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丛林战神

作者:丛林狼
丛林战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守故乡兮

第497章 再找

“孙姐,你先来,没办法,谁让你是咱们赵家的大奶奶。”张曼开玩笑道。
“孙姐,我好想他。”林语忽然情绪低落地说道。
“我也是。”孙静姝并不再刻意掩瞒自己的感受了,这些天相处下来,彼此都已经接受了对方,说话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我?”孙静姝愣了,反应过来,自己也一样啊,讪讪的一笑,说道:“我进不进赵家的门,你都得管我叫姐。”
林语拎来一桶热水准备洗头,见张曼坐在旁边支着下巴看月亮,一副沉思的样子,说道:“嗨,看什么啦?月亮里有人啊?来帮我头上冲点水,头痒死了。”
都是女人,而且感情很深,没啥好忌讳的,当着其他人的面脱光了洗也无所谓,张曼看着第一个洗浴的林语那妙曼、傲人的身材,赞叹地说道:“妹子,不愧是被爱人开发过,这身材,我见了都动心啊。”
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心里面挂念着赵无极的安危,选择了去做向导,实际上也就是选择了跟大家去城里过日子,想通了事情后,赵老先生让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发,自己也收拾去了。
“那你呢?”张曼嘴上从来都不示弱,笑吟吟的看着孙静姝笑道。
“滚一边去,讨厌。”林语白了张曼一眼,心里面却甜滋滋的,哪个女人不喜欢被人夸,何况是和自己一样绝美的女人夸。
“行,你这张嘴,真是服了你。”林语忙着洗头,哪里顾得上斗嘴,只得暂时性罢兵,过了一会,林语忽然说道:“老公以前过http://m.hetushu.com的好苦哦,你看看这个家,几乎什么都没有,等他回来了,咱们一起劝劝爷爷,跟我们一起到城市里享福去,你们说好不好?”
夜色很快降临了,静谧的青牛寨更是静的可怕,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寨民早早就睡去了,林语三人陪着赵老先生聊天,说的最多的都是赵无极小时后的趣事,身边出现的嗡嗡乱飞的蚊子甚是讨厌,一巴掌就能拍死几只,影响着三人听故事的兴致,三人郁闷的要死,赵老先生也不知道从哪里抱来一捆干草,就在楼下架空层燃烧起来,袅袅的白色烟雾驱散了周围嗡嗡叫的蚊子。
三个女人躺在床上,想着各自的心事,主人只有一个,而且还是同一个,人生的,有时候真是无法说清楚。
赵老先生知道三人孝顺,但还是不太想去城市里,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大半辈子,已经习惯了,不太愿意换地方,但自己不去做向导,谁去做?整个青牛寨只有自己可以正常语言交流,一旦去做向导,以自己对赵无极的了解,自己恐怕就只能离开这里,跟着去城市里了。
大人们看到这两样东西,了解了怎么操作后,都惊呆了,欢喜的接受着这些礼物,说着一连串的感激话,可惜三人一句都听不懂,不过,善意的笑脸还是看的明白,微笑是无国界的语言。
“往西大概三百多里的地方,一个大寨子,有上千户人,去年开始被一支部队接管了,具体情况不明,我也是去年的hetushu.com时候去过一次,之后再也没有去了,不知道现在怎样了。”赵老先生说道。
“你个没羞没臊的死丫头,这还没过门呢,就什么话都往外面蹦。”孙静姝瞪了张曼一眼,可惜黑灯瞎火的没看见,也不推辞,打着热水洗去了,连续十来天都没有洗澡了,身上确实难受的紧,不洗洗已经不行了。
……
“没事的,习惯了,年纪大了,觉也就少了很多,昨晚睡的还好吧?”赵老先生关系的问道。
“行啊,这事我赞成,反正我是孤家寡人一个,他要是不要我,我就跟爷爷过,照顾他到老,爷爷的国学功底好深哦,正好可以学点。”张曼说道。
等三人洗浴完毕,回到房间里准备睡觉时,发现睡觉也是个问题,那张床倒是够大,白天的时候,赵老先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张门板,两条凳子,挨着床放,就将床加大了一大半,足够三人睡了,问题是三人都没有一起睡的习惯啊。
接下来的日子里,三人安静的在青牛寨等待着赵无极的回来,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赵无极还是没有一点消息,等到第五天,就连赵老先生也等不住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张曼,不是我说你,想要进赵家的门,你以后得改口叫她大姐了,明白不?”孙静姝调侃地说道。
