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喵客信条

作者:半步炼狱
喵客信条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燃烧的大陆

第1215章 屁股决定行为

周志乾走了过去,这位老人是从第一次开放时代就在当时的苏德金名下工作的年轻人,到了现在也一直在军情局工作,据说他这次开入时代后就会引退,到时候会从诸计量官之中选出继承人。
而罗计量官也因为定下了引退计划,所以九处超然物外,做到了不染尘埃,才会有今天人缘极佳的结果。
“那是我们朋友的小老鼠,不要管他们,让信得过的家伙去追小老鼠,记住,小老鼠可以把自己笨死,但不能让我们逼上绝路,我不希望我和我们朋友之间有什么裂痕……至少在现在这个我们的利益还能达成一致的时候,知道吗,我的小伙子们。”
所有计量官都摇了摇头,老人笑了笑,伸出手给周志乾拍了一个治疗中度伤,年轻人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伤手竟然能动了。
“是我们的意志,各位。”笑容在老人的脸上绽放,他顿了顿手中的拐杖:“去做事吧,各位,记住,我们是这个世界的利剑。”
周志乾走进了会议厅,圆桌前的各位正在沉默中一动不动,似乎像是要让沉默统治整个会议室。
像是鼓www.hetushu.com励,又像是在提醒。
幸好,也许是自己的副手罗冰小姐还喜欢他这个长官,最终罗计量官阁下笑着拒绝了五处计量官的要求——“我的手里,也只有这么一位福将呢。”
“没错,这一点我们和东边的朋友们的利益是一致的,不能够让没有能力的家伙身居高位。”三处的计量官靠在桌上,用手托腮的她看向了局长:“阁下,我听说有一些小老鼠进来了,是吗。”
“等事情结束了再说这些吧,我们还是先把那些先贤留下来的烂摊子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吧。”罗计量官瘪了瘪嘴:“至少当我退休的时候,我不希望那些烂摊子还没处理完。”
“关于上次的萨洛克的战斗,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别怕,我给你背书,和他们说说你们是怎么把目标给追丢了的。”计量官说完,转了半个身位,拍了拍周志乾的肩膀。
“喔,一定是那些大人吧,不过您没事真是太好了。”侍卫长说完让开了大门:“请进吧。”
周志乾的脸上全是痛楚造成的苍白,他不解而惊讶的看着老人m•hetushu•com,后者挑了挑破碎的石膏,然后又环视了圆桌一圈:“现在谁还有怀疑。”
“我觉得郑调查官已经做的很好了,在丢失目标的情况下,依靠自己的第六感再次追上目标,这样的福将,我觉得他的决定没问题,在那种关键的时刻绕路是在浪费时间,如果是我,我也会下他那样的决定。”第五处的计量官这么说道,在萨洛克一役,这位中年人对周志乾非常的欣赏,不止一次和罗计量官商量着,想要让周志乾去五处帮忙。
拜托,周志乾才不想去五处这种武斗派横行的鬼地方,他的脑袋还没有无聊到厌烦脖子的地步呢。
“我也这么觉得,郑耀先调查官的行动可圈可点,虽然一开始失去了目标,但是他的北进战术还是让进入网道的部队不止一次的咬住了目标的尾巴,如果不是东大陆人的拼命断后,目标只怕早已经被我们收入囊中。”四处的计量官说完,对着周志乾微笑着点了点头。
“是的,阁下,您的意志。”计量官们站了起来,他们纷纷向着这位老人行礼。
……
“年轻人好m.hetushu.com好做事。”老人拍了拍周志乾的低下的脑袋,然后突然的将他的伤手拍到了桌上。
将石膏与绑带还有胳膊有机结合在一起的年轻人很是尴尬的笑了笑:“前几天刚好,结果过马路的时候被一个纵马狂奔的家伙给撞了一下,我差一点儿就以为自己死定了,不过现在看起来我的手代我受了苦。”
“高阶管理官阁下,您终于来了……您的手还没好吗。”为周志乾打开会议厅大门侍卫长好奇的问道。
“没事,年轻人,不用理会八处的那个铁面,在他的眼里,只有胜负,没有伤亡数字。”坐在军情局会议正座上的老人微笑着说道:“来,过来。”
“我还有些怀疑,但就像是局长阁下说的那样,是一个好小伙子,没和贵族起冲突,还是有利于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八处的指挥官在面具后面哼了一声:“无论如何,我会记得今天新伊甸贵族给我们军情局抖的威风。”
四处的这位计量官和罗计量官本来就是大学同学的关系,两人的关系不错,他的女儿最近和罗冰走的很近,可以说是天然的盟友了。
http://www.hetushu.com于是周志乾走了过去,在他的身边俯下身:“阁下,有什么吩咐吗。”
“是的,这次网道战斗中,东大陆的玩家表现出了极强的战斗力,尤其是萨洛克乡民的那个幼子团,可以说不愧是一等一的强兵种子。”这是六处的计量官,她对着郑耀先点了点头:“郑调查官的行动没有错处,在网道中作战本来就不是他所擅长的,能够与苏家的那只小猫纠缠到最后一刻,也可以说是做的够好了的,我觉得我们接下来还是要第一时间肃清网道中的那些幽灵,让这些打乱了我们行动的家伙没有机会再来一次。”
虽然没能成功,但五处计量官对自己的欣赏还是让周志乾所在的九处(军情局刚做的调整)和五处的关系有所缓和,毕竟周志乾在网道中的行动为五处保住了最后的面子,最终功败垂成,也是时运不济——再福的将,也会碰到幸运女神打瞌睡的时候。
这些事情本不应该让他来背锅,所以周志乾非常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一点,并加以引导,指挥官可以失败,但不可以没有主见。
“是的。”周志乾点头,然后退出了会http://www.hetushu.com议室。
周志乾也微笑着点了点头。
周志乾自然就像是前几次那样,对着各位计量官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台词——从一开始友军计量官阁下战死,指挥权落在自己头上开始,周志乾将行动的每一步都说了出来,而且不介意是不是让自己背锅,比如说在最后时刻,为了追击目标,却最终被萨洛克地下的幽魂们阻挡了行进路线,周志乾觉得没有时间绕道,想要强行冲过封锁线,但却意外的撞上了大量的东大陆亡魂,最终失去追击机会。
“下次要是被那些贵族伤了手,把名字记下来,军情局不需要委曲求全,知道了吗。”老人伸出手拍了拍周志乾的脸:“行了,郑调查官,去做事吧。”
“我说过,是一个好小伙子,不会是东大陆的潜伏者。”五处的计量官笑着说道。
扫了一眼圆桌,发现几个部门的计量官都在,自己部门的那位罗计量官对着自己招了招手。
接下来的各位计量官也多少对他表示了支持,就连八处那个戴着铁面具的计量官,也对他的指挥没有太多的疑问,唯一给周志乾指出来的缺点,就是在最后突击的时候过于爱护战斗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