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丛林战神

作者:丛林狼
丛林战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征四方兮

第296章 处理

国安办事,随便找个理由就是,谁敢质疑?这就是权势的力量。
“家兄是?”赵无极疑惑起来,沪市?这闹得是哪出啊,难道是?猛然想到了沪市市长、现任市委书记张远山,张鹏的族叔,呵呵一笑,说道:“好啊,说起来应该叫你一声叔才对,抽空吧。”
司徒青有些犹豫,也没那个胆量,迟疑了一下,想想,还是鼓起勇气找起手铐来,在司徒青看来,不管如何,事情是因自己而起,左右都是个死,闹就闹吧,就当临死出一口恶气了。
张局长更是给张鹏打了个电话,将情况简单说了几句,认真的听了一会后挂了,之后,张局长看赵无极的眼神就不同了,多了一些感激和恭敬,这让赵无极很疑惑,又不好直问。
张局长见赵无极一脸恍然大悟表情,知道赵无极已经想到了什么,也不点破,呵呵一笑,说道:“好,那我就静候你的消息了。”能搭上线是好事,交情得慢慢培养,人情是越走动越有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相互留下了联系电话,都算是一个体制内的人,说不定以后还有联系,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强。
“青姐,我看算了吧,大家一起完蛋,挺好,就算媒体过来了,你觉得他们敢报道吗?除非有更高的政府机构出来说话,你觉得可能吗?”赵无极冷冷地说道,心里面却寻思着收场的办法来,骂的痛快了,心里面的气也消了些,头脑冷静下来,终归是政府机构,做的太过了大家面子上都过不去。
“不问是非,不问情由,该给他们一个教训,让http://www.hetushu.com他们躺着吧,我下手有分寸的,最多躺一个星期就康复了,不能算公伤哦,纳税人的钱不是用来养这帮没脑子的白痴的。”赵无极嘴上一点口德都不积,只图自己骂的痛快,心里面却直感叹,有权势就是不同啊,要没有身上那张工作证,这么干,枪毙十次都够了。
张局长来到了审讯室,先是给一脸紧张的司徒青道了个歉,表示自己管教无方,做出了违法乱纪的事情,损害了市民的利益,然后让人扣押了警察队长,再将其他人全部送医院治疗,也包括已经苏醒过来的罗旭。
电话接通后,赵无极说道:“老唐啊,我现在在警察局,哪个警察局?”赵无极看着那个局长问道:“这里是那个警察局?”
“老弟,千万别开枪,开了枪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冷静点,咱们可以找媒体过来曝光,只要事情曝光了,总是还有一点转机的,到时候姐姐倾家荡产也要请律师来打这场官司,说不定还有机会的。”司徒青总算反应过来了,赶紧劝慰。
这样安排当然没有意见了,就凭那段录音也不可能搬倒罗家,只能以后再说了,就像两条狗打架一样,扑上来各咬了一口后,发现都不是善茬,便选择了暂时休战,以后再找机会斗过。
“小吴,你给交警大队的大队长挂个电话,就说我说的,让他来一趟。”一名警察马上跑去打电话去了。
所有人都清晰的听完了录音后,一个个脸色古怪起来,有意无意的看向警察队长,大家都是人精,哪里还有猜不透和图书的道理?局长也是脸色铁青的瞪了警察队长一眼,冷冷地说道:“很好,理由很充分,但这不是你抢枪袭警的理由,警察队伍里面有人犯罪,一样要接受惩罚,你犯了法也得接受惩罚。”
这名局长已经听出了一丝不同的味道,看看满地受伤的同事,说道:“是不是让他们先接受治疗?”
“原告、被告彼此不服,趁警察不注意私自斗殴所致,警局赔点医药费了事,有那录音在,罗家势力再大也不好撕破脸,大家都当什么都没发生就好了,你看如何?”张局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待两人一起出现在大家面前后,看得所有人都惊呆了,看赵无极的眼神多了些异样,干警察的最不缺的就是眼力界,从二人的神态已经想到了什么,谁也不敢多言,各自偷偷的散去了。
倒在地上的警察原本就没有了力气,加上赵无极杀人一般眼神扫过,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扣吧扣吧,扣了就说明事情有回旋的余地,要不然没那个必要。
“少他妈给我扯这些,不抢枪就能活?落在你们手上,还是还能有个囫囵,那你们就不是警察,改慈善机构了。”赵无极是一点情面都不给,想到什么骂什么,骂的在场的警察们一个个脸色铁青,但没有一点办法,打又打不过,枪也在对方手上,还有局长这个人质,谁敢动?
先不说少将军衔这个身份,但国安局正厅级干部这个身份也不是张局长能遭惹的,国安是管什么的,没人比警察更清楚,就算警察也不得不配合国安的行动,那可是相当于明朝的东厂、西厂这些衙门啊和-图-书,只听命于国家一把手,谁敢惹。
