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丛林战神

作者:丛林狼
丛林战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征四方兮

第332章 第一站

“大叔,我们一路赶来,还没来得及吃饭,你能不能安排我们这些人吃顿饭,这里几千块钱,就当我们的饭钱,你看行吗?”赵无极没有正面回答秦老师的话,而是转身对那个中年人说道,一边递上了一沓钱,正是赔偿给光头佬又拿回来的。
“秦老师,他们是干嘛的?”一个壮实的中年人走过来,操着半生不熟的国语好奇的问道,一对眼睛看着赵无极,眼里满是怀疑和警惕。大晚上的,忽然一对陌生人跑过来,换谁也不会大意。
温国华并不知道赵无极了解杨絮,愣了一下,见赵无极并没有作伪的意思,解释道:“杨絮是华夏电视的记者,设备都带着的,她说如果有需要,可以现场录播,今晚就能上电视台,你是领队,这事大家都认为还是听你统一安排。”
赶到的两个警察也不是傻子,话说的硬气,但看到首都的车牌后,并没有实质性的动作,而是马上张罗着乡亲们动手帮忙,将这些人先送乡镇卫生所再说,晚了更麻烦,一边暗自将四辆车的牌照号码记下了,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庙,出手这么狠,能是普通人?
还有这事?赵无极愣了一下,凝思片刻后说道:“行,你让他突出两点,一是我们这个投资考察团,二是这些暴民为什么如此猖獗,你也看得出来,这些都是老手,那两个警察和那个光头佬称兄道弟,另外,你告诉大家,非必要就都待在车上,别下来的好。”
赵无极不知道那两个警察的心思,也没有一走了之的意思,耐心地等待着事www.hetushu•com情的进一步发展,温国华慢慢走过来,压低声音说道:“这事整的有点大,我们占着理,到哪里都不怕,你也不用太担心,杨絮让我过来问一下,能不能让她做个现场录播?”
“你们人多,先到公社来坐一会吧。”唐珏示意赵无极等人跟过去,一边又喊道:“张婶,把你家的鸡抓一只,李叔,你家鸭多,也抓二只吧,吴妈,你家今天抓的鱼还有没有,有就拿两斤过来,大家都送到学校食堂吧,海哥,你手艺好,一会辛苦一下,明儿个一早我给大家算账。”
两个警察看到这阵势,暗自庆幸自己没有乱来,否则就麻烦了,一边继续和所里取得联系,将看到的情况及时反馈给所长,一边继续组织人手解救伤员,事情闹到这个份上,已经不是两个警察能够收拾的了了。
“哦,是唐叔啊,他们说是首都过来的,来这里看看有没有投资机会。”刚才那个老师解释道,一边又看向了赵无极,疑惑地问道:“这里这么穷,你们怎么想到来这里找投资机会呢?”
“我们确实是来投资的,当然,这么说太唐突,你未必会信,吃完饭后,我们回车上呆在,不会打扰各位休息,明天上午再四处看看,然后决定投资什么,当然,你不信的话,就把我的话当玩笑好了。”赵无极笑道。
教室不少,细数一下,居然有十来间,显然方圆乡村子女集中上学的地方,大家好奇的走到教室窗户前,看到的是里面除了讲台上挂着的一块不知道用和图书什么木材做成的黑板外,下面摆放的全部都是凳子,并没有课桌,这怎么上课?
说着,赵无极指挥者撤退扬长而去,只留下两个发怔的警察和议论纷纷的围观群众。
等温国华将地上的情景全部拍摄好后,又示意温国华拍摄了附近围观的群众,然后再将摄影机关掉,然后回到车上去了,村民们不是傻子,一看这阵势,特别是采访用的道具,上面的字样看的清清楚楚,这些设备大家偶尔也能在电视里面看到,假不了,知道事情闹大发了。
这几个年轻男人中年级稍长一点的出来说道:“我们是这里的老师,能将你们的车停后面一点不,会压坏操场的。”
几十个暴民眨眼间全部被制服,满地都是痛苦呻吟的暴民,四处都能看到乌黑的血迹,这种场合只有电影中才能见到,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赵无极等人,满眼不可思议。
一路上,大家分别用对讲机表达了对赵无极等人的感激,不管怎样,要不是赵无极让大家果断的下狠手,事情恐怕就麻烦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大家身份高贵不假,权势熏天也不假,但遇到不讲道理的暴民什么都不是,拳头才是硬道理。
