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庄园

作者:君不见
全能庄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时间上行

第1495章 一百名够了吧

灰岩神色一动,眼睛一亮。
其实,他也知道,就算是打听,也打听不出来什么。
现在劜铊已经弥留了,但是他依然是劜铊工厂的工厂主,因为工厂令的存在,他所制定的规则,没有人能够违背。
他们自身生长出来的角质盔甲,非常坚硬,而又有韧性。
但正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看到劜梂那希冀的表情,他无奈摇头道:“抱歉,属下无能,实在是打听不到灾厄工厂的下落……”
劜梂和劜龆所居住的地方,都是完全意义上的“安全区域”,在劜铊的规则里,这片区域严格禁止战斗。
“我当然不同意!”劜龆冷声道,“你等着他们自己出来,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天荒地老?我们要想办法,把他们引出来!”
“那就一百名。”
灰岩伸出手来,手起刀落。
……
“这就是最麻烦的地方。”中年锤人叹口气,“这批奴隶,就是劜铊工厂接收的,而接收他们的人……”
庄不远将劜梂和劜龆的冲突形容为“夺嫡”,其实也很有道理。
某种程度上来说,在劜铊工厂,灰锤人是可以取代六臂龙人的地位,担任禁军的存在。
对一座工厂来说,升级算是最私密,也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劜龆声音略微低沉了一点:“我刚才去看了老头子,他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怕是坚持不了太久了。”
而现在,劜梂竟然回来了,这可是完全出乎所有人预料的。
“劜梂大人。”中年锤人先对劜梂行了一礼,虽然双方有着种种关系,但是彼此之间的礼数,却必须周全。
在升级的过程中,工厂会被大卸八块,重新组装,这个过程,工厂几乎完全失去抵抗力,根据升级的方式与规模不同,这个过程还会持续几个小时到几年时间不等。
听到灰岩的这句话,劜龆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不过他看旁边庄不远似乎没有听到,犹豫了一下,还是拽着中年锤人到了一边。
这名http://m.hetushu.com锤人,是劜铊星团的实权级总管之一,也是劜梂的支持者,从辈分上来说,他其实算是劜梂的表舅,和劜梂的母亲是表亲。
灰锤人天生冷漠凉薄,兄弟之间其实并没有多少感情。
与其上街闲逛,庄不远宁愿呆在劜梂的居所。
他的面前,摆着各种美味佳肴,好不容易来到了自己的地头上,劜梂很想进一下地主之谊,但是庄不远却对这些东西,完全提不起兴趣。
他的下属,都噤若寒蝉,不敢说话。
什么人能突破一百名护卫?除非对方能带上一百名灰锤人禁卫。
这个过程,他们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毕竟这个世界上,利益总是比仁义更容易打动人心,必须让这些工厂们,相信他升级之后,会给他们劫掠带来更多的利益,才能升级完成。
“一百名!”那人却是一脸严肃:“灰火做任何事都全力以赴,尚且没能消灭他们,难道你想重蹈覆辙?”
“一百名太多了吧,十名大概就够了。”灰岩道。
他现在最不希望的,是给庄不远一个虚假的希望,然后再亲手摧毁他。
因为劜梂既然来到了劜铊工厂,就代表着,他还有很大的机会,成为劜铊星团的下一个主人。
“这种事,你还要让我说?我不管你怎么引,我要你在三天之内,将他干掉!”
工厂的商业区和街道上,也因为空间的封闭,弥漫着一股体臭和汗水的味道。
同时,他也是灰火的哥哥,还是劜龆的心腹。
低级的工厂升级时,通常会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小心翼翼地躲起来,直到升级完成才出来见人。
所以每一个准备升级的工厂,都会做好最万全的准备。
灰岩苦笑皱眉道:“引出来?要怎么引?”