打开门,警察局局长示意大家都散开,谁也不许踏入审讯室一步,谁也不得乱来,就示意赵无极跟着,二人来到了局长办公室,两人坐下后,局长说道:“鄙人姓张,是这里的局长,你到底是什么人,现在该说了吧?”
这时,外面响起了一片脚步声,赵无极从来人的脚步声就知道来者不善,一脚把门给关上了,对司徒青说道:“用手铐把他们全部烤起来。”
张局长看完后,一脸惊讶的看着赵无极,好半天才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看来,我的人白被打了,老弟也太不仗义了吧,倒老哥这里拆台?”
“小子,你死定了,敢抢枪,还袭警,乖乖的放下枪,老老实实的配合我们查案,说不定还能争取个宽大处理,我们是人民警察,不会因私废公的。”警察队长冷冷地说道,眼珠子四处转动,显然是在寻思什么脱身计策,事情因他而起,闹大的上面肯定会追查,到时候每个合理解释肯定不行。
“那就多谢了,那个叫罗旭的家伙怎么办?”赵无极问道。
不一会,所有警察都被扣了起来,一副手铐扣住两个人,只有局长没有扣,赵无极让司徒青搬了个凳子过来,示意局长坐下,自己也坐下来,将枪放在旁边的台子上,摸出了手机,调成了免提,将那段录音播放出来。
罗旭带来的保镖和姚师傅都在警局门口,看到一辆辆车呼啸的冲出警局,里面躺在伤员,都大吃一惊,特别是看到了罗旭后,更吓坏了,赶紧给老板打电话。
“自己看吧,免得说和-图-书出来你不信,废事。”赵无极将那张刚拿到手的工作证丢了过去,一边大咧咧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水。
“兄弟也是没有办法,都是为国家办事,好不容易跟了条线,结果被你的人给破坏了,那个女的是一起大案的重要证人,不能有事,你看这事整的。”赵无极按照唐智教的办法,上来先盖个大帽子占住理再说。
“当然,不就是抢枪袭警嘛,我服,你们爱怎么判怎么判,现在外面来了很多武警吧?是不是让他们都散了,闹大了对谁都不好。”赵无极淡淡的将手机拿了过来,打起电话来。
张局长看出了赵无极的遗憾,便说道:“沪市的事情多亏了你出手,家兄才得以一展才华,赵老弟,什么时候有空吃个饭,到时候把家兄叫上,家兄可是很惦记着你呢。”
粗暴而又不久后果的手段彻底镇住了所有人,谁也不敢乱说什么了,免得下一个倒霉的是自己,大家都不是傻子,已经看出了事情很蹊跷,也知道赵无极不会真的开枪杀人,否则早杀人跑路了,哪还会在这里大骂一起,不遭惹就是了。
张局长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案子牵涉到了国安,也就是涉及国家秘密,已经不是警察局能够管的了,干脆做起了甩手掌柜,无奈地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这样吧,事情还当交通事故处理,那个队长内部处理,免得伸张出去,坏了你们的大事,你看可好。”
一通乱七八糟的对话后,赵无极挂了电话,说道:“咱们单独谈谈?”说着,将手枪递了过去,冷静的看着对方,静待答案。
这就是权势和-图-书,官字两个口,怎么说都是道理,就看掌权的人怎么说了。
“就是啊,天大的冤屈也有说理的地方不是?冷静点,千万别把自己逼上了死路。”局长趁火打铁,也劝慰起来,心里面还真有点怕了,警察厉害,那是对付普通老百姓,遇到不要命的也发憷。
赵无极一看是那名警察队长,火气腾的一下上来了,从旁边的地上一名警察身上摸出了手铐就朝对方砸去,事发突然,加上势大力沉,警察队长避无可避,当场被砸了个头破血流,这还是赵无极手下留情了,否则非死不可。
警察局长差点没气晕过去,看到赵无极一脸淡定表情,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打算看看情况再说,天子脚下,藏龙卧虎,说不定身边那个人就是什么大来头的人物,小心为妙,便说道:“城南区公安局。”
张局长也是有意结交赵无极,位高权重,又是敏感的国安部门,说不定以后能成为一大助力,便委婉的提到自己有一个近亲也在国安,一说名字,居然是张鹏,得,自己人。
而这个时候的赵无极和司徒青被请到了会议室,好茶喝着,局长亲自作陪,东拉西扯着闲聊,谁也不说刚才的事情,看的司徒青满脸困惑,不过,司徒青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不是自己该知道的,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城南区公安局。”赵无极对着话筒说道:“什么事?没啥,我抢枪袭警了,还打伤了十几个警察,死人?不不不,没有,哪能,你还不了解我嘛,都是同胞,怎么会乱杀人对不?你放心,对,好,我明白了,行啦,你就放心吧,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