“死丫头,发春啊?”孙静姝笑骂道。脑海里却浮现了两人相拥而眠的情景来,这种感觉很温馨,也很难受,下体更是潮热起来,呼吸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赶紧将这种感觉驱和-图-书散,免得出丑。
赵老先生珍重的关上大门,走出几步后,又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几眼,神情凝重,过了一会,转身,回头,坚定的朝前走去,三女看的出来,赵老先生已经做好了心理决定,不由大喜,赶紧跟了上去。
赵老先生交代一番,自己就睡觉去了,林语三人在厨房里捣鼓着,烧了一大锅热水准备洗澡,条件简陋,没有都市里的热水器,只有一个大木桶,自己烧些热水,再兑些冷水,躲在厨房后门廊道一个隔间里洗。
拼好床,铺好被子,三人并排和衣躺下,张曼忽然问道:“两位姐姐,这床上有没有他的问道啊?”
“你们两个羞不羞,也不怕被人听到笑话。”在隔间洗浴的林语笑道。
“让爷爷跟你过,还不得气死爷爷,我看啊,让爷爷跟我家那两个爷爷一起过比较好,年纪差不多,有共同语言。”孙静姝老成地说道。
“我同意,不过,我们没有向导恐怕不行,容易迷路耽误时间。”说着,孙静姝看向了赵老先生,笑道:“爷爷,要不你带我们去一趟,事情完了之后,您直接跟我们去城市里享福,好不好?”
张曼一边给林语冲头一边说道:“大奶奶,我这么帮你,回头你得帮我多吹点枕边风哦,他不要我,我这辈子就惨了,一个没人疼爱的女人是不完整的,你不会希望我不完整的走过这一生吧?”
“不跟你说了,我好了,下一个谁来?”林语说着,拭干身上的水珠,穿上一件长袖连体睡衣走了出来。
语言不通,只能和*图*书让赵老先生翻译,原来,大家是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寨民们的情感也是质朴的,相互帮助已经成为了习惯。
三人已经知道“狼头”指的是谁,微笑的还礼,猛然想起自己包里的礼物,赶紧跑进房中,拿出了所有的礼物来,有各种手表、打火机以及零食什么的,还有一些衣服,三人不知道买什么东西好,寻思着原始森林里面不好估计时间,出门的时候也不好点火,就买了这两样,数量备的较多。
过了一会,赵老先生用一块蓝色的布包裹着一些东西,背在自己背上,三女想要代劳,赵老先生都不答应,看上去对包裹里的东西很看重,只好放弃,各自背着自己的行囊准备上路了。
这天下午,赵老先生将三女叫到跟前,一脸严肃地说道:“狼崽子去了六天了,至今都没有消息,事情有些反常,我跟你们说实话吧,青牛寨有两个人去年被纳吉族的人杀了,他是去报仇去了,按说四天时间足够了,今天是第六天,所以,我想跟你们三个商量一下,看这事怎么办?”
第二天一早,三人自然醒来,想着去厨房弄点吃的,却发现赵老先生已经煮了一大锅稀饭,正等着三人来吃呢,羞的三人都无地自容了,连声道歉,让一个老人起床做早餐,这事确实说不过去啊。
“啊?”三人一听说部队接管,就知道此行危险,林语急忙说道:“不行,我得去,你们的意见呢?”
隔间只隔了三面,顶上也没有隔,抬头就能看到磨盘大的圆月,有一种露天洗浴的感觉和-图-书,三人胆子很大,但洗浴是私密的事情,害怕被人偷窥,只好两人放哨一人洗,轮流着来,还能帮忙送的热水什么的。
正说着,寨子里的一些妇女小孩过来,手里拿着各种野果,看上去都非常新鲜,应该是刚摘下来不就的,送给三人尝鲜,三人捡起一个咬了一口,味道非常好,鲜甜不说,入口即化,就是看不出品种,三人被寨民质朴的情感感动了。
几个孩子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话,惹的旁边的大人们一阵善意的哄笑,三人听不懂,只能干着急,看向赵老先生,赵老先生笑着解释道:“她们夸你们呢,说你们长的漂亮,跟山里面的花儿一样,孩子们叫你们‘狼头’嫂子呢。”
“有什么好笑话的?这里除了爷爷,谁听得懂咱们说话啊?爷爷是自己家人,听到也无所谓嘛。”张曼说道。
“纳吉族?在什么地方?”林语急忙问道,担心更盛了。
“我也是,你们还好,我呢,连个念想都没有,自己倒贴着上门,还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这万一,哎,你们说我是不是很傻?”张曼难得的认真交流起这个问题来,虽然平时说话胆大无双,什么都敢说,但事情到了自己身上,内心深处总归还是患得患失的紧,白天刻意装着不在乎,可到了晚上,躺在床上时,就再也不想伪装了。
路上,赵老先生碰到寨民,只说自己去找找赵无极,让大家帮忙照看一下房间,过些天就回来,寨民们也知道赵无极去干什么了,满口答应着,目送大家走出了寨口那条不知道多少年的木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