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
霸皇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18章 来了

石重感应到月灵琴的移动,微笑说:“在我面前,轮不到你乱来啊。要么抵抗,要么堕落,别无它路……”
但是,这样毫无乐趣可言。石重要的不是强行征服,他要更深层次的东西。
上面还有敖贞和凤轻翎,这都是高正阳女人。通过这些人,高正阳牢牢把持着人界。
石重不屑的说:“你们什么最高安全委员会,都是一群废物。高正阳还想让你们看着人界,简直搞笑。”
石重也不着急,他就是喜欢看到纯洁神魂在挣扎。
晶莹的冰屑在空中飘扬的姿态非常漂亮。但是,无数冰屑却再次聚拢,瞬间重组成石重。
随着力量不断提升,云飞扬对于高正阳反而愈发敬畏。他不愿意和高正阳为敌。
周围数万邪教徒被那悠然剑光一照,同时神魂断绝,扑到在地。
就在这个时候,月灵琴识海中突然浮现出一株巨大桂树,桂树上的银桂飘香。清风徐过,细雨如纱。银桂在风雨中更多几分飘渺灵动的。
最终,道、佛两门都失去了影响力。
神王剑势可不是他们能承受的,何况,云飞扬也是存心杀人灭口。这些邪教徒虽然虔诚,却会留下记忆。随便被哪个强者抓住,记忆就会泄露一切。
“小羔羊,放弃抵抗,回归我的怀抱。力量,美貌,智慧,永生,你想要的一切都可如愿。”
一个变形死人在祭台上说话,下方几万教徒在颂咒。
这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月灵琴越是压制,那股冲动反而越强。她自己都不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
石莉跪在地上大声念起万能之主的咒文,其他教徒也都一起跪下,所有没有理智的疯狂诵念咒文。
云飞扬对月轻雪说:“我们素无恩怨,你带着这个女孩只管离开。”
“我想要你这恶心东西死的干干净净。”月灵琴冷着脸说。
月灵琴毫不迟疑的催发冰魄神光剑,面对难以测度的强敌,她不能再有人保留。
红日,月轻雪不用说,这都是高正阳的女人。白心猿,高正阳死心塌地的跟班。明明是个蛮族,却毫无种族之见。
月灵琴理智还很清醒,她明白一旦顺从心里的冲动,她就会彻底堕落。只能咬牙苦苦抵抗。
“就凭你?”
石重的声音里有种奇异的魔力,月灵琴虽然异常抗拒对方,但心底深处却总有种跃跃欲试,想要按照对方的话去做。
云飞扬容貌还是那么年轻英俊,只是脸上表情冰冷,眼神森然无情http://www•hetushu•com。他也没穿道门的法衣,而是穿着一套青色铠甲。
月灵琴却有点懵,她通过剑气直接的反馈,很确定自己杀了石重。眼前的一切,已经无法用修炼体系来解释。
月灵琴手有些抖,对方的话有种奇异魔力,让她本能的就想遵从对方的指示。
突然出现的高正阳,就像行空烈阳,横扫一切阴霾晦暗!
冰魄神光剑一出,只是森然冰冷剑气就给石重镀上一层白霜。他的血液甚至都冻结成冰。
月轻雪说:“小羊脾气很差,你现在就滚,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云飞扬看到月轻雪到了,就知道事情败露。这也早在他意料之中。
月灵琴可不想变成祭品,更不想变成行尸走肉,那样的生存毫无意义。
云飞扬敢作敢当,既然被发现了,也没必要藏着捂着。再说,说他什么都不知道,那对双方都是一种侮辱。
云光剑一举,淡然剑光如同云中流光斑斑点点洒出。
月灵琴看的浑身发冷,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
灵光闪耀,背负神剑的云飞扬从虚空中走出来。
人死了是可以转化为神魂状态存在,也有很多相关方面的法术。但是,石重身体生机断绝,谁来了也无法复生。
冰魄神光剑被完全压制,月灵琴也陷入了绝望。她从没觉得,人生是如此的痛苦艰难!甚至连死都做不到。
石重好笑的说:“你以为放过高正阳,他就能放过你么?”
