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聊斋觅仙路

作者:雪满林中
聊斋觅仙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逍遥游

第025章 猛鬼夜宴

现在傅说的身上很痛,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只留下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跌跌撞撞地走在这泥路里,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跟斗。
邢德听了这话,激凌凌地打了个寒战。看到眼前那些妖怪都围了过来,一个个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他,让他差点给吓得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他想挣扎,但不知道怎么了,却是浑身发寒,一点都动弹不得。
邢德稍一犹豫,那碗酒就被强行灌到了他的嘴里,咕咚咕咚地入了喉。这酒比他平常喝的米酒要烈得多,一口酒到嗓子里简直好像被火烧一样。猝不及防下,他猛烈地咳嗽起来,酒水从脆弱的口鼻呛出,一时间让他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
他们远远地站着,就听到人声喧哗,到处都是闹哄哄的劝酒声,随风飘了过来。好像是一个村子的人在开酒席,闹哄哄地摆下了几十桌酒,酒气四下飘散。
这时候,他吓得几乎窒息,脑袋里面都是一片空白,僵硬着被这m•hetushu•com家伙半拉着往酒席处而去,这时候恐惧过度,他甚至已经忘记了恶心。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睛,否则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一幕出现。但是让邢德更加恐惧的事情发生了,那个浑身蛆虫的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踩了一脚给踩醒了,居然挣扎着爬了起来,嘴里咕囔着:“酒,酒。我没醉,还能继续喝!”
邢德看得清楚了,那些喝酒的个个都是奇形怪状的,没有一个看起来像是正常人的,还有一个骷髅居然也大模大样地坐在酒桌前,拼命地往嘴巴里灌酒,那酒水就从肋骨流了出来,哗哗地落下。
肚子饿得咕咕叫,他们从商队拿出的东西不少,但是现在能用来填饱肚子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邢德看到这般情形,嘴角抽动了几下,想笑但是笑出来的却比哭还要难看。心里祈祷着傅说千万要过来,他怕傅说离得远了,看不清楚,以为他是被热心的村民给http://m•hetushu.com拉上酒席的,那就完蛋了!
“兀那小子自投罗网,便宜了我们,今天有口福,可以吃到新鲜人肉了!”周围鬼怪又是一片爆笑,看着邢德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头待宰的羔羊。
然而,现在他仔细一看地上躺着的倒霉鬼,顿时一股冷汗都流了出来。地上那家伙绝对不是人,若果一个都已经腐烂了一半,挂满了蛆虫的家伙也能算是人的话!
说着不等傅说回答就走上前去,走了三五丈。他脚下一软,似乎踩到了个什么软乎乎的东西,顿时又跌了一跤,双手一按,腻腻滑滑的,一股酒醉以后的呕吐物那种特有的难闻气味。
邢德咬咬牙道:“我偷偷上去看看,若是有什么不对劲,你来救我!”经过刚才的一回厮杀,邢德对傅说已经很是佩服了。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文弱的书生居然出手那么的沉狠稳重,比他这个混过绿林的都要强过很多。他虽然号称是绿林豪杰,其实多半也是和图书吹嘘出来的,要不然也不会混到现在这般的落魄。
这时候外围的酒席处传来一片混乱,就见傅说一人一剑地杀了进来,傅说踏的步子甚是奇异,有种古怪难言的节奏。这也是他家传的一种步法,通常都是练习大字的时候所踩的步子。以前他还觉得家里不知所谓,练习写大字,何必要踩这么古怪的步子,简直和做法事的时候踩的禹步差不多。但是他穿越过来,练了《太乙天遁剑法》以后才知道,这般步子,原本就是配合剑法的。
邢德道:“说不定是绿林道上的英雄好汉们聚会?”
“是不是强盗聚会不好说,反正不会是什么好路数!对了,刚才那一帮马匪是什么路数?”傅说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都不知道跑了多久,浑身都早已经湿透了,又是沾满了泥浆,难受之极,偏偏这时候又遇到这般热闹的场面,邢德就有些把持不住了,道:“说不定是些乡民在做什么红白喜事!”
和*图*书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妖怪。邢德恐惧之极,这还真是刚离狼穴,又入虎口,只盼着自己只是在做一场梦,梦醒了,那么眼前这一切自然会烟消云散。
如果是以前,肯定能让邢德怪叫起来。可他现在浑身都是泥巴,恶心的感觉自然消散不少。几个火堆熊熊燃烧着,即使还隔着十几米远,也是能看清东西了,他下意识地看到自己踩到什么东西了。那应该是一个喝醉了,卧倒在地上的倒霉鬼。
这里的夜色格外的黑,似乎连一点光亮都没有。但是远远的一处地方,却传来了隐隐的亮光。邢德顿时一喜,望向傅说,却见傅说眉头紧皱。低声说:“有点不对劲!”
他被黑毛的家伙按在酒桌前,顿时一个喝得迷迷糊糊的马脸就递过了一个粗瓷酒碗:“喝,不醉不归!”
“哈哈哈哈。”周围的鬼怪都在大笑着:“瞧不出这细皮嫩肉的小子酒量还不错,等一下煮起来必然好吃。这叫做吃醉羊!”
“不和_图_书可能,一路走来一个村庄都没看见。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这里闹匪患这么严重,还有哪个村子敢这么招摇地做喜事?”傅说道。
傅说点点头,深有同感。那些马贼不仅狡诈异常,而且行动如风,确实更像是军队的作风。
邢德想想道:“看那些人的做派不是绿林好汉,看样子更像是落草的官军!”
两人离开了那处修罗一般的杀场,只是冲到车队来拿了一点东西就不敢久留,冒着瓢泼大雨远远地逃开。一剑刺伤那妖怪只是侥幸中的侥幸,别说现在傅说的剑气使得出来使不出来,就算是能使出剑气,但是那妖怪动作如风,没有好机会,也根本刺它不中。
邢德辛苦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地上的泥泞很滑,让他又一次地差点跌倒,幸好被傅说搀扶了一把。两人的身上又是水又是泥的,也不知道互相拉扯着逃了多久。
邢德心中一寒,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浑身蛆虫的家伙已经一把搂住了邢德的肩膀道:“走,我们回去继续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