“你们是干什么的?”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大家转身,看到几个年轻男女手里拿着电筒,正好奇的看着大家,这几个男女背后是一大群围观过来的当地群众,大家尴尬的一笑,都看向了赵无极,这种场合当然要有人出来代表沟通,最理想的人当然是领队了。
村公所说白了http://m.hetushu•com就是一个祠堂,平时没人住,用来村里开个会、碰个头啥的,摆放着一些桌椅,赵无极示意大家随便坐了下来后,对坐前面的唐珏微笑地说道:“打扰各位了。”
大家将车队全部对准了教室,只见教室的墙壁下面是黄土夯实的,上面有一些剥落的土砖,有些地方裂着缝隙,屋顶用秸秆、稻草、树木和堆积而成,上面盖上拇指厚的大石板,石板当瓦,层层叠加,倒也能防雨。
“好嘞”被点到名的都答应着,忙乎去了,看的出来,这个叫唐珏的在这里的威望很高,大家都很信服。
“什么意思?”赵无极惊疑的反问道。
越来越多的人出来观望,还以为是谁家来了什么大贵人,黄土公路再往里面走就没路了,大家好奇的跟了上来,打算看看是谁家的客人,平静的穷乡村已经很久没有客人来过了。
赵无极也不谦让,礼貌地说道:“我们是首都过来的,想到这里看看有什么投资的机会,听口音,你们不是本地人吧?”
赵无极等人看到了乡村开阔处有一片平地,平地上有一个木架子做成的篮球架,旁边竖着一根木杆,上面挂着一面国旗,再远一点,是一排低矮的房间,车大灯一照,就能看到门口钉着的木牌,上面写着班级字样,显然是个学校,只是,这个学校太简陋了。
说起来也怪赵无极等人,出手这么狠,战斗力又怎么强悍,谁也没见过这场面,几十个人啊,说倒下就全部倒下了,而且受伤严重,都吓住了,谁还敢上来说什么啊?连和*图*书观望都是远远的。
大家又看了看其他教室,全都是这样,所有人都震惊了,为这里的穷困,为这里办学条件的艰苦,谁也不说话,气氛有些沉重。
说到这里,杨絮示意温国华将摄影机对准了满地呻吟的暴民,一边继续解释道:“各位观众,不要以为是拍电影,你看到的都是事实,近五十名村民拿着钢管、看到和其他武器围殴考察团,考察团的六名男士不愧是勇士,一场混战下来,居然毫发无损,五十名敲诈勒索的村民全部击打,事情会进一步怎样发展呢?本台记者会给大家继续跟踪报道,我是本台记者杨絮。”
温国华过去一小会,就扛着摄影机过来了,杨絮更是拿着采访的话筒,对着摄影机开始了现场采访:“各位观众,我现在的位置是西部甘省的一个叫金沙的小镇上,按照计划,我将随以无极集团为代表的考察团奔赴边远山区做投资考察,结果在这里遇到了敲诈勒索,方式很简单,就是一些村民将死了的鸡丢在路上,说成是考察团轧死的,无极集团董事长拿出四千块作为赔偿,其中一千是鸡的钱,三千是轧烂路的赔偿金,事情到了这里原本就结束了,但对方领头人见到考察团几名女士后,提出要女士们陪吃饭的要求,考察团忍无可忍,双方大打出手,现在我们来看看打架后的结果。”
“哦?对比起啊。”赵无极歉意的一笑,马上张罗着,让大家讲车停到一边去了,这里的条件原本就不好,要是再将操场压坏就罪过了。
唐叔愣了一下,接过去看了一眼,说和_图_书道:“乡村太穷,没什么好东西,吃顿饭也要不了这么多钱,叫我唐钰吧。”说着,从里面抽了几张,将其他的全部还给了赵无极,赵无极略一沉思,也不谦让,接了回去,穷困乡村的老百姓还是很质朴的,没必要在这个问题是纠结。
“客气了,咱们这地方穷,全村都难得来一回客人,连陌生人都难得来一拨,你们原来是客,看这架势也都是有钱人,到咱们这穷山恶水来,有何贵干啊?”唐珏客气了几句后,直奔主题了。
不知不觉,已经是黄昏上灯时分,乡村不比城市,到处都漆黑一片,只能看到路边低矮房屋昏暗发黄的微弱灯光,一些人见到车队,好奇的出门围观,沙榆村依水而居,但更多的是居住在高土坡上,错落有致,只有有一条土公路盘旋而上,可以说,只要掐住入村口,就没人能够进入村庄,其他地方都是黄土悬崖,难以受力,根本无法攀爬。
穷困乡镇不同发达地区,出警慢就不说了,交通很麻烦,就算警察敢来,也得一两个小时后去了,赵无极等了一会,见没什么动静,围观的群众继续围观,组织抢救的警察继续组织抢救,大家就像将赵无极等人遗忘了似的。
又等了一会,赵无极懒得再等了,示意那两个警察过来一个说话,两个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起上来,也好彼此壮胆,赵无极懒得理睬两人,递过去一张名片,说道:“这是我名片,我现在没空在这里等你们处理,你们领导来了,让他来沙榆村找我,我今晚会在哪里,找不到再给我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