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喵客信条

作者:半步炼狱
喵客信条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燃烧的大陆

第1086章 ViEWⅣ

就是正将自己的鲜血涂抹在灵魂石上的玛索。
然后猫崽的耳朵理所当然的被这盛怒的姑娘扯住。
是一个很麻烦的对手,但玛索正好知道一种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再也没有比一个圣子,更适合于成为一个祭品了。
一位骑士在这时飞快的接近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看着这位王冠之主,杜康和他的灰先知注意到他手中的挂旗,那是亲王的旗帜,代表着它掌握着命令。
“男性的白尖尾,女性头顶有一撮纯白色毛发。”杜康说完闭上了嘴。
现在的问题是,谁才能够制造出覆盖整个军团的神圣居所。
作为去死去死团的大团长,杜康在沉默中注视着自己的战团向前移动,十分钟前,神圣之火的护旗卫队已经烧掉了战旗,然后带着最后的两个中队一起,与钢铁之手的诸位一道冲击前方的那道防线。
而答案更简单。
“希洛塔作为小猫人之中几乎可以算是超然的一个氏族,除了隆尔希家之外,他们只对洛万塔氏族忠诚,但是今天,这个氏族在这里损失了接近一千人,没有错……根据我询问前方指挥官的计算数量,在他们战斗的这段时间里,他们至少损失了这样一个数字,我无法想像,是哪样的存在让他们选择付出如此重大的牺牲。”灰先知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什么意思?”杜康歪过身子问道。
“我倒是希望我搞错了,我倒是希望对面有悠久与是潘尼这样的殿下,但hetushu.com事实是刚刚在中央防线,我们的友军部队确认了悠久与潘尼所驾驶的新型战斗艇。”灰先知叹了一口气:“你还记得,我们的老历史老师跟我们说的如何在不知道氏族姓氏的情况下分辨小猫人吗。”
“看起来你已经想到了,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说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战团集结在那个小崽子的周围,虽然游戏里的事情需要在游戏里解决,但是……我们毕竟是受到过恩情……”灰先知指了指远处的防线:“我知道,杜康,我们这些兄弟之所以抱团,就是为了不让那些人生赢家肆意的欺辱我们……但是如果那小崽子真的是……我们……”
“玛索先生你在干什么?!”加加伸出手,想要抓住玛索,阻止他的所作所为,但是这个小姑娘也明白,如果阻止了玛索,整个战场将会陷入绝望。
那就是净化,以神圣的居所来对抗这种亵渎,然后将它交给空中部队来解决。
“我并不觉得,如果我们继续北上,或是干脆直接攻击猫人帝国,要不然像希洛塔战团这样的存在,是不可能来找我们的麻烦的,他们的战团在北地的莫格斯帝国的军队中服役,根据辨认,他们的这个中队是希洛塔氏族中‘希洛塔的同伴’战团的第一中队,是整个氏族中最核心的战团,指挥官是薇塔·芬尼·奥兰塔·希洛塔。”说到这里,灰先知沉默了一下:“如果对面的那只小猫和*图*书姓洛万塔名艾尔,她出现在这里就再正常不过了……但是据战场记录,她的中队为了挡住之前波次的攻击,带着她的中队残部与我方展开肉搏战,直到他们的战斗艇投下燃烧弹……”
看着撕裂了天空中聚集的阴云,一边燃烧着一边落下的不明物体,玛索示意加加帮着扶起他。
玛索抹好血,他的圣言书自动飘浮在他的面前,而玛索在发动仪式之前,选择对加加笑了笑。
但是直到最后的护旗卫士被砍翻,那道防线依然在东大陆人的手中,去死去死团已经损失了两个战团,一波又一波的投入,超过五万人的完全战损,却连这段一千米左右长度,两百米厚度的防线都拿不下来,一批又一批的草原精灵,小猫人,大猫人,矮人……还有地球人的战团出现对面,他们无惧于牺牲,双方以最野蛮的杀戮交换着伤亡,以一战的装备打出了人虫战争时才有的气节。
玛索已经听不清声音了,只是在恍惚间感觉到有人将自己抱住,有温暖而甜蜜的液体自唇边渡过。
“我没有讨厌你啊,傻丫头,只是……”玛索努力着,在加加的帮助下坐了起来,看着天空被阴云所统治,玛索笑了起来。
“静观其变吧,不过我觉得瘟疫更有可能,毕竟今天死在这儿的人已经足够多了。”杜康发出了一声叹息,对着远方的大团长握紧了手中的长柄战斧。