保密自己的行踪,这是最基本的。
一方面,工厂里的道路,狭窄逼仄,即便是星团级的工厂,也是如此。
正在庄不远坐立难安时,门外进来了一名中hetushu.com年锤人。
否则,不论是他还是劜梂,恐怕都会面临可怕的灾难。
“灾厄工厂的下落,我们也不清楚啊。”灰岩道。
同一时间,在劜铊工厂的另外一处居所里,一名身材高大的锤人,正愤怒地发脾气。
所以,世界级及以上的工厂,每次升级想要成功,除了需要准备升级自身需要的资源之外,甚至还要准备两三倍的其他物资,保证自己的升级能够成功。
他的父亲劜铊是一名锤人,而他的母亲,则是灰锤人。
而若是高级点的工厂,就会广邀盟友保护自己,防止在升级的时候遭到破坏。
恒星级的工厂,想要升级到星团级的工厂,更是难上加难,不但积累这么多的物资,需要天文数字的时间,想要得到升级星团级工厂的必须零件,也是困难无比。
“不用带太多,带两三个就行了。”
在没有确认之前,他不想要告诉庄不远这个消息。
“我已经派人去盯着了,若是这些人聪明,就该一直躲在居所,否则只要他们离开居所,我们就……”
他们在劜龆的怒火之下,或是瑟瑟发抖,或是低头不语,火势若有所思。
“表舅,怎么样?”看到那锤人进来,劜梂慌忙站了起来。
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让劜梂失去这次机会,更别说和劜梂合作了。
“别的事情,我都可以让别人去,但是只有这件事,我必须要陪着一起去。”劜梂道,“不过……你放心吧,有庄兄弟在,我不会有危险的。”
难道说,现在他们还有机会,消灭劜梂?
“我就不信……这些家伙,没了工厂,也能以一敌百!”
庄不远并没有什么心思在劜铊工厂里闲逛。
“劜梂大人,恕我直言,您现在并不适合离开居所!”中年锤人道,“现在劜铊大人弥留之际,对工厂的掌控力大大降低,您离开这里都不安全!”
灰岩无力反驳。
“我这边,会为你准备一百名最优秀的灰锤人禁http://www.hetushu.com卫,随时准备行动。”那灰锤人又道。
说到这里,灰岩顿了顿。
更不要说,这些锤人们除了自身的强大战斗力之外,还拥有强大的武器装备,可以说每一个都武装到了牙齿。
毕竟庄园主时代培养出来的那些神奇的生物,都已经消失了。
“真的?”劜梂瞪大眼。
“咔嚓!”
“大人,您难道不同意这个计划?”
“好!”劜梂跳起来,“我带着庄主去看看!”
远没有庄园的开阔。
所以,对劜梂邀请他出门去逛逛的邀请,他也兴致缺缺。
灰岩完全想不到,有什么人是十名灰锤人禁卫干不掉的。
“废物!一群废物!那么多人,竟然都没能拦住一个劜梂!我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何用!”
虽然不知道为啥劜梂对这些奴隶那么在意,但中年锤人还是汇报道:“有,他说这些奴隶,都是灾厄工厂从某处掠来的,种族不明,应该是某些原生种族,不过外表上实在是没什么特别明显的特征,他答应我带一名奴隶出来,让我们看看,辨认一下。”
又在居所里呆了半个下午,那中年锤人又急匆匆地回来了,道:“劜梂大人,我买通了灰岩手下的一名小官员,得到了一些消息!”
除了是劜铊星团的实权总管之外,他还是一名恒星级工厂的工厂主,只是,他的工厂几乎从来不会离开这处由劜铊工厂所营造出来的独立空间。
灰岩的神态格外狰狞,面上露出了残忍嗜血的表情。
在劜铊工厂里,几乎所有的总管级别的人物,都已经倒向了劜铊,除了一些早就被绑在了劜梂战车上的人之外,其他人都不看好劜梂。
片刻之后,一名灰锤人道:“我之前听说,劜梂那边有人在打听灾厄工厂的消息,或许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大人!”中年锤人连忙拽住他,“这事儿其实有点蹊跷,我们找什么就来什么,未免太巧了一些。我看还是由我陪着那位庄……先生去吧。您和_图_书现在若是有什么不测,干系太大!”
