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阳
蜀山大掌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忽闻天外有来客,天火灭世蜀山惊

第1131章

而且因为紫郢剑的属性不完全,紫阳的很多手段都是无法对紫郢剑使用。紫郢剑能够提升的威力也是十分有限。最最关键的是,此时此刻的紫郢剑是无法利用剑诀催动飞行,进行远程攻击的。只能拿在手中当近战武器。所以紫阳此时如果使用它的话,只会更加被动。最后紫阳也只能选择了自己最重要的宝物,刚刚恢复融合的五莲令了。
却原来虽然宿命天使和紫阳说了很多,让他了解了很多关于超界的事情。但宿命天使和左一毕竟还是敌对关系,他们双方是敌人。所以宿命天使也是根本不可能对紫阳说出所有的细节,还是对紫阳隐瞒了很多的东西,尤其是其中的重要部分,更是对紫阳隐藏了起来。
霎时之间,随着宿命天使将她手中的神圣权杖抛出,朝着紫阳打去。本来浑身轻松的紫阳顿时感觉浑身一沉,受到了极大地压迫。就好像是一座泰山压在他的身上一样。而且他更是感觉自己已经被锁定了。此时此刻他已经被宿命天使发出的神圣权杖列为了攻击目标。无论他怎样躲避,却都是无法避开这神圣权杖的攻击了。
“纵剑流鼻祖,陌紫阳,蜀山游戏超界者。宿命天使承命神圣,请我主赐予我无限力量……”
不过这白光气势恢宏的来到宿命天使头顶,却是没有打在宿命天使身上,宿命天使也是没有丝毫惧怕,任由白光坠落而下,将她笼罩沐浴,然后这些白光就是全部都被她拿在手中的神圣权杖吸收进去。
而宿命天使本人在这白光的笼罩沐浴之下,本来就神圣非常的气息也是变得更加纯正,整个人都是显得更加圣洁,凌然不可侵犯起来。似乎真的变成了天堂的天使。而不是一个玩家。
“纵剑流鼻祖,没想到你竟然这样就超界了。真是出乎我的预料。”
默然无语,紫阳慢慢的低下头,然后手中五莲令光芒http://www.hetushu•com璀璨,口中已然有洪亮的箴言声响起。
“嗡……”
所以紫阳也是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其他太多的东西,在他们双方的道法对撞到一起炸裂开来以后,紫阳已然是调转目标,望向了身后的漫天攻击。
随着宿命天使将她的最强武器,魔法纪元游戏里面的第一神器神圣权杖取出的瞬间。宿命天使面前骤然白光大放,有璀璨无比,圣洁非常的白光弥漫而出。就如同刚刚升起的朝阳,璀璨的白光向周围弥漫扩散,一寸一寸,却又迅速无比的将周围天空渲染,让周围的天空变成炽白色。也是将整个战场所在的所有玩家和NPC全部笼罩其中。
紫阳闻言也是冷哼一声,丝毫不惧宿命天使。
这漫天攻击汹涌而来,虽然是受到了那十道身影的影响,速度减慢了很多,看上去显得有些缓慢。但攻击力仍旧是恐怖非常,让人喘不上气。此时此刻紫阳作为这漫天攻击的最终目标,迎着漫天攻击而立,心中也是蛮有压力。凝目望去,亚历山大之际却也是有些头皮发麻,不知要如何抵挡。
绚烂的光芒四溅飞散,纵然是宿命天使,短时间内也是不敢轻易前进,进入这光芒笼罩覆盖的范围。只能站在原地,浑身白光闪烁的抵挡着迎面飞来的红白光芒。略有焦急的等待着漫天红白光芒的消散,再过去继续攻击紫阳。
“好啊,那就让我了这两个超界一决雌雄,看看到底是谁厉害吧!”
