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史上最牛轮回

作者:那一抹绯红
史上最牛轮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三卷 永恒古路

第1474章 风云对决!

坠魔谷中,古神殿前,风云交汇,王者启战!
“轰!”
风云翻滚之间,那一道剑柱冲天,连封禁起源大陆的古老法阵,竟然都挡不住这道剑柱,这是超越了时间、空间的远古力量,无视诸般阵法,起于未知的远古之前,将冲向未来的未来不知之处。
“轰!”
有的时候,看上去美丽无比的东西,其实却有着惊人的杀伤力。撕裂大气呼啸着向四周八方的一切冲击而去。
周遭的所有事物,瞬息之间便是被冲击而至的剑气轰个一塌糊涂,紧跟着连锁式反应又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地裂山崩,要知道,在这两大高手共同锁定的天地虚空之中,空间万物。都已经被彻底禁锢,但是此时此刻,却全都被震动!
这一剑,是江晨蓄势而发,威力之强横,已经达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程度,剑芒所至,天地都被生生撕裂,耀眼的凌厉剑光,宛若一道天堑,眨眼之间,便是横断天穹,斩到了天葬十三的身前。
“轰!”
江晨说话间,掌中三恒曌世锋芒所向,一道道璀璨剑光,裹带着无与伦比的锋锐之威,割裂天空,剑气纵横所向,时间、空间、天地规则运转,都被毫无阻碍的斩断,杀破。
似乎是刚才的一幕又要重演,但却和刚刚又有不同。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以二人交接处为中心点,一道道如水面波纹、涟漪般的剑气“圈”向四周似慢实疾的扩散出去。
除了纯粹的力量之外,招式与战术的运用亦被二人发挥的淋漓尽致,甚至,在战斗中,他们还在追寻更进一步的境界升华!
说话间,天葬十三用力的扭了扭脖子、耸了耸肩膀,口中森然笑道:“至少,通过刚才的交锋,我们都已经了解到了彼此的剑道修为深浅,不是吗?”
残破的虚空之中,那“轰、轰”的巨大响声似乎还在耳边不断回响,一闪既逝的刺目豪光却已经消和*图*书失,而也在那一声巨响之后。江晨和来人像两个超大号的弹球一般一上一下弹飞了出去。
“轰!轰!轰……”
“彼此彼此,我也恨与你相逢太晚,宇王之境,我也已经期待良久,今日,必将分出胜负,方能定论远古神殿归属!”
狂傲无比的大笑声中,高亢的龙吟回荡天地,随即,一条五爪红龙腾云而来,于云雾翻腾间,化作人形,魁梧身形,一身战甲,手中龙枪映着森森战意,仿佛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随时都有可能暴走。
“轰!”
亦有人惊诧江晨的对手,虽然,在他的映像中,天葬十三早已成为了过去的传说,此刻再现,让他本能的感觉到,坠魔谷中的这座远古神殿,只怕不仅关系到古之宙皇的传承,还很有可能隐藏着惊世骇俗的可怕秘密。
刹那,那两道蕴含着无穷力量的凌厉剑芒,划破长空,轰然撞击在一起,霎时间,只听得天空一声宛如惊雷般的怒响,瞬间之后,庞大的能量气劲,自两者爆炸处,汹涌而出,恐怖的气劲,肆虐浩荡,虚空轰然破碎,炸出一道道的天地裂缝,不断向着周遭蔓延延伸,天地仿佛都在这一刻彻底的崩溃了,然而,却挡不住两人疯狂向前的无敌身影。
又是一次惊天动地的交锋,刺耳无比的金铁交戈之声,瞬息之间响彻了整个天空,恐怖的力量,在两道凌厉的剑光激荡之中不住起涌翻滚,形成一波波的巨浪,向着周遭蔓延,时间、空间,在这一刻,脆弱的像是一张单薄的纸张,在这无尽大力的冲击之下,直接崩溃了,数不清的虚空碎片,漫天飞舞不休,一道道狰狞无比的空间裂缝乃至是天地裂缝,纵横交织的向着周遭不断蔓延开来。
一声巨响,江晨犹如一颗炮弹般被重重轰进大地之下。虽然看不出他到底陷进山体内部多深,但单看从地面http://m•hetushu•com漫延向下足足有近千米深的巨大裂缝,就可能想像出一、二。至于神秘来人,更是直接穿破厚厚的云层,不知震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很好,果然不愧是胆敢深入坠魔谷的人,你有资格成为天葬十三的对手。”
“他的对手,似乎是久远之前一个走上永恒古路的试炼者,至少十几个衍纪过去了,难道,他一直都呆在这里?!”
