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霸皇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75章 能赢

他甚至开始感激起高正阳,要不是高正阳把人引走,皇都就完蛋了!
血河老祖热切的想要对高正阳出手,这也是最重要的原因。
生存,才是一切生命的前提。
而是远古时期资源匮乏,所有魔族必须竭尽一切力量去生存。这种前提下,自然谈不上什么规矩,什么法律,什么礼仪仁德。
紫元弘知道十五阶强者厉害,这个鬼祟的想法在心里一转,就被他压了下去。
这几个家伙,真不是他引来的……
高正阳这等强者,也不会太在意其他生灵。要是这么直接跑了,他损失就太大了。
结果,天煞老祖只看高小七出手,就被吓跑了。
所以,高正阳感应到气息变化,他就直接跑来了。
他其实很不喜欢高正阳玩的这手。他可以不跟着高正阳的节奏,直接去人族都城,看高正阳怎么办。
高正阳哈哈大笑,“有贵客到了,我这个主人怎么能不迎接呢!”
他故意把血神旗流传出去,就是希望血神旗能不断汲取精血神魂。
这个发现,让血河老祖很惊喜。
高正阳淡定的说:“我当然是人界之主。你问此界众生,有哪个不知。”
血神旗可是他法则所凝,也是他留下的一招暗手。
这样的变化,也让紫元弘意识到一个问题,魔族的凶厉好杀并不是真正的天性。
直到高正阳称霸人界,七位魔主没办法了,这才想起来天煞老祖。但也没办法联系,只能借他法相一用。
她真正在意的此界千万亿生灵。她要是能掌握这些生灵的情绪,想做什么还不是易如反掌。
他深深的看了眼紫元弘。那如血如火的目光,就像烙印在紫元弘心上一样,让紫元弘感到强烈灼痛,还有更强烈的不安。
高正阳摆出主人的架势,那强横霸道的样子,让血河老祖异常不舒服。
紫元弘正在绝望无助之极,这个突然冒出来天煞老祖当然是香饽饽。他好吃好喝恭敬伺候,就想着天煞老祖搞死高正阳,帮着魔族称雄人界。
问题是,高正阳怎么感应到的气息?
正是那种所谓的难知如阴,动若雷霆。
一众强者都自顾离开,谁都没看一眼紫元弘。他们眼中,也都看不到这个魔族皇帝。
天煞老祖还是很讲策略的,他先和这两位讲了当前纪元情况。提出现在必须要掌控人界,才能应对纪元之变。
何况,万一这两位强者行呢?
他很清楚,孕育智慧生命有多艰难。
紫元弘看了眼血河老祖,想要提醒他小心一些,心思一转,却又把话头www.hetushu•com咽了下去。
人界的变化却太快了,三年一小变,十年一大变。
人界居然能容纳如此多的智慧生命,容纳如此多的智慧种族。他们还能彼此和谐存在。
欲魔之主虽然对自己力量很自负,却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盛世真是生命奇迹,让她都为之震撼。
但紫元弘到底当了几万年魔族皇帝,城府还是有的,也有足够气魄。
只可惜了这座浮空皇都,可惜了这上面生活的二十亿高阶魔族。
血河老祖话才说完,就感应到不对。他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个身披暗金战甲的英武男子,从虚空中走出的。
她并没有刻意催发十五阶力量,但紫元弘并不是敌人,对她不应该有任何抗拒情绪。居然自己清醒过来,并对她生出警惕,这非常有趣。
对他来说,战斗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式。
人界就算融合了诸多世界,也不应该如此的繁荣。
紫元弘想到这里却慕然一惊,再如何建功立业,还能带领魔族走上更辉煌的道路?
