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史上最牛轮回

作者:那一抹绯红
史上最牛轮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五卷 无限轮回之剑雨

第1200章 造化天功,设计陆竹!

“好吧,我也不求你传我少林绝学,不管是内功还是拳脚,随便教我几招总可以吧?”
陆竹讶然道:“施主认得贫僧?”
两人杯来盏去,再次较起了酒量。
“不知将兄弟欲往何处?”
更何况,少林绝技虽然威震天下,但在江晨看来,却未必能够与他意外所悟的造化天功相比。天宫玄妙,虽是草创,但只要继续推衍,未来必能成为超凡入圣的无上武典,这一点,他很有信心。
但江晨也非泛泛之辈,早在跃起之时,便准备好了反击,手中长剑一抖,化作一片光雨飞撒,剑尖一颤,竟倾吐出一道无形剑气,直奔陆竹飞射。
江晨见方擎天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自己虽然还有一些量,但也差的不多了,再喝下去,只怕就要用造化天功作弊了,当下放下酒杯,起身谢道。
岂料,陆竹却道:“武功只是微末之道,唯有佛法方可渡尽众生。”
在江湖上著名的连锁店悦来客栈寻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一边吃喝,一边百无聊懒的观察着过往行人,因着细雨的消息,城中的江湖人很多,一眼看去,总能瞧见几个,忽地,他眼前一亮。
“原来如此。”
数日后,江晨来至卢阳城,江湖上有消息称,细雨近来在此现身过,惹得不少江湖人士汇聚而来,所以,他也来了。
乍现剑道绝技,饶是陆竹,亦不禁为之大感吃惊,面对失传绝学,他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好闪身退避。
但江晨岂是那么还甩丢的,他脚下踏步,身若流风飘絮,紧跟在后:“不擅长兵刃,那就是拳脚喽,般若掌?金刚拳?如影随形腿?”
“且慢!”
心知此战已无可避免,陆竹口宣一声佛号,道一声:“得罪。”话音落下一瞬,抬手一掌,直劈江晨而来,同时,他脚下进步,身随掌走,劲风狂飙。
江晨满脸惊喜的招呼年轻僧人入座,心下却自了然,放眼天下,武功修为能http://m.hetushu•com够达到这般境界的年轻僧人,除却陆竹,还能有谁?
待得吃饱喝足之后,江晨终于开始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在下对大师的佛法武学十分仰慕,不知大师可否赐教一二,让在下感受一下我佛魅力。”
“听闻大师乃少林四十年来佛法武学第一人,不知大师能否赐教一二?”
陆竹双手合十,轻念了一声佛号,满脸微笑的摇了摇头,随即埋头赶路,竟是不在搭理江晨。
江晨没想到看似老实的陆竹居然有这样好的口才,当下眼珠子一转,转而又问道:“既然武功只是微末之道,那大师为何要学武?”
“今日多谢方大哥盛情款待。”
“京城!”
方擎天一向自负酒量过人,酒场上未逢敌手,没想到强中更有强中手,遇到了江晨,自己头脑微醺,对方却面不改色,委实不服。
“好嘞,二位客官,请稍等。”
“光顾着说话,差点忘了正事。小二,让厨房做几道拿手的斋菜过来。”
推门而出,已是第二天中午时分,方擎天早已叫好了满桌子的美酒佳肴,见得江晨无事,连忙邀他共饮,江晨与方擎天、盛云等人坐在一处,喝着美酒,只觉得惬意无比。有了昨天的同生共死,几人的关系亲近许多,方擎天非要与江晨兄弟相称才罢休,江晨执拗不过,只能依他。
“不要紧,不要紧,大师要去哪里,在下愿与大师同行,一路上也能聆听大师教训。大师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在下也可以尽些绵薄之力。”
陆竹道:“大师之称贫僧愧不敢当,江施主过赞了。”
陆竹叹道:“看来,施主的目的,是想要与贫僧比武啊!”
