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霸皇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84章 翻手覆天

说着,云丰飘然来到擂台上,站在了铁甲傀儡另一侧。双方距离足有数十丈。
云桃桃皱着鼻子哼了声,侧过小脸,再不看高正阳。以此表示她对高正阳的怀疑和不屑。
李沐心里非常着急,要不是身份太低,实在是没有说话的资格。他都想站出来阻止高正阳了。
李沐看着几个人样子,心里也暗怒,几个七阶八阶散修,也敢耻笑他。过了今天,他就叫这几个家伙好看。
云桃桃自是不信,却也懒得反驳,只是给了高正阳一个漂亮的白眼。云丰却是心中一动,前段时间海啸侵袭鬼狱岛,声势极大。
“你是一定要让我也上台比武了?”
高正阳说:“我压上《七绝剑诀》,这门剑诀,想必抵得上炼甲法吧?”
云桃桃却忍不住了,她娇声说:“高正阳,你也太狂妄了。我哥也上去,失手把你打死怎么算!”
“很不巧,都被我打成飞灰,什么都没留下。”
“可以。”
铁骨很无奈,却拙于言辞,不知该怎么劝个云丰。
“别乱说话,高师何等神通,岂是铁骨可比。”
高正阳看出云丰的顾忌,大笑说:“我不白占便宜,和两位一起打赌,两位只管一起动手。”
女孩也好,女人也好,第一眼看过去最重要的终究是颜值。
高正阳话没说完,六丈多高的铁甲傀儡就拔出一口长刀,长刀上赤金光芒流转,亮如红日。
“如此,承认了。”高正阳悠悠说了一句,巨掌,顶天立地的巨人,也随之无声消散。
其实修者并不需要多说话,修者面对的更多是自己,是天地。铁骨这样的修者,并不是问题。
云桃桃就没这个城府,她怀疑的问:“我看甚老很厉害,你是怎么杀的?还有其他七八只大妖,都是什么妖怪啊?”
周围看热闹的修者也懵了,还可以这样?
铁骨其实并不太把高正阳当回事,对方法术变化也许精妙,但在这种面对面战斗的擂台上,铁甲傀儡的优势太大了。
“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一定去过潜龙岛,还在那找人炼器了。”高正阳肯定的说。
如此庞大的巨人,坐在海面上,头已经直入云天。巍巍然就如同支撑九天的神山。
灵珠城到处都是关于高正阳好色的传闻,云丰远在云城都知道。他本来的流言还有些怀疑,但看高正阳这样子,却很符合流言中的样子。
李沐等旁观者都脸色煞白,一个个神魂的吓没了。
鬼狱岛除了心剑、云光、铁甲三大宗门外,本地的宗门就只有天鬼、风雷很有实力。还有两三个小宗门,只有三五个人,其实也没资格叫宗门。
这两年铁骨进步很大,但这样进步全在他意料之中,不需要多看。他关心的是高正阳,他到要看看,高正阳有何等本事。
高正阳见面就这么轻佻,更让他好不喜。
铁骨也懵了,六丈高的铁甲傀儡,相比之下就像山峰下的蝼蚁。
云桃桃很认真的侧头想了下说:“我没见过你啊。”
笼罩天地的巨掌,这才停住。
巨大铁甲腹部位置打开,一个肤色青黑的青年从中飞出来。这青年身材不高,却肩宽背厚,显得很粗壮敦实。眉眼间一片木讷之气,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不善言谈的木讷男子。
“我对铁甲傀儡之法颇有兴趣,不如赌贵宗的炼甲法。”
云丰这人虽然一副贵公子做派,却心思深沉,绝不是什么大度量的人。要是风雷宗落在他手里,只怕结果要大大的不妙。
一个小宗门修者凑到李沐身边低声问:“这位铁骨上师真是厉害,却不成玄阳上师m.hetushu.com有什么本事?”
擂台上的高正阳,可没在意几个观众在干什么。
云丰大骇,正要出声劝解,天空上那巨掌已经缓缓拍落。
高正阳微笑说:“论出个高低胜负,总不能自己到处去说。有这些人也算是个见证。也免得让人怀疑我总是胡乱吹嘘……”
云丰知道不妙,鼓起所有力量大叫:“我们输了!”
