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喵客信条

作者:半步炼狱
喵客信条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燃烧的大陆

第1123章 haondla-orez1Ⅲ

“你们不走吗?”莫轻语问道。
路过后续的支撑点时,有人从二楼窗户那儿探出了脑袋。
“哥们,看起来我欠你的命要下一次才能还了。”同伴感叹着说道。
玛索走近两步,看到了正在沙发后接受手术的麻美,这姑娘在刚刚的战斗中被打中了腹部。
“对了,安妮呢。”玛索看着莫轻语问道。
……
街道上到处都是横飞的子弹,新伊甸人冲进了这段街道,与最后的守护者们打成一团,玛索跟在明恩与麻美身后走出房间,作为断后,猫崽从腰间拿下一个烟雾弹,将它丢到了街道上,白色的雾气很快就笼罩了街道,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东西只不过是一种能够有效隔断对方视线的工具,而对于新伊甸的亡灵们来说,这种渗了祝福银粉的烟雾就是一个陷阱——任何冲进去的邪恶阵营的亡灵都会受到严重的伤害,时间要是长一点,只怕会死的很难看。
“没关系,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玛索轻轻的拍了拍麻美的手背,然后将这猫姑娘抱了起来。
所谓地狱,是什么的模样,玛索无从了解,因为联邦的宗教随着第一次人虫三十年战争化为乌有,在那之后,地狱所能代表的,就是战场。
是啊,莫理森和奥托都在乱军中失去了踪迹,现在和*图*书他和她们能做的,就是将她带离这个地狱。
莫理森挣扎着坐了起来,从腰间拔出匕首,看着被自己用手生生掐死的新伊甸人,年轻的战士扶着墙起身,然后咆哮着扑倒了正与自己同伴扭打在一起的两个新伊甸佬,手中的匕首扎进了对方的眼窝,然后被另一个新伊甸佬在左眼眶上来了一拳,不过他也没讨得好,被压着的同伴起身,抄起一旁的石砖就给了他的后脑来了一发。
不过这小王八蛋也没讨得好,麻美心软,潘尼倒是心如石铁,用双击发的双筒霰弹将那个小子打成了血葫芦。
麻美是一个好猎手,但她有一个弱点……面对半大的小子时,她会本能的迟疑,这一次也是如此,她腹部的伤口就是那个新伊甸的少年兵打的。
于是一道侦测阵营很快就扩散开来,看着这些纯白色的骷髅,看着它们身上依然光鲜亮丽的战袍与武器,年轻人感觉自己的头痛都不翼而飞了。
“死之前多杀几个!”有人这么回答。
“手术还要多久时间。”
“年轻真好啊。”这个中年男人感叹着,最终他伸出手:“还能站起来吗。”
“看到信号弹了!你们快一点跑!我们掩护你们!”有人这么喊道。
“我听到了。”玛索说后和-图-书,接住潘尼递过来的燃烧弹,猫崽与姑娘一起丢出手里以最科学的配比制作而成的燃烧弹。
“如今已经是苏夫人了。”奥托咧开嘴笑了笑,然后扯动到伤口所带来的痛楚让他翻了一个白眼。
“跟着他们!冲过去!”
看着这些英灵迈开脚步,有指挥官大声呼喊。
“你们还真是一些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蛆虫。”松开尸体的衣领,这个中年男人拉了拉嘴角的肌肉,用手里的轻型弩将奥托身边的新伊甸佬射杀,他丢掉了弩,然后蹲下身看着奥托:“我认得你,你为潘尼小姐服务。”
想到这里,玛索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爆炸声,然后是各种惨叫与哀号。
“看起来是有人踩上了我布下的小东西。”潘尼说完,又从口袋里掏出两三个扁圆型的物体,将它们丢到了队伍后面。
奥托捂着腹部的伤口,靠坐在墙壁上的黑大个看着自己身旁坐着的新伊甸佬,后者正在吐着血沫,肺部的伤口让他失去了说话的权力,而凶手先生正拖着一具尸体走过来。
“快点起来,哥们,我欠你一条命。”在莫理森还在头晕目眩之时,他的同伴解决了他的对手,然后伸出手扶起他。
然后莫轻语也是验心,从玛索身后掏出一枚烟雾弹,将它丢到了街道和-图-书上。
而在公墓群的外侧,新伊甸人的军列已经排成了队。
