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庄园

作者:君不见
全能庄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港口城市

第916章 海皇鲸胖

“捕鲸船好好地在海上飘着,怎么会翻?一定是你们搞的鬼!”
没办法啊,庄不远虽然讨厌扶桑的捕鲸船,但他毕竟也是一个人类,不能当人奸啊。
“骑士们在北极冰洋海域飞行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一艘被鲸鱼掀翻的捕鲸船,看到水手们快被冻死,就直接救回来了。因为这艘船没有在我们绿岛港的海域非法捕捞,就不罚你们款了,支付5罗的救援费用,把人领回去吧。”
在政客慷慨激昂的发言之中,在全世界的媒体注视之下,四艘捕鲸船,在两艘军舰的护航之下,驶出了港口。
下一秒,数十米高的海浪压下。
“如果遇到任何的干涉和攻击行为,我们会毫不犹豫地进行攻击……”
海水冰冷,浸泡在这样的海水里,水手们懂得瑟瑟发抖,如果继续下去,顶多一两个小时,估计就会冻死在这片海域上了。
扶桑州表现出了极大的决心。
心累啊!真的心累啊!
拼命咒骂的水手们在海水中浮浮沉沉,渐m.hetushu.com渐绝望。
捕鲸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该死!那只该死的大鲸鱼!”
研究所里安静了一刹那,大家面面相觑,然后慌忙忙碌了起来。
“快……快过来,好孩子,快过来……”一名水手对小须鲸招手。
庄不远觉得自己简直是比窦娥还冤,妈蛋,老子难得这么大方,就收你们成本费用,你跟我扯这个?
几只小须鲸好奇地凑了过来,它们天性温和亲人,似乎想要帮助这些水手。
但是这视频,却引爆了扶桑的媒体圈。
庄不远又在自己的自媒体上发了一段视频。
反正喷什么的都有。
“老子捕了一辈子鲸鱼,难道最后要死在鲸鱼手里!”
北极冰洋,浮冰之间,鲸胖正绕着翻掉的捕鲸船游动,几个水手正在水中挣扎着,想要爬上救生艇,鲸胖挥舞着自己的大翅,噼里啪啦一阵乱打,就把救生艇打得稀烂。
庄不远能怎么办?
我听不懂听不懂,我只是一头普通的鲸鱼,我什和_图_书么也不懂。
这个时候,鲸胖就在海里,摇头摆尾,假装听不懂。
“不过是救个人,竟然就要5罗?你们怎么不去抢!”
“这一定是假的庄主,救援费用才五罗,这不可能!”
“得,把他们送回去吧。”庄不远摇头,“希望扶桑州能够吸取教训吧。”
“得……得救了……”
“上次还说我们的捕鲸船是在你们的海域捕猎,这次露馅了吧!”
明明没有风,大海却像是沸腾一般翻滚了起来,像是有什么巨大的怪兽,在海面之下翻腾。
“什么?才五罗?庄主,难道你不穷了吗?”
什么样的鲸鱼,能够袭击排水量数千吨的捕鲸船?
它落下来了!
众人的耳边,响起了某种奇特的声音,若有若无,丝丝缕缕,却直达心间。
我家庄主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大方好不好?
那一瞬间,海面像是被一个无形的巨手压下一般,凹陷出来了一个巨大的弧形平面。
卫星电话里,一切戛然而止。
“轰!”
“我和_图_书们扶桑州捕鲸,是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的,这是我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而且我们的捕杀,也是为了研究海洋的鱼群数量,为了整个海洋的生态……我们的捕杀,是文明的,是毫无痛苦的,是仁慈的……”
在扶桑的捕鲸研究所里,一片死寂。
“它在干什么!”
这消息发出去之后,网友们都难以置信。
背身——击浪!
为什么自己养的都是一些二货啊!
对鲸胖这个赖皮样子,庄不远也只能无奈摇头。
巨浪的顶端,鲸胖猛然拍打着双翅和尾鳍,然后猛然跃起!
“我在这里最后一次敬告扶桑州的捕鲸船,从现在开始老老实实呆在海港里吧,我的鲸类朋友们,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制约我的鲸类朋友的报复行为了,如果你们不接受教训,停止捕鲸,接下来再发生什么,我就不管了。”
“对绿岛港这种海盗行径和恐怖主义行为,我们扶桑州绝对不会妥协,我们将派出两艘军舰,护送四艘和_图_书捕鲸船分别前往南极和北极海域进行捕猎……”
“一只鲸鱼,超大的鲸鱼!”
他们要派军舰,为捕鲸船护航!
一个大浪从远方生成,向岸边袭来,浪头越来越高,越来越高,直到达到了数十米高。
国际上大部分的人,也认为庄不远是在胡说,是他们弄翻了扶桑州的捕鲸船。
“我们会以实际行动告诉某些人,大海不是某个人的后院,每一个人都有权力……”
它转身了!
就在此时,天空中传来了一声啼鸣,一群四翼战鸡飞了过来。
对此,扶桑州隔空喊话:“我告诉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救命!谁来救我们!”
“啊——啊!!”
把这些人救回来,庄不远哭笑不得,他拽着鲸胖道:“鲸胖,你吓唬吓唬他们也就罢了,至少给他们留一艘救生艇啊,这下手也太狠了吧。”
它跃起来了!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扶桑人都前往港口观看和送行。
被一只鲸鱼袭击了?
在巨浪的顶部,一个长满了青春痘似的和_图_书大脑袋冒了出来。
就在此时,港口之外的海面,突然起了波澜。
这特么是开玩笑吧!
“救命,我们被一只鲸鱼袭击了!”
“该死的座头鲸,别让你落到老子手里,老子要亲手把你剥掉!”
“天哪……那是鲸鱼?”
它啪一声,平平拍在了海面上!
那头小须鲸还没靠过来,远方的鲸胖突然发出了一声长鸣,小须鲸们就像是受到了召唤一样,摇头摆尾地追着鲸胖跑了。
扶桑岛东岸,一座港口,一名水产部门的官员,正在对着镜头侃侃而谈。
这一刻,他们的胸中,一定生出了无尽的豪情,似乎自己的州,又回到了当初那个辉煌的年代,国力强盛,无可匹敌……
无形的重力波动,让两艘军舰,四艘捕鲸船倾斜了几乎九十度。
“还被鲸鱼掀翻?鲸鱼能掀翻捕鲸船?你当我们都没读过书吗?”
气得水手破口大骂,但鲸胖却发出了咯咯咯的贱笑声,摇头摆尾地游走了。
但是这电话里的声音,又如何解释?
“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