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喵客信条

作者:半步炼狱
喵客信条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燃烧的大陆

第1092章 VV-ALK

她说完,又扭头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无名氏。
说完,玛索接过侏儒之神微笑着递过来的灰色贤者扁帽,将它戴到了头上:“告诉那些在战争中蛇鼠两端的贵族,告诉那些将暴行视做权力一种的贵族,告诉那些想要背叛人民,背叛皇室,背叛人性的贵族,我,玛索,回来了。”
“我也一样,虽然我觉得你来做我的圣骑士更好,但是就像夫人说的那样,你有自己做出选择的权力。”这是那位全身都散发着令猫看不清模样之光芒的神明。
角落里的赫尔曼·该隐阁下有些尴尬的脱下了自己的法师帽,向着玛索行了一个法师之间的礼节。
“在我们的外域,数个百年前就有哲人说过,这个世界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明与皇帝,而在一个百年前,我们外乡人在面临着生死存亡时才真正明白这个道理。”玛索说完伸出手,从虚空中拿出了一本贤者之书,随着玛索的选择,这本厚重的书籍在玛索的面前展开:“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自由,平等,博爱所组成的国度绝对不是自由散漫者的联合,而是无数的选择以万众一心的姿态面对绝境的凡人,我们不是任何人的奴隶,没有人是http://www.hetushu.com奴隶,我们每个人都背负着名为平等的枷锁,所以,我不想走你们的道,因为我真的无法知行合一,因为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凡人。”
“午安,玛索,希望你能够选择我,不过就像两位夫人说的那样,这不是在强迫你。”这是那位草原精灵的双花红棍,这从一个侧面验证了玛索之前在战场上的表现,在她的手中,有一把全新的战锤,很显然如果玛索选择了她的道,那么一位全新的颂经者就要诞生了。
“无论你选择什么,我都相信你的一言一行都是在为善良而战,玛索。”这是双母神中的姐姐,她的妹妹微笑着点了点头,在她们这里,有神圣的神选牧师之职虚位以待。
玛索微笑着点了点头,虽然阵营不同,理念各异,但是夫人说的没有错,世上行走,自当顶天立地。
似乎是读取到了玛索心中的想法,这位身上的光芒渐渐的散去,最终,出现在玛索眼中的是一位看起来并不出众的平凡青年,但是玛索知道,这位就是自己的白家爷爷:“您好。”
“贵族的力量并不只是你所看到的那些。”这位神明似乎已经下了决断。
玛索认得她和图书,这是自己老板娘的帐号,告死夫人正坐在椅子上:“你的表现令我着迷,我的孩子,不过不用在意我的到来,我知道东大陆有你情昭日月的友人,所以,做出你的选择吧,苏家的孩子,无论做什么,都应该是顶天立地的模样。”
“看起来我们的小勇士已经想好了。”这位是小猫人战神,玛索在上一场战役上的表现令他喜悦,于是想让玛索成为他的战争祭司。
“这才像是我家的小崽子。”年青的神明微笑着。
在场的三位最大牌的神明如此发言,别的神明自然也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绕,于是人类的贵族之神一言不发的选择离开。
“看起来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年轻的神明笑了笑:“看起来,我的孩子留下的那些小把戏已经让你知道了。”
对此,告死夫人笑的有些恶意:“我并不觉得他能够成为一个麻烦。”
“只要玛索先生一心向善,怎么执行善的信念,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双母神作为混乱善良阵营的顶梁柱,自然不会在意玛索的言行。
我想成为一个让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的人。
还记得,这是第一次见到七键卫的那位赫尔曼·该隐时,他问自己的话。
时至今日,玛和_图_书索那还能不明白他的身份,猫崽低下头行了礼。
“我本能的觉得这样做不对,你们的世界与我们的世界虽然有一堵墙……但这不应该成为一个生命高贵或是下贱的定义,我在这个世界见过最无畏的战士,也取笑过那些胆小如鼠却又贪婪无知的贵族,更可怜过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人,但无论是战士,贵族,农人,他们的生命都是等价的……贵族不应该将战士视作棋子,也不应该将农人的脸踩进泥土,更不应该因为后者将泥溅上自己的小牛皮靴,而将一个无辜的灵魂送上绞架。”
“我的回答很简单,阁下,我想做一个让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的人。”玛索说完,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虚化的自己,依然是贤者打扮的模样:“我们外乡人来到这个世界,有人是为了成就霸业,有人是为了一睹先祖的风彩,有人是为了书写属于自己的故事,我呢,我陪着我喜欢的人而来,陪着那些爱着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我选择了帕罗恩斯特。”
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小猫,非常合我的胃口。”这是无名氏的看法。
这只小猫微笑着看向无名氏,而这位神明也微笑着点头:“我们知道hetushu.com。”
红龙的皮袍自虚空中展现,玛索伸出抓住它,将它披到了自己的身上。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什么救世的想法,更没有做过成为英雄的美梦,对于我来说,陪伴着她们,对于我这样一个在外域瘸腿的猫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直到……直到与我一样的外乡人与新伊甸一道,将这个大陆的东侧变成一个巨大的停尸间与屠宰场。”说到这里,玛索对着自己的老板娘那一侧表露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是的。”说完,玛索扫视了眼前的神明们:“我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时,七键卫的赫尔曼·该隐阁下问过我一个问题,他说,孩子,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没有平等,博爱只不过是邪恶毒害你我的糖衣;没有平等,律法只不过是贵族眼里有些意思的玩具,没有平等,自由只不过是混沌腐蚀人心的毒药。”整了整自己的衣领,玛索低头向各位神明行了最后一次礼:“这不是一开始我进入这个世界的想法,但是在我见证了那么多的幸与不幸之后,我深刻的明白,用道理来说服道理,用拳头来打服拳头这句俚语是多么的正确,这个世界需要的不是所谓蓝血的贵族,也不需要所谓进步动力的贪婪,我与http://m.hetushu•com我的同伴们会用拳头告诉所有心怀不轨的家伙,什么叫做正义,因为知识是力量,因为生命是力量的主人。”
一道纯白的传送门在玛索的身侧打开,玛索并没有立即进入,而是看着那位人类贵族之神:“您似乎还有话要说。”
“你是什么意思呢。”人类的贵族之神皱着眉头。
当再一次白光散尽,看着做当做的接待室的大图书馆阅览室,眼前满是或坐或站着的神明们,玛索俯身行了一个抚胸礼。
而当传送门关闭,告死夫人微笑着站了起来:“无名氏阁下,隆纳尔先生,还有我的老朋友们,你们怎么看。”
也铭记着,自己说出的箴言。
说完,玛索转身走进了传送门,来自星球本体的艾欧为他所打开的传送门,可不是谁都可以干扰的。
无名氏没有开口,而是看了一眼坐在另一侧的一位夫人。
对此,玛索微笑着摇了摇头:“对于我们来说,你的信徒们那可笑的威胁,连亚空间虫人所展现出来的危险的万分之一都达不到,您可以告诉他们,比起他们可笑的贵族风度,外乡人从来不介意让自己的手染上血浆……各位,午安,我的同伴们还等着我呢。”
“看起来会有一些小麻烦。”草原精灵的女武神抱着胸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