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聊斋觅仙路

作者:雪满林中
聊斋觅仙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养生主

第237章 心魔智慧

傅说这般直接进行这种意识战斗,就有些鲁莽了。好在那血海不支,缩成圆球。只能是被动防御了。这时候那团清辉之中,就露出了一团八卦古镜,只是一出现,那血球就露出害怕的样子来。一下子爆散开来,血海爆发成漫天的血雨,四处乱射。
眨眼间所有人都超过了傅说老远,只能追着那些虹光背影而去。原本以为会要追丢,却渐渐就觉着附近似乎有些熟悉了。
“原来还是心魔!”傅说只看了一眼那淡淡的血色影子,就认出了这东西还是心魔。只是心魔无形无相。这魔头却似乎沾染了血湖之中的气息,变成了这般样子。已经不是纯粹的心魔了。而是一种新的魔头,可以叫做血魔。这才是血魔的真身,那些血湖道人魔化的罪魁祸首!
金丹结合之后,精气神三者合一,就没有所谓的纯粹的性光了。性光一生发出来,就会和精气结合,成为金丹的力量。所以这其实就是金丹的力量,光灿灿、圆坨坨,有着一种完美的意思!
话说在冥土之中,五行之气,和种种天地灵气都不存在,所以凡间很多好用的遁法也都施展不出来,只能凭着自己真实的修为来赶路。
八卦古镜之中,卦象变动运转着,好像一个巨大的磨盘,而那血魔就是投入磨盘之中的大豆,被这般磨得粉碎,一点点的杂质都被去除。
佛光之中,马延之痛苦挣扎着。佛门之光都是从自hetushu•com性之中发出,所以对那些心中产生的魔头特别有着克制之用。这也是一般传说之中,佛法特别克制鬼魔的原因了。
这轮明月出现,光就洒在血湖之上,如同披上了一层银霜,顿时就把滔天的血浪给定住了,变得微澜不起。
就趁着诸人的一呆之际,那血魔忽然如同阳光下的雪人一般的崩溃,血煞爆散开来,冲击四方。这么强大的力量,没有一个血湖道人敢于硬接,纷纷四散躲避。倒霉些的正好被波及到,就受了重伤。
傅说修炼的功法,对着金丹修行并没有专门的人元金丹那种龙虎大丹详尽,讲究一种自然而然的过程。不像是许多宗派,对着每一步都有着无比详细的解说。也是和人元金丹分路所行的关键!
只是被这萨婆若佛光一照,飞近的马延之忽然跌落下去,好像身上压了千万斤的重量一般。见此情形,其他的追去的血湖道人都不敢靠近那大佛。
※※※
玉液还丹,金丹所化的玉液运行任督二脉,贯穿上中下三个丹田,这就是初步进行的三田沟通。
马延之刚刚进入范围,离着大佛像还有着极远的一段距离,那还没有完工的佛像,就放出了金光。这光又是不同,却是信仰愿力所化,却有着佛门的慈悲意味,名为萨婆若佛光。
这种光芒说起来不含着任何一丝特性,但是又包容一切的意味,如同和*图*书日升月降,大道之行也。
这个血魔并不怎么强大,毕竟刚在方不凡心中生出,就被傅说干掉,根本没有机会成长。所以贡献出来的“元神”之力并不太多,但已经是大补了。
但是这漩涡变得极不稳定,就好像马延之的脸上的表情一样,一下子狰狞,一下子淡漠,一下子面无人色,一时间又有着愤怒。不知出了什么问题,马延之虽然魔化,但是却没有彻底地丧失理智,似乎在拼命地压制自己的心魔。
这种伟大,不是力量上的,论起力量法力这些,傅说都不一定会是方不凡的对手,但是这种清辉却有着一种本质上的强大。这种强大让他心生畏惧、渴慕、敬仰,甚至崇拜。
傅说身形在地上一点,就是十余丈远,宛如星驰电掣,速度比奔马都要快得多。但是和人家化为虹光飞遁,可就比不得了!
就在这般混乱之中,一个极淡的血色影子,就要浑水摸鱼的想要偷入傅说识海。却被八卦古镜发出的光芒给照住了,立时就动弹不得,显出形来。
这是意识之中的战斗。若是金丹没有结成,拼的就是个人的心念,执着这些。但是金丹成就之后,精气神抱元唯一。这就是更加凶险了。
但是这力量一触及四周那黑沉沉的铁围山,却就如同春风拂面一般的,又狂风大作变成了微微细风。天生一物,必有相克,天生血湖,正有着铁围山将之束缚。
和图书待傅说追着入魔的马延之而去,那个本来呆立不动的血魔,忽然之间也张开了眼睛,浑身震颤着,没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有着太多的出乎意料。