所谓治理人界如烹小鲜,也就是高正阳这个样子。
黄金纪元的时候,强者虽多,众生情绪却都很简单。
血河老祖脸色阴沉,一拂袖跟了上去。
不过,有这么一个机会切入,到是能省很多麻烦。
他在人界待了也快一两百年,一直在偷偷观察高正阳。他觉得高正阳这人深沉狠辣。
血河老祖看不懂人界,所以他更愿意出手试试。
血河老祖不相信高正阳是十五阶。至多是他背后还有十五阶强者支持,这到是非常有可能。
这样两面卖好,不论谁赢了,他都有好处。
男子暗金战甲威严华美,身后猎猎飞扬血神旗赤红如火。他破空而来,却恍如此地的主人,眉宇间都是纵横飞扬的霸气和威严。
高正阳既然主动上门了,应该有他的把握。
到是欲魔之主血河老祖这群家伙,完全不把他们当同类。都不是好东西啊!
血河老祖的确准备动手了,他堂堂十五阶强者,也不屑的吵架。
紫元弘悄悄打量欲魔之主和血河老祖,想听听他们怎么说。
他对天煞老祖笑着说:“高正阳小儿,交给我好了。”
问题是,在两位十五阶强者面前,他能有什么把握?
欲魔之主到是隐隐感应到血河老祖的想法,她没说话。既然血河老祖想出头,就由得他。
他心里甚至再想,要不要给高正阳卖个好,先给高正阳报个信。反正血河老祖也不会知道。
老实说,天煞老祖带和*图*书着两个强者回来,紫元弘的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害怕。
他现在最担心就是双方在这里直接开干。那整座皇都都要化作飞灰。
他甚至在考虑,要不要先给最高安全委员会通报一声。
在人界上方荡漾着的众生情绪,总体平稳而自然,就像一座广阔的大海。波浪翻涌却恢宏壮丽,又充满了勃勃生机。
他对欲魔之主和血河老祖说:“两位,有失远迎,别见怪。”
十五阶强者,在黄金纪元的时候都威风不可一世。但到了白银纪元,十五阶强者都被法则约束,被迫找地方藏起来。
这些十五阶强者都留下了传承。但很尴尬的是,传承太久了,他们这些创始祖师早就没人记得了。
天煞老祖就差多了,他脸色大变,转即高声厉喝:“高正阳,你来的正好!”
高正阳虽然对魔族压榨的很厉害,关键时刻,也算负责。
欲魔之主到是看不出紫元弘具体想法,只能能感应到他从迷醉信任敬服到惊讶不安怀疑,这种情绪转变非常不合理。
看到这个男子,血河老祖都是悚然一惊。欲魔之主也目光凝重,脸上多了几分慎重。
七位魔主到是记得,但他们自己当老大挺开心的,谁也不愿意找个顶头上司来。
紫元弘嘴上不说,但他心里更喜欢这样盛世。
紫元弘不知道高正阳有什么底牌,但他既然敢来,至少能够一战。绝不会像血河老祖说的那么轻松。
血河老祖不想因为置气耽误正事。就让高正阳挑战场,他又能如何。
有了这些记忆,他就能知道纪元都发生了什么。
高正阳和血河老祖几乎同时消失,欲魔之主稍等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现在生活富裕安逸,魔族也没必要去争抢。遵守秩序,大家才能活的更舒服。于是,所有人都遵守秩序。
他说着阴沉一笑,“他所在都城繁华,正好给他陪葬。也对得起他十四阶的身份。”
如果没有高正阳,现在人界必然是满地疮痍,各族厮杀成一团。到处都是死尸和冤魂。
血河老祖立即想到了十六阶!
