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霸皇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67章 求救

鹤晴摇头:“他们怎么敢,谁给他们的胆子?”
高正阳好笑的说:“两百万这价格可雇佣不了我。”
他打开虚拟游戏,继续和对面女生套近乎:“小姐姐,蓝夜妖姬的飘忽妖魅和你好配啊……”
不过这位的手段也特别强硬,这些年来,他也不知处死了多少家族成员。当范岗发火的时候,众人都是噤若寒蝉。
鹤晴看到高正阳笑了,也松了口气,她抱着高正阳大腿说:“老师,快帮帮我。”
这一次,鹤晴特别认真的想了好久。
高正阳说:“我不闭眼睛,转身就行了。”
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范岗当然很愤怒。
一群人都大声赞同,还有人表示愿意去购买一批异族美女。举行一场盛大殉葬。
也不容鹤晴反抗,高正阳一挥手,把鹤晴送到了另一个世界。
高正阳问:“还有么?”
鹤晴明眸一转:“这样啊,那我花两百万雇你怎么样,你把我灭了范家。两百万都给你。”
范岗意兴索然的说:“就不用这么大张旗鼓了。不过云鹏生前喜欢的女孩,就都一起处理掉吧。我心里也能舒服一些……”
这位性子老而弥坚,一直负责主持家族商业。这些年来,范家能不断强大,范岗居功至伟。
高正阳失笑,“行,这没节操样子像我。”
鹤晴被逼得没办法了,只能苦苦思索,“但我跑了,他们会不会对付我家里人啊?”
范家居然堂而皇之和魔族做生意,贩卖的人族重要法器。
“一群叛国贼,该死。”
“你到学聪明了。”
“我先逃跑,最好拉上白湖,因为他们不敢碰白湖。”
鹤晴满脸沮丧,“我突然举得一切都没有意义。就算能拯救人族,人族也终究会变成这副丑陋样子。上层欺压下层,却没有一点承担责任……”
“这是人族的优点啊。强烈欲望才是推动人族向前的终极动力。”
看到鹤晴一脸茫然的样子,高滚只能提醒说:“你好好想想,总不能m•hetushu.com一点办法都没有吧。”
“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那你还在网上乱勾搭?”
“老师,麻烦你认真点。”
“勾结魔族,贩卖法器。这是叛国大罪啊?”
但范云鹏却不一样,他就个纨绔。除了爱玩,并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对于这个小曾孙子,范岗也是有种超乎寻常的爱。
鹤晴现在的状态,遇到范合几乎没有赢的可能。
范岗不用细问,就大概能猜到双方赌的什么,他说:“你尽快找个时间把那女孩处理掉。就带到云鹏坟前烧掉好了。云鹏既然喜欢,就让这个女孩去陪他。”
鹤晴说完热切的看着高正阳,“这个办法怎么样?”
范合最后说:“但在出事的那天下午,范云鹏账上资金转移了两百万。接受资金的是个叫鹤晴的女孩。查了一下,是个小主播。和范云鹏赌斗,赢了他二百万。”
还有人提议,不如把云鹏喜欢的女孩都处理掉,让云鹏在地下热闹一些。
范岗满头白发,但老眼凌厉如鹰,拍着桌子大喝,就像发怒的雄狮,异常有气势。
鹤晴有点怕了,噗通跪到地上,满脸可怜的恳求:“爸爸,救救我吧。”
鹤晴义愤填膺,恨不能拿枪把这群家伙都崩掉。
随着人界融合,异族越来越多。但是,魔族已经去毗邻人族的最强大敌人。
“你不要想的那么远了,别人要来杀你,你该怎么办?”
