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史上最牛轮回

作者:那一抹绯红
史上最牛轮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九卷 轮回起,长生劫

第1044章 挑战!

就在这时,海上明月外传来一阵大笑声,随即,只见一群世家子弟如众星捧月一般拥簇着一个青年大步走来。
任谁都已经认定。独孤剑魔败了,恐怕已经难逃一死,但就在这个时候,独孤剑魔舌绽惊雷,喝道:“破!”
“不,他不会。”
剑魔冷然出声道:“你想要与我动手,无非是为了争夺名利,今日我已不适合再战,不过,却可以让一个比我强的人与你一战。”
闻言,楚行狂一声惊疑,随之眼中射出两道实质化的光芒,此刻他战意冲天,道:“他在哪里?”
江晨笑着赞道:“这是你在涅盘境界的累积,才能让你有现在的厚积薄发。”
大商国三公主派人拦住了独孤剑魔。想请他于月湖畔一叙。而边上更有不少人都在等着,都想拉拢这个潜力无限的青年高手。
师徒两人谈话之间,场中独孤剑魔又杀了一个捡便宜的家伙,并引来了一个新的对手,陈杭锦。
一句话,掀起无边惊涛骇浪,顿时令得全场哗然。
独孤剑魔亦是惨胜,背着铁剑直接向场外走去,连胜两名王族青年一代地领军人,他已经受了重伤,无法再战了。
“嗯?”
陈杭锦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修者,谈不上帅气,肤色白皙,人很文静,像个白面书生和*图*书一般,但是熟知的人都知道,他虽然很年轻,但行事却非常地老辣。果然,此人在出手同时,还要与独孤剑魔打赌,败者为胜者无条件的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对此,独孤剑魔直接以铁剑回应,立劈了过去,寒光照耀四方。
果然,只见楚行狂口中连声大喝,随即,一股庞大气息,如同惊涛骇浪凭空泛起,直奔着萧晨碾压而来:“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独孤剑魔口中和南荒第一高手战成平手的强者,究竟有多少能耐。”
“剑?”
沉声一喝,神通开启,这一刻,空间像是凝固了一般,无尽紫气将独孤剑魔困在了当中。虽然薄士并不精通空间法则,但是这门神通却与空间之术有着千丝万缕地联系,可以封困一方空间。
江晨笑道:“不过,今日盛会难得,你尽量克制一下,别弄出人命来。”
见状,江晨不禁一声称赞:“乖徒儿,不得不说,你这朋友真是天资卓越,他若不是独孤家的人,为师真想收他入门下为弟子。”
“哈!”
此言一出,顿时全场哗然,所有人都吃惊无比,独孤剑魔如此身手,已经镇住了现场众人,那比他强的人该有多强,难道真的可以敌住殷都四杰吗?
独孤剑魔冷然www•hetushu•com道:“在我眼中,天地万物,一草一木,皆是我剑,包括我自己,必要时也包括你。”
帝都四杰之一,一经回返,便就径直挑上了独孤剑魔:“八十招之内,我若不能斩你。自绝在你面前。”
“想知道我有多少能耐,你不妨自己来试试。”
可惜,九幽冥王功,虽然是陈家的不传之秘,而陈杭锦更是以此修炼出了自己的神通冥王宝轮,自功成以来,所遇对手都难以在宝轮下支撑片刻钟。但遇上独孤剑魔,却是让他首尝失败。
“你们两个,谁是独孤剑魔口中的强者?!”
萧晨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强大,忍不住的欣喜出声应道:“多亏师尊帮我补全了缺失的生命本源,九死九生,参悟轮回奥秘,弟子方能有这般突破。”
此言一出,周遭众人顿时一阵愕然,独孤剑魔却自一声轻笑,背着铁剑默默走到了萧晨的近前,微不未闻地声音在他耳畔响起:“现在我确定了……是你。”
“不错,一经突破就有了鱼跃四重天的修为。”
说罢,萧晨径直转眼看向楚行狂,嘿嘿笑道:“你放心,师尊有命,我是不会杀你的。”
“哦?比你强的,是南荒第一高手吗?”
