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庄园

作者:君不见
全能庄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港口城市

第919章 是时候杀个人祭旗了!

扶桑州对庄不远隔空喊话,除非庄不远亲自前往扶桑,解释为什么袭击扣押扶桑的捕鲸船,是否在背后指使巨鲸围困扶桑州,否则绝不放人!
因为扶桑州他是无数个企业的联合体!
这可是历史性的一幕!绿岛港服软!
“我觉得,应该是庄主最近风头太盛,不但在生物科技方面一骑绝尘,打得其他各州毫无招架之力,在锤人入侵之后,更是在国际社会上有了一席之地,有人看不过眼了。”
面对扶桑州的撕破脸,庄园里是群情激昂。
庄不远知道,其实鲸胖想要掀翻这艘巨轮,比表面上看起来简单多了,压根就不用这么麻烦。
“我觉得这种时候,庄主也只能服软,赔钱道歉啊,不然你有啥办法,难道还能和一个州对抗?”
庄不远正在给鲸胖鼓掌叫好呢,农利新冲了进来。
而绿岛港和扶桑州的全面碰撞,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会是哪个赢,哪个输啊。
鲸胖带着几十只巨大的鲸鱼,周期性地在万吨巨轮的一侧掀起巨浪,摇晃巨www•hetushu•com轮,在几次叠加之后,猛然撞向巨轮一侧,然后巨轮就底朝天趴在了海面上了。
这个分析到底有没有道理,很难说清楚,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发展,都不是孤立的事件。扶桑州的撕破脸,到底是因为内部利益受损,还是因为坚果州爸爸撑腰,又或者是干脆脑抽了,不得而知,但事情一旦发生了,就必须硬撑下去。
听到这个消息,庄园里立刻忙碌了起来,无数个电话打了出去。
扶桑州以一州之力,对绿岛港全面施压,有人觉得简直是欺负人,耍无赖。
其他的工作人员,也被扣押暂时不准离境。
有网友已经开始在网络上分析了。
“庄主,您可千万不能去啊!”仆从们大惊。
而且,像这种集装箱货轮,其实非常脆弱,以鲸胖现在的力量,只要居中一撞,就能将其撞成两截。
“扶桑州的这招,实在是太狠了,扶桑州是一个大州,他们把几十个人丢在绿岛港无所谓,宣扬点爱州主义,牺牲隐忍和图书之类的就好了,但绿岛港说实话只是一家企业,如果他们对自己的员工不管不顾的话,会让其他人怎么看?”
整个过程,不超过两分钟的时间。
“给我备车,我今天来了,就没打算走!”
“扶桑州欺人太甚!”
就连农利新都道:“庄主,咱们还是要从长计议一番,看看怎么把我他们捞回来。”
这几十只巨鲸,显然都被鲸胖带去巨鲸庄园,参加过所谓的试练,体型非常大。
扶桑州的这个做法,未免失智。
而且,扶桑州捕鲸船在绿岛港非法捕鲸证据确凿,扶桑指责庄不远的行为是海盗,还指责庄不远和巨鲸封港有关,却没有证据,颇为牵强。
鲸胖这是在示弱呢,它毕竟是一名庄园主,可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傻。
“什么?”庄不远正在看电视呢,此时画面上正在重播一段鲸胖掀翻一艘十万吨巨轮的画面。
“为什么不去?既然他们诚心诚意地请了,我不去的话,不是显得我怕了他们吗?”庄不远起身,“不过,请www•hetushu.com我去容易,想要让我走人,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滚!”庄不远冷冷的目光扫过那名高级警员,吓得那警察差点尿裤子。
“庄主,庄主,不好了!”庄园里,农利新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一脸惶急,“我弟弟他……他在扶桑被抓了!”
一群人簇拥着庄不远从飞机上下来,天边突然响起了一声炸雷。
经过统计之后,扶桑州一共抓捕了七名和庄园相关的人员。
不然,拉出来的屎,难道还能吃回去?
庄园旗下的各大产业,此时都在向周边布局,扶桑州的农产品利润较高,所以吸引了大批庄园产业前往。
庄不远直接登上了一架专机,飞到了扶桑州,还没下飞机,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就带着记者冲了上来。
巨鲸的传承圣殿,也应该是某种神奇的驯化设施,经过传承圣殿之后,几乎所有的生物都有了质变。
这次,终于找到作死的了!
“庄先生,您因为涉嫌恐怖活动……”一名警察就想要给庄不远上手铐。
庄不远摇头道和*图*书:“不用,他们不是想要让我去吗,我去就是了。”
这世界上最大的企业,也没办法和扶桑州这种庞然大物对抗。
“轰”一声巨响,吓得所有人齐齐一个寒战。
此时更是直接出动暴力机构,抓捕正经商人,这种做法,让许多人齿冷。这可是一招七伤拳,如果投资环境都无法保护投资人的利益和人身安全了,那还有水会来投资呢?
州内好不容易崛起一个独树一帜的企业,竟然要被邪恶的州外实力扼杀了吗?
扶桑州抓捕他们的罪名是:“涉嫌参与或支持恐怖主义活动。”
仆从们张口结舌:“庄主,您要干什么!”
十万吨的巨轮,比州内的航母还要大十倍,在集装箱货轮方面,已经是巨无霸级别,只有一些油轮、矿轮能够超过它的排水量,但是在大海之中,却像是一片树叶一般渺小。
有人哀叹。
老轰隆冷笑:“哪里还用战鸡骑士,隔着海岸,丢几十个锤人过去,第二天地图上就没有扶桑州了。”
此消息一出,国际舆论哗然。
“娘的http://www.hetushu.com,这些扶桑州的小鬼子真是欺人太甚!不就是审讯嘛!我们把他们的人也关起来,也审一顿,一个个全枪毙了!”徐建飞更是气得要死,“庄主,只要您一声令下,我立刻带着战鸡骑士,把他们轰平了!”
变天了!
等到消息汇总过来之后,庄不远勃然大怒!
“扶桑州这种狗,如果叫得欢了,肯定背后站着主人。我觉得肯定是坚果州看不下去庄主的崛起,站在背后当爸爸,给扶桑州撑腰了。”
“说实话,我特么最近就等着有人来惹我了!”
并会在最近开始提起诉讼,整个诉讼流程,加上可能的判刑时间,有可能会让这七个人,在扶桑关押超过5年时间,而其他的工作人员,也可能会被扣押超过三个月。
“干什么?”庄不远眯眼,“咱们绿岛港的山头立起来了,大王旗也挂起来了,现在正是招兵买马的时候,按照惯例,是时候杀个人祭旗了!”
这场撕逼,从一开始撕到现在,已经有愈演愈烈之势,但直接撕破脸开始抓人,却可以说真的是打出脑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