傅说第一个就追了上去,其他血湖道人反应过来,分成两组,一组继续压制最早的血魔,另一组却分出了两三个出来,跟着傅说追着马延之而去。
这种力量无形无质,却有着显化的力量,就是精气神三宝之一的元神的力量。非常宝贵,只能从元精元气升华出来。这时候就有着补充。
傅说收剑后退,方不凡身上血光消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身上破开了一个大洞,但是对于阴神来说,却不是致命的伤势。刚才也只有他见识到了傅说展现的清辉,虽然不知道这是金丹的力量,但是其伟大之处,他却是深深地认识到了。
傅说冷哼一声,剑斩贪嗔痴欲、心头烦恼无名、内外魔劫。任凭方不凡如何嘶吼挣扎,却就脱不出这一剑的光辉。只是一瞬间,傅说意识已经沟通了方不凡的阴神。
玉液还丹,玉液炼形,要把浑身内外通透,浑然如一。这一步有着一个关键,就是三田合练,识海演化。在这一步的时候,识海还勉强还能称作识海,若是一点先天一气点就,那时候就要真个天翻地覆。人之一身就要起着本质上的变化。到时候,三田合一,身化纯阳,就要演化紫府了。
但是看起来已经落到了下风,他hetushu.com忽然爆叫一声,转身就跑,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般变故。以前的血湖道人魔化,都是丧失理智,甚至神智,变得行尸走肉,只会呆呆地站在原地,等着无数的血煞之气贯注入体。
在这佛光之中,一道道血色气息被蒸发,马延之的一身的血煞都被照彻被蒸发,连着本身阴神都是如此……
傅说手中的法剑消失,感叹了一句道:“魔者,磨也。果然不虚!”这才是天元神丹的正统练法。
这时候,却有着一种清辉升起,宛如血海之上升起了一盏明月,遍撒下无限清辉。只是这圆月,却不似真的月亮有着那种清冷的味道,这种清辉更加有着一种无物不容,高高在上的意味。
金丹是精气神的高度统一,神魂为精气所化。一旦死亡,就连魂魄也都逃不开去。
远远地望见一处血湖,散发出无尽的恶臭血气,一座孤零零的铁围山,大约数里长短,就坐落在湖畔。傅说心中一动,已经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
在一片混乱之中,谁也没有注意,一点淡淡的影子从血魔身中逃了出来,投向了远处的血湖。
※※※
傅说肉身沉重,根本跟不上马延之的飞遁。
修者的阴神也是一种纯粹境界,虽然本质上还是属于阴质,却比普通凡人受困肉身所带来的种种欲望好得多,没有这些欲望,自然的更加清明。但是这时候,方不凡的阴神之中却充斥这一种腐臭腻坏的感觉,一道血海翻腾和*图*书起滔天的巨浪,一旦连接,就顺着往傅说的识海蔓延了过来。
修行之人,如果没有结成金丹,意外或者战斗死亡,还有着转世的机会。哪怕这十分不容易,却总有着一些念想。但是如果成就金丹,还是兵解而死,那么就只会魂飞魄散。
所有这些不过就是一转眼的工夫而已,但是魔化的马延之就在这一点点时间之中没有了压制、消耗,头上的漩涡已经成型。
血海不断地收缩着,转眼间就化为了一团圆球,牢牢抱住,死命地要把清辉给抵挡在外,然而毫无用处。
果然见马延之往那处大佛像飞去,那尊佛像极大,有着数十丈高,乐山大佛只是它的一点零头而已。依着山势开凿出来,背对着血湖,面朝着往血湖而来的路上。
就好像大豆在磨盘之中,被磨碎,去掉豆渣,剩下的都是晶亮美味的豆油。这魔头身上的各种杂质去掉,就有着一丝纯净的无可形容的力量补益到傅说的识海之中。
傅说的识海现在也已经开始演化了,玉液还丹,卯酉周天。如果说主要运行任督二脉的周天运行是被称作丹道小周天的话,那么这卯酉周天就能被称之为大周天了。却是凭着金丹的力量,运行周身所有的穴窍经脉,滋润身体的每一处角落。
萨婆若,即是智慧海,这等佛光也是从心性之中发出,乃是大觉悟大智慧,如海洋一样的深广的智慧。又可名为大智慧佛光。唯其大智慧,方才能普渡心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