跳脚了,大骂道:“我曹你个老骗子,竟然还去报官?别让我再碰到你,否则我弄死你!”
徐武跟着抬头,诧异地问道:“上神也知道这是朝阳区?”
画面一转,哮天犬、一水两人一左一右拉着一只发飙的兔子,和*图*书喊道:“兔子!别激动……别激动!”
就在这时,城防军中走出一名武将,上前道:“在下城防军总长徐武!兔子,刚刚有人报官,说你打砸摊位,你可知罪?”
最终,秦寿还是被拖走了……
一水仰头看着店子的牌匾,念道:“千年老字号,徐记红烧兔头。”
果然,哮天犬不负众望找了一家特别的店子,站在门口,哮天犬唾沫横飞地叫道:“我跟你们说啊,这家的菜,那是十里飘香啊!里面的客人更是门庭若市!也就是我能找到,换了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别看着了,走吧,进去开吃吧!”
秦寿则跟一水走在中间,一山殿后。
一山看向了兔子。
这时候秦寿回头道:“一山兄弟,一水妹子,相见就是缘分。走吧,兔爷我做东,今天不醉不归!”
秦寿道:“你先来的,这里你熟悉,哪家好吃哪家不好吃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秦寿一听,气的大叫道:“你不等我,你跑去吃饭,还得我付钱?”
秦寿咧咧嘴,调侃着问道:“居民都很有正义感么?咋的?朝阳群众啊?”
哮天犬一听,脸顿时更黑了,大叫道:“小丫头,你说谁呢?!咋说话呢?!”
徐武道:“兔子,我再问你话呢!”
一水得意的一笑道:“还似我哥好。”
秦寿听到这话,顿时一阵心累啊,他不知道这兄妹两是心大呢?还是人傻呢?这玩意能是喜欢就留着的么?这是祸根啊!
说完,哮天犬一狗当先的冲到了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