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阳
蜀山大掌教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蜀山论剑

第608章 东海求援,宝石蓝火

那冰玉麒麟内丹被紫色莲花收服以来还没有出现过什么意外,唯一一次就是自己误用纯元丹。可这次竟然因为一个未知的冰系道法攻击就引发内丹里面的寒冰之力反噬,这种情况太是罕见了。也是几乎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因为他以前也不是没有被冰系道法攻击过。如果是冰系道法就能够引发冰玉麒麟内丹里面寒冰之力反噬的话,那自己早就被冻过千八百回了。也不会直到今天才出现意外了。
虽然宝石蓝火无论外观还是属性和紫阳那内丹蓝火看起来都是一眼,但纵究是两个不同的体系。到底能不能行,是不是属性相同的本源火焰却还要系统说的算。
而对面的水烟蓝听了紫阳的声音以后也是略微一愣,因为她忽然觉得这个声音很是熟悉。好像是自己的一位熟人。只是一时间却也想不起来了。
“什么事情?”
刚才宝石蓝火的威力紫阳看到了,就连那实力强悍的红袍人都是被水烟蓝凭借宝石蓝火给一句斩杀了。而宝石蓝火还只是排在第三位,那在它之上,路紫陌手中的幽落紫炎实力会强到何等地步那?那排在第一位的火系道法又会如何呐?
听了水烟蓝的这句话紫阳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一脸不解的问道。
这道法失控可不是一个好兆头,不是紫阳本体那边出事。就是她这边出事。反正非常糟糕。
水烟蓝焦急着开口,额头之上也是瞬间布满了冷汗。
“好了!”
“竟然是这样?”
在乘坐业火流光舟急速飞往东海的路上,紫阳又是对着本体探手一招。一道银光闪过,那仙女幡就是透过寒冰落在了紫阳元神身体的手中。
红袍人说到这里一脸可惜的摇了摇头就是准备动手。
“怎么了?”
这样疑惑的同时紫阳又是略有恍然。难怪当日比斗之时那实力强悍的唐大兄在路紫陌用出幽落紫炎以后都是落败了,原来这幽落紫炎的火焰如此强悍。
“呵呵!”
对面的深蓝影子,也就是紫阳元神微微一笑。点头说道。
直到现在,紫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很是有些头昏脑胀的感觉。
只见远方水面之上一片碧波湛蓝,整片天空都被深蓝色的水流所覆盖。而在这片蓝色水流的世界里面则有两道身影飞旋来去,你来我往的战斗中。
听了水烟蓝的话紫阳又是一阵难以置信。
当日在东海看到水烟蓝施展道法之时双脚上面蓝光爆闪,紫阳就在这样想。如今得到水烟蓝亲口承认,紫阳却是终于确定下来。
想到这里紫阳也不在多说什么,直接冲水烟蓝道:“算了,不想这么多了。能不能行试过就知道了。来吧,将你的宝石蓝火注入我的本体。”
水烟蓝呆了几呆,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自己当日帮助水烟蓝获取坚决,曾不小心将自己内丹蓝火侵入水烟蓝身体而无法消失。后来更是得到了进一步增强。似乎当时烟蓝已经获得了控制能力。那不就是本源火焰吗。只要找到水烟蓝引发火焰入我身体,自然能够增强天火灵龙内丹火力。届时寒冰当解!”
当时紫阳不明白这宝石蓝火是什么,直到不久前在比斗场上听了蓝关遇故等人的讲述这才知道。也是明白自己天火灵龙内丹的蓝色火焰和那未曾见面的宝石蓝火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否则也不会被九夕阳认错了。
还别说,这丁婉不愧是出自正一道的少掌教,这推算能力果然够强。任务交给她以后,没用多久水烟蓝此时所在的坐标就是推算出来了。而且由于紫阳提供的信息较为详细,坐标位置也是非常的准确。几乎就差直接锁定了。
不用说这大冰坨自然就是被冰冻的紫阳本体了,不过水烟蓝不知道是啊。
顿了一下,水烟蓝继续说道:“我刚才所用的道法正是内测三火之一的湛蓝焮火,又做焚心蓝火。人称宝石蓝火的就是了。”
“糟糕,我怎么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其实我这次来找你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丁婉的不舒服紫阳自然不知道,因为他此时正心急的赶往东海,一门心思的想着见到水烟蓝呐。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一道剑光将红袍人暴露的物品卷回,水烟蓝转头,一脸寒霜的望向了远处的红色飞舟。也就是紫阳的业火流光舟。
而紫阳抱着本体进入业火流光舟以后,那蓝色火焰竟然是跟着进来了。不过数量也减小了一些。但情况多少还是有所缓解。
“竟然是在第三位?”
