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末世危途

作者:量子永生
末世危途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邪神末路

第197章 责任与义务

“我得和老蒋商量一下。”梁坚说道:“你要来嘛?”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着梁坚:“他们不是闹着要走吗?你准备怎么做?”
小爱盯着他说道:“把它们分发出去,是你的职责。”她说道:“别扯什么值不值得,既然你选择留下,就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吧。”
他停了一下,转头看向小爱,说道:“说到这个,你保护的那位怎么样了?”
他自己找了个空床坐下来,看着林深河说道:“当时你为什么不说?”
林深河深深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守土令你知道吧?”看到面前的几个人都不由自主的点头,他吐了一口气,说道:“那么你们不奇怪为什么他们不在呼和浩特,而去包头吗?”
林深河似乎对于小爱的消息如此灵通并不感到惊讶,他摇了摇头,说道:“他们不知道我还活着。”他看了看屋子里的人,想了一下说道:“你们不明白,我不同意后撤,但是如果我站出来反对,就是断了大家的生路,结果肯定是我没有生路,所以我才主动消失了,他们走了,我留下来,这样对大家都好。”
“我明白了。”梁坚说道:“他们只会追赶眼前的利益。”
“在报告上像我们这样的地方是不存在的。”梁坚没有等待林深河说话,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所以自治区政府才没有留守价值。”他痛苦地看着林深河:“可是中央怎么会相信?”
“就是说已经没有大规模的幸存者聚集了。”小爱淡淡和图书的解释,很显然她知道这件事,所以表现得不如其他人那样震撼。
“说我是自治区党委的,你们都应该听我的?”林深河摇了摇头:“我知道自己没那个能力让一切变得更好。”他自嘲的笑了一下,看着梁坚说道:“我是在你们第一次回城的时候加入的,说实话那次和丧尸群遭遇把我吓坏了,我已经没有勇气了。”
小爱看着新晋环保主义者,很坚定的摇了摇头:“恐怕不行。”她说道:“我需保持车队规模。”
她走到林深河面前,看着他说道:“我们都知道常规储备库没办法坚持太长时间,那些东西如果再不拿出来使用,就再也没用了。”
说完他想了一下,看着小爱说道:“给你个忠告,你的车队规模太大了,绿色环保一点对大家都有好处。”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程斌有在省城的见闻垫底,冷冷地说道:“相信了这份报告,上面就不用纠结是不是需要向这里派出救援队了。”
“自治区政府已经没了。”林深河说道:“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他摇了摇头:“从前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其实像我这样搞政治的人,一旦失去了权力,能力比普通人还有不如。”
梁坚带着特木和胡中基离开后,程斌才看着林深河说道:“你才更适合做一个领导者。”
显然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作为普通人,大家仍然更愿意相信最高层是正直善良的,做坏事的只是中间那些欺上瞒下和*图*书的官员,所以几个人很明智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几个人都转头看他,小爱皱眉说道:“你的想法太阴暗了。”
林深河摇了摇头:“你应该知道,追逐眼前利益和事后发牢骚是民众的权利。”他说道:“别理会牢骚,即使你事先把利害关系剖析得再明白,也没办法阻止人们事后发牢骚,所以你只要总是能给他们指出可以追求的眼前利益就可以了。”
“这立场可对不起你代表的那面旗帜。”程斌皱眉说道:“不是应该坚决斗争吗?”
“据说第一道防线就在那里。”程斌说道:“那里不仍然是内蒙境内吗?”
“我能对付得了他。”小爱说道:“我们的补给不足以支撑到走出草原,我需要动用国家储备。”
程斌摊了摊手,没有说话,省城那边一直被要求自救,一个很明显的原因是距离太过遥远,而且北方四省因为疫情最严重,主要核爆区又在这里,交通干线全部中断,所以明显被放弃了。但是内蒙古这边不一样,他们离南方基地更近,但是地广人稀,救援效率高不起来,所以给自己编造借口逃离的自治区高层事实上为中央政权解决了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麻烦。
“那也不至少混到这个程度吧?”梁坚对于林深河的成见要比其他人小得多,事实上他总是更愿意看到别人的优点。