月灵琴死死握着冰魄神光剑,她实在打不过对方就只有一死,绝不能落入邪神手里。否则,后果一定比死还要凄惨无数倍。
这种无比的痛苦,让她再也支撑不住。她也不想就此堕落,只能鼓起最后一点神识力量激发冰魄神光剑,想要杀死自己。
月轻雪微微皱眉,对方似乎很熟悉高正阳,而且,还知道高正阳去了哪。听这个语气,很可能是十三阶强者。
云飞扬摇头:“留下月轻雪毫无意义。”
死亡无可逆转!这也是诸天万界的铁律。
云飞扬又是从小练剑,剑意之精纯并不逊于白心猿。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她们师徒就都要死在这!
邪神虽然邪恶,力量却真实不虚。只此一点就足够了。
云飞扬对石重一挥手:“别说了,我知道怎么做。”
那霸烈无匹的身影,一下在月灵琴是心中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
冰魄神光剑可是十阶神剑,经过月灵琴催www•hetushu•com发,就是一条大河都能瞬间冻结。在场的邪教徒虽多,却没有人能和月灵琴相比。
虽然修炼的路上取巧了,神王的力量却真实不虚。
石重只是缓缓提升力量,通过神识给月灵琴施加更大压力。如果他愿意的话,瞬间就能强行俘虏月灵琴神魂,并用最邪恶黑暗污染她的神魂。
月轻雪深深看了眼云飞扬:“天岳都有邪神潜伏,你不知道?”
石重也看了看月轻雪,淡然说:“十一阶还没资格对我大呼小叫。换做你老公来还差不多。”
“其实也很容易。”石重微笑回应,丝毫不在意月灵琴的恶劣态度。
没等石重说完,穿着暗金龙皇甲的高正阳就从虚空中走出来,正站在月轻雪身旁。
月轻雪发现徒弟情况不妙,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皇天六道轮回剑,本就不是用来直接战斗的剑器。
月灵琴看不透对方深浅,心里已经生出退意。打不过就跑,这是月轻雪反复强调的准则。
石重突然大笑,“高正阳自顾不暇,你还想拿他名号吓唬我,真是好笑。”
石重转又放柔声音说:“高正阳是你心中魔障。杀了月轻雪,撕碎她的灵魂,就能打破你的一切顾忌。向上的路不能有任何畏惧怀疑!”
“混沌的规则就在于混乱和破坏,没意义的事情对混沌才是最大的意义。”
“知道。”云飞扬回答的异常干脆,没有丝毫掩饰。
云飞扬淡然说:“道门早就亡了。我只能自己找一条路。”
他对月轻雪一拱手:“抱歉,今次必须杀你祭剑。”
云飞扬想到陆九渊死前说的话,心里也有些黯然。
到了这个位置,云飞扬早就看穿所谓正邪。只要能让他更进一步,死多少人有什么关系。
的确,在他的内心深处就是对高正阳极其敬畏。这是一个难以打破的魔障。
月轻雪微微摇头:“你这又何必呢?道门传承万年,也是通天的煌煌大道。你和邪神交易,能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这些邪神信徒常年祭祀,每个人心里都种下了深深邪神种子。他们生而为人的正常情感都已经被污染改变。
月灵琴没心思说话,冰魄神光剑一闪,就在对面的石重身斩了八剑。
陆九渊以前纵横天下,把佛门都死死压住。高正阳横空出世,却打破了道门独尊的地位。然后,就是一连串巨变。
石重说话的时候,眼里闪着奇异光芒,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
那种疲惫和痛苦,是无法hetushu•com用言语来形容的。
云飞扬对月轻雪点点头:“你来了。”
云飞扬对道门很有感情,对师父陆九渊也很怀念。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高正阳不在人界,他的影响力却无可动摇。
石重在旁边微笑说:“那可不行,他们既然来了,就不能走。”
石重说:“只要你把纯洁神魂献祭给我,所有要求都可以实现。你为什么不试试呢?”