对于喊打喊杀的天煞老祖,紫元弘都有点好笑。这位思维还停留在远古时代。
到那个时候,血河老祖之流都不堪一击。
血河老祖对情绪感应虽然不强,却也隐隐觉得紫元弘有点不太妥当。
血神旗有先天血河本源,不论受到什么重创都不会真正毁灭。不论落到谁手里,只要战斗杀戮,就能从血神旗中获得力量。
紫元弘目睹人界的变化,对此http://www.hetushu.com更是深有感触。
高正阳在人界纵横无敌,又有高小七、老孙这样十四阶战力徒弟,还有战神武装,他觉得自己所向无敌也是有的。
但他也知道,不是吃的越多就越强壮。他的十五阶法则的掌控生灵血脉,却也不能无限制提升力量。
但考虑了一下,血河老祖还是不放心血神旗。
郑重其事的邀请两位十五阶强者去杀十四阶,不但他丢脸,对两位强者也是一种侮辱。
他眼中煞气渐浓,准备先杀了高正阳,夺回血神旗。
欲魔之主察觉到紫元弘的目光,对他笑了笑。
但那又能怎么样,灭掉高正阳,正好可以把他后面的人逼出来。
紫元弘对此当然持怀疑态度。他一直觉得,高正阳应该成就十五阶了。只是秘而不宣。
欲魔之主明眸转动,从各方面观察着高正阳情绪。却发现对方神形合一,混元无暇。
天煞老祖想来想去也琢磨不透,最后,他觉得自己可能就是想多了。
血河老祖很快就按捺住心里的冲动,人界的情况有点复杂。
紫元弘身处在巨变的环境中,全力跟跑都跟不上,也没心思想别的。
有着这层联系,天煞老祖才找到魔皇紫元弘。
魔皇经过历代更迭,也早就不记得这个天煞老祖。
从气势上说,来人雄浑霸烈,才到这里,就把在场众人全部压了下去。
现在,血河老祖明显感应到血神旗的气息,而且,那气息已经达到了十四阶。
紫元弘原本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但他不相信,也没这个能力解决所有魔族生存问题。
就在血河老祖准备动手的时候,高正阳突然扬声说:“等等,这里可不是动手的地方。”
她在心里暗叹:“这人还真有本事……”
而且,天煞老祖一去就没影了。
纪元法则封禁,血河老祖只能潜伏深睡。
欲魔之主从没想过,众生的情绪能积累的如此浑厚。
痛苦,愤怒,杀戮……这些负面情绪虽然激烈,却无法持久。
不管想干什么,都不能当着十五阶强者的面乱来。
不过,野蛮直接的思路也不算错。只要有这个力量执行就可以。
现在却是千万亿众生汇聚一起,造就了辉煌盛世。
欲魔之主掌控众生欲望,神识何等敏锐。紫元弘虽是十三阶强者,但所有情绪上微妙变化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这一句话,却让血河老祖无话可说。
紫元弘又看血河老祖神色不善,总觉得战斗随时都可能爆发。他必须十二分警惕,抓住机会远远跑开。
也有不这么www.hetushu.com想的种族,那些种族都了历史。
七位魔主都是十三阶,一直护持着魔族,和魔族同生共死。自然是魔族最重要的强者。也受到了最尊贵礼敬。
这二百年下来,紫元弘已经完全放弃了称雄人界的想法。他现在就想着抱紧人族大腿,当好小弟。
血神旗气血之盛,比起他来也毫不逊色。只是限于血神旗本身法则限制,没能突破到十五阶。
血河老祖到不需要血神旗吸收力量,他只是需要血神旗在纪元流转中不断汲取神魂精血。等他回收血神旗的时候,就能获取到这些神魂的记忆。
高正阳和虫人族大战,不但灭了虫人族,也顺道灭了五位魔主。把天煞老祖法相斩灭。激发了天煞老祖感应。
哪怕她掌握众生情绪,也没找到入手的空隙。
想到这一点,紫元弘甚至开始盼望着高正阳能赢。看高正阳那信心满满霸气十足样子,这家伙也许真的能赢!
到不是紫元弘无能,而是所有人界种族都是这个想法。
而且,黄金纪元的时候也没有多少生灵。直到白银纪元,智慧生灵的数量也不及现在的百万分之一。
欲魔之主不懂数理之道,只是源自她法则的力量,让她进入人界之后,就对人界众生数量有了一个基本认识。
等所有强者都走了,紫元弘瘫坐在椅子上,长舒了口气,这群家伙走的太好了!