随着紫阳箴言声落下,雪海火雨落道法已然发动。紫阳对向漫天道法这边的天空之上有红色的火雨飘落而下,纷纷扬扬,却又非常急促。而下面却是有白色的血海弥漫出现,将整片大地覆盖。而天空飞落的火雨和下面的火海又是遥相呼应,火雨向雪海里面降落,雪海向火雨升起。却是正好讲中间的漫天hetushu.com攻击所覆盖,上下对漫天攻击发动了夹击。再加上这漫天道法本来就已经受到那十道身影的影响,此时在受到紫阳道法的攻击,顿时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有哪些威力较弱的攻击直接就是承受不住破碎开来,剩下少量的攻击也是被雪海和火雨拦住,无奈的深陷其中,和雪海火雨展开对抗,却是无法再继续前进,对紫阳展开威胁了。
“行与不行,孰强孰弱。那就只有试过以后才知道了!”
所以宿命天使在确定紫阳已然超界以后次啊会这样迫不及待,一改之前的云淡风轻,对待紫阳的态度也是出现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之前还是根本不对紫阳造成太大的实质性伤害,从始至终都是让紫阳离开。但在发现紫阳超界以后竟然是一改之前的态度,竟是变得迫不及待起来。
运目望去,这神圣权杖却是一根通体雪白,用不知名材质制作而成,上面镶嵌着一颗金色宝石的法杖。无论是样式,还是结构都是和正统的法杖一模一样,别无二致。但和其他法杖不一样的是,这雪白的法杖明明只是一根法杖,却给人一种活灵活现的感觉。似乎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法杖,而是一个活着的生物,充满了神圣灵动的气息。
诚然,他这超界来的莫名其妙,就连他自己都是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也是因为刚刚超界,不可能将此时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但他陌紫阳何时怕过别人?就算是自己当日新人小白的时候都无惧杀帝等人,敢于出手助人为乐,救援仙帝。更何况现如今已经超界呢。
所以紫阳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两个不同游戏里面的超界者战斗,根本就是两个游戏之间的对撞。一旦分出胜负,胜利的那方是可以获得非常巨大的好处的。
这也正常,就算是在刚才,宿命天使的实力可以完全碾压紫阳,挥手之间就可以将紫阳杀和_图_书死的时候。紫阳对于宿命天使都是丝毫无惧,更何况是现在,他已经达到了超界,和宿命天使同等地位的实力了呢。
宿命天使听了紫阳的话以后又是一阵冷哼,然后忍不住一脸可惜的开口说道。
他手中的神圣权杖也是再度白光大放,变得更加璀璨夺目起来。真个是变成了一个白色光团,根本看不到里面是一根法杖了。
“呼呼呼……”
“嗡!”
随着两道攻击撞在一起的瞬间,顿时有巨大的爆炸声发出。两道攻击也是展开了剧烈的对撞,有四溅的白光红光飞散开来。这两道攻击竟然是旗鼓相当,彼此抵消,都是化作碎片四溅飞散了。
而好死不死,偏偏他又是前有追兵,后有猛虎,左右阻拦,进退不得。根本就没有躲避的余地。也只能正面抵挡。
而在这神圣无比,圣洁非常的白光笼罩映射之下,竟然是连着杀气弥漫的战场都变得静谧起来。
随着白光向周围弥漫扩散开去,宿命天使面前的白光也是变得平淡了许多。那神圣权杖也是从里面暴露而出,让周围的玩家可以看到这神圣权杖的本体。又或者是在这白光的笼罩环视之下,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适应了这白光的亮度,所以可以透过这白光看到宿命天使手中的魔法纪元第一神器——神圣权杖了。
感觉到这些,紫阳也是不敢怠慢,直接将他手中也是光芒璀璨,受到诸般手段加持,变成五彩神光环绕,已然无法看到里面本体的五莲令朝着宿命天使斩了过去。当然,也是迎着神圣权杖打去。
而就在这时,后面攻击对方的光芒也是消散的差不多了。宿命天使身形一动,已然是化作一道白光从这攻击的光芒里面穿透而过,来到了紫阳身后。一脸森然的望向了宿命天使。
随着宿命天使将口中咒语念完,周围天地元气激荡,竟然是受到了宿命天使这外来之人的招引,朝和_图_书着她手中的神圣权杖上面疯涌过去。而随着周围空中的天地元气不断的疯涌进入,神圣权杖的气势也是快速提升。法杖表面的白光也是变得越来越亮,逐渐的将神圣权杖包裹。让神圣权杖再度变成了一团白光,无法看到它的本体。
所以宿命天使在说出要和一绝高低以后,已然是毫不犹豫的发动了攻击,更是取出了她的最强武器,神圣权杖。
这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他此时刻实在是没有什么武器可用了。除了五莲令,紫阳真的是不知道要用什么好了。
而紫阳趁着他和宿命天使的攻击手段对撞形成的红白光芒四溅飞散,也是暂时的将宿命天使挡下,争取到一些时间来应对后面飞来的漫天攻击。
“本来我也不想如此快速的达到,但是你欺人太甚,这一切都只能怪你!”
