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庄园

作者:君不见
全能庄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进击的流放纪元

第652章 带我装逼带我飞

“果然是庄主哥!”
“不多,真的不多,只飞一次!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庄主哥,求带我装逼带我飞!”
“哇哦!”惊叫声,欢呼声中,翼展十多米长的大鸟,驾驭着气流,抓着汽车,飞向远方。
“太厉害了!求带!”
下了楼,高庆兴奋地凑了上来:“我就说,如果在虚城见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肯定和庄主哥有关!庄主哥,这只大鸟是你的新坐骑吗?”
“怎么回事?”庄不远在楼上喊。
在接近地面之前,它两只爪子闪电一般伸出,扣住了汽车的底盘,一把捞起,双翼逆向拍打,瞬间狂风肆虐,沙尘弥漫,众人纷纷眯眼后退时,翎叔已经宛若苍鹰搏兔一般,轻轻松松地抓起了汽车,冲天而起。
“翎叔,满足他们吧。”庄不远摸摸翎叔的翅膀。
“庄主哥救命……”
“酷!太酷了!”
贾业廉无奈地摆摆手:“那……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吧。”
他们缩在座位上,大呼小叫。
脾气暴躁没得说和*图*书
“庄……庄主哥,我好像尿了……”
翎叔在旁边忍不住要翻白眼——如果它会翻白眼的话。
现在的庄不远,身上有“筑神伟力”的加成,属性极高,不过怕他们受不了,所以放慢了速度。
你把我当什么了?这么难吃的食物,我才不吃!
庄不远并不在意,如果被人惦记着就少吃一口饭的话,庄不远现在都快要饿死了。
那边,翎叔的两只翎羽都竖起来了。
“我们再也不敢了!”
翎叔嫌弃地看了一眼几个人,勉为其难地点点头,将两只翎羽耷拉下来。
“翎叔我错了,翎叔求搭救!”
“我就说吧,我们和庄主哥是朋友!不是坏人!”
“多谢翎叔搭救,多谢翎叔不杀之恩!”
什么,你们竟然敢说我是坐骑?我翎叔卖艺不卖身,我这是为了养娃打工当司机!
庄园鸟,可真的是庄园鸟。
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把汽车的敞篷打开了,强劲的风灌过来,如果不是系着安全带,估计和*图*书几个人就要被吹下去了,一时之间无法呼吸。
然后庄不远就听到高庆道:“庄主哥,你的这只呆毛鸟太厉害了!”
他拍拍翎叔的翅膀,安抚翎叔,免得翎叔一怒之下把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全撕了。
庄不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算是庄不远在贾湖的“狐朋狗友”。
此时翎叔已经飞到了幻山的上方,幻山巍峨,林木繁茂,和城市的上空,又有不同的风光。
妈妈我也想要飞上天!
太帅了!
几个人兴奋地快要疯了!
只有三四个青年大着胆子慢慢接近翎叔的周围,又好奇又畏惧,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样子。
“那我打开敞篷了!”
竟然说我漂亮的翎羽是呆毛?翎叔的眉头都快皱成疙瘩了。
“庄主哥,带我们飞一圈吧,跪求!”
翎叔两只爪子一松,汽车从高空坠落下去,直直坠向了山林之中。
“不怕不怕!”
呆毛鸟?翎叔的两只翎羽竖了起来。
“我们要爬到大鸟背上去吗?”高庆七手和-图-书八脚就想向翎叔的背上爬。
这种话我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好不好!
“啊,我们不想开车回去……”几个人非常失望。
迄今为止,整个庄园也只有庄不远能坐在翎叔背上,其他人胆敢碰它一根羽毛,就能被它撕碎了。
庄不远拽着翎羽跳上了翎叔的背部,翎叔猛然一跃,在空中展开翅膀,瞬间冲到了数百米的高空,然后在空中一个翻身,俯冲向了地面上的那辆车。
庄不远无奈至极,道:“那就飞一次啊!吓尿了你们我可不管!”
庄不远无奈道:“你们几个也太大胆了,竟然敢靠近翎叔,翎叔可是暴脾气,你们看到旁边的那辆车没有?就是被翎叔撕碎的。刚才你们没被翎叔吃了,算是万幸!”
旁边几名保安正在阻拦他们,他们和保安似乎在争执着什么。
“快走快走,不然待会儿翎叔发怒了,我也拦不住!”
庄不远都无语了,你们这些孩子,就没有怕气儿是不是?翎叔也想坐?
庄不远一把拽住他,还好拽的和图书快,否则他就被翎叔一翎羽抽成两半了。
“要要要!”
正开着会,庄不远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了喧闹的声音,还听到翎叔的鸣叫声,庄不远走到窗边低头看去。
“我们要求不高,只要带我们飞回贾湖就可以。”
“要不要再刺激一点?”
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围观者。
但坐着汽车,被一只大鸟带着在天空飞,绝对是第一次。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吸引了很多人,远远看着翎叔,手中的手机拍个不停。
不过几个家伙显然不知死活。
“哇,不愧是庄主哥,就连坐骑都这么残暴!”
他听到下方高庆问:
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说翎叔是呆毛鸟?
一副庄不远不带他们飞一圈,就跪地不起的样子。
谁想到几个人虽然后怕,但是更兴奋。
“庄主哥,现在虚城那么堵,你忍心让我们在街上堵两个小时吗?”
不过高庆几个人,是死缠烂打不愿意离开。
对高庆他们来说,在天空中俯瞰虚城,这早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http://www.hetushu•com眼看汽车就要撞上山体,突然间黑影一闪,翎叔又把这汽车抓了起来。
庄不远无语,那几个年轻人,正是高庆几个人。
还是高庆脑袋活,拽着几个人就上了旁边停着的一辆敞篷四座。
“庄主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有两只呆毛看起来呆呆的,但是好棒啊,我也想要!”
“你们的车呢?上车。”庄不远摆手。
不过这些人大多都在外围,不敢靠近。
“坐翎叔背上?你们想死吗?”庄不远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大胆的家伙了。
“我们不会被吓尿的!”
“我们就想看看这只大鸟!”
“哦哦哦!”
你才是坐骑,你全家都是坐骑!
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期间孙有宾一直在瞪着庄不远,不知道在计划着什么。
翎叔的两只翎羽高高扬起,威风凛凛宛若大圣降世,虎视眈眈地盯着高庆。
然后他们对楼上招手:“庄主哥,庄主哥快下来!”
“救命啊……”
楼下,几个人抬起头来,然后兴奋地叫了起来:“庄主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