魔族最先进入人界,和人族进行了绵延几千年的大战。双方的仇恨已经深入骨髓。
高正阳说:“神兵利器你有,神功秘法你有,神丹灵药你有,你只是缺少时间积累。去吧,丧尸再等你呢……”
范岗说:“范宗出事,有两批和魔族交易的法器交易都暂停了。必须尽快恢复交易。”
“二百万,现在女孩还是什么钱都敢拿。”
而且,和魔族私下交易法器,交换各种特殊资源,这个生意利润太大了。范家可不是自己做,而http://www.hetushu.com是联合了其他几个大家族。
别说天岳都,就是最高安全委员会,他们都说的上话。
“我查了范云鹏最近半年的活动,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曾经虐杀过两个平民女孩。事情也完全处理妥当。对方的家庭也无力报复。”
一人站起来诉苦说:“灵光公司出事,引来了大批安全机关的人,每天各种检查,根本没法做生意……”
“噗……”
顿了下又说:“你不会说我会把眼睛闭上吧?”
高正阳到是很理解,“魔族因为种族混杂,素质低劣,又天生好斗。整个文明完全建立在战争之上。魔族没办法种田发展。但他们个坐拥庞大魔界,有着丰厚资源。用低阶法器换取大量珍贵资源,这生意太好赚了。一来一去,就是百倍的利益。这样利益下,什么种族,阶层,都没意义啊。”
鹤晴这才想到范合的问题,她可怜巴巴的看着高正阳:“老师,你不会看着我死吧?”
高正阳说:“你自己脑子一热,杀的痛快。要不是我帮你善后,你早就被人砍死了。现在还要我帮忙,有点过分啊。”
会议厅的众多家族成员,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范岗可是十一级强者,也是经历了数次大战的几百岁长者。
当然,这也是因为那个孙媳妇太魅了,他才痛下决心生了这个东西。范云鹏也很有资质,虽然贪玩,但总归是有前途的。
一直到了下午的时候,鹤晴终于想通了,她找到高正阳。
鹤晴有点失望,面对范家这种强大家族势力,她的确是很心虚。引以为傲的七级力量,对上范家就不算什么了。
“老高,你居然花我的钱泡妞。”
高正阳义正辞严的拒绝了,“凭我的魅力,追我的美女从天岳都一直排到光明都,让你介绍那不是笑话。”
九级的武道高手,对于力量控制已经非常强大。其战斗意识,比起鹤晴来只高不低。
蹲在家里的鹤晴,通过高正阳的m•hetushu.com中转,实时观看了整场会议。
高正阳正在摆弄她的天机表,严格来说是通过天机表玩一款流行的虚拟现实游戏。这款游戏主打跳舞、卡丁车、购物等休闲娱乐,特别受女孩子欢迎。
鹤晴气的要死,她都快死了,高正阳还有心情在游戏里和女人说肉麻情话。
高正阳一脸陶醉,“我站在灰烬之上说,你死了,我就全世界都变成灰陪着你。等到了后世,必然成为一个经典传说。”
鹤晴完全无法接受,她也不明范家在想什么。
鹤晴一脸无奈:“九级高手,你都说了,我怎么都打不过。那我该怎么办,也抱着他腿喊爸爸么?”
范合在范家专门负责处理外务,人很精悍能干,同时也是九级高手。他在各个方面都有关系网,调查这种事情是他专长。
鹤晴有点不好意的说:“这个办法是有一些问题。我还有个主意,就是暂时和白湖出去。趁着这段时间发布个论文,提高自己地位。到时候,范家就不会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碰我了……”
“你死了才能突出现实的残酷啊。老师我因此悲愤欲绝,提剑把天岳都上下都杀光。这故事多么凄美……”
“是。”
“老师,你有点过分了。”
人族上下,也始终对魔族保持着最高警惕。别说和魔族做生意,只是和魔族建立私下联系,就是重罪。
“去好好查一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不懂,绝大多数人都是俗人。俗人多好啊,我最烦装模作样的家伙,一点也不真实。”
高正阳叹口气:“我都说了,不能帮你动手,但我可帮你啊。不就是九级么。你忘了丧尸世界了,利用时间流速差异去别的世界修炼,迅速达到九级。亲手解决问题,这才是正道啊。”
灵光公司的范宗出事,范岗到是能接受。因为做这种脏活,手上都是血腥。也不知会得罪了谁。遭到报复并不奇怪。
但看高正阳的样子,只怕是真的不会出手干涉。她只能和图书依靠自己了。
鹤晴大为痛心,也极其失望。热血少女就是这样,很容易心潮澎湃,也容易失落沮丧。
高正阳摇头,“你考虑问题方式就有问题,你不能想着我怎么躲避,而是要主动一些。老实说,你的优势已经足够大了。”
“我去和安全总局的人打招呼,让他们都赶紧滚蛋。”
高正阳还提示了一句:“那个范合是九级武道高手。只要在他目光范围内,你绝对打不过他。”
“人都死光,谁给你传说啊?”鹤晴很不屑,“而且这也太烂俗了,三流言情……”
她不解的问:“魔族变强了,人族不是第一个倒霉?他们范家不也要跟着人族一起倒霉?”
