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聊斋觅仙路

作者:雪满林中
聊斋觅仙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齐物论

第086章 准备动身

左散人冷哼一声,还没有说话。徐世杰赶快又道:“我知道你想报仇,可是要杀掉河伯,那只能请我家大尊出马。我爹是大尊座下的三弟子,也是为了大尊发展信徒而死的。只要我们去投靠大尊,大尊定会为我们做主!”
也不像是傅说往宁安府那时候看到的那般,到处都是大灾之后,十室九空,人吃人的模样。反而到处都是一片田园牧歌似的悠闲景象。甚至很多心急的,已经在水田之中耕种了。
傅说就笑,这傅月池估计也就只有傅青风能制得住了。果然傅月池一下子变得好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没精打采地“哦”了一声:“姐姐,现在是一心想嫁入张家了。自然不愿意去当侠女!”
傅说奇怪地问道:“月池,什么事情?”
他现在只想着报仇,报仇!把仇人通通都给杀光!可惜他知道他自己做不到,河伯这个他最大的敌人,他这一辈子也是永远没有机会杀掉的。
傅说www.hetushu.com微微一笑,往书房走去。原本是打算带着她们姐妹去花山县上任的,甚至还想着把父母都一起带走。只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情况变得大不一样了,呆在家里也安全,何必跟着自己千里迢迢地去花山县受罪?那地方,现在都还没有开发完全,妖怪比人都还要多。
南方风景和北方大是不同,便是这时候北国还在冰天雪地。南方这时候慢慢已经有了几分的二月春风的味道。越是往南,越是可以见到小桥流水,杨柳抽芽。
“你这丫头又在胡说。”傅青风从后面走了出来,刚刚听到这几句话,笑骂道:“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说什么侠女?乖乖地给我回去吧!”
“不急。”徐世杰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两个字:“现在风声正紧,杀了这一家老小,我们就没机会逃走了。等过段时间风声小些了,我们再动手!”
这时候他站在院子之中,往远处的和-图-书黑暗中看去。刚才似乎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但这时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黑暗而已。他摇摇头,哑然失笑,回了书房。
※※※
“疯丫头,再胡乱说话,我撕烂你的嘴!”傅青风恨恨地说。
这么一转眼,年都过去了。下了几场瑞雪,不仅能给田里补充水分,更重要的却是低温能杀灭许多病虫害,带来一个好收成。但是对于出行来说,却不是好时机。
京城里傅天仇身为朝廷大员,家教自然有些严。到了乡下,算是彻底没人管了,这丫头变得越来越疯了。
傅说在家中一直过了元宵节,才开始慢慢动身,一路往南而去。天气慢慢地变得暖和。傅说就带着了松娘,单人独剑,萧然南下。他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始终不习惯出行之中呼奴喝仆,带着大批的奴仆一路服侍着。身为修道之人,这般洒脱才符合性情!
“大哥,你去花山县上任,能不能带着我http://www.hetushu.com和姐姐?”傅月池悄悄地道。
偏偏……偏偏他自己这般狼狈地如同丧家之犬,而他的那个老同窗傅说却踩在他们的尸体上,飞黄腾达!
不过他是幸运的,他的师父和徐空庭一起杀入了河伯府邸,最后也没能回来。他的师兄们也都在这一役死了个干净,只活着了他一个。
左散人恨恨地把手从剑柄上松开,咬牙道:“那好吧,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走!”
※※※
傅说含笑地在外边敬了一圈酒回来,他不喜欢热闹,准备回到书房去。刚刚走到后院,就听傅月池叫道:“大哥……”
他亲眼看到自己家的屋子宅院,田产地契,全部都被抄了一个干干净净,甚至有一部分直接被送到了傅家来,最后变成了眼前这个漂漂亮亮的大宅院!
徐世杰冷冷地再反身看了那个新的宅院一眼,心里发狠道:只要我求得大尊出手,到时候灭了河伯,再来收拾你这些小虾米。
女眷照例是不和图书会出去在外抛头露面的,只在内院里面摆了几桌。灯笼的火光映衬之下,傅月池似乎喝了几杯酒,脸上红扑扑的,一副很快活的样子。
“怎么样?我们直接杀进去。”左散人反手握住了剑柄,他身上破旧的黑色道袍,沾上了许多可疑的紫黑颜色,甚至破开了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又是灰,又是泥的,看起来狼狈无比,比叫花子也好不了多少。
成王败寇,那一晚针对河伯的弑神行动,出人意料的失败了。他的父亲和三大高手闯入了阴阳二世夹缝的河伯府邸,却再也没有了消息。最后只有源源不断的水族兵马从东河之中涌出,把他所指挥的所有人马全部都围杀干净。
他去花山县为县令,不仅想着为自己修道的路上添一把助力,也是想着去南方看看有没有可能寻着一些高产作物。不过据他所知,希望渺茫,这个世界大广王朝可没有海禁,却也没有大规模的海上贸易。
傅说哑然失笑:“带着你们和-图-书两个?你在这里不是过得挺快活的,傅家庄的年轻人里面你可是大姐头,威风得紧呐!”
要不是有几个黑衣道士,剑法厉害,护着他杀出重围,他现在也和那些满地的死尸一般,被扔进了东河,喂那些水族去了。
在傅说没有穿越之前的世界,到了明清的时候,南北两方也是这般大的差异。南方富饶温暖,北方苦寒贫瘠。但是更早的时候,北方却也是富饶地方,国之精华所在。只是一来,开化得早了,人对自然的破坏太过严重,二来也和气候的变迁也有关系。在汉唐时候,就是陕西地方,气候也是要温润得多,降雨也要多得多。
徐世杰心里的懊丧怒火,简直是要把肺都给点着了,每呼吸一口,都带着火辣辣的味道。以至于,他原本还算是英俊的脸变得扭曲而又狰狞。
傅月池就不满意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天天都呆在家里,算是什么侠女了。我一身好武艺,起码也要出去行侠仗义,打抱不平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