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兔子必须死

作者:一梦黄粱
兔子必须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贱兔起航

第291章 套龟的兔子

秦寿看着远方,头都不回,一副震惊的样子叫道:“这就是水晶宫啊!真……中了!”
奈何这大鲸鱼个头是大,游起来也快。
“太白星君,你来的正好,给我评评理!这兔子打砸东海龙宫,你说该怎么算?”东海龙王敖广一看到太白金星,立刻先告状道。
秦寿撇撇嘴,一脚踢将龟丞相踢翻过来,一屁股坐在龟壳上,翘着二郎腿哼哼道:“多说无益,既然你们觉得自己有理,可敢跟我去天庭,凌霄宝殿上对峙一下?”
只见一只兔子站在龟丞相的身上,一边扯着套马杆,一边叫道:“哎呦,到地方了!”
龟丞相再一冒头,只感觉肚子里翻江倒海,没忍住,哇的一声吐了!
秦寿套了一百多次都没套中,不过这家伙也不生气,冷笑道:“我看你能进进出出多少次!”
龟丞相气的大怒:“死兔子,你别太过分了!前面就是水晶宫了,到了那里有你好看的!”
太白金星道:“兔子,别忘了,你还欠我人情呢。”
秦寿闻言,往前一看,果然,大海深处,一座漂亮的水晶雕琢一般的古色建筑群出现了,最外面有一扇大门,上面写着:“东海龙宫!”
敖广一挥手,水浪翻卷,所有的沙土瞬间散去,露出了大洞处的景象!
东海龙王心中虽然有火气,但是他很清楚,今天这事儿还真是他们找茬在先。这兔子虽然不是个好鸟,但是他来的时候,毕竟没犯什么事hetushu.com儿,敖丙却直接带人去抓人了,这真闹腾起来,还真是他们理亏。
秦寿一听,顿时不乐意了:“那怎么行?兔爷我好不容易得到的令牌,你就这么说收走就收走了?”
龟丞相见此,赶紧把脑袋缩进壳里,躲过一劫。
太白金星笑道:“龙王,这兔子与在下有些缘分,不如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如何?”
东海龙王敖广立刻心领神会,什么都懂了!
其中最大的那座宫殿上挂着一块牌匾,上书三个大字——水晶宫!
兔子说的理直气壮,甩黑锅的本事一点也不比任何人差。
更过分的是那兔子!竟然拿了个套马杆在不断的尝试要套他的脑袋!
但是后面那个——似乎疯了!
然而没等龟丞相喊完,就见这兔子嗖的冲了上来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然后双腿踩着龟肚皮,大笑道:“我过分?兔爷我好心过来和龙王商量借龙下雨的事情,你们倒好,一见面就是打打杀杀!究竟是谁过分?告诉你们,这事儿闹到哪,都是兔爷我有理!我倒要去水晶宫见见东海老泥鳅,看看这个理,到底是个怎么辩法!”
说话间,秦寿用力一蹬,就如同踩滑板似的,一手扯着套马杆拉紧了龟丞相的脖子,双脚踩着翻了盖的龟丞相就乘着水浪冲向了水晶宫!
“兔子!你不要欺人太甚!真以为我龙宫无人么?!”东海龙王敖广一拍龙椅,豁然起身,怒和图书斥道!
太白星君道:“兔子,怎么不行了?”
东海龙王冷笑道:“此处乃是我东海之地,你在此犯事,还需要上天?你就留在这里吧!”
秦寿叫道:“老龙王说过了,事儿是发生在他们东海之地的,不归你天庭管啊!老龙王要管我不说,还不让我走了……”
只听八卦炉一边跑一边嗷嗷叫着:“哇哈哈……我就知道!老子就不止是一个炼丹炉!老子还能炼器!还能炖菜!但是我他妈现在才知道,原来当个兵器才是最爽的!哈哈……老子来了,谁来挡我!哇哈哈……我撞!我撞撞撞!哈哈……兔子,那首歌咋唱来的?”
说话间,秦寿拿出日夜游神的灵牌在手上掂量了下道:“虽然是个临时工,但是咱可是持证上岗的。”
秦寿和东海龙王抬头看去,只见一身白衣白胡子的太白金星飘然落下!
话音未落,只听轰的一声,墙壁炸碎,接着就听一声熟悉的惨叫响起:“我的头啊!”
原本虾兵蟹将们还往上冲,后来发现貌似不用自己冲,只要靠近了,那破罐子自己就会撞过来!更过分的是,站的远点的,如果喊的嗓门足够大,那家伙也会冲过去一头把人撞飞……
龟丞相虽然看在眼里,奈何也没办法,因为,那疯了一样的炉子已经追到身后了!
