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喵客信条

作者:半步炼狱
喵客信条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通往北方之路

第183章 Run All Night

“我可是听康斯坦丁哥哥说过了,他说无论是NPC还是玩家信仰沙历士,都会被慢慢的改造成非人的模样,考虑到现在城主大人还没有露出马脚,看起来还是因为阿亚罗克这个位面的晶壁难以突破。”艾琉克如此分析,玛索也只能赞同,因为说的没错,沙历士的信徒,由其是那些守密者,反关节蹄子各牛头马脸,还有各种双肢节手,怎么异形怎么来……:“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城主还没有掌握决定性的力量,萨卡兰姆战团并不是绝大多数成员都愿意与他一起信仰沙历士。”
与这满满一厅子的钱财道过别,猫崽顺着楼梯回到二楼,开始寻找起线索与证据,顺着走廊房间一路寻找过去,最终在走廊的终点,推开门的猫崽看着眼前神像上的腥红灵光叹了一口气……因为系统栏里跳出一行字——“尊敬的玩家,您在城主府出找到了城主犯罪与堕落的重要证据,但这个证据无法与您背包中的邪神雕像组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
确认大堂并没有什么暗门,猫崽翻过扶手跳到一楼,厚底皮靴避免了响动,顺着下方走廊,猫崽确认了一楼情况——走廊下方与大厅以一道墙隔开,这一边与另一边应该都有一个入口,是一个看上去很宽阔的客厅,摆放着各种家俱,墙上挂满了各种壁画。
就在玛索转身离开的时候,眼角突然出现一小块柔和的白色斑点,停下脚步的猫崽走到那块白斑前俯下,将一个破损的小神像拾了起来。
“目”送巡逻队的两人离开,玛索打量了这个房间一眼,黑暗视觉让猫崽在黑暗中能够看清这个办公室房间里的一切内容——长桌上有笔与墨水盒,几本厚厚的书籍放在桌面上,房间两和-图-书侧摆着好几个书架,整体来说给人一种书房的感觉。
“谢谢你的赞美,我想我们去三楼看看情况。”说完,玛索小心的迈上台阶——这楼梯台阶隔一个台阶就有一个陷井,猫崽对此也是很无奈,但也正是因为如此,玛索才觉得这三楼一定有新的证据可以发现。
猫崽在书架上扫了一遍书名,从书腰上的名字来看,都是一些关于战争方面的书籍,猫崽随机从书架中抽出了几本书,来到房间内墙角,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厚毯子和一支羽毛笔,将它盖到身上然后对着墙角,一发光亮术附在了羽毛笔上,就这么一本本翻过去,确让了它们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介绍战役经过的书籍。
“嗯,现在是2340,过了两个小时,床上没有温度,似乎也摸不到毛发,不过这玩意儿是什么?”玛索将一块布料举到了手里,黑暗视觉中这是一块用料很少的东西。
“是的,城主在晚上2140的时候离开了城主府,康斯坦丁哥哥和悠久一起看到,城主是骑马离开的,这家伙从来不坐马车。”
偷偷推开门,猫崽打量了一眼这个黑暗的大房间……大床,梳妆台,床柜,沙发,茶几一应俱全,玛索甚至还看到了一个浴桶,似乎是一间睡房,唯一的好消息是床上没有人——真要有人睡在那儿,猫崽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直接尖叫着喊救命了。
“你们看着办。”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嗯……”艾琉克思考了一会儿:“应该没错了,无名氏大圣堂上的灵光一直耀眼,我觉得这应该就是这座城市主流信仰还没有发生改变的原因,玛索,你透过现像看本质的能力还是满不错的啊。”
来到三楼,猫崽意外的和_图_书发现三楼只有左右两个门,还有一个通往四楼的楼梯,考虑到做事之前需要看一下四周情况,玛索来到四楼,轻轻的将木门推开一条缝,发现这儿已经是天台了,对面就是一个支撑点平台,城卫兵之间的对话清晰可闻。
推开房门,顺着走廊上的灯光来看,这个神像作工有些粗糙,但绝对是无名氏没有错,虽然看起来像是不小心摔坏的,但玛索表示任何一个虔诚的无名氏信徒都不可能看着对破损的神像无动于衷,就算是将它们拿走也好过丢在邪神崇拜室的角落里。
说完,猫崽弹出的飞爪就来到了街道对面的屋顶,被牵引着飞向街道对面的猫崽看到那位存在已经跟在自己身后扑了过来,两个城卫兵被它一击就打成了血肉模糊的碎块。
然后猫崽看到这家伙扑到一半没了力道,直接一脸糊在了街道的青石板上。
“我来找找看还有没有别的东西。”玛索搜索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别的证物,这似乎只是一个冥想礼拜堂,如果失踪者真的是被作为祭品活祭,那肯定也不可能放在城主府。
将门带回,回到三楼的玛索将耳朵贴在左边门上聆听了三十秒,确认门里没有什么东西走动和呼吸的猫崽轻轻转了转门把手,发现上锁了,于是猫崽拿出一段开锁器开始开锁——盗贼在开锁上有加成,但猫崽胜在感知逆天,花了一会儿功夫顶开这个三环锁。
玩?是被您吃掉,吃掉,还是吃掉啊?!身为笨蛋都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快跑才对啊!