紫阳见状立即笑了几声不在多说了。
“怎么会是冰玉麒麟内丹呐?”
“果然如此!”
“就是论坛误会?”
获得了水烟蓝的坐标,紫阳也是不在多言,直接发动最快的速度朝东海飞去。
紫阳元神身体属水,而此时的本体周围都是蓝色火焰升腾。所hetushu•com以紫阳元神在来到本体周围的瞬间立即发出了一阵爆响,更是蓝光闪烁,雾气升腾。本体周围的火焰已然和元神产生了冲突。
听了紫阳的询问,水烟蓝立即摇头道:“这内测三火虽然是内测最顶级的三门火系道法,但不是最强的火系道法。相传在他们之上还有更强的一门火系道法。只是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至于那剩下的一种火焰是什么,我在这里就先卖个关子。以后紫阳你见到自然就知道了。至于这内测三火那种火焰最强,则是那最后一种。内测三火比较,我这宝石蓝火还要在幽落紫炎之下。只能排在第三位而已。”
不过对面的水烟蓝听了他的话却是冷哼一声,然后目光一寒,抢先动了手。
“可是你……”
听了水烟蓝的描述,紫阳极度惊讶的问道。
紫阳耸了耸肩,一副不以为然地说道。
听了水烟蓝的询问,紫阳耸了耸肩,一脸无奈加感叹地说道:“还能是什么,这不就是我自己了。”
紫阳也不想在这上面瞎扯下去,所以目光在水烟蓝双脚上扫视一眼之后问道:“我刚才见你施展宝石蓝火的时候脚下蓝火绽放,似乎火焰都是从脚上出来的。难道这宝石蓝火还和金钟罩一般,有什么罩门不成?”
虽然如此,但水烟蓝还是神情紧张,飞剑在手的转身向身后望去。
在看到周围水伴火,火连水。水火相伴的世界。红袍人顿时大吃一惊,双眼更是瞪得宛如铜铃。吃惊的心情溢于言表。
水烟蓝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差不多了。这宝石蓝火虽然不像金钟罩那样有什么致命缺点,但也是有专门穴道的。由于你留在我体内的那两缕火焰在双脚上,所以宝石蓝火修习以后也是汇聚在双脚上。施展的时候更是都会经由双脚到达体外,却是产生了一个循环。”
水烟蓝略微回想,却是仍旧想不到眼前之人是谁。只能无奈问道。
“是的!”
紫阳的元神身体悬浮半空,望着下面被整个冰封,冻成一块冰坨的本体也是略感无语。而后眉头微皱。
水烟蓝闻言点了点头,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想了很多。
“你是……”
“说起来我能够得到这内测三火之一的宝石蓝火,还要多谢紫阳兄你那!”
说着将水烟蓝的详细信息和丁婉说了一遍。
“你是谁?”
“嗯!紫阳你可知道内测三火。”
说话之时,一股倨傲之意自然流露而出。
就在紫阳思考的时候,他耳边忽然传来一声系统提示。
“好!”
此时此刻,那刚刚越过她扑向后面的深蓝影子正朝红色影子扑去。而那红色影子也是张嘴一吐,朝着深蓝影子吐出了一道色做深红,略微带着些许黑色的火焰。
紫阳知道,这还是因为路紫陌刚刚得到幽落紫炎不久,没有将这门道法修炼到高深地步,否则威力会更加强大。
见了紫阳手中抱得白色大冰坨,水烟蓝顿时一脸愕然,杏目圆瞪地问道:“紫阳兄你这是?”
如此这般,刚才这深蓝影子完全可以不出手的袖手旁观。直到红袍人将自己重伤以后再出手不迟。而深蓝影子却出手了。这说明他对自己没有恶意。
这时深蓝影子杀了红色影子,方才转头望向自己。一点戒备的意思也没有。
紫阳闻言没有直接说本体被冻的事情,而是略显期待地问道:“敢问烟蓝姑娘刚才你所用道法,也就是水里生火的那些火焰,可是我当日留在你体内的火焰。”
紫阳开口,显得有些不满意。
紫阳脑中思路电闪之下已然是想到了解决办法。
回想刚才,紫阳发现自从在镇里遇到那白衣女子开始自己的状态就不受控制了。一系列的事情也都是超出掌控,自己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
“谁说不是呐!”