这名锤人,就是劜梂的二哥,劜龆。
这点,劜梂看得可是非常清楚的。
想要用普通手段干掉糖球工厂,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们也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劜梂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这些人,都带到了劜铊工厂里。我这里有可靠的消息,知道糖球工厂的工厂主,现在正居住在劜梂的居所。”
许久之后,等到劜龆的怒火渐渐平息下来,灰锤人灰岩才抬起头来,道:“劜梂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群极强的工厂,战斗力强到离谱,竟然可以冲破我们的防线。特别是其中那座名为‘糖球工厂’的世界级工厂,更是妖孽,对付恒星级工厂也砍瓜切菜一般,甚至就连灰火都折在其中……”
即便如此,也是成功者少,失败者多。
似乎庄不远的脑袋已经被砍下来,丢在他面前一样。
“我们所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想要和他们用工厂正面对决。”
这是因为,他是一名普通锤人和灰锤人的混血儿。
“这批奴隶,是谁接收的?”走到了门外,劜梂低声问道。
“这些人,实在是太大意了,离开了糖球工厂,难道还能以一敌百?现在,我们有千百个机会,可以干掉他们。”
“唉……”劜梂叹口气,有些为难地看向了旁边的庄不远。
灰岩也是一名灰锤人,是劜铊庄园的另外一名实权总管,负责管理庄园的奴隶和人力管理。
外表上看来,劜龆还很年轻,似乎是一个青年。
劜龆转身离去,只剩下几名灰锤人留在原地,面面相觑。
“不过……”看劜梂的表情不好,中年锤人犹豫了一下,道:“我听到一些消息,在灾厄工厂离开之前,曾经将所有能够出售的物资都出售了,其中好像也有一部分奴隶。”
而这中年锤人,作为劜梂的表舅,天然身上就打上了劜梂的烙印,对他来说,劜梂能够继承劜铊星团,是最好的结局。
“无论如何,请表舅您务必帮www•hetushu•com忙,尽可能查清楚这些奴隶的身份。”劜梂道,“我这边带庄兄弟去散散心,在工厂里逛一逛。”
他的皮肤呈现出淡淡的金色,身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角质盔甲。
此时,灰火已经死去,在座的还有三四名年龄各异的灰锤人。
“可是他们不知道啊。”那人道,“若是我,定然从这方面来做做文章。”
和古代的帝王家一样,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归根结底,还是由血缘关系连接起来,只有这个关系,是天生的纽带,无法斩断。
他们的右手,不但是沉重的锤子,还是锋利的勾爪。
“嗯?”劜梂猛然站了起来,“什么消息?有没有关于那些奴隶的消息?”
显然被这人的话点醒了。
“放心吧。”劜梂看向了庄不远,“只要和庄兄弟在一起,我就是安全的。”
“我明白了,是灰岩吧。”劜梂道。
劜铊工厂里,劜梂的府邸,庄不远皱眉坐着。
在没有工厂主们的年代,灰锤人的平均战斗力,排名前三。
直到这工厂升级完成,才可会有消息传出来。
此时此刻,灾厄星团肯定已经到了宇宙中某个偏僻的角落里,静静蛰伏着。
灰锤人是非常强大的战士。
锤人的右臂,本来就像是螳螂虾一样,拥有强大的弹出能力,此时加上撕裂性的勾爪,就连各种金属,都可以轻易撕裂。
并不是因为他在疼惜自己兄弟的死亡。
……
这会儿,除了和灾厄工厂有关的消息,恐怕没啥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他抬头,却看到劜龆在摇头。
但是灰火的死亡,并不是毫无意义,灰火用自己的死,告诉了他们一个真理。
“两三个怎么够,至少带上……一百名吧!嗯……够了吧。”
严格来说,灰火和灰岩,都是他的表亲,而他的心腹力量,也大多是灰锤人。
中年锤人才不信,但是好说歹说,都无法劝服劜梂,无奈道:“那我带上一些护卫。”
而庄不远他们,只是迟到了一步,就恐怕要和自己的家人天人永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