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丛林战神

作者:丛林狼
丛林战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守故乡兮

第449章 疗伤

这个时候的孙静姝也醒了,想到自己几乎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男人怀里过了一夜,心脏就砰砰乱跳,想到昨晚赵无极救自己的着急神情和发自内心的关切,心里面甜滋滋的,想到接下来不知道面对的尴尬,孙静姝干脆赖在赵无极怀里装睡,感觉到赵无极宽厚的胸膛和散发出来的浓浓的男人气息,孙静姝有些迷醉了。
赵无极将这些绒毛放在一块坚硬的青石上,白天的时候,周围的环境都记在脑海中,接着皎洁的月光,摸索着,总算将这些全部弄妥当,再捡起一块青石猛砸起来,每一次都砸出火星,火星溅在绒毛般树纤维上,很快就燃了起来。
不过,看到赵无极脸色并不好,想到赵无极那恐怖的速度,还有一脚踹死一名匪徒的彪悍手段,没人敢上去搭讪,昨天赵无极的表现已经在大家嘴里传开了,各种版本满天飞,但有一点大家是共识的,赵无极是个有本事的人,最好别惹。
猛地,孙静姝想到了林语,那个傻傻地爱着赵无极的善良女人,幸福的感觉潮水一般退却,暗自叹了口气,“也许这都是命吧?”
赵无极看了孙静姝一样,低着头,脸色绯红,估计是不好意思,也不多想,钻进了旁边的树林里面去了,孙静姝抬起头,看着离开的赵无极,感觉自己再做梦似的,一股难以言明的幸福感充斥了整个大脑,全身细胞仿佛都在欢唱。
“昨天谢谢你,昨晚救人,对你的身体有所冒犯,我会负责的,如果你愿意的话。”赵无极开门见山的将彼此最尴尬的问道说了出来,作为一个和-图-书从小接受传统国学的人来说,传统文化,传统观念已经深入脑海,难以改变,在赵无极看来,和孙静姝赤露相见,还有了肌肤之亲,算是冒犯了对方的贞节,应当负责任。
过了一会,赵无极过来,将草药嚼碎后,撸起后背的衣服,帮孙静姝换了药,说道:“来,到我背上来。”说着,赵无极蹲下,扶着孙静姝上了自己的后背,然后,大步朝前面走去。
走了好一段,二人快到海岸边时,看到海岸上有很多人,并没有危险,放下心来,继续朝前走去,大家看到忽然冒出来的赵无极,再看看背上的孙静姝,都惊呆了,搞不懂中枪了的孙静姝为什么没死。
“没事,小问题。”赵无极无所谓的说的,继续朝前走去,身处孤岛,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大家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
有四堆火帮着驱寒,赵无极多少放心不少,自己坐到旁边打坐修炼起来,过了一会,感觉到孙静姝在动,赵无极收功,看到孙静姝往自己身上摸过来,赶紧小声地问道:“你怎样?要不要紧?”
“嗯。”孙静姝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应了一声。
伤口确实有些疼,但那里比得上心疼啊?孙静姝忍着抽泣,问道:“你的伤怎样?”成熟、坚强的一面恢复过来。
趴在赵无极后背上的孙静姝看到赵无极肩膀上的枪伤,想到赵无极为自己做的一切,将头靠在赵无极肩膀上,忍不住流下了清泪,恨不得这条路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没有尽头,双手不由紧紧的抱着了赵无极,想到回去后再也没有机m•hetushu.com会这么亲密接触,忍不住抽泣起来。枪伤好治,情伤难医啊。
想着想着,天色不知不觉就亮了起来,赵无极看看升起的红彤彤的太阳,再看看一脸红润的孙静姝,赵无极知道,自己欠这个女孩的情太深,深到无法偿还了,暗自叹了口气,摸摸孙静姝的额头,不是很烧了。
“嗯。”孙静姝也像个温柔的妻子,面对自己丈夫的关心。
赵无极霍然停了下来,关切是问道:“是不是伤口疼?”
密林里,赵无极将自己后背的子弹用内功刺激肌肉,将子弹逼出来后,再运功三个大周天,发现自己功力已经恢复了六七层,收工后,看到孙静姝还在沉睡,脸色发红,不由大惊,一摸额头,很烫,赵无极大惊,知道孙静姝在发烧,而且是很高的烧,如果不尽快救治,脑子就烧坏了,就算人救过来,也会成植物人。
想起以往孙静姝对自己有意无意的爱恋眼神,赵无极就知道,这次无法回避了,既然无法回避,就应该勇敢面对,至于到底该如何相处,这事一个人说了不算,但自己的态度一定要端正,要果断,要有担当才行。
赵无极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的把孙静姝抱着怀里,再将衣服挡在孙静姝的身上,这么一来,两个人就是几乎赤身裸体相见了,感觉到孙静姝胸口传来的异样感觉,赵无极深吸一口气,控制着心猿意马的念头,大骂自己龌龊,想到孙静姝毫不犹豫的为自己挡子弹,心却慢慢静下来了,那份升腾起来的欲念变成了浓浓的关爱和感激。