至于丁婉,紫阳着急赶往东海,甚至想到路上还有用到丁婉的可能。也就没有将她收回仙女幡。任由丁婉在飞舟里面待着。
不过他的火焰虽然炙热,但却无法将周围的深蓝色水流蒸发。甚至在深蓝色水流的压制之下,他身周的红色火焰遭到了极大地消弱,根本无法对攻击他的白色身影遭到影响了。
蓝色水流卷动,带起水烟蓝长发飞舞,身上裙带飞扬。一朵朵水花更是不断的在水烟蓝身上亲吻。远远地看去,就好像水烟蓝是一个水之女神一般。充满了视觉的冲撞感,更是没得令人发指。看的紫阳瞬间发了呆,竟然忘了说话。
紫阳摇了摇头,也是略有感叹。而后忽然问道:“他们惊讶到死。难道烟蓝你就没有惊讶吗?”
或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因为当日抓她的是紫阳的元神身体,而不是本体。在她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的也是元神,而不是本体。
说到这里水烟蓝叹息一声,又是一脸和图书无奈地说道:“我之前修炼的剑诀就有一点弊端,使用的时候双脚元气激荡,不能穿鞋子。如今修炼了宝石蓝火又是这样,就更不能穿鞋子了。”
“内测三火?我知道啊。其中一种是幽落紫炎,这三种火焰号称内测最顶级的三门火系道法。对吧?”
“不好,这火焰停不下来了。”
见紫阳说的郑重,水烟蓝也是不敢耽搁,直接询问道。
“这才过了多久,你竟然就不认识我了?”
可以这样说,此时的紫阳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冰棍。
紫阳思绪飘飞,已然回到了当日和仙帝大闹比天道的时候。
光芒闪过丁大少掌教现身而出。
虽然眼睁睁的看到了冲突,紫阳元神身体更是感觉一阵不适。但紫阳却是顾不了这么多了,仍旧是不管不顾的继续前进。然后冲入火焰当中将本体抱起就是一个纵身窜进了业火流光舟里面,载着本体朝远方飞去。
听了紫阳的回答水烟蓝先是一愣,但马上就是反应过来到:
就在紫阳发呆的时候,对面宛如湘水女神一般的水烟蓝已然冷喝开口。语气中充满了杀机。
说完一脸淫邪,丝毫不加掩饰的在水烟蓝身上扫视了一边,最后目光锁定在水烟蓝赤裸的双脚上,舔了舔嘴唇说道:“果然是世间尤物啊。如果能够将你压在身下揉虐一番,就算是死也值个了。只是可惜,这里是游戏,是游戏!”
只是几个玩家刚刚来到近前,还不等他们纵剑落到地上。只觉眼前蓝光一闪,那冰冻的寒冰里面就是飞出了一道蓝光。然后入目的赤红火焰扑来,他们就是瞬间灰灰失去了观察的机会。等到恢复意识,他们却是早在复活点了。
这时再看对面白裙女子我们可以发现,女子裙摆以下,用脚踝位置开始都是完全赤裸的。一双玉足完全暴漏在空气中。
却说这仙女幡乃是紫阳的本命法宝,紫阳的元神也是能够使用的。这才之前那次抓丁婉的时候就用过。不过前提是元神不能距离本体太远,或者仙女幡在手的情况下。如现在这样,元神身体挥手就可将仙女幡招出。但如果隔上十万八千里的话,那就算累死紫阳也是招不来的。
“原来如此!”
“没想到鼎鼎大名的深影魔王竟然是误会出来的。而且还是你纵剑流鼻祖的小号。真是可笑。如果让那些个强人知道你就是深影魔王肯定要惊讶到死。”
“宝石蓝火。是宝石蓝火啊!”
“可不就是!”
这两道身影其中一道雪白,手中拿着一柄同样湛蓝的宝剑。就如同一个翩翩起舞的仙子一般,不断地在天空中飞旋。将手中凶悍的攻击不断播撒到对面的红色身影之上。
不等那道火焰打在深蓝影子上面,深蓝影子上面同样的红光一闪,朝着对面飞出了一团红色火焰。直接将打来的黑红火焰吞没消融。然后红色火焰继续前行就是化作一片火云将对面的红色影子包裹,拖着红色影子飞到远方,才被红色影子挣脱。
“咔嚓!”
