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庄园

作者:君不见
全能庄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港口城市

第957章 铁腕

庄不远对靛昘使了个眼色,靛昘向前一步,居高临下看着几个人,双眼冷漠如霜。
他们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此时却发现自己没死,死里逃生,欣喜不已。
“可是如果是庄园主的话,怎么会让别人来冒充自己呢?除非……”
就让靛昘处理吧。
“除非掌柜的其实也是一名庄园主,但他不是蓝石叶庄园的庄园主……”
这些游荡者们,自知绝对逃不掉了,他们极为识时务,早就已经放弃了反抗,静静等着靛昘发落。
原来庄园主的仁慈,是这么仁慈的,要学习,好好学习!
这家伙明明长的像是一指战争巨犬,偏偏可以吃东西,实在是太诡异了。
绒人一副和你没话说的样子。
“奇怪,难道掌柜的真不是庄园主?”看靛昘一口一个“庄园主”,绒人队长纳闷不已,问旁边的濯罍。
旁边的众人,看得都有点心寒。
他一抬手,手中一大堆的徽章,哗啦啦一声撒了出去。
连续几http://m.hetushu•com声,几名游荡者被吐了出来。
不过,其中还有一小部分人,没有看靛昘的眼色,而是看向了旁边的庄不远。
对付这些游荡者,也确实需要铁腕力量。
“汝等……死刑!”
庄不远在旁边边听边点头。
“是啊……”绒人队长摇摇头,这点上确实说不过去。
“小家伙,这几个垃圾是你的了!”靛昘一指地上的那几具尸体,就看到旁边的掠食兽猛然张开了嘴巴,从里面伸出来一具狰狞的口器,抓起来几具尸体,吸入了体内,还满意地吧唧吧唧嘴。
但是在场的游荡者,至少数千人,怎么可能够?
“咣当咣当”,化身成战争巨犬的掠食兽跑到了庄不远的身边,一低头:“噗噗噗……”
很多很多很多的粮食!
毕竟,他需要粮食!
庄不远其实也听到了他们的话,他想要说什么,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或者交出所有的财物,永远滚和_图_书出蓝石叶内星!”
这是蓝石叶庄园的身份徽章,靛昘这一把丢出去的,怕不是有几百枚。
这些巨犬大多残破,很多还缝缝补补的,似乎能站着就是奇迹了。
选择二是要交出所有的财物净身出户。
“作为一名仁慈的庄园主,我给你们一个选择!”
“吾,蓝石叶庄园的庄园主靛昘,在此宣判!”
“不然还有什么可能?我觉得掌柜的一直对我们绿蓉城挺好的,难道他其实是我们绿蓉城的某个庄园主,一直很低调,没有现身?不过也不对啊,虽然那些大人物我没有见过,但至少听说过啊,没听说哪里有这么一个人啊……”
“如果不是的话,掌柜的怎么那么厉害?我觉得就连濯罍都不是他的对手……”
“你啊,太天真了……你以为靛昘大人,真的会放过他们?”绒人队长一副你不懂的表情,“我猜,到时候选择交出所有财物,离开蓝石叶庄园的人,怕是都会被干掉吧……这是和-图-书一个测试!你没听说吗,刚才靛昘大人说,要识时务……”
距离那徽章最近的一名游荡者,猛然扑出去,一把抓住了一枚徽章。
“这些人在抢啥?”濯罍有点不解。
其他的游荡者也拼命冲了上去。
“汝等竟然想要用掠食兽毁坏吾之领土,罪无可恕!”
游荡者看着地上的徽章,再看着靛昘那冷酷的表情,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其他几个游荡者眼看必死无疑,怒声骂了起来。
拿着小本本记下来记下来!
而那些游荡者,都在战争巨犬的口部探出头来。
“走吧。”庄不远拍了拍两个人毛茸茸的脑袋,“回去种地了……”
两个人在后面嘀嘀咕咕,说到兴奋的时候,声音大了点,被庄不远转身敲了脑袋。
虽然这会儿庄不远一副没事人的表情,抱着肩膀在旁边看热闹,但大家都知道谁才是现场最可怕的人。
靛昘冷冷一笑,上前一步,抓住了其中一名游荡者,捏着他的脑袋,把他hetushu.com拽了起来。
“除非什么?”
选择一是要交出所有的财物还卖身。
在他的面前,大概有七八十架各色的机械巨犬、战争巨犬。
你争我夺,争先恐后。
“但这么看来,掌柜的不像是庄园主啊……掌柜的对我们特别仁慈……”濯罍又道。
“交出自己所有的财物,成为庄园的苦力!”
靛昘冷冷一笑,双手左右开弓,像是捏爆了几个气球一样,将几个人捏爆了。
随后,靛昘抬起头,看向了其他的游荡者们。
“是吗?”濯罍显然没有绒人队长想那么多。
饶你们一命?
“废话那么多!闭嘴!”
“我是不管了,反正我濯罍这条命是掌柜的救的,我们濯人一族,以后就抱紧掌柜的大腿了……”
“什么?难道掌柜的是庄园主?”濯罍大惊。
“在意啊!”濯罍想了想道,“蝼蚁很好吃的,裹上蛋液,撒上面包糠,炸至金黄,隔壁的小孩都馋哭了……”
前面,靛昘处死了那几名始作俑者之hetushu.com后,两眼寒光闪闪地看向了所有的游荡者。
看游荡者们还犹豫不决,靛昘冷冷一笑,道:“你们中的某些人,有资格为我服务,成为我的仆从,现在就看你们是不是识时务了!”
绒人队长想到了什么,但却没说出来,目光在庄不远和濯罍的身上移来移去。
所有的游荡者一片安静。
几个人在地上瑟瑟发抖,拼命磕头求饶:“对不起,对不起,请饶我们一命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蓝石叶庄园已经肃清,要开始扩建村落,开垦荒地,大肆种田了!
“这已经算是仁慈的了……”绒人队长撇嘴,“你懂什么,庄园主可是高高在上的,对他们来说,我们的命都不如蝼蚁……你会在意踩死一只蝼蚁吗?”
他巨大的右手一捏,噗一声,这名游荡者的脑袋,就在他的手中,变成了一摊肉酱,四下迸溅。
“明智!兄弟有前途!”绒人队长竖起了大拇指。
“是吗?好可怕……”濯罍瑟瑟发抖,“庄园主都这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