“为什么?”林深河看了她一眼,摇头说道:“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没有离开京城,他们守护那片土地hetushu.com到最后一时,我虽然不肖,也做不到那么无耻。”他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低声说道:“相信我,无论地位如何,愿意与这个国家同进退的人总是存在的。”
“他还活着。”小爱无奈地说道:“祸害遗千年,从前有个被凌迟的老头子说过,想让一个人死总是很难。”她说道:“我现在相信了。”
“不。”林深河摇头说道,他看了看小爱:“我想这位女军官找我有事。”说完他想了一下,又看向梁坚:“有人说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话不对。”他说道:“但是作为一个群体的领导者,为自己的群体服务是天然的义务。”
林深河笑了一下,他看了看面前的几个人,目光在程斌的脸上停留了一下,说道:“你好像不以为然。”
“我操。”胡中基看着面前这个公认的废柴忍不住冒出一句脏话,他说道:“你居然是正厅级?”
“知道和做到是两回事。”林深河摇头道:“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我只是看过听过了更多的事。”他苦笑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太子党不是那么好当的,除非愿意混吃等死,然后老了让自己的子女抱怨为什么他们不是政治局常委。”
“那么你来找我干什么?”林深河不再扮演那个懒惰猥琐的老光棍之后,显得精明多了,他看着小爱说道:“你总不会是找我来对付他吧?”
林深河笑了一下,转向梁坚,问道:“你明白了?”
“那只是因为我看http://m•hetushu.com到了足够多的事。”程斌说道:“和你一样,所以我才没兴趣。”
“你是说我们应该顺应民意?”梁坚问道。
“那也不值得用生命去换取。”林深河摇头说道。
“因为中央必须相信。”小爱说道:“自治区高层及时拿到了解药,所以保存完整,这样一份报告交上去,如果被指责造假会引起多大的动荡你们不会明白,那个时候的中央政府禁不起这种程度的冲击。”
林深河很容易找,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参加刚才那场闹剧般的集会,当时他就在从前程斌的那间房子里,躺在分配给自己的单人床上睡觉,如果程斌经过的时候肯抽空进去看看,根本就不用惊动梁坚。
他看着大家,苦笑了一下,说道:“因为包头离现在的政府控制区更近。”
梁坚沉默了一会,说道:“为什么你会不同意?”
“我在过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姓叶的人。”程斌说道:“他总是想让每一个人满意,结果最后他的人民抛弃了他。”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程斌说道:“你应该站出来的。”
“所以你就开始混吃等死?”小爱说道:“这还真是高官的做派。”
“就是中央政府同意的。”林深河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他摇头说道:“他们联合起来起草了报告,说自治区已无留守价值,而且地域狭长,呼市不适合收容幸存者,所以请求后撤到包头。”
林深河笑了起来,他看着小爱说道:“每个人都需要,可是它们在市中心。”他说和*图*书道:“那里充满了丧尸,没人能在它们眼皮底下进行补给。”
林深河点了点头,他深深地看着程斌,说道:“你才更适合做一个领导者。”
“他们没遵守守土令?”程斌吃了一惊,在省城的时候,他就听过这方面的事情,很多人宁可主动向纪律检查部门投案,也要离开地方去南方,但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罔顾守土令的要求。他吃惊地看着林深河问道:“中央政府不管吗?”
小爱向林深河问道:“你为什么不走?”她说道:“我听说你也是太子党,下来镀金的。”
“那我们算什么?”胡中基这回终于明白过来,他瞪着林深河叫道:“多少人才算是大规模?”
“因为按照守土令的要求,自治区政府不能离开自治区首府。”林深河苦笑着说道:“我现在明白了吧。”
“我听说自治区撤到包头去了。”小爱说道:“你被抛弃了?”
几个人听了他的话,相互看了看,梁坚犹豫道:“已无留守价值是什么意思?”
“我说过,我不可能做得比他们更好。”林深河说道:“而且我觉得,把这里交给一群没有被官僚气息污染的人管理是更好的选择。”
林深河看着他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也许是面对指责无话可说,当然也可能有根本不屑于辩驳。
“那又怎么样?”林深河苦笑了一下:“当时我担任的可是副职,守土令对我没用。”
他在面对小爱的询问时很平静,看着同样惊讶的众人叹了一口气,摊手说道:“没错,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