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职武神

作者:流浪的蛤蟆
全职武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犀渠玉剑良家子,白马金羁侠少年

第四百八十九章 孔雀双飞敞画屏

孔雀邦的军队,见到主帅冲锋,都心情澎湃,大声呼啸,甚至有人爆发了超乎寻常的战斗力,想要反击叛军。
虞文辉的熟铜长棍和大孔雀剑接触,本来压抑的实力,一口气迸发出来。最殊胜十方日藏狮王经的精神奇功,玄冥神掌的冰寒内劲,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蜜降龙象力的无双雄力,狮子吼棍法的音波奇功,一并都运使了出来。
虞文辉被事先安排伏击的地方,地势略高,恰好可以观察到战场,孔雀明王几次出手,他都瞧在眼内,虽然孔雀明王实力的确不俗,一手大孔雀明王剑法,甚至有超脱本身等级的实力。
双剑一震,连续刺出一十八剑,绵延的剑式,宛如形成了开屏一般。
孔雀明王仓促之中,只以精神奇功的方略化解,虽然抵住了最殊胜十方日藏狮王经的精神冲击,但却被玄冥神掌和狮子吼棍法两股奇异内劲冲荡,侵蚀经脉,顿时就忍不住喷了一口鲜血。
hetushu.com雀明王手中的大孔雀剑,乃是天华夜国有命的神兵,健身华丽异常,宛如孔雀尾羽,长有一米八,且为连鞘双柄,他每次在战阵上,挥舞这双宝剑,就如孔雀开屏,敌人必然分波劈浪,再无任何阻挡之力。
在这等巅峰七星高手的心中,万物无不可为攻伐敌人的手段,每一个念头,都能化为幻象,每一种幻象,都是杀敌诱敌惑敌的手段,每一招都不再是简简单单攻敌之必救,而是宛如弈棋,每一招都谋划数十种可能变化,只要敌人反应和变化在他们的算计之中,就会被捏着鼻子,牵入棋盘之中,一步一步走向灭亡。
孔雀明王双剑回守,就立刻发现敌人的棍法重如山岳,每一击,剑棍交拼,就生出了千百次的音波和内劲的混合震荡,让他忍不住难过的想要吐血。
孔雀明王正要一鼓作气,冲破最后的数百名战士,堂堂正正的杀了叛军统帅,提振军http://www•hetushu•com威,忽然觉察到有敌人杀近,他双手一分,大孔雀剑就递了出去,想要斩杀了这名对手。
虞文辉图谋甚久,此时见自己的计谋得逞,当下哈哈一笑,喝道:“孔雀明王何不受死?”
张文芳故意露了一个破绽,孔雀明王虽然怀疑有诈,但战场瞬息万变,既然敌人有破绽,哪里有不敢冒险的道理?所以孔雀明王带了麾下直属的孔雀军,中宫直入,想要冲破叛军的阵势,直接击杀了这位可怕的女统帅。
却是虞文辉把狮子吼棍法,使用到了无音震的地步。
虞文辉之前,一直压抑实力,虽然手下无一合之敌,但却把武功表现的朴实无华,不露锋芒,战场上又是混乱无比,孔雀明王竟尔一时间没能发现,从远处一口气穿透了他手下大军的人物,居然是武功远在自己之上的妖族大可汗。
孔雀明王被虞文辉这蕴含数股奇功的大喝,震的识海和气海一起http://www.hetushu.com翻涌,只能双剑回守,想要先平复体内翻滚的内劲和胸中的烦恶,压下种种不适,才好重整旗鼓,适时反击。
孔雀明王这一剑,虽然并无保留,但因为他还要分心战场,故而未有十足的威力。
张文芳的武功也还罢了,但是智谋军略,却是让孔雀明王也大大的佩服,若非是敌人,他甚至有一种引为知己的冲动。
虞文辉很快就得到了信号,到了他出战的时候。
但毕竟仍旧是七星中流,虞文辉有狮族武学把握能够战而胜之。
虞文辉既然已经大占上风,自然不会再给孔雀明王翻盘的机会,除非孔雀明王能战阵突破,不然绝无可能扭转他设下的战略。
这种单骑突出,斩杀敌人首脑,然后趁势掩杀,大获全胜的战斗,孔雀明王不知道进行过多少次,他对自己的武功,以及战略眼光,都是由十成十的信心。
但是虞文辉已经占了上风,哪里还会给他机会?
以虞文辉此时的hetushu.com武功,这些寻常孔雀邦的战士,根本不是他一招之敌,就在孔雀明王冲击到了张文芳身前百丈之地的时候,虞文辉也终于穿透了孔雀邦的大军,低喝一声,合身扑上,手中的熟铜长棍,演化万千招数,以比大孔雀明王剑法还要华丽的姿态,向这位孔雀邦第一高手,天华夜国八大镇国神将之下,最为有名的将领,发出了绝杀。
孔雀明王虽然奋力大孔雀明王剑法,一股精纯无匹的内力传出,想要化解种种异兆,但是他哪里知道,玄冥神掌的冰寒内力并非是精神奇功造成的异象,而是实打实的冰寒内力,狮子吼棍法的音波气劲,亦是破坏力无双。
真气和音波化为一体,不拘是谁,只要接触了虞文辉的熟铜长棍,就会感觉到千百次无声无息的震荡,混合着雄浑内劲传来,透过自己的兵刃和护身真气,当场把自己轰的五内俱焚。
孔雀明王只跟虞文辉交手数招,就知道若是这般战斗下去,自己迟早要http://www.hetushu.com给对手的古怪内劲,生生震死。他不甘心就此结局,使出了大孔雀明王剑法的三大杀招之一——孔雀双飞敞画屏!
虞文辉率领张文芳特意给他派出来的小股军队,也不作势,也不呼喝,悄没声息的杀入了战场。
何况虞文辉屡经大敌,见识过顶尖七星大妖,比如霜天大寒和裂天妖,葛凌红等人的对敌手段,这等不但功力是七星巅峰,就连先天境界,都是先天四境的第四境极神之境,战斗的手段已经千变万化,再非拘泥于招数内劲。
他手中熟铜长棍故意隐去了声音,每一棍击出,都是悄无声息,只有跟孔雀邦的将士兵刃或者身体接触,才有无声的震动,从棍上传递出来。
孔雀明王不曾料到,这名大敌明明武功远在他之上,却还是使用了这种近乎偷袭的战术,大孔雀剑和虞文辉的熟铜长棍略一接触,识海中就泛起滔天巨浪,似乎满天神佛都忿怒的降下惩罚,更有一股冰寒内劲,混合奇异的音波,攻入了自己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