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聊斋觅仙路

作者:雪满林中
聊斋觅仙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养生主

第177章 天堂地狱

“青萍。”一路上没说话的傅天仇忽然开口道:“这城里有些不对劲,那今世大尊也不知道是什么邪神……”
傅说忽然道:“大家小心了,这城里连一点神光都没有,想必城隍地主,大小神灵都没有了。我原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看来定然和今世大尊有关!”
傅说冷笑一声:“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干罗答那,洞罡太玄……”
今世大尊有没有能力开辟出地狱,傅说不知道,但是他很清楚,用这场瘟疫,也能逼迫得许多百姓去信奉神灵。人心脆弱,越是遇到灾难、越是无助,就会越把希望寄托在神灵身上。
但是,傅说前世的时候,道教不是一个完备的宗教。既缺少诱惑人的天堂,也缺少恐吓人的地狱。所以道教的信仰,始终没能在民间根深蒂固。有人认为,道教缺少宗教之中最为重要的手段——救赎。这便是原和_图_书因之所在了!
人群轰乱,互相踩踏,眨眼间退散得干干净净。只留下满大街挤掉下的鞋子,和被踩死踩伤躺在地上呻吟的人。
傅说心中一凛,虽然没有什么证据,心里却就相信了四五分。一切宗教传教的手段都离不开恐惧和诱惑。一边用着恐惧,让人们害怕死亡之后堕入地狱去受苦。一边有着天堂来诱惑,让信者相信死后能入天堂去享乐。以这般手段来获取信仰!
“轰”的一声,见到这么一幕,那些原本疯狂的信徒们乱叫纷攘:“杀人了……”、“妈啊。是飞剑……飞剑……”
傅说和叶知秋对望一眼,都有些惊心动魄。他们两个都是见识过太原城里的百姓是如何崇拜今世大尊的,没有想到这座城中的百姓,有过之而无不及。
傅说大叫不妙:“这是死气,大家小心!”
叶知秋勃然变色:“这是五伤鬼精的疫气,大家小心了。闭住呼吸,抱元守一!”
在这种http://m•hetushu.com气氛之中,就算是最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会感觉到头皮发麻。可是他们又不能马上离开,一路人烟荒芜,身上所携带的干粮、草料早就消耗干净了,需要补充。而且一路上行的都是荒郊野外,这时候来到这城中,也是想想好好歇歇。
道教自建立的时候起,就追求着长生不死,追求着现世的成就。缺少对神灵的敬畏,终至在后世,发展成为内丹派独大的形势,甚至要超脱出宗教之外,另立仙学。反倒是真正宗教的符箓派,却在日渐式微。所以很多人都说道教是最不像宗教的宗教!而实际上一直根本就没有发展成熟。
那尖利的声音拉高了许多。显得又惊又怒:“这些家伙敢行邪法,对抗今世大尊。大家上,打死这些贼人!”
一声叫喊,今世大尊的信徒们丝毫不顾及锦衣亲军出鞘的刀剑,悍不畏死地要往前冲。那般的狂热无畏,吓了这些锦衣亲军们一大跳hetushu.com,顾不得许多,刀剑就挥舞了上去。
左千户上前尽力维持着秩序道:“各位父老乡亲,大家误会了。我们是皇上的亲军,不是来危害百姓的……”
傅天仇记得傅说以前和他说过今世大尊的事情,叹气道:“如今世上,正道不行,连邪神都敢这么猖狂!”
傅说虽然高声示警,但是这次雾气不同,就算是闭住了呼吸,还是有一种淡淡的尸臭传入口鼻,让人嗅之欲呕,心烦恶心。
“他们惹怒了大尊,全都要被瘟疫传染,死得惨不忍睹。灵魂永远地落入地狱之中受苦……”一把尖利的声音,如同摩擦着玻璃。那声音灌入耳膜,让人觉得心脏都在被人抓挠,难受之极。
傅说一呆,这才想起来这个世界似乎没有地狱这种说法。忽然想起,就算是以前的世界,地狱也是佛门传入。他正想解释,忽然感觉到四周空气一冷,一股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而来的雾气,把他们一行人给笼罩了起来。
这个世界,虽http://m.hetushu.com然神道设教,但是奇怪的是,也始终没有地狱的概念的提出。只有着阴世冥土!
《净天地咒》一出,就有着白光喷涌而出,所过之处,疫气顿时消失。就连原本嗅了疫气,个个头闷眼花的也都觉得被一股春风拂面而过,清松了许多。
“打死他们,打死他们……”
叶知秋忽然道:“我一直在调查这次瘟疫,来得蹊跷,说不定就和那今世大尊有关!”
地狱却是佛教传来的概念,十八层地狱之类。或者一神教之中,恶人死亡以后被焚烧的痛苦惩罚,总之是罪人受苦的所在。
“轰隆”一声,附近街巷无数的大门被打了开来,不计其数的老百姓从家中拿起扫把、菜刀等物,四面八方地涌了过来,把锦衣亲军们团团围住。
一行锦衣亲军面面相觑,呆立在街道上,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傅说早就在注意那尖利嗓音了,这时候就注意到那声音是一个穿着白袍的干瘦个子,当下再不迟疑,覆雨剑化为一道长虹穿和*图*书入人群之中,给那厮来了一个前胸进,后胸出。
叶知秋问傅说道:“傅说,你可知道什么是地狱?我怎么就没有听说过?”
那些锦衣亲军们见到这般阵势,当真是变了脸色。平常那些百姓见到他们这些锦衣亲军温驯得好像绵羊,这次民意沸腾,看到往日温驯无害的百姓们变得这般狂暴,读过书的就想起了民不畏死这种说法。甚至想起了这世界一个前贤的名言:民意顺之则如春水,逆之则如洪流,可不惧哉!
满城的百姓都对这一行人充满着恐惧愤恨,所有人见到他们一行人,都纷纷关门落闩。一时间,他们这对人马走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静如鬼域,满大街只有树叶飘飞。
那把尖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叫道:“大尊法力无边,这些人马上就要受到报应了!”
双方马上见血,十几个信徒倒在了血泊之中,这般不仅没有吓到今世大尊的信徒们,反而把他们都给激怒了,发声喊:“朝廷的狗腿子要来砸大尊的神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