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喵客信条

作者:半步炼狱
喵客信条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燃烧的大陆

第1012章 因为你将见证你们所赞美的永恒Ⅳ

玛索接过头发,表示你这家伙快些走掉好了——又不是前面几个麻烦,树妖这种生物能够不伤害还是不要伤害的好。
……
“别走啊,先生。”有一个猫姑娘这么微笑着,她的手里有一颗发光的能量球,曼达恩只看了一眼,就确认了它的身份——移动式位面锚,小猫人圣侍的核心技能。
安妮走到笼边,再一次表演了手撕铁笼的戏码,树妖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这家伙就是再没社会经验,也应该看出来这个叫曼达恩的家伙都要怂的小家伙们有多么可怕,而实际的情况是树妖的脑子清醒的很,二话不说就给了玛索一束她的头发。
“你自由了。”
“谢谢你们,如果这能换来我的自由……”
“想太多了,玛索,还是跟我们一起杀出一个黎明吧。”老电影爱好者巴巴莉姆有些迫不及待的用上了台词。
“行了,东西都备齐了。”
软木棍很好的吸收了冲击力,并没有出http://www•hetushu•com现安妮一棍子下去爆一个狗头的尴尬现状,姑娘们一拥而上,将这个家伙五花大绑,圆还上了一个反奥术镣铐——这是圣侍的特有装备,被铐上的家伙将无法使用奥术,是圣侍针对施法职业的好东西。
“你们这些小贼准备好怎么受死……呃……我似乎是走错房间门了。”
“曼达恩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潘尼的这句话算是为这位法师先生的人生做了一个结论。
“我们回去见一见那个姑娘。”
既然如此,当明恩套上通晓语言上前和树妖接上话,曼达恩就立即通过传送门来到了密室。
想杀人,没问题啊,自己动手,总好过让冒险者们出生入死。
“是啊,看着这路上无冬城中的各位为我们展现出来的景色,还有曼达恩先生这座宅邸中所描绘出的残酷绘卷,我们无论如何都要给他的人生划上一个句号。”玛索笑着,伸出手抚摸和图书着墙上镶嵌着的铁笼子,在那笼里,幼小的生命畏惧的蜷缩在角落中,已经非人化的外型与手术的痕迹,还有那对大眼睛里流露出的畏惧与疯狂,无一不在告诉所有人——这不是一个太平的世界。
在玛索的眼中,生存中的一切终将迎来属于他们自己的毁灭终点,这世上没有长生不老的存在,也没有不朽不灭的个体,每个生命从出生到死亡所经历的一切,都只不过是通往死亡之永眠的道路上所见到的一些风景。
传送门只一声“啵”就没有了,还没等到曼达恩决定是拔腿跑路还是跪下求饶的时候,来自身后的木棍很准确的落在了他的头上。
还是跑路吧。
“我突然感觉到你有一些多愁善感,这是怎么了。”悠久有些奇怪的看着玛索,问出了一个只怕是姑娘们心里都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最后是一只公猫,看起来场上就算他最人畜无害了,可曼达恩并不这么觉得,曼达恩的眼里,这小子和_图_书的灵魂从中间一分为二,左侧白的能够滴出正能量,右侧黑的能够滴出负能量,就他娘的这种怪物,整个费伦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玛索笑了笑:“只是觉得,赢的时候斩尽杀绝,输的时候却想着别人放他一条活路……这样的主角思想要不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残酷,杀人者就要有被杀的觉悟,又想出来混,又想出来不用还……这样的思想要不得。”猫崽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笑着摇了摇脑袋:“有先贤说过,愿赌服输,所以我打死了他,如同他在侦测阵营中表现出来的颜色,他这种人,还是死了的好。”
人体实验都已经小意思了,物种创造也只不过是这位大师走在学术前沿的一种小手段,曼达恩还用牢笼抓了一个树妖,明恩看了看攻略,确认只要和这个树妖对话,那个家伙就会跳过来,然后战斗开始。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变强也是如此啊。”收回火枪,猫崽扭头http://m.hetushu.com看了一眼姑娘们,她们已经在通道的另一头等待着他了。
和半兽人这种不会思考的废物一比,曼达恩立即就确认了自己密室里全是自己怼不过的怪物——首先是那只兔子姑娘,虽然看起来弱不禁风,但是看她脑袋上飘浮着的眼珠子,这姑娘连眼魔都能当宠物,不算她自己的能力,她的家族只怕随便拖一个人出来就比自己利害。
接下来是那两只猫姑娘,曼达恩认识啊,一个叫阿亚罗克的大位面的原住民,虽然不知道她们是怎么过来的,但是这些小猫人打架强的不行,而且盛产善良阵营的疯子,光是这两位想来就足够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进入密室,玛索不得不承认,费伦的施法职业对于秘密的渴求,几乎是在明目张胆的挑动着所有还有良知者内心的那一根弦。
然后是兔子姑娘身边的小丫头,看着小,但是她身上光是灵光就已经耀眼了,曼达恩可以肯定,这家伙至少获得了四个善神的关住,这样和_图_书的家伙别说打了,只要能和他们起冲突,想来就已经是自己输了。
生存还是毁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
玛索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假手于别人来的好。
带着这样的想法,曼达恩想要开传送门跑路。
然后是那三个草原精灵姑娘……这他娘的是怎么一回事,这三只草原精灵在费伦的一些市场里可是千金难求的好货色,要知道她们的神明可是超级能打,不需要信仰的见过吗,曼达恩没亲眼见过,可这些姑娘们见过啊,就她们身上的灵光,怎么说也是无名氏或是双母神眼中的大红人,这种姑娘要是伤着了,曼达恩感觉自己就是死都得被人拖出来挫骨扬灰。
“我是挺想放过你的,但是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一问你……你身上的这件袍子……是人皮对吧。”猫崽说完,拔出腰间的火枪,在这个法师起身拼命之前搂了火。
这就是为什么,当曼达恩的另一个徒弟跪倒在地乞求活路的时候,猫崽心中所产生的那一丝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