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喵客信条

作者:半步炼狱
喵客信条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风暴海的大君与崽儿

第636章 钟为谁而鸣Ⅲ

小劳勃的冒险团接受了金盾家的雇佣,为金盾家开始调查最近这段时间里出现在城里的生面孔——当然,是外乡人方面的,原住民一侧不用小劳勃来负责。
“我只不过是从一个死人的手里接过这封信,他要让我们把这信平安无事的送到你的手里。”玛索说完直接将这封信丢向了中年人,后者接过信封,确认了一下封印,然后拆开它并看了一遍信件。
“就放在你身上吧,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刚说完,小劳勃就听到有人在敲旅馆的房门。
打了一个哈欠,小劳勃抹了抹嘴角,作为一个冒险队的德裔首领,昨天晚上还真的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首先就是金盾家的那个叫米莎的姑娘被人给杀了。
“没问题。”安妮点了点头。
伸手掏了掏耳朵,玛索转身:“姑娘们,咱们要走了。”
……
昨天晚上一夜的努力也没有能够找到别的什么情报,虽然听说一个萨满小猫带两个草和图书原精灵姑娘的组合,但是对于小劳勃来说,这种组合完全没有任何可能性会是凶手——拜托,小猫是萨满,一个姑娘是战斗法师,还有一个干脆是牧师,这样的组合会是凶手的话,小劳勃觉得自己都可以从黑暗公会那边接到一些私活了。
而金盾家的情况也并不好,因为凯瑞的死,现在整个家族都要努力的想要抓到凶手,只不过努力并没有达成好的效果,根据家族的法师说无论怎么都无法用预言找到凶手,就算是有一两次成功了,也只能指向一个神明——复仇之神。
至于房顶的那个洞?
“是谁杀了我们的,你们有谁知道。”小劳勃虽然想知道凶手是谁,但是这一次草原精灵的商队干脆做成假证明,说什么也不提供那几个草原精灵的身份。
“你就是瞎子?”玛索举起手里的信挥了挥:“是吗。”
既然都觉得没问题,那么三人理所当然的选择先回旅馆休息一http://m.hetushu.com夜。
……
“你们为什么还不离开。”看完之后,绰号瞎子的中年人开口问道。
“头,他们说有人拜托他们把信送到这儿。”小眼睛的中年人说道。
也许是因为安妮的体型太过欺骗性,中年人打开了大门:“进来吧,我带你们去。”
“先回旅馆休息一下,连续杀戮太多,会让金盾家的杂碎们过度收缩,绝对会影响到我们接下来的行动。”玛索说到这儿拍了拍安妮的肩膀:“安妮,你把你的法术位往纯控制的方向调整,你来排斥我。”
这可真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说实话,这座城市虽然是交通枢纽,但是每天来往的人并不多——通常像玩家这样的更喜欢使用客船,虽然最近某个猫崽的母亲在海上闹的凶,但是对于玩家们来说,只要不和某个死神猫崽在一条船上就可以万事大吉了。
松开手,看着被安妮用一个扩展蛛网术打包,又受到了悠久侦测阵http://www.hetushu.com营所影响的全身发红发紫的倒霉蛋们,玛索使用了自己的护臂五球特效,一个瞬间炎爆直接就将他们和他们身后的小房子化成了一片火海。
“这些情报放在哪儿比较好,队长。”冒险队的队副开口问道。
“我还要给金盾家的回个信呢,虽然不知道路边死掉的那个金发大叔是谁,不过既然收了钱,总得要把这件事情做好。”对于邪恶之辈,草原精灵的假话张口就能来。
据从神殿区那边打听到的消息来看,凶手可不是那种玩票的菜鸡,似乎还是一个进阶了阴影刺客的家伙,奥术配刺杀简直凶残,而且据说手里的家伙也很棒,属于那种削骨头都能削出光滑感的神兵利器。
“好了,我们走。”猫崽挥了挥手,确认这个旅馆没有活人的猫崽开始往外走。
“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悠久跟上玛索之后问道。
“你们找谁?”木门上打开的小窗户里,一对小眼睛正在盯着玛和图书和两个姑娘,而中年人声音从门后传出来:“我这儿不喜欢草原精灵。”
“先生,是这样的,有一个倒霉蛋被干掉了,不过他在死之前让我把这东西送到这儿,说是一定要给一个名叫瞎子的人。”玛索拿出信封,将印泥封铅展露出这位细观。
这种不可避免的损失,还是让这些家伙去赔吧,他们不是昨天晚上刚刚赚了一笔吗。
“告诉金盾家的那个老东西,帮了这件事,我们就两清了。”
就在小劳勃在频道里公开自己的最期,一队冒险团的精英玩家跪了一地,自己还被人用玻璃瓶开了瓢——这种起手根本就要把人往死里气。
“一个金毛年轻人,被人捅倒在地上,卫士们也都死了,他拜托我们把信送过来。”安妮接过话题补充道。
看了一眼这扇木头包铁的厚重大门,玛索一个人迈开脚步走了进去,院子里这个时候正或坐或站的站着二十多号人,猫崽和姑娘们的出现让这些恶似恶棍站了起来,其中和_图_书一个人大声骂道:“老杰克!你是怎么让他们进来的!”
这个说话的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下:“金盾家和你们是什么关系。”
“是的,没有错,请问有什么事吗?”小劳勃说完,就看到这只小猫从包里掏出一个空的啤酒瓶,就这么一瓶子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了。
身为战士,小劳勃没有多想,走到旅馆门边打开了旅馆门,发现一个猫耳朵正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先生,请问这里是波士顿的小劳勃冒险队吗。”
小劳勃往后一倒,桌前坐着的各位立即就大喊着站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连安妮都没有出手,猫崽的一发阳炎爆就落进了这个旅馆,下一秒在站和在位的七个玩家也跟着自己的团队长拥抱了死亡。
后者沉默了一下会儿,最终开了口:“你们是从哪儿获得的这东西?”
“谢谢你,先生。”玛索说完从腰间拔出两把火枪,左手的火枪铅弹穿透了瞎子的胸口,右手的火枪掀开了那个小眼睛中年人的脑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