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喵客信条

作者:半步炼狱
喵客信条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亚修比的苏玛索

第1333章 最长的夜ⅩⅠ

“就是啊,我们大家现在都是朋友啊!”第三只侏儒一脸紧张的看着玛索。
看着看起来像是负责人的玛索额头的青筋,还有小猫们手里粗细不一,或刃锐或碾压的冷兵器,不再需要解释,也不再需要抗议,侏儒们很是通情达理的将两只空手递了出来,用彼此无声的行动,诠释了什么叫做形势比人强。
“为什么拷我们啊。”绿毛的侏儒瞪圆了眼睛。
一路杀过战壕,玛索注意到了越往前走,双方的人员就越稀少,而且相比别的地方互相伤害的情况,玛索甚至在一个散兵坑里看到六七个一米二的方耳朵和新伊甸侏儒一脸恐惧的挤在一起。
所以,玛索带着一队小猫,在传令兵的带领下冲向东边。
“超可怕,看一眼都会做恶梦!”方耳朵的姑娘指着那边说道:“咱的指挥官被她撕掉了!”
从他们的表情来看,这位少女的脸也肯定扭曲了——她正在坚定不移的深渊化,混沌都已经无法形容她的身份,就连堕落在她面前都变的极具温情,布涅塔尼甚至看到侏儒捂http://www•hetushu•com着胸口尖叫着倒下,只是因为与她对了一眼,这一切是如此的真实,仿佛他的死亡不是HD不合格。
……
小猫们将他们拷好,然后让一米二们拖着他们离开,玛索让这些小猫在外们望风,他给手中长刀拍了一个神圣武器,给转轮枪装上了渗银弹头的祝福子弹。
活动了一下身子骨,玛索走进战壕,于寂静无声中走过满是尸体的战壕,拐过拐角,这是一处小型补给点,所以有着还算宽阔的空间,玛索注意到了那个背着对自己的幽魂,还有笑的有些勉强的布涅塔尼……
“快要见到玛索了呢。”少女的声音里满是喜悦,有如放飞的青鸟,她指着前方,那彼岸仿佛是快乐的源头,又或是心灵的归宿。
一路走向她所认为的终点,自称恩熙的幽魂碾压着一切,而布涅塔尼跟随在她身后,努力的减少着存在感,当然绝大多数人关注的还是这位,至于跟在她身后的布涅塔尼,在战壕连脑袋都没能露出来的一米二,连看都看hetushu•com不到的一米二……这怎么关注啊。
“我和大家都是从那儿逃过来的!”方耳朵的小子满脸的紧张:“我建议您别过去,太危险了!”
“等一下,你这么过去,会不会太失礼了。”布涅塔尼本能的补充了一句,因为她觉得就以现在这姑娘的模样冲过去,只怕会被玛索一刀砍死才对。
玛索扭头看了一眼远处的防线,刚刚传令兵飞快的跑过来,告诉玛索一个奇怪的消息——一个非常可怕的,足以被称之为移动天灾的幽魂出现在防线的东侧,所到之处杀人如麻。
等一下,布涅塔尼,你是怎么串戏到这里的?
意外的,这位停下了手脚并用的奔放姿态,她站了起来,转过身,唇红齿白的少女有些害羞,又有些坚定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对,我可是淑女啊。”
如果能好好说话,他不介意放这位离开,要是说不得人话,那玛索也不介意把它给超度了。
“菲列特利加,你看着这儿,我带人过去看看。”考虑到这样一个无法控制,而且非常危险的幽魂出现在www•hetushu•com自己的控制区,玛索决定去打量一下——那些传奇幽魂大多都有着古代世家子的身份,玛索倒是想看看,是哪一家的死剩种出现在战场上。
“我们现在是一个坑里的同伴啊!”黄毛的侏儒那边:“敌人在那边啊!”
一路走来,到处都是牺牲者,扭打在一起而来不及分开的牺牲者,受伤而无法移动的伤员,还有那些刚刚跳进战壕,却发现自己如同跳入地狱的新伊甸人。
“所以,我去看看,你们看着四周,还有,把这几只侏儒拷起来。”玛索说道。
玛索打量了他们一眼,在他身后的小猫们微笑着将这三只侏儒围了起来。
一个幽魂在那儿杀人如麻,据说新伊甸人死的更多——因为通常来说,东大陆人看到幽魂而没有乘手武器的时候会想着退避一下,只有那些新伊甸人,才会将幽魂当成自己人,然后自觉或不自觉的挡住了它的去路,然后就被撕碎了。
而布涅塔尼捂着额头,从刚刚开始,强烈的头痛就一直在统治着她的人生,她面前的幽魂已经有着扭曲的模样,hetushu.com银发无风自舞,长裙已经变的漆黑,红色小皮鞋踩出的每一个脚印都有如血泊一样的可怖效果。
“我嗅到味道了,就在前面!”她兴奋的嘶号着,然后伏下身,四肢并用着开始突近,撕碎眼前的一切挡路者,无论他有什么身份,无论他是何阵营。
猫姑娘自己不开心,但她也明白什么叫找乐子,什么叫办正事。
一路上都是混战,新伊甸人占着人多势众,生生撕开了有着完整守备防线,而东大陆人依靠法师们制作的散兵坑与小段战壕顽强的将新伊甸人挡在原地,随着夜色渐深,双方的活人视线都一些受损,虽然新伊甸人的亡灵单位并不受影响,但面对天国之光照明弹也是有些气短。
还有金发的方耳朵指着侏儒们:“阁下,太危险了,那个幽魂不是我们的,也不是他们的,我们甚至不知道她是从哪儿来的。”
“什么情况?”正常情况下,方耳朵和新伊甸侏儒唯一的交流方式就是互相打爆对方的狗头,现在这场面真的是有些超乎玛索想像。
还有一只侏儒甚至拉开了眼角:“我和_图_书看到她的脸就想逃跑,她一定有什么灵光或是光环!”
她所到之处,双方的交战都在停手——不停不行,所有的活人,都在进入她的身前半径五十米内时被抽取生命,有如催命的倒计时在每一个人的面前跳动,那些HD低于一定程度的,更是在瞬息间扑倒在地,再也没有了声息。
而这一点让玛索极为意外——东部防线已经被新伊甸人突入,在那儿每平米的新伊甸人数量甚至比东大陆人还要多。
布涅塔尼傻笑——就您这样所到之处尸横遍野的淑女,还真是令人映像深刻啊。
“是的,不是我们的人,她杀了我们的团长!两个连长也完了!”另一只黄毛的侏儒指着远处的战壕:“我从那边逃过来的。”
“也许是下水道里的怪物,阁下,您也知道,亚修比城是建立在古亚修比城的基础上的,灰暗年代,亡灵入侵,有太多奇怪的东西留存了下来,出现几个没阵营的传奇幽魂,很正常。”小猫的指挥官在玛索身边说道。
“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幽魂!不是我们的人!”一只绿毛的侏儒压低了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