眼见着陆竹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江晨也是气急,当下翻手之间,倒握剑柄,内力一激,剑鞘脱飞直射而出,不带一丝破空之声,直取陆竹脑后玉枕穴。
江晨扬手抛出一锭hetushu.com银两,初涉轮回,他虽有十两黄金作为初始资金,但哪里能供他挥霍,不过,对于一个武林高手来说,他想要钱,还是挺容易的,光是一路上的摸尸所得,就足以让他位列豪富层次。
“这……好吧,事不亦迟,咱们即刻上路。”
江晨一声长啸,足下发力,整个人当即拔空而起,避开陆竹掌势,但见陆竹前掌之力未消,第二掌已接连拍出,直取空中之敌。
“我这人实在的很,陆竹大师既吃了我的饭,若是不留下点什么,那可不成。”
莫名的突破,江晨凭一点模糊意念,推衍出盖世武学,夺天地之造化,聚日月之灵气,一举成为当世绝顶高手!
“呃,难得施主有向佛之心,贫僧甚感欣喜。只是不巧,贫僧尚有要事在身,只怕时间不多……”
说话间,饭菜已经上桌,陆竹在江晨的热情招待下,只得受用。
“大师高见?”
江晨知晓方擎天有意拉拢自己,但他也有自己的谋算,当即笑着道:“我有些事要办,不久之后,便要前往京城。”
“这样吗?”
江晨却道:“大师不必客气,茫茫尘世,难得能与陆竹大师相遇,实属天缘,岂能怠慢了大师。”
“好说,好说!”
方擎天虽然有些醉意,毕竟身为一派掌门,老道精明,听出了江晨话里要走的意思,连忙出声问道。
此时此刻,他的武功已经脱离了此方世界的范涛,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造化天功虽是初步衍化成功,但也具有不可思议之神妙。
陆竹道:“武乃止戈修身之用,可为善,可渡人。”
“嗡……”
眼瞅着计划生效,江晨当即横剑身前,顿时,一股沛然剑意,自他身上透发而出,俨然一代剑道宗师。
“来得好!”
年轻僧人闻言,当即默默合什一礼,转身便要离去。
江晨拱手笑道:“今日得见大师佛颜,当真不胜荣兴。”
江晨一招得了先手,和_图_书当即进步向前,掌中一口利剑飞旋,剑气尽展,陆竹见状,自怀中取出一双铁筷,以此为剑,虽无法如江晨般激发剑气,但内力催逼之下,却也是锋芒凌厉,丝毫不逊色与江晨手中长剑。
要事在身?应该是去追踪细雨吧?等你追到了,也离死不远了,这哪行?江晨索性摆出一副死缠烂打的模样。
“大师在江湖上虽然名声不显,但在佛门中,却是鼎鼎有名,因缘巧合,江某刚好听说过大师的名号。”
如果说之前的江晨追求的是怎么完成轮回任务的话,那么,此时此刻的江晨,追求的已经是该怎么利用这一次的轮回,让自己变得更强!
惊闻一声长啸,江晨挥手一剑,如羚羊挂角,妙至毫巅,直取陆竹咽喉要害,这一剑,他便要定下胜败!
“剑气?!”
江晨闻言,当即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稽首道:“那么,就请大师传我武功,我也要行善渡人。”
闻得江晨所言,方擎天顿时感到有些失望,虽是相识不久,但昨日之事,他已然知晓,江晨武功高深莫测,委实已经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而且,他也可以看出,江晨的为人品性应该不错,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南天剑派虽然不是一个小门派,但江湖风云难测,若是能能拉拢一位高手,日后有事,也能多个助力。
路上,江晨终于暴露自己的嘴脸,开始跟陆竹讨近乎,打探他的家底,他的要求并不高,不求易筋经、洗髓经或者金刚不坏神功之类的少林绝学,只有来本罗汉拳、韦陀掌之类的入门武学,他就满足了,反正,只要达到任务要求便可,他也不指望能够得到什么绝世秘籍,令他修为大进。
陆竹无愧少林寺四十年来佛法武功第一的称号,本能一闪,堪堪避开,只见那剑鞘好似一道脱弦利箭,径直插在了十余丈外的地面上,入土过半,他心里暗叹一声江晨功力了得,转过身来,满脸m•hetushu•com苦笑道:“施主一身武功,当世罕见,何苦要求贫僧这点粗浅拳脚。”
江晨嘿嘿笑道:“不如这样吧,咱们比试一场,若是我输了,自当退去,但若是我赢了,就请大师传我一门武功,不管是金刚掌,还是罗汉拳,都没关系。”
江晨当即跟在陆竹身后,两人出了城,一路往南而去。
江晨知道,陆竹必是看出了自己的目的,不过,他也并不在意,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不表露恶意,陆竹绝对不会同自己动手,当下,径直追了上去,厚着脸皮问道:“大师,传闻少林寺有七十二绝技,不知你擅长哪一门?破戒刀法还是伏魔剑法?”