璀璨的光芒如太阳一般耀眼,周遭的虚空,在无尽的剑光之中不断震颤着,最终彻底迸爆开来,偌大个天地空间,都在凌厉的剑光之中不断地动荡,放眼看去,到处都是疯狂涌动的能量暴动。
双目之中,两道凌厉的目光斗射而出,贯穿了九天十地,天葬十三身上剑意越发暴涨,掌中利剑横空,漆黑的剑光,绵延千万丈吞吐,纵横开阖之间,呼啸着撕破天地长空,自有无边神威。
惊闻一声巨响,好似有内里埋藏了核弹一般,大地之下突然爆炸开来,而紧跟着无数抛飞而起的山石碎片,一声长啸,穿云裂石般排空而上,天地人三光汇聚,凝成一道巨大光束,自大地之下冲宵而起。
深谷之中,埋葬着亘古隐秘的古老神殿,受到两大强者的攻势波及,一层层的禁制正在不断苏醒,恢宏天地圣音,浩荡响起,吟唱着是最神秘的皇者之道,古之宙皇的传承,似乎即将现世,神殿之上,有万千昊光,冲霄而起,映照着整个起源大陆。
突兀!
“铿锵!”
虚空变动,起源大陆上,试炼者中的顶尖强者,正汇聚而来,禁灵十八骑、天荒四绝、黄石散人、森罗狱主……每一个人,都是道尊境界以上的顶尖强者,更兼掌握着可怕的神通至宝,对自己的实力极富自信,从成千上万次的厮杀中冲关而来,只为传说中的古之宙皇传承。
“轰!”
不过,很显然,这种沉静只是一种短暂的假和图书像,现在愈是平静、气氛愈是压抑,不久之后既要到来的“暴风雨”便会愈加狂暴!
天地三光冲破长天,无边黑芒遮蔽日月,刹那之间,两大高手身形看似未动,但两道快疾到了极致的流光已经生生的撞击到了一处。
十八骑士中,白虎骑士听风见状,忍不住的为之惊诧出声,回想起当初在第一皇城,他还想着激怒并斩杀对手,此刻,额头之上,不禁浮现出几分冷汗,这样的实力,他根本不是对手,或许,只有他们老大才能匹敌吧!
“天葬十三……你,接招吧!”
虽然自信对江晨的修为已经了若指掌,但是,面对着这样一个巅峰强者全力爆发出手,此时此刻,天葬十三却也不得不为之谨慎再谨慎,当下连忙身子往后稍稍一退,剑意爆发,手中黝黑色的战剑之上,倾吐出凌厉无比的剑芒,生生的斩断天空,划出虚空一道沟壑,横截穹苍。
江晨亦是战意昂然:“很遗憾,我们没有早一些遇上,但现在也不晚,你和我,都很清楚,我们都绝不想输,所以刚刚的战斗,根本就没有意义,因为注定你我要真正的战上一场,真正的分出个高下来。”
“不错!”
巅峰的对峙,不过一个呼吸,只见神秘来人的脸上,涌现出一股疯狂的战意,周身气势,开始不断拔高。
“你这么说,倒也没错,只是,修为深浅,终究不是靠了解才能够参透的,这一战,不可避免。”
口中一声长啸,江晨身上的剑意越发凌厉,抬手之间,三光汇聚,一柄战剑豁然凝聚成型,三尺剑身不断震颤着,拖着一道足足有成千上万丈长短的恐怖剑芒,呼啸着划破虚空,直奔天葬十三当头斩落。
“砰!”
“真是没想到,他的实力,居然如此之强!”
