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末世危途

作者:量子永生
末世危途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人在旅途

第010章 临时寓所(三)

程斌用右手握枪,左手开门,这门又是向右拉开的,所以他的身子都在门后,正好可以隔着门玻璃观察室内的变化。光线从门缝里照进去,多少亮堂了一点。他看到通往里间的门就开在进门的隔墙处,但是没有安门扇,只挂了一道肮脏的布帘,门边有一个铁制的脸盆架子,上面放着个洗脸盆。再往里是一个砖砌的锅台,上面坐着一个水壶。锅台对面的地上放了一口尖底的双耳锅,上面盖着木盖。现在还看不清锅台再往里面那角落里的东西,但是可以肯定那里堆着一些什么。
门没有锁,所以应手而开,倒吓了程斌一跳。他没敢把门直接拉开,而是只拉开了一条缝隙,开门的声音惊动了邢志新,他错开了一点身子,端起枪看着门里。拉开房门后,程斌也紧张了起来,所以并没有提醒邢志新他的枪膛里没有子弹,保险也没开,现在这支枪只能当烧火棍使。
程斌不怎么相信陈琼的这个警告,但是他对陈琼非常信任,相信他说的话一定有某种理由,事实上在过去的一年中也的确没有哪个倒霉的家伙被自己人杀死,所以他也就没怎么坚持这个理论,把枪给邢志新算是从权,如果陈琼在这里也不会反对,但是他估计陈琼一定不会让邢志新把步枪里的子弹上膛。
“这个。”程斌很简单的说道,说着他从衣袋里取出那支54式手枪,给邢志新看了一下。92式手枪还在他的怀里,不过他对邢志新还有戒心,不想让他看到这支枪,他知道这支54式手枪落在自己手里,如果不拿出来反倒显得有意隐瞒。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92式手枪枪膛里的子弹还没有退出来,这个是隐患,他得找个机会弥补才行。想起这个,他又开始担心起邢志新来,这个人从前接触过56式半自动步枪,但是时间太久,显然已经忘记了足够多的东西,这个样子和*图*书还不如干脆就没摸过枪的人,至少菜鸟会保持足够的谨慎。他想了想,示意邢志新把保险关上,他刚才看到邢志新并没有拉栓上膛,估计是忘记了,但是这个很不保险,万一他想起来了呢?程斌可不想这支枪到了自己手里先打的是自己人。
程斌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邢志新,发现后者也和他一样,脸上充满了迷茫,还带着一点厌恶,看显然,他们都不喜欢这里,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并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
只要看看邢志新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他并不能很好的控制手里的枪,如果这个时候从门里窜出什么东西来,估计他一定会立刻开火,如果马克吐温的理论成立,那么显然站在邢志新对面是最安全的,程斌还真不敢确定,从邢志新手里的步枪中射出来的子弹招呼不到自己身上。
“不是。”邢志新伸手接过步枪,同时回答道,灾难前的战争动员并不是全面动员,所以征召的只是三十五步以下的退役军人,而且以技术兵种优先,邢志新从来没有当过兵,当然不在此列,他说的军训是指上大学的时候。
房门大开后,外间的光线变成充足起来,虽然还没有里间那么明亮,好歹能看清东西了,首先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发霉的味道,其中还夹杂着浓烈的臭味。程斌这个人比较好洁,这一下实在没顶住,本来正划拉空中蜘蛛网的左手用不上,只好伸出右手捂住了鼻子,总算没有掉头败退出去,这次身后的邢志新表现得比他要好一些,不但没有和鼻子较劲,还很有兴趣的伸着脖子往里看,不过既然程斌不让他把子弹上膛,他也就没有心情时刻端着步枪做鬼子进村状了,这回倒提着步枪,看起来倒是很像鬼子保安队。
这房门不是常见的防盗门,估计这里面也没有什么值得防盗的,所以只是普通的老式木门,上http://www.hetushu.com半部分镶着一块玻璃,下半部分倒是包着铁皮,上面还打了泡钉,不过看起来这门有一定的年头了,很多泡钉的头部都已经锈迹斑斑。
程斌看到邢志新迟疑的样子,伸手把枪递过去,一面疑惑地问道:“军训?你是预备役?”也许在灾难前退役军人不怎么被人看重,但是一旦灾难来临,这些受过基本生存技能训练的人立刻就变成了最值得信赖的人,反倒是从前的那些人类精英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荣光,不过程斌的确没想过自己运气能这么好,出门就捡一个有用的伙伴。
程斌没想到还可以追溯到这么古老的时代去,他看着邢志新接过步枪后犹豫不决的样子,伸手指了一下扳机护圈后的位置:“保险在这里,向后拨就行了。”说完这句,他忍不住又问了一句:“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这房间里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就是肮脏,无论是零乱的摆放还是陈旧的物品,都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同时散发着刺鼻的气味。似乎在宣示着从前主人离开时的匆忙,同时也冷冷的警告新来的人,这里并不是希望中的乐土,也从来没有欢迎过任何人,如果选择这里,至少还需要付出相当多的努力。
邢志新美滋滋的看着枪,并不知道程斌已经在后悔把步枪交给他了,好在老邢的年纪已经过了爱不释手的程度,只是稍稍失态了一下,就想起面前还有一个人,然后抬头看到程斌空着的双手,这才想起来程斌把步枪给了自己,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你用什么?”
