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庄园

作者:君不见
全能庄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美丽新世界

第398章 汪星(龙)人的诞生?

这一切值得吗?
唔,我就闭一下眼睛……
“呼啦啦”,一条湿乎乎的舌头在他的脸上舔来舔去,差点把他给憋死。
“别再对自己那么狠了,我不想哪天叫你老哥。”
刹那间,潮水一般的掌声响了起来。
“太牛逼了!”
老爹你的鬓角落了灰,我帮你舔掉,我舔,看我的舌头,我舔!
但只有庄不远是不可代替的,因为只有他才能操纵庄园的时间。
我很开心,我很激动,我要跳起来!
我跟定你了。
“有点像是六臂龙人……不过体型好小,手臂也只有一对……”
这可怎么办?
这是我的老爹,不要欺负他!
“你这个二货!你可算是醒了!可算是醒了!”
你的腰杆怎么变佝偻了?
大虎拼命地舔着高蟹的脸。
“大虎!你醒了!”
大虎一个翻滚,从手术台上跳了下来,汪汪叫着,围着高蟹打转。
高蟹低头看向了大虎。
醒来之后的大虎,哀哀地在高蟹的面前乱蹦乱跳。
“牛逼!”
过了片刻,他们宣布:“http://m.hetushu.com大虎的生命体征非常平稳,手术成功了!”
因为在刚才,他们除了做了一场世界上最牛逼的手术之外,还坐了一件大逆不道的事。
“总觉得它脖子变长了?”
没人知道。
老爹你的眼角上有虫子,看我吓跑它!
值得啊。
这一夜,是十多年来高蟹睡的最安稳的一天。
高蟹无声苦笑,但这笑容转到大虎身上时,苦涩消失了。
霍腾博似乎也知道高蟹在想什么,他道:
“还长了两个肉芽,这是什么?”庄不远伸手摸摸大虎脖子两边的肉芽,大虎顿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跟被搔痒了似得。
高蟹慌忙坐起来,抹了一把脸,满脸的口水。
霍腾博也回去休息了。
为什么舔不掉?
大虎还在手术台上沉睡,高蟹坐在旁边,满脸期待地看着这个二货。
“也变粗了……”
在全神贯注,和庄园相合时,庄不远并没有觉得疲劳,那时的他,是“神性”的他。
庄不远只知道,如果再来一和*图*书次,他恐怕要死了。
手术结束,几名兽医又上场,开始检查大虎的生命体征。
十二还是十三年?
高蟹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挥挥手。
汪星人?
但又有很多地方不一样了。
但是在手术结束之后,退出了“筑神伟力”的状态,庄不远瞬间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已经快失去知觉了。
高蟹猛然一个挣扎,睁开了眼睛。
高蟹瞪大眼,然后又揉了揉眼,呆掉了。
大虎撑起前腿,直起身子,伸出舌头,疑惑地舔了舔高蟹的鬓角。
足足持续了十四个小时,手术中间,高蟹和霍腾博进行了几次交替休息,铁石镇长老也替换了老轰隆。
休息?大虎歪着脑袋,看向了高蟹,有些疑惑。
围观的已经不只是庄园的仆从们,还有庄园的佃农们。
“好!”
久到记不清了。
这是人类第一次将庄园主时代生物的生物组织,引入到地球生物的体内。
“现在你只比我小七八岁了吧。”
没什么比这个更值的了。
然后它纳闷地蹲在了高蟹的和_图_书身边,疑惑地看着高蟹。
“还有,以后别那么疯狂,让我多活两年啊!”
这家伙怎么还不醒……
大虎还没醒来,他伸手摸了摸大虎的耳朵,热热的,薄薄的,暖暖的。
“老板,下半辈子请多多指教。”
“走,跟老爹一起回家,咱们回家睡觉……”
两个兽医也退到了一旁。
高蟹趴在手术台旁边,看着大虎那张丑脸,眼前逐渐模糊。
呃,不对!
这场手术,比想象中的还要长一些。
你的头发少了,胡子多了?
“是我的错觉吗?”庄不远看到大虎的时候,一脸的懵逼。
老爹我要舔死你!
你快看,你快看,我怪怪的!
如果这里有一个科学伦理界的人士,又或者某些卫道士,怕是会把他们全炸了。
好困,好想睡一觉。
这到底会引发什么后果?
再多的语言,也无法形容围观群众的激动。
老爹老爹老爹不好了!
老爹老爹,你怎么变样子了?
我很好啊,一点也不痛了,你看我的尾巴,摇得多欢!
好在只有大虎www.hetushu.com的伤势这么严重,二虎它们要好得多。
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洪水,把高蟹整个人淹没了,高蟹沉在水底,差点喘不过气来来……
高蟹,卒,享年……
“大虎……好像变异了。”
从上午开始的手术,现在已经到了午夜。
第二天一早,高蟹被一阵凄惨的叫声惊醒了。
“庄主,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好像是手臂……”
“呜……呜叽?”大虎不懂,这明明是老爹,那熟悉的气息,熟悉的笑容。
你的背怎么没有之前那么直了?
“好了好了,被你绕的头也晕了!”高蟹又是开心,又是无奈,激动得眼角泪水四溢,但是却又开心得想要哈哈大笑。
老爹老爹我爱你!
“没事的,大虎,没事的,没事的。”感受到了大虎的急躁与恐惧,高蟹轻轻搂住它的脖子,拍打着它的后背,“没事的,老爹没事……”
他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身边的仆从们连忙扶住了他。
绕着绕着,大虎的速度却越来越慢。
为什么头发上的东西,怎么www.hetushu.com也舔不掉?
还有眼角的小虫子,你这坏东西,为什么要落在老爹的头上,走开。
舔了半天,大虎然后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高蟹连忙按住它,“别动,你现在还得休息。”
“看起来还是一样的二……”
汪龙人?
而对二虎它们的手术,需要在对大虎进行观察之后再进行。
旁边,霍腾博负手站在那里,看着高蟹的背影,突然道:“老板,我们真的成功了。”
许久之后,人群才散去,庄不远也回去休息了,隔离棚撤去,庄园里月朗星稀,清新的空气吹拂。
这是一场方寸之间的战斗,却是人类迄今为止,最精彩,最神奇的一场战斗。
我觉得我有些怪怪的!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老爹怎么了?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
你这二货,还要让我等多久?
好顽固的小虫子!
“老板,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小伙子。”
“庄主我们爱你!”
唔,只闭一下。
多少年了?
但它好像很喜欢这种感觉,伸舌头去舔,舔一下就颤抖一下,跟过电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