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核爆中走出的强者

作者:乘风御剑
核爆中走出的强者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3章 强者无敌

“这些年里……陨落的无上太多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想杀我的,是尚未离开我们这条时间线的永恒湛渊,而救下我的……是离开了这条时间线,是我自以为算计成功,让他消失,乃至于消亡的永恒湛渊!”
李求仙道:“就好像无上裂真、无上源始,他们明明知道,只要他们臣服于命运,只要他们向我琉璃剑光中的命运之力低头,我的琉璃剑光就杀不了他们,但他们……无畏无惧,一往无前。”
对于眼前发生的事,他们或是遗憾,或是不甘,或是向往,或是寻觅新的方向……
李求仙说着目光转向依山尽无上:“我取名能力有限,那么依山尽无上,你给取个名字吧。”
“是希望。”
依山尽无上说着,目光落到了李求仙身上:“这么做,虽然制止了无上对浩瀚星空的掠夺,让星空中战争少了一个根源,但修炼者和科技文明间的争斗仍然存在,而且,失去了无上的影响力,修炼者的处境在最近一段时间已经越发难熬了。”
“我虽然离开,但我希望将我的传承,我对永恒的理解、感悟,留在这个世界,也算是对这片生我,育我世界的一丝回馈,留下一丝属于我的痕迹……”
要用尽全部的记忆,将它的绚烂和美好记在心里!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不久……
李求仙不给无上依山尽说话的机会。
命运,又如何!
“可以,完全可以!”
“源界融入六大规则神器后,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再加上无上离离开时,他手中的规则神器也转交给了我……我完全可以将源界镶嵌到浩瀚星空中,作为被元神寄托的世界……”
至尊感应不到,不代表无上也不行。
(全书完)
“永恒湛渊对你出手了?”
说完,他抬头,看着这片全新的星空,猛然张开双手,似乎要拥抱星空,口中更是有http://www.hetushu.com些放肆的纵声大喊:“星界!”
无上的踪迹……
李求仙点了点头:“可后来,另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止了他!”
“但,这就是我,我们无上的信念!”
无上依山尽哪怕明知道李求仙就在眼前,安然无恙,这一刻仍然觉得呼吸一窒:“永恒境界的湛渊穿梭时间线,对当时只有至尊境界的你出手?”
“但他还是离开了,或许,是没有颜面再面对你,又或许,他也和其他无上一样,想要探索一下星空以外的地方,看看那片深邃而虚无的浩瀚当中,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但……
“不止要离开星空世界,连我们的洞天都得舍弃,只能保留确保我们不陨落的一部分……”
无上依山尽微微沉默了片刻,道:“在命运,在那种伟大的不可言之力面前,我们卑微的犹如尘埃,渺小到犹如浩瀚星空中的星芒,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纵然星芒,亦会竭尽全力的燃烧自己,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彩……这片世界……星界!”
“无上仙……”
李求仙说到这,摇了摇头,笑着道:“可直到不久前我才明白了过来……那股力量,也来自永恒湛渊。”
“所以,我打算塑造一个良好的环境,一个尽可能完善的修炼体系,将我、将无上离、将那些所有愿意留下传承的无上们的一生所学留下来……留一个……希望……一个有朝一日,能诞生出推翻命运,推翻不可言之力的希望!”
李求仙摇了摇头,重重道:“强者之路!”
“一直以来,我就很想知道,浩瀚星空以外有什么,而现在我终于有理由走出去,真正的窥得浩瀚星空以外世界的真相了,那边,究竟是永恒的孤寂和虚无,还是存在着类似于我们星空宇宙一样的特殊宇宙,并且孕育着全新的文明?在那些和*图*书文明中,我又是否能有机会寻得一条截然不同的永恒之路?”
最终,留给无上们的也只有无奈和叹息。
“……”
“名字……”
点了点头。
诸位无上们的信息交汇着,言辞当中充斥着对李求仙横行霸道的不满。
“难熬?不过……差不多了。”
任何人,当他们的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后,都能够感应到这片世界,从而将自己的神念融入到这片世界当中,自此,长生久视,乃至不朽不灭。
无上依山尽微微一怔:“你即便真要为我们这片浩瀚星空做点事,也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强者无惧、强者无畏、强者至强、强者无敌!”
“什么画面?”
依山尽无上心中一动:“你要创造一条新的修炼之路?”
而李求仙则回过头,看了无上依山尽一眼。
依山尽无上神色有些黯然:“黑白无上也离开了。”
“我在找一个方法,一个,可以一劳永逸,解决修炼者和科技文明争斗的方法,一个,在我们无上纷纷离开后,可以竭尽全力保全修炼者文明延续的方法。”
“你刚刚看了一眼那一法门,觉得那一法门可行,那么,我就来衍化那片世界吧。”
“罢了罢了,那就离开星空世界,去浩瀚星空以外的地方流浪吧,至少这样一来没有一个无上之上的可怕存在盘踞在我们头顶上,让我们日日夜夜寝食难安了。”
“星界!”
“你会失败,会消亡,岁月会磨灭你的一切痕迹,永恒湛渊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似乎亘古不变。
“差不多了?”
“无上仙……”
“真漂亮……”
感受着源界融入星空中的那种璀璨,无上依山尽由衷的道了一声。
“是。”
以浩瀚宇宙为根基。
命运?
“这么快?”