两大巅峰强者,虽然交谈不止,但是,言语之间,却在不停的出剑攻击,防守,这是永恒古路上,最为巅峰的剑www.hetushu.com者对决。
无论是江晨,还是神秘来人,他们都很清楚,像刚刚那样的硬拼虽然气势十足,但以二人的实力,即便拼上个千万年也未必能拼得出个胜负。所以,两道剑光就在空中交错而过,而就在两人相互交错的一刹那,江晨和神秘来人双剑交锋,但却又在漫天飞旋的时空碎片内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之中。
可能被整个震飞到无尽虚空以外的神秘来人暂时没有回来。深深陷于大地之内的江晨亦没有反应,使得整个战场被一种奇怪的、充满了压抑感的沉静而笼罩。
他能够想到这一点,其他人自然也不例外,他们都十分眼热的看向那座远古神殿,恨不得立马进入其中,但他们也很清楚,除非大殿之前的战斗结束,否则,他们稍有异动,就会成为江晨和天葬十三两人同时针对的对象。
“哈哈哈,本龙来了,卑微的爬虫,还不快快俯首称臣!”
而与此同时,天空之中,战马奔腾,浩荡而来,只见一个身着黄金战甲的高大身影,踏破虚空而来,虽然不曾靠近,但那一身浩荡九天的恐怖威压,已然波及战场,引动无边战云,出现异变。
一时间,整个战场出现了一种奇特的平静。
古老的吟唱之声,自九天之上倾落而下,响彻了周遭的天地寰宇,不住的回荡弥漫,就像是开天辟地的创世圣音,又像是毁灭前夕的末世悲歌,瞬息间便能够闯入人的心灵深处,让人无法抗拒。
江晨漠然开口,随之,他的身上,剑意弥漫,剑气冲霄,无尽锋锐剑芒,呼啸着划破天地长空,激荡开来。
好似与对手事先约好一般,高空中亦响起另一声长啸,紧接着,另一道深邃的黑色剑光则从九天之上直降而下。
“没有意义?你这么说,却也不尽然。”
而在坠魔谷深处,一股惊天动地的凶厉气息正自汹涌,邪气中,一道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身影,两道诡异的凌厉目和*图*书光,洞穿寰宇,正自关注着这一场巅峰大战,狂傲的眼前,凛冽的目光,似是还带着几分迷茫,更多地却是森然的杀机。
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顶得住这两大强者的合击,那绝对是死亡灾劫!
江晨与神秘来人借力而退,遥相距离近近千丈,对视一眼,彼此之间,剑心、剑意、剑势、剑压、剑气、剑芒……瞬间形成巅峰对峙。
对峙的两大高手,还未动,庞然剑意冲霄,刹那间,整片天地仿佛瞬间动荡了起来,浩大的威压瞬间弥漫整片天地,令人无法喘过气来。
“来得好!”
超越了尊者界限,两大踏足王境的不世强者,两个深蕴道之极意的绝世剑者,拖动着足可划破苍穹的浩瀚剑光,凌厉锋芒,激荡在一起,漫天剑光破碎,恐怖的剑劲散落,伴随着两大高手的奋力冲击,化作漫天的剑雨,自天空之中,犹如一道道的飞驰的流星,倾泻而下激战犹自连绵不休。
“不得不说,纵观近十个衍纪以来,你可算得上是我前所未见的试炼者,也是我真正的对手,我从你的身上,看到了我的未来,你必将成为我真正踏足宇王境界的踏脚石!”
所以,几乎下意识的,所有人都抬眼,天空之上,激战还在持续,两大巅峰强者,针锋相对,此刻却是展现出了远超道尊境界的强大力量,浩荡的剑柱擎天而起,每一招、每一式,无一不是达到了剑道的巅峰境界,有毁天灭地的庞大威能。
无尽的气势浩荡,鼓荡起衣衫飞舞半空,江晨一头黑白相间的长发,更是倒竖而起,随着罡风缓缓飘动,配上他现在严肃的神情,再没有任何飘逸之感,有的只是一股说不出的魔道霸气。
远古神殿的种种禁忌阵法,受到了两大高手的力量冲击,这一刻,终于被激活了,霎时之间。一道粗大的光柱,裹着二人的剑光,化作一道恐怖的剑柱,呼啸着拔地而起,携无上神威,直冲九天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