“是啊。怎么了?”
记得当日和内测逆天强人九夕阳战斗之时九夕阳望着紫阳所用附灼蓝焰道法曾表现的极度惊讶,更是开口惊呼宝石蓝火。内测三火。
不过这种情况对于丁婉来说却是如坐针毡。因为望着眼前的紫阳元神,丁婉实在是亚历山大,更是感觉浑身的不自然。让她一个劲的想起当日的事情,想起自己被抓自己父亲被杀,甚至自己被看光光的事情。所以丁婉待得很不舒服,远不像以往和紫阳本体在一起那样的舒服。
水烟蓝闻言立即终止了道法的施展,只是她在停止道法的时候却是脸色一变,因为她的道法竟然是失控了。
紫阳再次点头。
紫阳见状不禁莫名其妙,不知道这水烟蓝好好的红什么脸吗。
“烟蓝姑娘真是贵人多忘事。这才过去多久你竟然就不认得我了?”
却原来水烟蓝将紫阳当成敌人了。
“你自己?”
“深影魔王?”
紫阳点了点头,无奈开口道:“这就是我的本体,否则也不会以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尊荣来见你了。”
确实如此,此时此刻他的本体被彻底冰封。已然无法动弹,一切道法都是无法施展。如果不是拥有这元神身体他就只能在这里躺尸了。届时不是被刚才那几个玩家弄死,就是被那白衣女子飞回带走。又或者被其他玩家什么的给弄死啊。
“什么叫算是?”
紫阳闻言不禁将当时在比斗现场,听蓝关遇故等人说的内测秘闻说了出来。
从水烟蓝的表情紫阳能够看出,水烟蓝是因为这个事情埋怨上自己了,如果在继续说下去肯定会被吐槽不可。还是别继续了。
听了紫阳的这句话,水烟蓝惊呼开口。终于是想起了眼前之人是谁。但眼中惊讶神色涌现,却是难以置信眼前这论坛赫赫有和图书名的深影魔王竟然是自家老熟人。
水烟蓝应了一声,然后素手向前一挥。轰然爆鸣声中,周围的蓝色水流顿时掀起了巨大的浪头,朝着对面的红袍人砸了过去。而水流当中的火焰也是在浪头的携带之下落在了红袍人身上。
“哦,我知道了,这是你本体。对吗?”
玩家本体遭遇未知冰系道法攻击,引发冰玉麒麟内丹寒冰之力反噬,致使本体陷入冰封状态无法移动。需解冻以后才能恢复正常。解冻方法:找到天火灵龙内丹本源火焰注入,即可让天火灵龙内丹火力增强与冰玉麒麟内丹寒冰之力产生平衡。
想到这里紫阳不敢怠慢,已然是探手一招,控制业火流光舟从自己身体里面飞出,透过寒冰来到空中变大。然后紫阳元神身体飞身抱起本体化作的冰坨扑入业火流光舟里面,就是驾驭飞舟化作一道火焰流光直奔东海而去。
虽然丁婉对于紫阳的元神身体有着一些没来由的恐惧和愤恨,但由于仙女幡的关系。对于紫阳的命令却是不好反驳。于是紫阳说完以后丁婉就是点了点头,一脸复杂的取出紫色竹筒开始推算水烟蓝的位置了。
水烟蓝指了指此时紫阳的外观,却是说不下去了。
听了水烟蓝不经意感叹出来的秘密,紫阳再次用目光扫视了水烟蓝赤裸的双脚一眼,心中恍然的想到。
水烟蓝转头望去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在她身后出现了一个色做深红,浑身火焰缭绕的影子。正向她张牙舞爪的扑来。而这个影子不是其他,正是刚才那红袍人的元神。
这时水烟蓝目光一闪才是忽然发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秘密,不禁脸色一阵不自然,连忙岔开话题道:“你刚才不是说找有帮忙吗?到底是什么事啊!”
听了水烟蓝的询问,紫阳这才是回过神来。
“你是陌紫阳!”
他既然敢这样堂而皇之的来找水烟蓝,也就是没打算隐瞒水烟蓝。
二人几乎同时开口,说出口的话却是绝不相同。意思也是切切相反。
紫阳闻言不禁一脸茫然,直接被水烟蓝弄晕了。
“哈哈哈!”