霎时之间,在场数千人全http://www•hetushu.com都忍不住的为之一阵哗然,这人好大的口气,竟然敢这般喝斥楚行狂,真不知道,他是无知还是无畏,但是他们却清楚地知道,这一下,楚行狂估计是要发怒了。
闻言,萧晨当即便是忍不住的眉头一挑,口中冷然出声喝道:“放肆!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在我师尊面前喧哗?活腻歪了吗?!”
萧晨说话间看向江晨,恭声道:“师尊,请允许弟子出手,教训这个狂妄之徒。”
“剑就是你地生命,如今铁剑都已经离手,独孤剑魔你败了!”薄士冷酷的声音传出,猛的用力挤压紫狱空间。
薄士被这惊天一击,直接轰飞了出去,口中狂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栽倒在了血泊中,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萧晨笑道:“倘若师尊想要收他为徒的话,想来独孤兄一定很愿意答应的。”
“何必自谦。”
不理会那悬浮在一旁的铁剑,他的身影竟然虚淡化,而后又在一瞬间绽放出冲天的光芒,刺目无比,他如神剑一般劈出,生生破开了紫狱空间,身影如长虹一般冲出。去势迅疾刚猛如陨星撞击大地,直直向着薄士劈去。以身做剑,神光冲霄汉。炽烈的光芒刹那间照亮了整片大地!
薄士一声冷笑,口中森然道:“你这是hetushu.com在侮辱我吗?找死!”话音落,刹那间,紫气漫天,霞光千万道,瑞彩千万条,无尽紫气东来,将偌大战场尽数淹没。
紫狱空间中,紫色光华已经近乎液体化,铁剑已经被震落,被禁锢在一个角落中。独孤剑魔似更是被彻底封困,难以挣动分毫,乌黑的长发皆根根倒竖了起来。他的口鼻间已经溢出了丝丝血迹,紫色地力量不断挤压,他浑身骨骼都“咯吱咯吱”作响。
江晨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惋惜道:“你不明白,他有他自己的坚持,任何人都勉强不了他。”
“哈哈……三公主举办书剑茶会,我楚行狂焉能不来,总算赶上了。”
“紫狱空间!”
“好,好,好!”
虽然看上去年龄相仿,但却是一对师徒,在场中人目光焦聚而来,却不知道,独孤剑魔口中说的,究竟是师父还是徒弟?
江晨笑道:“这是你自己的天缘努力,毕竟,为师能为你做的,不过是指明修行道路,归根结底,真正修炼起来,还得靠你自己。”
“砰!”
远处,大商国三公主亲自迎了过来,还有那些殷都贵女也全部走了过来,他们都看上了独孤剑魔的战力以及潜力,想要拉拢。
“他是不是南荒第一高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曾和南荒第一高手打成平手,他……在那www.hetushu.com里!”
“不必了。”
楚行狂剑眉上挑,双目中光芒灿灿,整个人透发着一股难言的气质,果真有战场上的不灭杀伐之气,让所有人都不禁心悸。
说话间,独孤剑魔铁剑指着前方,霎时之间,那里的观战者全都闪开,只剩下两道挺拔的青年身影。
“这等小事,何须请允,你自己做主便是。”
此刻,就连大商国三公主都露出了讶异之色,美目生波,在人群中流转,其他殷都佳丽的目光也全都在人群中扫来扫去。
“师尊放心。”
孤傲,冷僻,似乎除了剑之外,再无别的追求,杀戮更是不在话下,然而,即便如此,却没有人敢用任何的出格手段,毕竟,对象并非一般人物。
南荒独孤。这一家族虽然低调,但是所有人都不敢小觑。他们的后代入世历练时,如果被青年一代光明正大的杀死,他们不会去过问。也不会去管。但是如果老辈高手出手灭杀,那么等待的将是狂风暴雨。曾经有个家族如此惹翻过独孤家,结果几十个背着大铁剑的人。找上那一家族,让其一夜之间灭族。
江晨转过头来,看着刚刚突破鱼跃境界的萧晨,凝炼的修为,并不像是刚刚才突破的人,这个弟子的根基深厚,比起当初的自己还要强上不少,无论是天资还是积累,都达到了一定的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