孙静姝不和图书是小孩子,也不会哭闹着什么,对待感情,有着自己的准则: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只要他开心就好。
想了一下,赵无极打算生火,可没有引火之物,不过,这难不倒赵无极这个从小在原始森林里长大的人,找来很容易燃的树枝,再收集一些枯干的树叶,最后捡起一根断路,搬开外面的树皮,露出里面的纤维,像绒毛的那种,很薄的一层,但整个断木加起来就多了,全部放到一起,足有一大捧。
只是,赵无极却坦然的将孙静姝扶起来一点,一只手帮着扣上衣扣,孙静姝忍不住睁开眼睛,看到赵无极一脸深情,但没有一丝邪恶和杂念,就像是跟自己的女人扣上衣服一般,不由心头一暖,在心里面甜甜的笑了。
“抱着我,我害怕。”孙静姝迷迷糊糊的抓住了赵无极的手,紧张地说道,好像是做了什么恶梦,经历大难的人最是缺乏安全感,会本能的寻找安全的地方。
赵无极也不再深究这个问题,说道:“估计一会有船过来营救,一会我背你过去,免得他们找不到我们,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找到草药,你需要换药了,有事喊我,我就在附近的,别担心。”
四处看看,除了不远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人们外,赵无极没有看到威廉,估摸着这个家伙肯定被那些匪徒枪杀了,也好,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两个人就这么抱着,一动不动,赵无极不得不继续修炼,修炼的时候还有一个好处,身体能够产生热量,抵御风寒,一边想着以后的事情,经历了这件事后,自http://www.hetushu.com己对孙静姝到底该如何相处?孙静姝救了自己的命,起码不要命的为自己挡了子弹,这份情不得不还。
“你醒了。”赵无极察觉到了孙静姝的异常,关心的问道。
过了一会,赵无极轻轻的搬开了孙静姝的嘴巴,再将那几个不知名的野果握在手心,用力挤压,野果的果汁顺着手掌流到了孙静姝的嘴里,孙静姝主动吞咽起来,眼睛里留下了一行清泪。
赵无极并没有太靠前,在外围找了个开阔一点的地方坐下,将孙静姝放下来,趴在自己大腿上,总比趴在地上要好,背上有枪伤,根本无法躺,不得不如此啊。
“嗯。”孙静姝还是简单的一个字。
赵无极精神力外放,发现周围没有危险,也没有其他人,放下心来,再一次钻进了密林中,几分钟后,赵无极幸喜的过来,手上拿着几个不知名的野果和一些草药,还有几根葡萄藤蔓。
为了安全起见,赵无极从周围建了不少坚硬的石头以防不测,拳头大小,万一来个野兽什么的,也好拒敌不是?硬币身上倒是还有不少,但这玩意杀人、杀小动物还行,大动物就不行了,鬼知道这里有没有猛兽?
看到这一幕,赵无极大喜,赶紧小心的用手捧着,直到火势出来后,再将这捧火种放到枯干的树叶里面,火总算烧起来了,这让赵无极大是松了口气,不一会,火势就大了,赵无极点了四堆火,分别放在孙静姝的前后左右。
不过,让赵无极庆幸的是这里并没有猛兽,漫长的夜晚,赵无极根本不敢睡,更要命的是,半夜时分,天气变冷起来,赵无www.hetushu.com极大惊,自己一个月也就算了,可还有一个正在发着高烧的伤员,这可是要老命的事情啊。
又过了一会,赵无极将自己的衣服套在孙静姝身上,孙静姝也装作熟睡的样子,巧妙地配合着,不一会,衣服就传好了,但扣子怎么扣啊,岂不是要再被他看一次?孙静姝想到这个问题,脸色大窘。
做完这一切后,赵无极紧紧的守候在一旁,一边小心观察一边恢复自己的功力,天色渐渐暗淡下来,这次被劫,外界短时间是不可能知道的,大家的联络工具又全部都被匪徒拿走,根本无法联络,只能等外界找过来,不到明天不可能有结果,这还得看运气。
海岛上的风带着腥味,咸咸的,吹的时间长了,浑身都不舒服,海岛上的植物却很茂盛,很青翠,树木不高,叶子却很多,在海风吹拂下,发出沙沙声响,别有一番情趣。
蹲下来,赵无极将葡萄藤蔓折断,掐住孙静姝的嘴角两边,将里面的水分滴到孙静姝的嘴里,估摸着差不多后,再赶紧将草药嚼碎后,贴在孙静姝的额头上,双耳两侧、手心和脚心,嚼一点贴一点,等全部贴好时,赵无极的嘴巴已经麻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天色越来越黑了,赵无极估计其他人应该都在海滩边,没人敢进入这茂盛的密林,这样也好,没人打扰,可以静修疗伤,又过了一会,月亮上来了,星星也出来了,不知名的虫子在鸣叫,夜归的鸟儿在扑腾着翅膀。
“我有些饿了。”孙静姝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赵无极好了,叫门主?显然不合适,叫名字?又不愿意,叫爱人?没这个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