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聊斋觅仙路

作者:雪满林中
聊斋觅仙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逍遥游

第024章 怪物野狗

那怪物本来周身上下刀枪不入的,但是傅说者一剑已经运出了全力,把《太乙天遁剑法》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妖怪行动如风,即使在这等泥泞之中也没有半点影响。只是一窜,就来到了首领马贼的身后,一双利爪“哧”的一声就捅进了马贼首领的肩膀之中,这还是这首领反应够快,身子使劲往下一沉,才没有被这一爪抓入胸腔。
他们两个人的声音虽然轻,但似乎还是被妖怪给听到了。抬头往这边望来,傅说两个人都把身子紧紧地贴在地上,恨不得地上裂出一跳缝,让人们钻进去才好。
远处那些刚才还在商队处劫掠杀人、威风凛凛的马贼们,连战利品都顾不得收拾,迅速退走了。
也就只是眨眼的工夫,一干马贼就死得干干净净。那妖怪犹不肯罢手,把一个个尸体的天灵盖揭开,舔食着脑浆。
傅说心里发寒,他虽然已经干掉过两个白章小神,但是说白了,那都是和-图-书没有形体的阴神。而这个却是能把几十个剽悍马贼杀光的妖怪!
“怎么了?怎么了?”邢德连汤带水地爬了起来:“这些马贼怎么都走了?”
“这是……这是在吸脑浆……”傅说这一刻看清楚了,心里已经惊慌失措,听到邢德说的,顿时压低声音道:“别说话!”
只听那声音来得好快,眨眼间就来到了近前,却是一个兽首人身的怪物,脑袋黑乎乎的长满黑毛,看起来就像是狗一样。傅说心里“咯噔”一声,邢德已经浑身颤抖得像是筛糠一样:“这他妈的真的是妖怪啊……”
傅说没好气地想说一句“我怎么知道”,他用力撑了撑身子,还没有站起来,就听到一声怪叫,惊得邢德一个哆嗦,站立不稳又跌倒地上。
两人各自找了一具尸体,身上抹了鲜血和泥浆,就躺在地上装死。这时候,就看到听到一个马贼骑马奔跑叫道:“快,快,撤退。那东西m.hetushu.com要出来了,快走,快走!”
妖怪虽然没有被砍伤,却似乎被这一下子砸得不轻,发出愤怒的大呼,双臂一挥,居然把马贼首领给撕成了两半。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其他的马贼时候才冲过来,刀剑轮上,在妖怪身上砍了十七八刀。妖怪身上似乎只有头颅最硬,其他地方虽然也是极结实,但是刀还是能砍得进去,不过留下的伤口却都不怎么深!
那妖怪的动作如风,已经一爪子把一个马贼的脑袋像是摘西瓜一样轻巧地摘了下来,“咔嚓嚓”地一阵乱嚼,接着传来一种狗舔盘子的声音。
正说着,就看到那妖怪如同黑色的影子一般,速度快得肉眼都跟不上,一下子扑到了一个大马狂奔的马贼身后,也没见怎么动作,那马儿“希律”一声,软瘫在地,把背上的马贼给抛下地来。
好在还有那么多的马贼,妖怪根本没有兴趣理会他们,只是听到四下惨和_图_书叫连连。
接着就听到群马嘶叫,一瞬间人仰马翻。一个个马儿都是像遇到了天敌一样,筋骨发软,直接软瘫在了地上。把马背上的马贼都扔了下来。那些马术好的,还能反应过来翻身下马。马术差一点的就直接跌下马来,摔断脖子,甚至倒霉的还被奔跑的战马踩到。场面一时乱倒了极点!
呼,那妖怪动作极快,风一样的来到了两人身边,傅说顿时感觉到一声头皮发紧,那妖怪的目光如有实质一般的落在他的脑袋上。旁边的邢德更加不堪,身体再也控制不住地剧烈颤抖起来。
傅说暗叫侥幸,妖怪这么快的速度,若是真动起手来,就算是自己的剑气再是厉害,伤不到它也是枉然。
“跟这妖怪拼了!”马贼的头领悲愤地叫了一声,手中举着长刀就杀了过去。这些马贼都是刀头舔血的人物,这时候被激发了性子,也顾不得害怕,呐喊一声,都往怪物扑去。
《太乙天遁www.hetushu.com剑法》的长剑舞术,本来就是一种武林争斗、战争杀伐所用的实战剑技,护持丹砂。若是匕首飞术,那便是飞剑的雏形,一道白光可达数十丈外。那般境界傅说差得还远,便是长剑舞术也是刚刚入门而已。
这马贼首领着实凶悍,已经受了这般重的伤了,反倒是激发起凶性来,转身回头就是一刀,砍在妖怪的脑袋上,“叮”的一声火花四溅,不像是砍在血肉之躯上,反倒像砍在钢铁上,震得马贼首领手臂发麻。
不过在现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傅说的每份潜力都逼了出来,达到了内功气化,人剑相感而发的境界。就是这妖怪一身铜皮铁骨也是经受不住,被一剑入肉三分。
“拼了。”傅说心中发狠,手指早已经紧紧握住剑柄,慢慢地调匀呼吸,渐渐地平静下来。妖怪发出一阵怪异的声音,好像如同人的冷笑一般,邢德再也受不了恐惧的煎熬,跳了起来,反手将一把长箭插入那m•hetushu.com妖怪的腹中。
这妖怪铜头铁骨的,但是肚子就没有这么结实了,被一把箭给插入了两三分。
傅说看了四周,到处都是死尸,暗红的血液被雨水冲刷,汇聚成一条条小溪,当真应了那句血流成河的话来。顿时灵机一动,道:“装死!”
这些伤口并没有给妖怪带来致命的伤势,它如同一团黑影一样的在马贼之间窜来窜去。所过之处,一个个马贼都被一双利爪摘去了心脏,放入口中就是一阵大嚼。它身上被砍出的伤势,奇迹一般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痊愈。
那妖怪就一伸爪子,“呼啦”一声按在了邢德的后肩上,嘴巴大张,露出骇人的獠牙来。就在这时候,傅说已经躺在地上拔剑而出,剑光如电,捅入怪物的小腹之中。
原本这种伤势并不是太深,但是傅说那一剑居然有一种绵绵不绝、偏又尖锐锋芒的气劲透体直入。这妖怪哪里吃过这种亏?吓得一个怪叫,外后一翻,就融入到了茫茫雨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