高正阳说:“人人清心寡欲,那世界要多无聊。”
“我要是帮你到容易。但你也不能遇到事情总找我。”
鹤晴见高正阳不上当,想了下又说:“不如这样,我给你介绍几个美少女,什么类型都有。只要你帮我个小忙。”
鹤晴打断了喋喋不休的高正阳,“我快要死了,您先别絮叨没用的了行么?”
在场的人都是频频点头,虽然大家都明白人死化灰、神魂消散的道理。但能让范岗高兴,死个人算什么。
范岗虽然愤怒,到也相信范合的判断。但他还是很不高兴,“连续出事,要说是巧合也太巧了。这件事还要深挖。”
“虽然很傻,但总归是个办法。”
她看了一眼,高正阳已经用她帐号花了好几万了。游戏里的高正阳是角色穿着名牌,看着高级跑车。最过分的是,消费的金额有一半用来送人的玫瑰、珠宝。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么?”高正阳一本正经的问。
“我想到了解决办法。第一,我去偷一具灵甲。就我所知,天岳大学里就有九级十级灵甲。过去偷一具星甲出来,然后弄死范合。”
“范宗的事情要尽快查清楚。”
鹤晴卖萌说:“我这么可爱的女弟子,不能就这么死了。”
范合虽然觉得这样没多少意义,也并不符合家m.hetushu.com族利益。但范岗喜欢这么做,就没必要讨论了。
高正阳说:“你已经是个成熟的战士了,要学会自己解决问题。”
“你自己开动脑筋想想办法?”
高正阳安慰说:“世界不的黑的也都是白的。世界是复杂的,多色彩的。等你习惯了,嗯,就会发现一切都没有自己可爱。哈哈……”
“庞大的利益,足以让人疯狂。再说,人族是人族,范家是范家,不能混在一起说。”
范家的会议开了大半天,做出了许多重要决议。
“不行。”
“也不能这么说。最初这个生意,应该是最高安全委员会授意做的。”
“你想了这么久,就是想出了这两个主意。为师都不知该说你什么。”
范岗活了几百年,修为又强,在天岳都高层有很多关系。
“这世界好黑暗啊,无怪你不想管。”
高正阳说:“只是到了现在,生意就逐渐沦为私人家族赚钱工具。”
天岳都作为抵抗魔族的最重要战场,每年都会宣传魔族的可恨,宣传抵抗魔族的人族英雄。这种环境下长大的鹤晴,对于魔族有种无可抑制的厌恶。
“你不懂,网上大家谁都不认识对方,爱是真爱,恨是真恨。要是知道我是高正阳,爱未必是真爱,恨也未必是真恨,何其无聊。”
“那你还分我的钱。”
高正阳头也不抬的说:“交了你那么多还没收学费呢。还有,你赚的钱也有我一份好么。我觉得我们还是要亲师徒,明算账。这三百万我也不要多了,分一百万总是应该的吧。”
这个时候,范合主动站起来说:“董事长,我去查过了。也在执法局等机关都调查过。范云鹏的死纯属意外。他们都服用了某种强烈致幻妖物,又喝了很多的酒,就出事了。并没有任何人插手的痕迹,和范宗的情况完全不同。”
鹤晴不想说和高正阳闲聊,她发现这个老师特别闲,还话痨。絮絮叨叨特别能说。
“服了你了。”
“我既然动手了,当然要按劳分配。这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