哪怕高正阳只是输了,影响也非常巨大。鬼狱岛的格局,都会因此改变。
一直沉默的铁骨突然说:“我要和你实战。”
铁甲傀儡全力一击,绝不那么容易化解。
“请。”云丰一拱手沉声应了一句,他护身神器云光鞭也催发出来。
这个铁骨,就像是个实心的铁人,实在是无话可说。
云丰正想着,心中突然生出感应,不禁抬头看过去。
云桃桃自然是在讥讽,高正阳却毫不在意,他笑着说:“云兄若有这个本事,无需客气。我被打死了也绝无怨言。”
云桃桃也瞪大了明眸,高正阳之前口气那么大,总要有点本事吧。说实话,她到是更愿意高正阳赢。
蜃龙的幻象全从记忆中提取形象模拟出来的,两个桃桃如此相似,甚至表情上细微变化都那么像,肯定是蜃龙照着桃桃样子变化出幻象。
高正阳的飞剑,也是来去无影神妙无匹,本就没什么威势可言。
巨人发出的声音沉闷却浑厚,在空中滚荡轰鸣,极有威势。
李沐急忙帮着高正阳吹嘘,他也不敢太得罪铁骨,都是用神识传声,不怕铁骨能听到。
高正阳一摆拂尘,他当初下手太狠,这些大妖却都被轰的粉碎,想起来到是有点浪费了。
“是吧。”
对于其他宗门修者,至多有借鉴意义。《七绝剑诀》却又不同,这门凶厉剑诀自成体系,任何修者都能拿过来修炼。
《白云七法》是云光宗的入门筑基之法,要说的确不算高阶秘法。但这等法术,绝不外传。外人也是只闻其名,却没人见过。
刚才巨掌笼罩,可把所有人一并都罩住了。掌势所及,绝不是他们这些小小修者能承受的。
他对云丰和铁骨点了下头说:“两位既然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动手吧。”
逆天挥拳出击的铁骨,被那巨掌轻轻一碰,就周身爆血,从空中掉落下来。
但高正阳喜欢吹嘘炫耀,也由得他。总之这人是有本事,绝不能小看。
唯一不同的是,高正阳的确英武又洒脱,很有种折服人心的魅力。哪怕明知此人好色,也生不出多大的恶感。
这一次,众人才深刻知道双方的差距有多大。铁骨这等强者,别说是动手,只是催发元力散发出的威势,就足以压死他们。
海面也跟着无声下沉,出现一个广阔无尽的巨大黑洞。
“哼,说来说去都没证据,信你才怪。”
铁骨飞起来,同时催发巨大铁甲傀儡落在高正阳对面,铁骨沉声说:“我要动手了。”
高正阳不在意的说:“十阶妖怪随手可杀,谁会在意杀了几个。”
就是铁骨也呆了下,正常来说,不应该客套几句再动手。高正阳这么直接,可一点都不符合套路。
“甚老是一只蜃龙。”
高正阳在旁边看着,也觉得好笑。可怜云丰辛苦的找到话题,铁骨却完全不跟着节奏走。
“赌什么?”铁骨问。
再有一个,双方分开站位,也是战斗最基本的原则。站在一起,反倒互相牵制,容易给高正阳机会。
他想了下又补充了一句,“高师力战两位金丹强者,就算失手也情有可原……”
云丰越想越和_图_书不对,再看笑吟吟的高正阳,更是摸不清对方底细,心里就有点虚。
云丰脑子嗡的一声,所有声音都瞬间消失,所有感官似乎都被剥夺。
这么远的距离,也是一个基本安全距离。铁甲傀儡刚猛无俦,动作大开大合,还是离远点安全。
云桃桃觉得这个称呼很新鲜,主要也是高正阳湛蓝道衣飘洒,虽然不如她哥哥云丰俊美,却犹如朗月清风,气度上更多了几分自在潇洒。
云桃桃却比云丰认真多了,她问:“你杀了那么多大妖,总要留下点东西吧,妖丹,妖尸,拿出来让我看看,我就信你。”
几个小宗门的修者个个脸色剧变,他们都知道大宗门厉害,但到底有多厉害,却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然后怎么了?”云桃桃瞪大明眸,对这个故事颇有兴趣。
但该说话的时候,还是要表达清楚。铁骨这样的,在宗门就很难混下去。也不怪他堂堂铁甲宗最强天才,却被发配到了鬼狱岛。
高正阳如此痛快,到让云丰和云桃桃很是意外。
高正阳看了眼那巨人,淡然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空口吹嘘?”
对方的质疑更是可笑,都不值得反驳。
铁骨这人无趣之极,输了也不可惜。
几个小宗门的门主都是恭恭敬敬给高正阳施礼,又逐一问候了云丰,铁骨。然后就在李沐带领下,远远退在一边。
云丰看着远远站在擂台另一侧的几个修者,有些好笑的说:“玄阳道兄既然不在意他们,又何必邀请他们过来?”