各种各样的刑具放满了这个房间,在房间的正中央,一个被剥了皮的草原精灵被钉在一个十字架上,从器官来看是一个女性,她低着脑袋,胸口肌腱全都被http://www.hetushu.com割去,这种伤势就连传奇角色也是死路一条,但是透过肋骨猫崽却能看到那颗干瘪的心脏越跳越快,越快越丰满,最致命的是她的脑袋抬了起来,被挖去双眼的眼眶中,腥红的魂火飘动着。
“一个长相还不错的女性神像,玛索,你能看到灵光吗。”
退出房间关上门,从包里掏出一个面罩的玛索将其一把套到脑袋上,然后转身就往四楼跑,不管不顾自己踩到一个警报陷井的猫崽刚跑到一半,就听到身后传来房门被撞碎时的巨响,还有那直达灵魂的嘶吼。
“很奇怪又理所当然,为什么礼拜室的房间里神像并不是无名氏的,却有这么一个破损的无名氏神像……看起来我们的城主大人病的不轻。”全程围观猫崽行动的艾琉克有些感慨的声音在玛索耳边响起,而好好将破损小神像进空间袋的玛索摇了摇头:“不,这不是病,病还能靠药治,我们的城主大人已经完全堕落了,不敬正义,拥抱邪恶,在他的眼中,无名氏才是理所当然的怪胎伪神,而他所信仰的沙历士却是在引领着他走在最正确的道路上。”
“没有错,检查那些衣物,玛索。”艾琉克说道。
艾琉克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已经直了:“快跑!玛索!快跑!”
撞开木门的玛索快步跑向支撑点哨塔,抢在身后的名为少女实为怪物的存在擒抱住自己之前跳到了哨塔上,然后对着还有些不明白情况的城卫兵打了一个招呼。
“我第一次觉得个子小真的吃亏!”猫崽给自己上了一个萨满的加速术,也不忘扭头看一眼身后——只见那赤红色的人型正手足并用的追击在自己身后。
“瓦尔明斯克,是你吗?”灵魂的低语直接在猫崽脑www.hetushu.com袋里响起,钉住她四肢的匕首在慢慢退出伤口,看着裸露的肌肉重新长出皮肤,看着眼眶内重新有了眼珠,看着眼前赤裸的少女对着自己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玛索也很是羞涩的吐了吐舌头:“我不是,不好意思,我开错门了。”
“恶魔?魔鬼?亚空间产物?”以自己贫弱的生物学和外域知识,玛索发现自己分辩不出这东西的种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玩意儿从单力量来看至少可以碾压三只自己。
“腥红色,已经可以作为邪恶的标杆了。”找到这么一件重要证据,玛索却不觉得开心,因为这个全身神像太大了,猫崽自己都觉得不可能背着这么一件大家伙活着离开城主府。
一说完,玛索就走出了房门,先是贴在房门上聆听了五轮三十秒,然后用开锁器如法炮制着开了锁,在推开门的时候猫崽突然感知到了原本寂静无声的房间内有了心跳的声音,下意识打出一发光亮术的猫崽一看到眼前的东西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一直都不知道,你的城主老相好玩的如此重口味。”玛索有些尴尬地对着这位打了一个哈哈。
于是猫崽试了试浴桶的水温,在这种入夏天里,水温并不暖:“这水至少也是放过一段时间了,艾琉克,你是想说城主绑架了一个草原精灵?”
要知道能够瞒过玛索感知,就表示在能力上足够碾压玛索,“艾琉克,你们确认城主离开了城主府吗。”猫崽走进房间一边检查着四周一边问道。
“草原精灵穿正好……”艾琉克说到这儿用伽罗尔人的语言骂了一句:“玛索,检查浴桶。”
说实话,以一楼来看,装饰的确非常豪华,无论是猎物标本还是壁画都在表明此间主人的武功文治,通俗一和-图-书点来说就是各种范。如果不是因为有任务在身,玛索根本不会觉得这样豪华的装饰有什么问题,但是自从知道了城主老爷很有可能就是沙历士的守密者,猫崽就没办法等闲视之了——猎物标本表示它们的主人喜欢杀戮,漂亮华丽的壁画与油画表示它们的主人喜欢艺术,而那些金丝金线与漂亮的瓷器表示它们的主人还是一个喜欢金钱的守财奴。
于是平安落地的猫崽拔足狂奔。
顺着艾琉克的指示,玛索翻看了一下衣物堆,发现了一件小型裹胸和一件小睡裤和小睡袍。
地上的大理石看起来有些旧但依然如新,而在昏暗视觉中有三块地板散发着魔法灵光,可以确认是魔法陷井,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的运作原理,但玛索可以肯定只要一触发,肯定不会是自己喜闻乐见的无害效果。
“没想到它还兼职人贩子。”玛索这个时候也明白了过来,对于人贩一向没有好感的猫崽现在又多了一个弄死城主的理由,灰暗视觉扫视四周,没有发现什么灵光的猫崽得这个房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检查了:“我们去另一个大房间看看。”
“可爱的小公猫!留下来陪姐姐玩啊!”
“这是什么鬼!?”景琉尖叫着问道。
毫无所获的玛索将羽毛笔和毯子收好,将书籍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推开房门顺着走廊来到楼梯口,之前的巡逻队早已离去,大厅灯火通明,猫崽开启了侦察,然后开始打量起楼下的大厅——象牙,箭齿虎的脑袋,狮子的脑袋,各种各样的猛兽头颅与代表物挂满了两侧的墙壁,而金线描绘的巨型萨兰卡姆战团徽章壁画也在天花板上,每一个抬头的人都可以看清楚上面的每一小块花纹。
“比基尼?可这也太小了吧……”玛索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