惜别之后,江晨继续追踪细雨而去,这一次,他可不是为了浑水摸鱼,摸尸捡漏,而是想要完成第一个附属任务。
陆竹不语,自顾向前疾行。
陆竹摇头应道:“刀剑兵刃,乃大凶之物,贫僧皆不擅长。”说话间,他脚下已不自禁的加快了脚步。
江晨见状,治好不断降低自己的标准,但陆竹愣是半点反应没有,权当没听见,脚下生风,越走越快。
接过银子在手,店小二顿时眉开眼笑,连忙往后厨跑去,那速度,几乎可以媲美轻功高手了。
“哈!虽然来得莫名,但也值得惊喜,从此以后,便称之为造化天功吧!”
“阿弥陀佛!”
任务奖励,不过次要,时间,才是最珍贵的至宝。
“好滑头的和尚!”
年轻僧人进了客栈,来到江晨身前,双手合十一礼,道:“阿弥陀佛,贫僧陆竹,多谢施主款待。”
目光所及,视线之内,只见街上行来一位年轻僧人,这僧人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僧袍,颈间挂着一串佛珠,面目慈善,神色安宁,虽然是处于往来行人之中,却自有一股鹤立鸡群的独特气质。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陆竹,我敬你为佛门高僧,你可别不识抬举!”
江晨思索间,却见那年轻僧人已经向着他所在和图书的悦来客栈走来。
江晨大声道:“请那位大师进来,他吃什么,我来付账。”
“咦,是个高手,气息沉稳,丝毫不在先前的我,江湖上有这等修为的可不多,又是个年轻和尚,莫非是他……”
两人身形变幻,转眼便是十余招交锋,江晨一身剑意勃发,运剑渐至入神,陆竹虽然武功高强,却也难以抵御,顷刻之间,便到了胜负将分之时。
“阿弥陀佛!”
“以我现在的武功,就算是对上陆竹和转轮王,也足以取胜,那么,我是不是可以主动出击,杀了转轮王,覆灭黑石呢?”
“少林寺四十年来佛法武功第一,陆竹大师好大的名头,自然令人心痒!”
陆竹有些为难,总不能吃饱喝足,一擦嘴就不认人了吧。若是平时,他倒不介意传授一些佛法,但他现还要去追细雨,没有功夫耽搁。
店小二见状,连忙三两步抢到门外,带着几分厌恶挥手道:“大师,小店经营不易,您还是到别处化缘去吧。”
闻得江晨大喊,店小二立刻换了副嘴脸,满脸谄媚的弯腰笑道:“好嘞,大师您请。”
江晨眼中精光闪烁,似有莫名的心思流转:“不,不行,相比于快速完成任务,现在的我,更缺的是时间,只要有时间,我可以凭着脑海中莫名出现的模糊记忆,将造化天功推衍到更加高深的境界。”
“陆竹大师,我有一剑,请君品鉴!”
想到这里,他当下带着几分遗憾道:“既然江兄弟有事,方某也不好强留,但愿日后,咱们还能再会。”
毕竟是初出江湖,经验不足,再加上又是出家人,陆竹实在是不好意思拒绝江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选择妥协。
人身处的位置不一样,看到的风景不一样,眼界自然也不一样。
陆竹忙道:“江施主不必如此,粗茶淡饭即可。”
“原来是陆竹大师,还请上座,在下江晨,这厢有礼了。”
“若有机会,江某也愿和方大哥喝他个三天三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