就算是对高正阳很有信心的李沐,也有点发懵。铁骨、云丰这等金丹修者,道法精微,变化玄妙,可不是妖兽可比。
几位修者都没什么根基,也不敢说太多。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暧昧微笑,在那微微点头,似乎是赞同李沐,又似乎是在讥笑他。
云丰愿意联手,铁骨却不太愿意,他看着云丰说:“云兄,我自己就可以。”
云丰眼中神光猛然一盛,高正阳居然敢这么说!他先是愤怒,转又冷静下来,他可不能冲动。
高正阳一起对付两位金丹修者,这也未免太托大了!
云丰还没说话,云桃桃就惊奇的问:“你怎么知道?不过潜龙岛鬼气森森,一点也不好玩。”
高正阳很谦虚的一摆手,示意这等小事不值得夸赞。
铁骨有些奇怪,高正阳这赌注明显有点吃亏。炼甲法虽是铁甲宗的重要秘法,和七绝剑诀这等顶级剑诀相比却差了许多。
从方向判断,也正是潜龙岛的方向。
问到铁骨,铁骨就是一个字,最多两个字,立即就能终结和他有关的一切话题。
那身躯盘坐在海面上,足有一万多丈高,看那容貌样子,赫然正是放大了千万倍倍的高正阳。
眼前这具铁甲并非真人,只是铁甲宗最常见的铁甲傀儡。按照铁甲的元力反应,应该是十阶左右。
云丰却想得开,他安慰铁骨说:“你只管动手,不用管我。”
蜃龙不是女人,但它的确是母的。蜃龙引诱男人神意交合,窃取他们纯阳之气,这也是最常用的手段。
他试探着问:“既然只是我们三家论剑,却不知该如何个论法?”
到时候灵珠道院全面收缩,风雷宗又该何去何从。
云光宗的云丰,这会也全神贯注的盯着高正阳。
“你这样空口吹嘘,哄骗小姑娘,有意思么?”
云光鞭是以云气和霞光编织而成,若真若幻,最是灵动。远能攻到千里之外,近能化成纱衣护身。攻防之间,变化无穷。
他接近十阶的m•hetushu.com钢筋铁骨,在那巨掌笼罩下也微微颤抖,似乎随时都能崩溃。
云丰脸上似笑非笑,那意思很明白,且听你吹。
“从天而降的掌法,那又是什么?”
凝固的天地,海水,这才轰然震鸣,卷起惊天巨浪。
不过,这些宗门太小了,包括天雷宗在内,也就只有当观众的份。高正阳连座位都没准备。
云丰拍了俩下手,故意用赞赏的语气说:“玄阳道兄如此神威,无怪能轻易灭掉天鬼宗,强取风雷旗,称霸鬼狱岛。”
铁骨坐下后,也不在和高正阳搭茬。只是一直看着云桃桃,目光愈发的温柔。
云桃桃对铁骨的目光毫无感觉,反倒是高正阳天南地北随意乱扯,说的好不开心。不时就笑的浑身乱抖,蜜桃乱颤。
天空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只巨掌,手指就足有一千多丈,加上手掌,至少有三千丈。
高正阳的论剑大会,自然要邀请了所有宗门。
李沐现在上了高正阳的贼船,就只能抱紧高正阳这条大腿。他可希望高正阳出任何问题。
高正阳不论怎么变化,在擂台上他没有多少挪移空间。直接正面硬钢,正是铁甲傀儡最喜欢的战斗方式。
“你说杀了蜃龙等七八只大妖,却一点证据都没有,不是吹嘘是什么?”
云丰神识扫过去,人就懵了。如此浩然磅礴元力,胜过他百倍。别说动手,只是气息笼罩下来,就要把他金丹压碎了。
云丰说:“我们也只是和玄阳道兄切磋,没什么。”
铁甲傀儡从风格上看有点像机甲,不过,没有机甲那么精致,更没有机甲的精密。给高正阳的总体感觉就是傻笨粗。
“我等论剑,岂能没有观众。”
有个修者还忍不住讥讽了一句:“玄阳上师神威无敌,绝不会输。李宗主你说呢?”
也就是在云丰的扶植下,这几个小宗门总算有点起色。但距离风雷宗、天鬼宗差的还是太多了。
那个修者连连点头,心里却是十万个不信。就凭铁骨展露的威势,何等强横霸道。高正阳站在那却差的太远了。
云丰也说:“铁骨道友何必这么认真,先坐。”
这个时候,高正阳突然说话了:“你们听说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么?”
