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聊斋觅仙路

作者:雪满林中
聊斋觅仙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齐物论

第157章 儒家圣贤

十几日没见,松娘身上更多了一些飘渺清冷的神气,多了一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只是见了傅说,面露喜色,就立马把刚才的感觉给冲淡了:“官人终于回来了!”
松娘乖巧地答应一声,口中吐出一颗珠子来:“定神珠还你,我现在已经用不到了!”琼鼻微皱,向傅说表示了一下不满,接着香风飘动,环佩叮当,人就走回房中,阴神再次出窍。
傅说含笑点头,道:“几日不见,松娘你的修为更进一步了!”
这东西明显地带着有神道的气息,不像是佛门的东西。也不知道在罗汉像下压了多少年了,但是仍旧有着一种浩大平和之气。傅说怀疑这是佛门大举进入东土的时候,镇压的东土神灵的神和*图*书器。
一路进到书房,十几天没有来过,依旧是这般窗明几净。看得出是有人天天精心打扫过的。后面的静室也是一般,这种私密所在,也只有松娘才会允许进入。
去了一趟十万大山,消耗极大。好容易积累下来的一百多转真元,消耗的七七八八。不过,收获也是不小。两样东西,静静地摆在傅说面前。
随手再一翻,便见着:“……格物者,格其心之物也,格其意之物也,格且知之物也。正心者,正其物之心也;诚意者,诚其物之意也……心之本体即性,性即天理,天理之灵觉即知,知亦为心之本……心外无理,心外无物,吾心即宇宙!”
“性是心之体,天是性之原。尽www.hetushu.com心即是尽性。惟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知天地之化育。存心者,心有未尽也……此便是圣贤之别。至于天寿不二其心,乃是敢学者一心为善,不可以穷通天寿之故,便把为善的心变动了,只去修身以俟命,见得穷通寿夭,有个命在。我亦不必以此动心。事天虽与天为二,已自见得个天在面前。俟命,便是未曾见面,在此等候相似。此便是初学立心之始!”
刚刚想到松娘,就见到松娘袅袅娜娜地走了出来。这时候还是在白天,应该还在大花山吸收着香火供奉,肯定是知道傅说回来了,这才顾不得其他,阴神直接回了县衙。
胡可之连连点头。这时候若是说傅说没有生气什么的http://www•hetushu.com,这些大花鬼僚人反而更加不安心了!只是让麻南一个人来,想必其他的寨老也不会反对。
胡可之有会于心,这些权谋之道,就不必太过细说了。
傅说自然知道,自己对那些大花鬼僚人没有直接的制约手段。若是不给他们吃一些定心丸,只是一味用强,万一逼急了,这些大花鬼僚人说不定就会狗急跳墙。虽然不惧,但是傅说好不容易收服这些大花鬼僚人,还有着大用处。
松娘忙道:“我只是女流之辈,哪里敢管你们的正经事。只是好言抚慰了几句……”
傅说脸色严肃:“你答应了?”
松娘现在身上一身的赤气,隐隐约约的,开始夹杂着橙色、也就是淡黄色的气机,已经摸到了橙章的和*图*书边缘。神道修行进步之快,让人咋舌。傅说自己就觉得自己修行速度够快,只是用了一两年的时间,就修到如今地步。但是松娘只用了短短数月,就快要赶上了。
想来这一定是当时佛门的大敌,傅说猜忖着。手中又多出了几页纸来,都是当时罗汉像炸开的时候,爆散出来的满天纸页之一。
傅说看了几眼,这些纸页已经发黄了,其中还有着损毁的痕迹,但是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佛门的教义。更近似于儒家心学之类。
※※※
傅说微微苦笑。这松娘似乎越来越不怕自己了。他脸色一肃:“我要去闭关,麻南来了,让他等着……”
想来当年的这世界,定然也有着儒教诸神,拥有着庞大的势力,说不定就是毁于佛教东进和_图_书的时候!
一个是那颗蛤蟆内丹,一个是从佛门古庙之中收走的白玉笔。两样东西都是不凡,尤其是这支白玉笔。
从这些内容上看,这个世界的儒家的理论更加近似于宗教,可以称之为儒教。已经不是单纯的关住俗世之间的治乱问题,而是已经在形而上地关注傅说原本世界儒家避而不谈的“未能事人,安能事鬼”这些问题了。
傅说就对松娘道:“算了,你回去跟他们说我十分生气,要麻南来见我。”
横了傅说一眼,眼波流动,娇媚动人。只是有着胡可之在,不好意思和傅说打情骂俏,说起正经事来:“麻南带着大花鬼僚的各位寨老,跪在了山神庙之中,向我求情……”
“大人。不能逼得太紧。否则易生变故!”胡可之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