但在高正阳身上,一切情绪内敛深沉。不论他表现的如何,在欲魔之主看来,这人情绪就像苍穹一样,一眼能看透,却永远看不到尽头更无法触摸。
天煞老祖看着空间波动的气息,犹豫了一下,也跟上了。他到要看看,高正阳有多大的本事。
就算想出卖天煞老祖他们,也至少要弄明白情况。
这种好处,也是任何智慧生命无法抗拒的。
极致专一坚凝又极致恢宏深邃。高正阳所展现出的复杂情绪特质,让欲魔之主也开了眼界。
血河老祖眉头一皱,他可没兴趣听高正阳的。他想在哪动手就在哪里动手!
但在这个时候,根本轮不到他说话。不论有什么情况,他也只能自己先跑,没能力照顾同族。
他本能的有些怀疑,这些强者战斗厮杀厉害,但建设方面,只怕拍马都赶不上高正阳。
有了这种怀疑,他对欲魔之主就没那么信服尊敬了。
到是天煞老祖所说的高正阳,可以先出手灭掉。
血河老祖沉默了说:“杀高正阳哪用麻烦,举手可灭。”
紫元弘嘴上不说,心里却对天煞老祖异常鄙视。
大多数魔族凶厉好杀,但经过这千和-图-书年教化,魔族性格中凶厉好杀都被硬生生磨掉了。大多数魔族都变得温和有礼,遵纪守法。
一千万亿,这个数量级别让她异常震惊。
血河老祖冷笑,“你还真把自己当人界之主了!”
天煞老祖则是神色有些复杂,高正阳突然闯过来,他既震惊又兴奋,又有些不安。
直到高正阳开创人界盛世,生存才不在是问题。
作为十五阶强者,血河老祖本能的去计算,如果他把这些生命全部吸收,将会达到什么境界?
但不等血河老祖动手,高正阳一拂血神旗,人已经破开虚空走了,他只留下一句话,“想要血神旗么,那就跟上来。”
对欲魔之主而言,人界所见所闻都很有趣。
虽然被高正阳和人族压着很不爽。但问题不大。相比于种族的繁荣昌盛,紫元弘觉得这些都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天煞老祖虽强,可他早就没影了。
就像是魔族,地位最尊崇的一直七位魔主。
紫元弘似乎看出天煞老祖的怀疑,一脸的无辜。他是这么打算来着,但还没来得及实施。
天煞老祖不由看了眼紫元弘,这个皇帝有些鬼祟,难不成是他通风报信?
高正阳现在根本不用露面,只是手下就把一切事情处理的妥妥当当。
生活质量,才成了需要考虑的问题。
那样的话,纪元虽大,也没几人是他的对手。
生灵的情绪是非常难以控制的。强如十五阶强者,情绪上也会有明显波动起伏。
就算那人出面护住高正阳,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紫元弘心里就一阵恍惚,只觉得欲魔之主异常美艳,而且特别值得信任。他就应该追随这样的强者,在她麾下征战杀伐,建功立业。
两位十五阶强者,当然有他们的想法。就算天煞老祖不说,他们也要进入人界。
天煞老祖去请这两位的时候,自然是提起过高正阳。但他也没敢多提。
紫元弘不想破坏这样的盛世。但他也清楚,天煞老祖他们来了,就由不得他选择。
血河老祖对于智慧生灵也有着特殊感应。他和欲魔之主一样,对这么庞大的生命量级非常震惊。
到了他这一步,力量已经很难提升。但血神旗如此强盛,他催发法则变化,甚至有机会把血神旗提升到十五阶。
而且,血河老祖有种感应,他的血神旗就在高正阳手里。
紫元弘急忙低头垂眸,一脸恭敬的说:“老祖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我一定全力配合。”
血河老祖说的云淡风轻,天煞老祖却是大喜。他没想到血河老祖这么配合。甚至什么条件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