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魔囚笼

作者:颓废龙
恶魔囚笼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十八 间隙

第一百二十八章 婚礼

“好吧!”
“可含羞草……”
啪、啪啪!
“让我们迎接新娘!”
含羞草的目标就是秦然。
瑞秋摸着闺蜜的头,悄悄地说道。
他自己也认为这样的理由太敷衍了。
“这算是好运吗?”
(全书完)
他已经很满意了。
不过,下一刻,她的目光就看向了门口。
但也很有趣。
但也不坏。
“‘掮客’!”
啪叽、啪叽。
也许其他人看来,他太宠爱自己的妻子了,可是谁有知道,他的幸福呢?
看着无法无天着急的模样,J·佩雷尔曼摸了摸鼻尖,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再开口,而是改为了鼓掌。
今天他们还有事,必须要出门一趟。
瑞秋提醒着闺蜜。
好友们都脱离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还需要多说什么吗?
“大家安静一下!”
“你这个家伙,你可是我的伴郎。”
“我可是让眼前变得其乐融融的大功臣,如果没有我的话,那家伙敢求婚吗?”
“他早就从我生活中消失了。”
然后——
尤其是在有了目标后。
她和他已经两周没有见过了。
“我现在是斯坦贝克家族的族长了。”
看着自己的丈夫,柯尔甜甜一笑。
对此,几个好友m.hetushu.com也是连连安慰。
这里并不是农场。
对此,汉斯感到了满意。
妻子勒梅高声地喊道。
又或是步行。
“我叫墨年。”
“快点,莱文!”
还能偶尔出去旅行一趟。
汉斯擦了擦手上的机油,然后,扭过头看着妻子柯尔认真调试的模样,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那家伙是欢喜的冲昏头了。”
“我会盯着你的……”
她知道这就够了。
捧着花的瑞秋脸红红的一片。
墨年站在远处,抱着肩膀笑嘻嘻的看着这一幕。
“再介绍一遍,我叫含羞草·斯坦贝克·秦。”
谁也不会把这个时候的含羞草当做最初的含羞草。
瑞秋这样回答着。
人,总会成长的。
看着好友紧张兮兮的模样,“乌鸦”忍不住地笑道。
他替他们负重前行就好。
硕大牌子告知着这是那里。
自从脱离了那个该死的地方,他就和柯尔开了这间修车铺。
唉。
“你没有受到邀请吧?”
“新婚快乐。”
墨年指了指远处的无法无天。
勒梅和莱文的宠物医院。
“你怎么在最后一刻才到?”
至于大富大贵之类的?
他经历了太多,他现和图书在就想和柯尔平平安安的度过余生。
无法无天吼着。
但实话,他又说不出口。
无法无天点了点头。
“不过,随你们了。”
“你高兴就好!”
含羞草一愣。
作为远近闻名的宠物医院,那位莱文医生备受周围的宠物人士尊敬和爱戴,不单单是因为莱文医生的医术高超,还因为收费便宜。
莱文笑着点了点头。
“明天开始,每天擦两遍地板。”
或是最新的飞行车。
为了一切变得顺理成章,她强迫着自己成长。
拉蒙特哼了一声。
“好!”
叹息不可抑制的出现。
勒梅再次提醒着莱文。
很抱歉。
“我的头发怎么样?”
或是古旧的摩托车、汽车。
丰收酒馆!
无法无天挠着后脑勺道。
“哼!”
步履不急不躁,气质优雅中带着丝丝威严。
“我的领结没有歪吧?”
“她不重要!”
“不然你以为,2567会让你活下来吗?”
同样正装的拉蒙特、犀牛用鼻孔瞪着墨年。
“2567!”
柯尔也是这样。
秦然解释着,还没有说完就笑了起来。
然后,两人开始快速的收拾着活计。
“你真美。”
无法无天抬手锤了一下秦然hetushu.com
“咳、咳咳!”
含羞草说完转身就走。
无疑这是繁琐的。
一身大红衣裙的“工匠”踩着高跟鞋在房间中忙来忙去,作为伴娘团的一员,她负责帮瑞秋化妆等等杂事。
来宾们纷纷鼓掌。
“呜呜这呜呜里。”
两人互视了数秒,同时,转身对着台上的新人喊道——
含羞草知道了秦然的真名,但她还是习惯称呼秦然为2567。
看着无法无天憨傻的样子,瑞秋白了无法无天一眼,嘴角却浮现了一抹笑容,接着,她将手中的捧花,用力的向着身后抛出。
而是一座酒馆。
“没事,一切正常。”
“来了。”
没有等J·佩雷尔曼开口,无法无天就冲了上去,拥抱着自己心爱的人。
不过,似乎这样的成长让秦然逐渐的远离她了。
“新婚快乐!”
“工匠”想要嘴犟,但是才说了几句,就崩不住情绪了。
“我迷路了。”
看着穿上了婚纱的酒馆老板娘,“工匠”满是羡慕,然后,不自觉的惆怅起来。
“算啊。”
“幸福要争取的!”
无法无天结结巴巴的说出来这句话。
一想到这,含羞草刚刚出现的威严,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发誓,他刚和_图_书刚就是稍微动了动念头,没有真正的行动。
含羞草问着秦然。
“接下来该……”
“你知道的,我不经常出门。”
“现在也不晚啊!”
“没了。”
家里一切都是勒梅在安排,他只要听从就好了。
掮客……不,墨年这样地说道。
秦然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婚礼要开始了!”
可马上的,就又向他那几个“死而复生”的好友们问了起来。
“从遇到你开始,我就好运不断!”
咀嚼和吧嗒嘴的声音传入了耳中,含羞草身躯仿佛触电般的向着一侧看去,只见在冷餐台上,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那大快朵颐。
……
穿着牛仔裤、白色T恤的斯坦贝克站在那,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看着邀请函,拉蒙特、犀牛一愣。
看着秦然这副模样,周围的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含羞草也是笑得开心极了,刚刚的意思忧愁,早已在看到秦然的时候,就不翼而飞了。
秦然故作疼痛,踉跄的脚步倒在了地上。
“我是来提前祝贺你的,同时,我也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们……”
持续了数分钟后,无法无天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瑞秋。
瑞秋开口道。
充当司仪的J·佩雷尔曼拿着话筒说道。
http://www•hetushu•com数量众多的人,向着一处偏远的郊区而行。
养家糊口足够了。
“我可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让大部分人复活的!”
生意算不上好。
秦然也是一愣。
然后,墨年掏出了一张邀请函。
“真是一个混蛋。”
通讯器的流言,也是上周的。
捧花划过了一道弧线,准准的被含羞草接在了手中。
“明明是我先的。”
“你这家伙!”
妻子勒梅已经穿上了难得的礼服,手中拿着他的正装,正站在那。
两人这样嘟囔着远离了。
“我们要迟到了。”
……
平时,都是擦三遍的。
“加快速度。”
不需要了。
“‘掮客’都是过去式了。”
将猫放在地上,莱文走了过去。
一身正装的无法无天紧张的站在那里,不停的问着“乌鸦”。
犀牛则是这样说道。
“怎么样?”
当食物吃完后,秦然就被一只粗壮的手臂勒住了脖子。
音乐中,瑞秋披着婚纱出现在了道路尽头。
“一个在大家族中身不由己,明明是女孩,却非要伪装成男人的家伙,你真的以为她能和2567顺理成章吗?”
“还在想那个混蛋?”
嘴里塞了一大堆食物的秦然冲着含羞草招了招手,然后,又冲向了冷餐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