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庄园

作者:君不见
全能庄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纪元终结

第1324章 荒谬

“啊哈哈哈哈哈……”昺堏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竟然是你帮我补齐了我最后的短板!竟然是你……让我得到了完整的‘潮汐之主’力量!”
庄园系统提示:“挂载的‘庄园主之心’——川水之心残片正在失去控制。”
随着昺堏的一声令下,庄不远和他身后的云上行宫,都在疯狂下坠。
此时此刻,在游戏里,他们正经历两种不同力量的撕扯。
这到底是一座普通的庄园,只是碰巧和自己的庄园看起来很像,还是有其他的隐情?
刺目的金光,从昺堏的身上炸开。
“去,破坏它们!”
他的同事连忙冲上去扶住了他。
而在咖啡厅里,只是喝了一杯咖啡的宅男,此时却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左摇右晃,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住。
而地面上,昺堏也在慢慢上升,两者距离越来越近,交锋也就越激烈。
此时此刻,在玩家们的地图界面上,整个庄园的地图都已经被“探索”www.hetushu.com了,各种“高价值目标”,都被标识了出来。
掉线了!
庄园系统提示:“侦测到全能之心(21273试做128型),吞噬或者夺取庄园之心,就可以夺取当前庄园的控制权。”
庄不远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庄不远就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撕扯之力,在撕扯着自己。
云上行宫之上,一身战袍的庄不远,正从天空中缓缓降下。
“不管你背后站着的是谁,我杀了你,他自然会出来的!”
因为,他不止一次看到过这张脸!
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多吐槽两句,就听到老布朗的咆哮声:“你们在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跑!”
庄不远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对昺堏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了!
别说战争巨犬了,就连(上宀下古)戼等人,都不得不脱离两人的战斗范围,以免被那恐怖的力量撕裂。
玩家们拼尽全力稳定战争巨犬,或者自己在游戏中的http://www.hetushu.com“身体”,但是依然无法控制地被卷入其中,或者被抛飞起来。
不是电影之中那种“加工”过的现场,此时此刻从旁观视角,亲眼看到,才更觉得震撼。
“潮汐之力!听我号令!”
可为什么这个庄园,和自己的庄园那么像?
两个拥有“潮汐之主”力量的战斗,简直像是火星撞地球,不论是战争巨犬,还是巨大的云上行宫,都只是两者争夺的战场。
“你……你是……”
金色的光芒笼罩整个庄园,竟然连笼罩庄园的黑色雾气,都被慢慢洗去。
明明自己的庄园,使用的是卡牌和系统,完全不是一个系统。
可怕的重力,或压缩成球,或爆散如烟花,或波动似海浪,两者之间的战争巨犬,但凡被卷入,都会被瞬间压扁、砸碎、撕裂……
昺堏身上的灰色渐渐退散,他的面容也渐渐变得鲜活了起来。
这是玩家们第一次亲眼看到庄不远火力全开。
http://m.hetushu.com一道金色的光芒,猛然从庄不远的身上脱离,飞向了远方的昺堏,如同倦鸟归林一般,投入了他的身上。
平稳运行的列车上,大声咆哮着的青年,突然像是坐船一般,东倒西歪起来。
“川水之心残片被敌人夺取。”
“川水之心挂载出错。”
但是,他已经来不及惊讶了。
不,不是这张脸,而是一只和这张脸至少有八分相似的脸!
他的双手或挥动,或握拳,或下压,正见招拆招地化解昺堏的攻势。
双方的战斗,威力越来越强,波及范围越来越大,在两个人的战斗圈子里呆下去,无论是什么东西,都会被撕碎。
“我去……同学们快点来看上帝了!”
这个庄园,也叫做全能庄园也就罢了,而且还是“庄园主之心”?
地球上,一只脚踩在沙发上,抓着手柄,疯狂宣泄火力的职场精英,突然一个侧身,脚下一滑,差点就摔倒在地。
虽然“苍穹立道”的庄园主,对庄园和*图*书状态的依赖并没有“筑神伟力”的庄园主那么严格,但是庄园主的力量,永远和庄园的状态挂钩对应。
“潮汐之主”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两个人随便一击的力量,几乎都能和“灭庄者”媲美。
在两者的争斗之下,战争巨犬和云上行宫,像是海浪上的小船,被抛飞起来,又狠狠地摔了下去。
昺堏的身上,恐怖的力量突然爆发,一道光芒,从他的胸口浮现出来。
破坏庄园,就等于是消耗庄园主的力量。
眼看庄园被破坏,昺堏显然也失去了耐性。
影子庄园之中,一处处战火燃起,庄园里手持上世纪枪械武器的士兵们,在奋力地抵抗,但他们面对战争巨犬时,却显得格外无力。
“潮汐之力!听我号令!”
他的身上,缭绕着金色的光芒,宛若天神下凡。
那是一颗拥有无数个面的晶体。
“糟糕!”行宫之上,李浩惊叫一声,而同一时间,所有的玩家,面前猛然一片漆黑。
庄不远的眉头皱起,然www.hetushu.com后慢慢张大嘴巴。
行宫的后方,连接行宫和庄园的光缆,被瞬间绷直,然后“咔嚓”一声,断裂开来。
“潮汐之力,听我号令,让万物坠跌吧!”
战场上,战争巨犬疯狂肆虐,影子庄园的战争巨犬想要阻止,但(上宀下古)戼、鲸胖、鳞苍冲入了战争巨犬之中,宛若狼入羊群,大杀四方。
何等的荒谬!
昺堏的身边,恐怖的潮汐之力,扭曲了空间,将整个庄园似乎都隔离在外,那一瞬间,庄不远觉得自己置身恐怖的漩涡之中。
一直以来,都是他从别人身上夺取别人的庄园主之心,被人从他身上夺走,还是第一次。
“等等……这怎么可能!”那一瞬间,庄不远的心中,就只有一个感觉。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能够让庄园主时代复兴的人,是我!只有我!”
“怎么……”庄不远大吃一惊。
荒谬!
庄不远内心,有一千个草泥马在奔腾:“这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