但高正阳的声音却飘忽灵动,似乎在这天地之外。等高正阳一句话说完,那铁甲傀儡还没能斩出手中刀。
恢宏浩荡的巨掌在瞬间占据了他全部身心。
高正阳甩动拂尘大度的说:“念在初次见面,就不追究了。你是铁甲宗的铁骨吧,那面坐下吧。”
相比之下,高正阳不过是后起之秀。在其他修者心中,比起铁骨、云丰还要差一些。
云丰也有些无奈,按照常理来说,铁骨才是他们朋友,正要好好聊聊。当着高正阳的面,也要表现出铁甲、云光两宗亲如一家的架势。
云丰到是觉得合算,白云七法传给高正阳,也不影响什么。就是一本筑基之法。以此法筑基,就只能走云光宗的修炼路子。
高正阳颜值足够,又是完全区别于云丰的类型,就让云桃桃有了兴趣。
巨人也是以海水凝结。原本普通的海水,此刻都蕴含了无尽水系元力。庞大无匹的身躯,汇聚的力量恐怖之极。
在修行方面,她有着足够高的眼界见识。稍微一想,就找出了高正阳话语里不合理的地方。
云桃桃听出高正阳是在说她,她哼了哼,“拿不出证据就是吹牛!”
没办法,云丰也只能和高正阳闲聊。得空再问铁骨一句,尽量带着铁骨参与话题。
高正阳一摆拂尘,很干脆就落在海水凝结成的擂台上,和_图_书对着铁骨一笑拱手:“请。”
赤金刀光遍照八方,把方圆数百里海面的镀上一层赤金之色。
高正阳说:“这老货帮我炼制神器,却借机阴我,被我看穿了原形。”
李沐的样子,到让其他几个小宗门的人吓一跳。风雷宗这等大宗门的门主,尚且如此,他们这种小宗门,又该如何?
“可以。”铁骨痛快答应了。
“小姐姐?”
“当然当然……”
座位上观战的云桃桃,目光痴迷的看着高正阳,“这家伙,太厉害了,比哥哥厉害,比爸爸厉害,他怎么这么厉害……”
催发出云光鞭,也显示出云光势在必胜的决心。
但这样更好,铁骨最烦就是磨叽废话。
炽烈如阳的赤金刀光,也散发出刚猛酷烈刀气,直指高正阳。
她说着连连摇头感叹说:“鬼狱海域才有几只大妖,照你的说法,这一下都被你杀光了大半了!”
李沐那焦急的表情,也让周围几个修者暗笑。刚才李沐狂吹高正阳,现在还不是急了。
铁骨在上空眯着眼睛,他到要看看高正阳能撑几招。
高正阳名声虽然响彻鬼狱岛,和铁骨、云丰相比却并不占便宜。铁骨云丰比较在这待了几十年,名声赫赫,根基深厚。
铁骨自然不知云桃桃怎么想,但他能感应到云桃桃注视的目光,心里自然更多了几分斗志。不论如何,都要把高正阳拿下,让云桃桃看看他的本事!
被冷落的铁骨,很快就振作了精神。不管如何,只要能看到云桃桃,那就是极好的。
高正阳有点同情桃桃,不知不觉就被蜃龙借用了形象,也不知拿去骗了多少人。甚至更过分都做过。
云丰也心里一紧,高正阳这一手可有点厉害,他居然没看出变化的路数。看起来,也不太像心剑宗的剑诀。
高正阳一笑,又对云丰说:“云兄,一起赌一把如何,我压七绝剑诀,你随便拿本《白云七法》就可以了。”
这等大家伙看着威猛,实际上远不及十阶大妖来的可怕。
云丰说:“甚老炼器水平的确很高,只是这人来历诡异,只怕没什么好路数。我看应该是一位大妖,只是大家距离遥远,也能相安无事。”
铁甲傀儡刀气积蓄到巅峰,就要举刀斩击。
铁骨有种感觉,这不是铁甲傀儡慢,也不是高正阳说话快,而是高正阳以秘法传递声音,不同层次变化对比,才有了这种让人异常矛盾的感觉。
虽然对方语气不善,高正阳也不想现在就动手。作为论剑大会的主人,基本的气度还是要有的。
三千丈的巨掌都是海水凝炼而成,掌纹指节等清晰可见。这只巨掌并不是单独存在,在巨掌之后还有一个巍然如山的庞大身躯。
云丰试着催发云光鞭护住铁骨,立即就感应到无穷无尽的水系元力落下。无法形容的重压,也让云丰五脏如焚,周身麻痹,金丹都被死死压住。
李沐其实也觉得高正阳气势不行,但他亲眼看到高正阳灭杀火龙,那等神通真不是铁骨可比。
“潜龙岛都被轰飞了,我却是找不到证据。”高正阳说。
云丰无语,这位的谦虚样子,怎么看都不顺眼。
铁骨看着木讷,人却不是真的傻。云桃桃的冷淡态度,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他这人却习惯了面无表情,别人也完全看不出他想的什么,更看不出他的情绪。
“我就把它杀了。此外还有七八只大妖,一起解决。”
当时他就觉得不对,那海浪中赫然有着强烈元气变化,应该是强者交手引发的海啸。
高正阳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过程。
“玄阳道兄去过潜龙岛?和图书
对于这些小宗门的修者来说,这也是一个宝贵的学习机会。
“我自会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你说我吹嘘,却是随口乱说。”
云桃桃很惊讶,她哥心高气傲,怎么会同意和铁骨联手。她满是疑惑的问:“哥?”