“轰!”
至于紫阳为什么是要动用五莲令和宿命天使的神圣权杖对敌,而不是动用蜀山最强飞剑之一,和魔法纪元游戏里面神器品阶相同的仙门级飞剑紫郢剑。却是因为那紫郢剑是蜀山游戏里面最强的飞剑,和魔法纪元游戏里面神器品阶相当不假。但因为这紫郢剑属性欠缺,却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威力来。纵然他是和神器相当的宝剑,甚至比眼前宿命天使用出的神圣权杖还要厉害。但因为缺少了剑柄,属性却不是完整的。在威力无法完全发挥出来的情况下,也是很难和神圣权杖匹敌。也只是因为他们品阶相同,甚至比神圣权杖还要高阶。材质和神圣权杖一样,不神圣权杖攻击罢了。
“雪海重重何俗甚,火莲千结苦粗生!”
在神圣权杖的气势达到极致以后,宿命天使也是不错过这个机会,直接抬手一挥,将手中气势宏大,宛如泰山的神圣权杖朝着紫阳身上打了过去。
却说紫阳在宿命天使取出神圣权杖的第一时间就是知道此战无法避免,已然是开始催hetushu•com动他手中的五莲令,尽可能的发动自己身上的各种增幅道法,用来提升五莲令的威力。和宿命天使的动作却是不分先后。
不过这些紫阳却都是不知道,宿命天使也根本不可能和他说。
而就在这时,九天之上,宿命天使头顶的虚空之中白光骤闪,忽然有一道璀璨夺目的白色光柱从九天之上降落而下,冥冥之中,直奔宿命天使坠落而来。
至于说五莲令的品阶万一不如神圣权杖,被打成粉碎了怎么办。
而这神圣权杖在朝前飞行的过程中,周围的虚空都是颤抖起来,神圣权杖所经过的位置,白光变得极不稳定。似乎随时都有破碎的可能。
宿命天使闻言也是分毫不让,眼中战意盎然,竟是有些迫切的想要和紫阳战斗。和之前的淡然,无论怎样都不愿意和紫阳战斗竟然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哼!怪我也好,不怪我也好!你不超界也就罢了,我能容你活命。但你既然超界了,那我就容你不得了。偏偏你又是在这里超界,纵然你有了和我一战的是你。但你刚刚超界,尚还不稳。又没有得到世界规则的滋补,时间尚短。匆忙超界之下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你选择在此时此地超界,实在是你的超级错误啊!”
不过现如今紫阳有了复我千莲这个千莲动道法自带的属性,可以控制五莲分化。就算五莲令真个倍打成了粉碎,应该也是可以凭借这条属性重新恢复过来,让五莲令重新出现。所以紫阳却是不是如何担心。
虽然紫阳对于自己此时已然达到超界的事情根本毫无知晓,也是听了宿命天使的话才知道这件事情的。而且对于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超界了更是稀里糊涂,难以明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他却是不会当着宿命天使说出来,更是绝对不能让宿命天使知道他此时心中的真实想法。知道他纵剑流鼻祖竟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超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