紫阳略微咬牙,就是向水烟蓝快速问道:“火焰停步下来,你能不能移动?”
水烟蓝略微整理了一下语言,才是开口说道。
却说此时紫阳本体被冰冻,已然无法动用飞剑传书,根本无法飞剑传书询问水烟蓝位置所在。但紫阳也不是没有得知水烟蓝位置的办法。
话说他现在本体失控,元神自打从本体里面出来以后就是已经失去了和本体的联系。对于本体的情况一点也不知道,也是根本无法控制本体。对于眼前的情况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是的!”
望着下面被冰封的本体,紫阳很是感叹了一阵。
刚才紫阳元神在飞出身体之前搜查本体,发现自己身体当中只剩下两个位置没有冰封。其中之一就是紫府金丹位置。那里金丹气息雄浑,还有紫色莲花光芒璀璨。一时之间寒冰无法侵入。在就是丹田蓝色火焰内丹,即天火灵龙内丹位置没有冰封。
“烟蓝姑娘就是聪明!”
紫阳闻言懊恼的拍了一下额头,这才是忽然想起自己此来的最终目的。
水烟蓝闻言不禁莞尔。
听了紫阳的询问水烟蓝忽然俏脸一红,略微扭捏了一下才是说道:“算是的啦!不光也不一样!”
在红色影子挣脱红色火云的瞬间,那深蓝影子忽然抬手对着红色影子一挥,天空之上雷光闪现,忽然有一道匹练般的蓝色水幕落下,携带着无限雷光狠狠地打在了红色影子上面。更是将红色影子整个罩在里面。然后雷光闪现,那红色影子已然灰灰,化作白光飘去。
“不管了,我们来硬的吧!”
“什么意思?”
随着水烟蓝素手对空一挥,周围的漫天水流里面蓝光闪烁,忽然升腾起了一缕缕的蓝色火焰。蓝色火焰越来越多之下就是布满了整片水流。
“这个到是可以!”
这时两道身形忽然一个交汇然后错开各自停在半空,然后拿火红身影说话道:“你这件虽然是水系的,在属性上面刚好克制我。但我真火不言诀已然小成,却是不惧于你!”
“这有什么好感谢的。当日那火焰留在你体内,可是险些害了你啊。而且也就是你,换了是其他别人,火焰留在体内终究是个祸害。那是非常糟糕的。”
将仙女幡招出以后紫阳就是法力一催,召唤里面的丁婉出来说话。
“没想到紫阳兄竟然知道了。看来紫阳兄对内测秘闻也了解很多了。”
听了这种说话的语气,水烟蓝隐约想到了一些,但仍旧想不起是谁来。
听了水烟蓝的话紫阳一阵惊讶,没想到水烟蓝竟然是因为这样才得到宝石蓝火的。
目不转睛望着火焰的紫阳见差不多了立即招呼水烟蓝停止。
“嗯!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一些www•hetushu.com关于宝石蓝火的事情。那个,这内测三火我知道了其中之三,剩下那一种又是什么呐?这三种火焰应该就是最强的三门火系道法了吧!”
就在水烟蓝凝眉走神,陷入沉思的时候。对面的火红飞舟上面蓝光一闪,忽然有一个色做深蓝,与她水流火焰道法一般的影子飞了出来,在空中带出一流纵深的影子,径直朝着她扑了过来。
想到这里,紫阳立马摇了摇头。因为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还是赶快想办法给自己的身体解出冰封才是正题。
紫阳点头。
从紫阳刚才那句话水烟蓝可以知道,紫阳体内有火焰寒冰最少两种属性。而且这寒冰火焰属性还不是修炼道法出现的,应该是如同金丹内丹那样属于本体的属性。或者因为某种物体而获得的属性。
对此水烟蓝不做什么回答,只是略微摇了摇头。
想到这里紫阳神情一正,终于是说到了主题。
如此这般,丁婉对于紫阳的元神是既愤恨又恐惧。在看到紫阳元神身体的瞬间也是不自然起来。
听了紫阳担忧的话水烟蓝也是略微皱眉,因为她想到了同样的问题。
“不错,就是宝石蓝火!”