在摄入这些液体后,玛索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再和-图-书是有如混沌的浆糊一般,终于可以看清的人的第一时间,玛索就看到了俯视着自己的加加,这才惊觉于自己正枕着小丫头的腿,然后,就看到这孩子眼中滚落的泪水,滴落在自己的脸上。
“谢谢你,加加。”玛索解除了自己的元素化躯壳,将自己的脑袋放心的枕在她的腿上:“但是我还是要说,太危险了,我不想失去你之后,与莉莉夫人相遇时不得不告诉她,加加不小心被我玩死了。”
“因为不站起来的话,我就没办法从腰后的小包里拿出施法材料了啊。”玛索微笑着做了解释,然后从袋子里掏出了一颗代表着生命的灵魂之石。
“亵渎是什么?瘟疫?”灰先知皱着眉头:“还是之前那些家伙说的大型法术?”
“从我们到达这里,到现在为止,我至少看到了小猫人一方出现了六个大氏族,我认得他们的战旗,先不提波波塔,奥兰塔,伦波塔,范欧塔和索伦塔这样的大氏族,就说希洛塔这个氏族吧,他在拥王者之役前,也是一个大氏族,在最近这三个百年里,至少出了十七位洛万塔皇家卫队的指挥官,而且还是拥王者战团在隆尔希一侧的掌旗官。”他的灰先知问道。
“会不会是因为身为新伊甸我们的原因。”杜康这么问道。
“不要忘了那首诗。”玛索这么说道。
“我并不这么觉得这有什么错,这个氏族一代又一代人的表现担得起这份荣耀,旧联邦的拥王者战团最终m.hetushu.com战可以确认在火星,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能够发现他们的避难所,而希洛塔当年在拥王者战团中拥有四个中队的成员,在最终战中他们之中的所有人都被标定为推断战死,当年他们本家与四个分家的年轻一代可以说因此而损失过半,所以我希望你至少对于这个姓氏表示敬意,毕竟你我的先祖当年都是有幸坐着保育舰离开火星的幸运儿。”灰先知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大团长,后者用力的点了点头:“我的疏忽,那么你的意思是什么。”
“骑士将重返人间。”加加瘪着嘴哭了起来。
“你还记得洛万塔氏族的特征吗。”先灰知转头,因为高度差的原因而从下往上的注视着自己的指挥官。
“玛索先生你为什么要站起来,你根本站不住啊。”小丫头有些疑惑,但是作为一个德鲁伊,她也感知到天空中落下的东西所蕴含的危险。
看着她,玛索有些尴尬于自己明白了这个孩子对于他的情感,同时也发现了原来从刚刚开始,那一次又一次恰到好处的治疗,就是这个小丫头给予他的帮助。
“……你的意思是指对面有比那位皇太子殿下更重要的人?”杜康打量了一眼自己的灰先知:“你最好没有搞错什么。”
对,骑士将重返人间。
有人说过,亵渎与净化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个亵渎之石将会亵渎它的光环半径内的所有活物,诱使他们转化成亡灵,任何无法通过意志鉴定的人将会被强制的转化和*图*书
……
……你本来就是孩子啊。
原来,那位的后手是亵渎之石啊。
“我觉得不对劲。”杜康身边的灰先知用他无神的双眼看着远处正在交战的防线:“非常的不对劲。”
“外乡人们,我带来了殿下的命令!五分钟后亵渎之力将从天而降,你们的战团可以较为轻松的攻破敌人的防线!”
玛索是被人拖下战场的,他的元素身躯接近崩溃——如果不是那几个效果特别好的神术,崩溃早就已经无法遏制了。
“世袭吗?”杜康皱了皱眉头,对于这个词有些并不愉快的他看了一眼那道防线:“对于外星人来说,这一切似乎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当然记得,用特征。”杜康点了点头,那位老历史学家是他最为敬重的老人,他与他们一样,先祖都是在第一次人虫战争时从火星撤退的那一批孩子:“他说过,波波塔氏族的女性通常会有雀斑,发色也以红色为主;而奥兰塔家的男性通常为灰色头发,咬合力是所有氏族中最大的。”
“玛索先生难道就这么讨厌我吗!”
“你必须休息一下。”波波塔家的奇多夫不知道什么时候瞎了一只眼睛,是他与一个小家伙把玛索拖下的火线:“……我把他……照顾了。”
“我们已经了解了殿下的意图,请代为转答我们的谢意。”目送使者离开,杜康扭头看向灰先知:“看起来有人代替我们下了决定。”
“玛索先生每一次都把加加当成小孩子。”这个小丫头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