石重诡笑着对月灵琴说:“羔羊,脱下衣物躺下,取悦我,你也可以获得永生……”
石重悠悠的说:“心有敬畏,还谈什么求道。”
石重在一旁好笑的说:“这个危急关头,高正阳该冒出了救人了?他怎么不来啊?”
如果对方是十三阶强者,真的很麻烦。因为坐镇人界的白心猿只是十二阶。在人界法则下他很强,但遇到十三阶,却占不到任何便宜。
这一次的石重,完全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就好像他从没有被打死过,也根本没有变成碎屑。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象。
但她也只是犹豫了一下,多年的刻苦修炼打磨出的剑心,让她不会真正屈从于任何强力。
月灵琴躲在月轻雪身后,也觉得喘不过气。云飞扬淡然零散剑光,似乎能穿透重重防御,直指她的神魂。
下方的邪神教徒们,也都表现的很惊讶。死人居然活了,而且那诡异样子怎么看都可怕。正常人都无法接受这种情况。
云飞扬也是干脆利索的人,既然下了杀心,也不在废话。反手拔剑,对着月轻雪一指,剑势勃发。
这还是月灵琴收敛力量,剑气目标主要是针对石重。其他人不过是被波及了而已。
等月灵琴从虚空通道出来,却发现石重就在眼前,周围还是数万邪教徒。她在虚空通道进出一次,居然又回到了原地。
再一次突破极限后,压力再次加强了。月灵琴觉得自己神魂都被无数细针穿透,然后一丝丝的撕碎。
在邪神无尽威压下,月灵琴意志被压制到底限后,很快展现出修炼的底蕴。通灵剑心挣脱了邪神情绪上压制,摆脱自身的恐惧和软弱。
唯有皇天六道轮回剑,是上古神剑。这几百年她不断祭炼,已经有了十二阶之威。和云飞扬相比自然是有所不及,但也能勉力抵抗。
他通过秘密祭祀获取力量,已经突破十一阶瓶颈,成就十二阶神王。
现在的人界,虽然法则还没完全解开,但对于力量限制却是越来越小。十二阶的神王,也不再是上限。
冰魄神光剑一和_图_书转,虚空就被斩开一道飘渺若虚的剑痕。月灵琴一闪身,人就进入了虚空通道。
四散的剑气,也让大殿中温度骤降。狂热的邪教徒们,也都打了个寒颤。温度降的太快了,很多人都禁受不起这种低温。
月灵琴年纪虽小,却经常进入神武天参加实战。战斗经验丰富。对于战斗也有着清晰的判断。
“师父临死的时候满是不甘,又能如何。”
紧身的青色铠甲,线条简洁强硬,衬托的云飞扬强悍而冷冽。完全不像他从前那样翩然潇洒。
石重淡然说:“你现在还不明白混沌代表着什么,无怪怎么练也只是十二阶!你这样畏畏缩缩,再练一百万年也当不了神主。”
“小羊若在,你敢来么?”月轻雪冷笑质问。
月轻雪审视了石重一眼说:“你是哪来的邪神,人界不是你待的地方,立即有多远滚多远。”
高正阳留下的白心猿可不好惹,敖贞、凤轻翎更不用说,他都惹不起。
但是,月灵琴很清楚这水有毒。喝了之后不会死,却会陷入比死更痛苦的状态。
高正阳一出来,邪神无处不在那种邪恶诡异气息立即消散,斑斑点点的剑光也没了踪影。
石重沉默了下说:“高正阳就是在这我也不怕。只是没必要和他浪费精神。他既然不在了,那还想管得住谁?”