如此说来,那就是因为这次攻击自己的冰系道法和以往的冰系道法不一样了。说白了就是这次的冰系道法等级高,和冰玉麒麟内丹的寒冰之力属性相近。能够让冰玉麒麟内丹吸收,这才引发了寒冰之力反噬。
听水烟蓝说可以,紫阳立即说道:“那你赶快向远方移动,我向对面。”
“只是这样?”
周围几个刚刚飞到小镇跟前的玩家刚好看到了紫阳被白色冰晶远空打中,然后彻底冰封的一幕。也是立即纵剑飞到了跟前,准备看看有什么便宜可捡。
紫阳闻言不禁一愣,在业火流光舟里面发出了一声叹息。
不管丁婉自然不自然,紫阳也根本没有时间管这些。在见到丁婉的瞬间紫阳就是用不容置疑且比较急促的语气说道:“你快帮我推算一个玩家的位置,我有急事找她!”
“呼!”
紫阳说着已然挥手将业火流光舟招了过来,然后一个纵身飞进了业火流光舟里面。在出现的时候手中则是抱了一个大冰坨。
水烟蓝闻言也是不在多想,聚精会神的开始调动道法,更是尽量压制发出火焰的浓度。尽可能地将紫阳留在她体内的两缕火焰调动。
丁婉现身出来的时候本来想要说话,但望着眼前元神状态的紫阳一愣。环目打量了周围的景色一下就更加发愣了,也是没有直接说话。
“嗯?”
“没有啦,你这元神虽然看上去有些吓人,但还没有到人不人鬼不鬼的状态。还下不到我。话说回来,你本体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水烟蓝继续发呆。
正因为如此,水烟蓝才惊讶,才难以置信。
只是眨眼之间,那红袍人已然被周围的蓝色水流和蓝色火焰所包裹。然后光芒闪现之间,那红袍人在水火夹攻之下已然化作灰灰,闪起一道白光挂掉了。
听了这声系统提示,紫阳这才是恍然大悟。明白了导致自己被冰封的罪魁祸首。
“怎么没有惊讶?就差到死了!”
“我不就是大晚上坐在江边发呆的那个!”
“竟然是内测三火之一的宝石蓝火!”
“哎!”
再看对面那个红色身影则是一身的火红,身周更是炙热无比,有红彤彤的火焰从这红色身影身上窜起,直接将他整个笼罩在了火焰当中。
虽然明白了原因,但紫阳又是疑惑起来。
“幸好,幸好自己有元神身体。”
“是也不是!”
水烟蓝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当日我机缘巧合的遇到了传我宝石蓝火的那个NPC,她是因为发现我身上有和宝石蓝火属性相同的火焰,适合修习宝石蓝火,而且修习以后对宝石蓝火有加成作用。这才传我道法的。如此这般,能够得到宝石蓝火都是多亏了紫阳你的那种火焰。在这点上我却是不得不感谢你啊!”
紫阳闻言叹了口气,才是开口说道:“实不相瞒啊烟蓝大人。我是不小心阴沟里翻了船,被一种强悍的水系道法打中。然后引发我体内的寒冰之力反噬,所以整个人就都被冰冻起来。而解决办法就是需要融入和我体内相同的本源火焰来提升我体内火焰的强度,好能够和寒冰力量达到平衡。届时寒冰自解!”
“烟蓝姑娘!”
感觉到这忽然出现的蓝色影子和意图,水烟蓝目光顿时一凝,更是手中剑光爆闪,直接准备战斗。只是就在她准备出手的时候,那深蓝影子却是已然来到她的身边,然后一个纵身从她旁边飞了过去。根本没有碰她一下,直奔她的身后扑了过去。似乎她这大美女在对方眼中根本没有一点吸引力。
除了这两个仅存的净土以外,其他位置皆被冰封。就连紫阳的血液都是不例外,彻底被冰冻www.hetushu.com
看到这里,水烟蓝哪里还不知道这深蓝影子肯定认识自己,而且对自己还没有恶意。要不然刚才也不会救自己了。
这时水烟蓝调整了一下心态,才是说道:“嗯,那火焰确实和你留在我体内的火焰属性差不多,有那种火焰的属性。但刚才我所施展却不是那种火焰。”
“本源火焰!本源火焰!本源火焰……有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向我询问火焰的事情。”
刚才的情况已然明朗。那红袍人趁着水烟蓝的吸引力全部被紫阳吸引的时候元神复活来到水烟蓝身后,完全有机会将水烟蓝偷袭致死。或者活捉。如果不是紫阳突然出手,她现在已然落败了。
“哎,这个可是说来话长了!”