他的提示唤醒了邢志新的记忆,他拔开保险,拉动枪栓上膛,端着枪向远方瞄了一下,有些兴奋地说道:“二十年前吧。”说完他立刻意识到不对,补充道:“二十多年前。”
正是基于以上的经验,所以他判断现在房子里并没有丧尸存在,不然的话就算它和-图-书不愿意跑到外面来攻击入侵者,也会发出声音警告,守株待兔这种需要高度耐心的活不是丧尸能干得出来的。所以他听了听没有动静,就伸手去拉房门,同时示意邢志新小心。
想到这一点后,程斌不禁有点后怕,他招了招手,让邢志新把枪递给他。邢志新有些莫名其妙,他不明白程斌这个时候要步枪做什么,但是虽然奇怪,他还是服从了,伸手把枪递了过去。程斌拉动枪栓把枪膛里的子弹褪出来,这才又把枪交给邢志新,不过他也懒得开口叮嘱,只是看了邢志新一眼,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顺手把褪出来的子弹也扔了过去,然后就拉开房门走了进去。邢志新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扔过来的子弹,一脸疑惑地看着程斌的背影,不明白他不让自己把子弹顶上膛,那还给自己枪干什么?拿着壮胆吗?
程斌往里面看了一眼,就没什么兴趣了,这里的陈设很简单,根本藏不了什么东西。于是伸手挑起里间的门帘走了进去。身后的邢志新还在使劲往角落里看,似乎想要确定那里没有隐藏着危险,发现程斌走进了里间,连忙也跟了上去。
这房子在进门的地方分割成里外两间,邢志新看的是里间,因为有窗户,所以光线很充足,可以看清里面,外间只有依靠门上的小块玻璃进光,所以看不清深处的情景。程斌伸手在玻璃上抹了两下,粘了一手的灰,却仍然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于是伸手拉了一下房门。
这个院子整个被砖砌的围墙包围了起来,墙头上还插着碎玻璃,在大门右侧有一个孤零零的小房子,外形四四方方,应该是给打更的人准备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决定先从小房子搜起。邢志新小心的凑到窗户前向里张望,这个房子不大,室内的结构也一目了然,邢志新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转头看到程斌也正趴在门玻璃上往里看。
和图书看着送到面前的步枪,邢志新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回答道:“军训的时候用过。”现在的情况下,枪支等于武力的保证,没人会平白无故的送给别人枪支,所以尽管他刚才探路的时候非常想要拿根棍子,也没好意思开口和程斌要这支步枪,没想到现在程斌居然会主动把枪交给他。
现在他们终于看清了外间里面的情景,靠墙的地方堆着一堆黑乎乎的东西,看起来像是煤,煤堆的上面还架着不少已经劈好的木块,最里面靠墙戳着一捆玉米秆,在玉米秆的旁边有一个木头架子,上面挂着布帘,看不到里面放的东西是什么,估计应该是餐具一类的东西。
“难怪。”程斌心想,这支枪的年纪估计比他父亲都大,如果不是他从前在市武装部见过这种枪,都不一定认识,现在学校军训都用81杠了,也就是邢志新这种年纪的人在二十多年前才能有机会见识过,不过估计他也不能指望邢志新的枪法,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邢志新能记得怎么开枪就不错了,要让他射击目标,恐怕得指望目标看得见子弹,然后自己往子弹上凑。
身后的邢志新抖了一下,端着枪倒是没跑,只是瞪大了眼睛向门里看,这会倒是想起来拉起枪栓上膛了,听到卡的一声响,程斌知道他步枪的子弹已经上膛,心里不禁又一次后悔起来。从前陈琼一直反对给没有经过训练的平民发放枪支弹药,为了这个,聚集地还发生过一次骚乱,那些平民认为陈琼想趁机压榨他们。后来陈琼屈从了民意,把人武部库存的56式和81式步枪都发了下去,但是很郑重的警告他手下的民兵们,不要指望这些平民,正相反,要时刻对他们提高警惕,平民们未必有勇气把枪口对准丧尸,但是打起自己人来通常不会手软。
程斌不是一个喜欢显摆的人,在公路上拿出92式手枪是因为当时不知道会有什么m.hetushu.com危险,那支枪射速更高,用起来也更习惯。但是在这里他不觉得有这个必要,虽然阴天,但是天色还早,丧尸通常不会出来活动。如果遇到幸存者的话,人多了他拿什么枪都没用,倒不如留一把小手枪应急,如果人少,注意力肯定会放在拿枪的邢志新身上,他的安全性就更大一点,也正是基于这一点,他对于邢志新拿着步枪到底有没有战斗力并不在乎。
他停了一下,侧耳倾听里面的声音,这不是他第一次和丧尸打交道了,所以知道这种新生物种速度快力量强,但是无论它从前是什么样子,后来又变成了什么样子,毫无例外的一点就是脾气暴躁,过去他和陈琼在一起的时候,常常利用这一点来诱杀丧尸,猎杀并不一定会成功,但是引诱却从来没有失败过,按照从前的经验判断,丧尸拥有相当高的智力,但是绝对沉不住气,只要受到一丁点挑衅,就会暴起应战,所以说丧尸这个种族是很合格的战士,但是绝对不适合做刺客,当然也不怎么适合做同伴。
里间的霉味更大,这房子本来就不大,又分成了里外两间,当然说不上宽敞。里间靠北的一面有一铺火炕,沿着北墙一直顶到对面的墙上,北墙上开了一扇小窗,因为下面就是火炕的关系,所以窗子开得很高。火炕上堆着一堆被褥,看那成色和堆放方式,从前的主人也不是什么干净利索的人。在火炕的对面就是刚才邢志新趴着向里看的窗户,窗下放了一张老式的办公桌,就是那种三部分组合在一起,上面一层横着三个抽屉,左边的抽屉下面又是三个抽屉,右边的抽屉下面是一个柜子,中间是空档的那种。现在这个空档里塞了一个塑料凳子。桌面上零乱的放着一个电炒锅,一个很小的电饭锅,还有几个碗和盘子,里面黑乎乎的盛着一些东西,上面长满了黑毛,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估计是从来吃剩下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