其中,响应最快的无疑是云飞扬。这位道门传人,天岳都总督,也是一位十一阶顶级剑神。
石莉在前方突然狂叫一声:“主的光辉照耀下,我们永远不死!”
云飞扬也说不好,白心猿是蠢呢还是大智若愚。反正他就抱定了高正阳大腿,绝不动摇。
对于他来说,唯有混乱和破坏才有意义。信徒,不过是为了达到目的的手段。
十二阶神王剑势一逼,月轻雪都要催发是皇天六道轮回剑抵抗。她另有一柄十一阶神剑,但在这个层次战斗中用处就不大了。
如此在痛苦极限中挣扎,月灵琴知道自己其实没有任何希望,这样下去她肯定要崩溃投降,最终堕落。
月灵琴非常震惊!石重明明死的不能再死,居然还能说话,还能表达情绪!
石重对于数万信徒的死也毫不在意。别说死几万人,就是人界的人族都死光了,他都不在意。
云飞扬微微皱眉,虽然石重说的很偏颇,却并非没有道理。
“高正阳也不过十三阶,他为什么厉害,还不是敢于无情杀戮。”
月轻雪遇到这样的强敌,当然不敢怠慢。一面说话,一面已经通知了她能联系和图书到的各方强者。
坐在桂树下的月轻雪,悠然起身,下一步,月轻雪已经出现的月灵琴身边。
万能之主的一丝意识降临,强大气息很快就和所有教徒建立共鸣。每个教徒的眼眸都开始散发出赤红的狂热光芒。
纵横交错的剑痕,把石重切成一堆碎块。森然剑气侵蚀下,石重碎裂身躯当即化作无数冰屑飞散出去。
月轻雪不是剑客,但她从高正阳那获得了传承,有着天下间最强的剑法,对于剑的理解甚至超过了白心猿。
后退一步是堕落,前进一步是升华。灵魂在其中挣扎,才能呈现出灵魂在最本质的美。
邪神不断的吸收信徒,事情败露只是迟早的事。
这当然不是她失误,而是对方力量太强了,封闭了虚空通道,把她直接接引回来。只是这一手,对方的力量就远远在她之上。
云飞扬其实也不是非要和谁斗,只是,向上的路已经断绝了。高正阳是指望不上,只能自己来。
但是,她始终抱着一丝希望。她不知希望从哪而来,只是不想这么放弃。
月灵琴也不知挣扎了多久,她已经多次达到极限,就是靠着天赋和性格中那股坚韧,才苦苦支撑下来。
石重的反常状态,却让月灵琴有点慌。她从没见过这种诡异的情况,明明身体死亡了,神魂也碎裂了,却还保持着意识和力量。
但从气息和神识上看,眼前这个就是石重本人,而不是什么幻象,更不是谁假冒的。
石重对自己一身寒霜并不在意,还在那诡异的笑,“冰魄剑气太弱了,你也太弱了。”
云飞扬虽然想杀月轻雪明净道心,却无意大张旗鼓的吸引仇恨。
按照月灵琴的天赋,月轻雪把她培养成了真正的剑客。虽然还没能成就剑圣,却已经达到通灵剑心的层次。
“来了。”
就像是在沙漠中暴晒脱水数天,眼前就有一潭清水。只要低头喝一口,一切的痛苦就都能解决。
想要留下月轻雪不难,问题是留下月轻雪完全没意义,只会惹来高正阳。
“这是我选的路,对或错,我都不能回头,只能一条路走到底。”
云飞扬有些不解的看着石重:“你何必招惹高正阳?”
月轻雪脸色微沉:“你一定要在人界作乱,就只能把命留在这里。”
“你对得起你师父陆九渊么?”月轻雪质问。
撑过了一个极限后,并不会有任何轻松。反而,会更加的痛苦。那种煎熬,把她身体和神魂的每一滴潜力都压榨出来。
“小羔羊,你很有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