虽然在这一刻紫阳已然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能够施展道法了。但紫阳却是已经错过了抵挡的机会。白色寒冰覆盖,已然将紫阳整个冰封在内。
说完他就是飞身扑下,直奔悬浮半空的本体而去。而水烟蓝也是立即朝着后面移动过去。
随着水烟蓝右脚在虚空之上轻轻一顿,她双脚之上瞬间蓝光爆闪,有蓬勃的蓝色火焰汹涌而出。于刹那间将她的双脚包裹,然后火焰一腾就是化作一道流光落在了紫阳本体冻成的冰坨上面,连续不断的朝紫阳本体当中注入。
刹那之间,紫阳已然被冻成了一个白色冰坨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就如同一具死尸一般没有一点声息。
这也难怪,刚才那红袍人一身火红,修的又是火系道法。而紫阳此时所用业火流光舟也是通体火红,浑身火焰缭绕。和红袍人的路数一般,水烟蓝自然将他当成了红袍人的助手。如果不是因为紫阳是从远空电闪飞来,水烟蓝都要将其当做红袍人的宝物了。
可是这种说话语气和声音却是假不了的,眼前这人肯定是陌紫阳无疑。
“不错,就是这样!”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紫阳此行想要寻找的海云天水烟蓝。
这时水烟蓝终于回过神来,一脸叹息地说道。
于是紫阳连忙开口说道:“实不相瞒,我此来正是想要借助我留在你体内的那种火焰的。如今你修成宝石蓝火,效果应该更好。但不知能不能符合要求。”
“刚才紫阳兄你也看到了,这宝石蓝火无论是外观属性又或者是威力。都是和你的那种火焰如出一辙。情况也确实如此。而我能够获得宝石蓝火,就是多亏了身体里面有你留下的那种火焰。”
“噼里啪啦!”
听紫阳说出了内测三火的秘闻,水烟蓝心中不禁有些失望。因为这样一来她就没有表现的机会了。
“啊!这是……宝石蓝火。内测三火之一?怎么可能!”
见紫阳一脸的惊讶,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架势。水烟蓝顿时一脸古怪。
“嗯!就是这样。不过要的是融入本源火焰。我听了这个解决办法以后很是头痛。因为我身上这火焰虽然强悍,但却世间少有。根本没有看到过和他相同的。相同的火焰又要到哪里去找呐?最后我只能想到了你。不过如今你修炼了宝石蓝火,我留在你身体里面的那两缕火焰多多少少的会出现一些变化。也不知道还是不是属性相同的本源火焰,能不能用于解冰了。”
“嗯?多谢我?怎么讲?”
“好!”
紫阳摇了摇头,脸上却是有些自嘲的表现。
再说被冰封的紫阳身边蓝光一闪,自然是他发动天魔分神术将元神身体召出了。至于那几个玩家,则是被元神身体发动凤凰碑给烧死了。
紫阳自然知道水烟蓝是在说他深影魔王的事情。于是也不隐瞒,直接将事情的原委一点不拉得和水烟蓝说了。
说实话对于紫阳本体丁婉虽然心怀愤恨,但就是生不起气来。不过面对紫阳元神身体的时候那可真是咬牙切齿啊。有什么怨,有什么仇都是瞬间就想了起来。当日的情景也是全部浮现心头。
望着还在不断向自己本体当中汹涌流动的火焰,紫阳也很是头痛。
而刚才听水烟蓝说她学了宝石蓝火,紫阳就更加确定了一点。
“停不下来了?”
却说紫阳一路驾驭业火流光舟飞驰,很快就是来到了东海,也是在一块海面之上见到了水烟蓝。
水烟蓝听了对面红袍人的话不禁冷哼一声道:“你真火不言诀虽然厉害,不惧一般的水系道法攻击。就算是我的剑诀也不能轻易伤得到你。但你不言诀不言诀,你今日已然说话。道法威力大大下降,却是落了下乘啊!”
水烟蓝白了紫阳一眼,略显埋怨地说道。
只是眨眼之间,这一片深蓝色的水流里面已然变成了水火交融的奇异世界。既有水流存在,又有火焰存在。
对面的红袍人闻言顿时一阵张狂大小,然后说道:“说话了又怎样?就凭我真火不言诀小成,虽然说话了威力有所下降。但对付你这半吊子的海云天却是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