铁骨不信高正阳有这等身体,他厉声狂喝:“一切都是虚妄幻象,给我破!”
远处观战的几个观众,都不由的闭上了眼睛。
铁骨对云丰到是颇为信服,当然,主要是因为他喜欢桃桃。对于云丰可以说是言听计从。他本人也不喜欢勾心斗角,只爱修炼肉身锻造铁甲。
云桃桃虽然只有十五岁,却天生的通灵道体,现在已经是九阶巅峰,距离金丹只有一步之遥。
可铁骨这种样子,别说云桃桃,就是他都不知该怎么搭茬说话。
铁甲傀儡不止是神光刺眼,身上的气势也在不断攀升。十阶巅峰金丹的力量,通过铁甲傀儡施展出来,看起来更为强横霸道。
高正阳陪着云丰、云桃桃说了会话,其他宗门的人也陆续到了。
铁骨想了一下,自觉就算输了也没什么。一本炼甲法,他还输得起。
墨色的鬼狱海域,也是第一次如此金光闪闪。
众人不敢睁眼睛,却都通过神识尽力观察铁甲傀儡的变化。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们都能感应到强大法力的精妙变化。
云丰长身而起,淡然说:“既然玄阳道兄有此豪情,小弟就勉为其难奉陪一次。”
铁甲傀儡就像扑向火海的飞蛾,才还没等碰到那巨掌,就已经扭曲崩碎。
高正阳哈哈一笑:“随便啊,我们可讲解道法论高低,也可以动手实战。任凭你们喜欢。”
李沐脸色如土,嘴上却不肯认输,到了这一步也只能硬挺。
“无妨。”
“只管动手,只是你这铁甲傀儡,怕是要换一个了。”
云丰也说:“玄阳道兄,我妹妹年纪还小,从不单独出门,你一定是认错了。”
就在铁甲傀儡蓄势的时候,高正阳突然说:“小赌怡情,动手之前,不如我们赌一把。”
要说起来,也是个很强壮武勇的男子。只是云桃桃实在不喜欢铁骨,她其实对长相还不是那么在意,更多是不喜欢对方沉默无趣。
巨大铁人浑身穿着厚重铁甲,脸上也带着全封闭的面盔。高大厚重的身躯站在虚空中,自然就给人极大压力。
云桃桃轻轻点了下头,就再不看铁骨。
李沐带着一个长老过来的,到了之后就恭敬给高正阳施礼问好,言必称高师,特别殷勤。
只是,高正阳突然说要打赌,这一定是有必胜把握。云丰不禁生出几分迟疑。
铁甲宗的本事就是炼制铁甲傀儡,铁甲傀儡小的只有寸许,大的几百丈几千丈。据说铁甲宗宗门就建在一具异常巨大的铁甲上。
云丰在旁边微微皱眉,他特别宝贝这个妹妹,对于所有和他妹妹搭讪的家伙都有着本能的敌意。
铁甲傀儡刀势何等凌厉迅猛,正常来说,高正阳一个字还没说完,刀就斩落下去。
铁骨也没说话,只是一捏法诀,六丈高的铁甲傀儡,高高举起长刀。
这人正是铁骨,他强挤笑容对云丰笑了笑,又用力的对云桃桃点了点头。
铁骨其实长得浓眉大眼,个头虽然不高,站在那却很扎实。铁青的肤色,更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钢铁般强硬。
“没事,你只管坐在这观战。”
修为最高的李沐都有些受不住,只能闭上眼睛以神识去观察。
高正阳洒然说:“你不信就算了,也不是大事。”
一个冷硬如铁的声音在空中响起,话音未落,一个六丈多高巨人虚空中大步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