李求仙微微沉默:“尽管无上黑白和我之间闹了一些不愉快,但,我并未驱逐他离开。m.hetushu.com
“你……你要舍弃源界?这可是你强大的根基所在……”
与此同时,在那凌驾于星空宇宙上空的更高维度,似乎有时光长河显化而出……
无上,在选择身合洞天时,他们和浩瀚星空中那种神秘的联络就已经中断了,因此即便有无上陨落,浩瀚星空都不会显现出异象,诸位至尊们都不会心有所感。
“你的路……永恒之路?”
良久……
无上依山尽沉默了片刻,最终……
终于……
“离开了么。”
无上依山尽看着这位完全不再控制、压抑自己情绪的无上,心中狠狠一震,仿佛想到了什么,猛然上前一步,大喊一声:“无上仙!”
“这是辰光九转炼星术?不对,和辰光九转炼星术变化很大……”
“明明是被我所害,即将陨落、消亡的永恒湛渊,为什么会出手,用不知名的手段阻止刚刚成就永恒不久的湛渊将我灭杀?我想了很久才想明白。”
“源界?”
李求仙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突然转移了话题:“当年,我在至尊境界时,曾在墟天井中得到了一份永恒湛渊留给他弱小时期的永生真水,当时,我用了一些特殊的方法,模拟了永恒湛渊至尊时期的形态,于是,机缘巧合看到了一个让我震撼的画面……”
顿时,依山尽无上上前的步伐停了下来,声音亦是回落下来:“你……就要走了?”
一位位无上纷纷做出了抉择。
李求仙挥手,阻止了无上依山尽说下去:“我不止一次问过我自己,我究竟能不能够真正的在无上这个境界待下去,安安静静,渡过余生,甚至哪怕先安安静静活个几百万、几千万星年也好,毕竟,很多无上们不是也活了这么久么……”
……
“星空以外的虚无之地虽然物质稀少,能量匮乏,但并不是完全没有任何能量和物质存在,想要塑造出更庞大的身m.hetushu.com躯,无非是需要花费更为漫长的时间罢了,而作为无上,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劝一位无上改变想法,太难了。
“这……一个永恒湛渊想杀你,一个永恒湛渊救下了你?”
李求仙说到这,语气微微一顿:“况且……这就是我的人生,我的意义,我的路,我一直所在追求的路!”
抛弃了他们自浩瀚星空中掠夺庞大物质、能量塑造的洞天离开了。
“呼!”
整个源界直接镶嵌到了浩瀚星空当中,和整片星空融为一体,散发着绚烂、迷人的点点星辉。
下一刻,他猛然向前,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决然,一步虚踏……
当下,他将一方玉册递给了依山尽无上:“你可以帮我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完善?”
不过这一次,这一方源界不再是以他的思维为根基,而是……
“一直以来,我不明白阻止永恒湛渊的那股力量究竟是什么,难不成,有两个永恒?永恒唯一的说法难道是错的?”
“对。”
李求仙抬头,望着眼前这片全新的星界,似乎……
依山尽无上有些惊叹道:“元神寄托虚空,真身融入世界,只能以化身形态在外行走,纵然化身身死,对他们的真身也不会造成任何伤害,这样一来,不朽、尊者、至尊,想要彼此搏杀,致对方于死地,几乎就变得不可能了,既然谁都奈何不得谁的情况下,争斗,自然就会少很多,大家彼此间都会保持礼遇,即便真的发生了什么争斗,只要真身不下场,也不会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恨。”
无上依山尽有些弄不懂了。
“未来在何方,没人知道,可不正是这种未知和神秘,才值得我们用往后不朽的余生去追求,去探索吗?”
“你的意思是……”
无上依山尽看着李求仙,没有再说话了。
“希望……”
在察觉到无上易一陨落的那一刻,在拒绝了李求仙的召集后就一直在留和图书意着无上仙反应的其他无上,同时失声了。
李求仙道:“永恒湛渊面对命运时不甘熄灭的希望,以及,我未来所需要面临命运时延续的希望!”
说到这,她语气微微一顿:“不过,那个世界……”
下一刻,李求仙身形腾空而起,源界在他手上伸展开来。
李求仙琢磨了片刻,点了点头:“好,就叫星界!”
他明白,无上仙的意志不会为任何人更改。
“永恒之路?”
李求仙点了点头。
“对!我,李求仙的强者之路!”
“无上仙……真的要将浩瀚星空当成他的私人领地吗?”
……
依山尽无上微微舒了一口气。
李求仙说到这,微微抬头,仰望着星空,而星空……
“源界,不就是最好的选择么?”
“他即便要将浩瀚星空当成他的私人领地又如何?我们所有人,谁能和他对抗?强行撑下去,下场就会和无上易一、无上源始、无上裂真、无上天丈、无上乾坤一样。”
依山尽接过李求仙给予的玉册,很快翻阅了起来,不多时,她已然被李求仙玉册当中记载的那种奇思妙想所惊住了:“这种法门……”
开始在这片星空中渐渐消散。
“离开了,都离开了。”
她知道答案了。
“可不可以尽可能的解决修炼者和科技文明的争斗,并且解决修炼者和修炼者之间的争斗?”
“是啊,很漂亮。”
所有无上们重新联络上了无上依山尽,或是联络上了无上黑白,亦或者,联络上了永恒圣殿那些幸存下来的弟子。
一位位无上离开了。
“强者之路……”
依山尽无上微微一怔:“无上仙,你这一段时间都在研究些什么?在无上离离开时,你还特意和他商谈了上百个星年,你们……”
交流停了下来。
“该安排的,实际上我已经安排好了,而且,只有我走了,才能给予后来者更多的时间。”
“当时……永恒湛渊对我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