巴巴莉姆将一边的头盔扣到脑袋上,拿起明恩的霰弹枪,将它丢给了玛索,然后举起她自己的霰弹枪,给自己拍了一个石肤术然后就冲出了房门。
随着他,莫理森通过了这道缺口,然后他们发现自己面前的正好是城外的公墓群中。
“当然没问题。”奥托点了点头。
“能。”麻美捂着腹部的伤口:“我……我迟疑了一下。”
然后在场的所有人,无论是新伊甸人或是东大陆的玩家们都感受到了地面的震颤。
这里是一处小巷,奥托上一分钟还是被十多名
我还不能死,如果在这里死了,角色只怕也就完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死在这里。
莫理森跟着同伴们一起迈开了脚步。
“我从‘败犬悲歌’的家伙们那儿听说一个叫桃乐丝的姑娘在你们的队伍里,保护好她!多么可爱而又固执的姑娘!我要是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姑娘,说不定就不想死了!”窗户里探出脑袋的大个子笑着回答完,然后缩回了身子。
于是烟雾中传来一阵鬼哭狼嚎,而玛索和潘尼换了一个位置,跑上前扶住了麻美:“还能走吗。”
莫理森看了看远方,发现新伊甸的队列也有些波动,一个声音似乎突然在m•hetushu•com他的脑中炸响:“有谁能够一个侦测阵营吗?!”
巴巴莉姆手忙脚乱的将绷带与棉花递给了明恩。
“三十秒,也许……但绝对不能超过一分钟,要不然所有人都会走不了的。”明恩一边用手中的钳子掏着麻美腹部的伤口,一边回答道:“该死!我找不到子弹!不找了!绷带和棉花!”这姑娘儿很快就放弃了,她将夹钳丢开,然后用止血钳夹住了麻美腹部的伤口。
走在前面的莫轻语对着天空打了一发信号弹,这颗红色的信号弹在飞上天空之后炸响,作为撤退的信号,已经在这里又坚持了十分钟的所有幸存者可以开始撤退。
将伤处处理并包扎,明恩拖着麻美站了起来:“我们走!巴巴莉姆!你打头!”
莫理森的左眼已经瞎了,他用右眼看着四周,跟着同伴跑出了一段路,他们看到了一段破损的城墙,撤退的玩家们正在通过这里往城外跑。
撞开剩下的两个新伊甸人,玛索将已经被撞歪的房门踢开:“你们没事吧。”
有人狂笑,有人大喊,更多的人在欢呼,无分原住民与外乡人,这些守护者们再一次的肩并肩站到了一起,有人均了一把弯刀给莫理森,而英灵们也集结成队,有他们不认识的战旗在前列飘扬。
“我们的人!英灵!”
没错,http://m.hetushu.com地面在震颤,到现在为止还在头痛的莫理森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他摔倒在地,而在他的面前的墓碑前,一只骨手毫无道理的从地下破土而出。
“你们快点走!我们在天台的人看到那些家伙追上来了!”
玛索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逃出城市,但至少他会在城门口那里坚守到最后,直到再也没有友军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蹲在二楼的窗后,玛索在心里默数了三下,起身,通过窗户,将正在贴着街道对面,想要冲进房子里的新伊甸佬打倒,随着枪声,已经平息的枪声再度响起,丢开已经打空子弹的火枪,玛索撞出窗户,土元素化的猫崽右手长刀,左手转轮枪在空中的时候就射杀了将枪指向自己的新伊甸人,落地,长刀劈开刺来的火枪,接着将它的主人一刀两段。
“我让她去隔壁的街道帮忙去了。”莫轻语说完,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街道:“我们来客人了。”
玛索听到这话,扭头看向明恩身后的小姑娘,她的脸上满是疲惫与忧伤。
莫理森摇了摇头,发现这不是自己的幻觉,年轻人在同伴的帮助下站了起来,这才发现整个墓园中都在发生着这样的事情。
“来,我们走。”扶着莫理森的同伴说道。
“我们没事,但麻美有事。”从沙发后面探出脑袋的悠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