秦寿两眼一翻,跟着一跺脚道:“呔!东海龙王,你休要血口喷人,谁过分了?兔爷我海上冲个浪,那泥鳅就http://www.hetushu.com跑来带军围我,此事怎讲?我好心下来与你理论,你让这王八壳子带军来杀我,又怎么说?怎么着?你四海龙王已经牛逼到可以随手斩杀天神的地步了么?你们已经狂妄的,完全不把玉帝放在眼里了么?”
敖广马上就要应下……
太白金星笑道:“正当如此。”
太白金星道:“那是天神令牌,本身就是天庭的东西,收走,也没什么奇怪吧?”
但是今天,太白金星的反应有些反常了,他都告状了,怎么这太白金星还不管呢?反而和兔子聊起了家常,说这兔子私自下界,却又没有责罚的意思,也没有追究兔子闹龙宫的意思……这……有问题啊!
龟丞相怎么也没想到,这兔子一边看水晶宫,一边震惊的时候,竟然偷偷下黑手,一套马杆套在了他的脖子上!
龟丞相的脑袋则全程一进一出,用实力向秦寿证明了,一个龟头在进洞方面的绝对强势与灵活。
太白星君是谁啊?虽然大家都是知道他是个老好人,对谁都好!但是大家更清楚,太白金星轻易不会为这种事出头,他若是出头,那多半是代表着玉帝的意思了!
东海龙王道:“兔子,你怎么说?”
于是,大家沉默了,闭嘴了,不吭声了,也不太往上冲了。
东海龙王一听,顿时大怒:“废物!那么多人,还抓不住一只兔子?!”
龟丞相大叫道:“兔子,你太过分了!”
太白金星微微点头,看和*图*书向秦寿道:“兔子,你又私自下界了。”
敖英道:“父王,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嘿!你个小王八,还会缩脑袋!兔爷我就不信了,看你反应快还是兔爷我套的准!”于是,秦寿也不急着动手了,就不停的用套马杆套龟丞相的脑袋。
若是平时,若有哪方妖王,甚至天神敢来龙宫如此折腾,天庭必然是向着他们的。就算不把对方灭了,也会责备一翻!
尤其是太白金星,也帮过他们不少次……
东海龙王敖广能够在当年毅然离开龙岛,跟着玉帝落下这四海龙族的根基,自然也是心灵聪慧之人。唯一的弱点,就是他的三儿子,这个他总觉得亏欠的儿子敖丙。
东海龙王说完,一挥衣袖,就要动手!
结果却听那兔子叫道:“不行!绝对不行!我反对!”
八卦炉刚问完就叫道:“我想起来了,哈哈哈哈哈被我打败啦,全都一起上吧我根本没在怕!哈哈哈哈哈……皮不过我吧!哇哈哈,兔子,我现在发现,此时此刻只有这首歌配得上我,啊哈哈……爽!”
太白金星苦笑道:“你这令牌得来的方式虽然不算违规,却也不算正规。兔子,回去之后,这令牌就要上交了,休要再来胡闹。”
若是没有敖丙掺和,敖广脑子还是很清明的,没有了感情羁绊,脑子飞速运转,立刻明白了什么。
秦寿见此,惊呼一声:“我靠!龟头射……咳咳,喷了!”
敖丙跟着道:“对对对!星君,你和*图*书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秦寿摇头道:“星君,别乱说,我这是下界巡查。”
秦寿却是呵呵一笑,盘腿坐在龟丞相身上,龟丞相也不敢动,之前脖子被勒的有点狠了,现在还疼呢,缩着脖子,根本不敢探头,生怕再被这兔子套住,一顿折腾。
又是三百多次后……
东海龙王敖丙见此,眉头微微皱起,他的记忆中,四海龙王的地位虽然不高,但是天庭对他们还是很优待的。
敖广点点头道:“我去会会这兔……”
渐渐的,大家也看出来了,打不动,撞不过,上去唯一的结果就是等着飞!
龟丞相一听,吓得哇哇叫道:“跑!快点!快跑啊!”
秦寿一听,顿时哑然,一脸不情愿的道:“好吧……谁让兔爷我欠你人情呢?回去后就给你,总行了吧?”
“兔子,明明是你侮辱我龙族我才要抓你的,这事儿闹到哪里,我都有理!”敖丙叫道。
龙精一样的敖广眉毛一挑,挤出一丝笑容,道:“星君,此事,您看?”
秦寿却是一把塞进自己的黑魔神盒里道:“不干!兔爷我好不容易得到个宝贝,你们啥都不付出,就要收走?不干!”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上面传来一声呼喊:“两位息怒!”
“中!”秦寿一挥手,套马杆甩过去!
“报!龙王,那兔子打进来了!”就在这时,一名虾兵冲进水晶宫报告道!
敖丙却道:“父王,那兔子有古怪,一般的水族收拾不了他,还是父王亲自出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