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卷 后记·赌局

第7章 终章-阴影轨迹·诸神的游戏

“开始记录吧,梦神阁下。顺便,你还没有告诉我们,这个故事的名字呢。”
赛伯摇了摇头,他扭头看向身边那缓缓旋转的星球,他说:
“神灵游戏?”
它没有源头,亦没有终结。在无形之处形成循环,组成了这口袋宇宙最坚实的基础。
“那家伙从不迟到,但也绝对不会早到……他是个很神秘的家伙,喜欢在多元宇宙中到处漫游,你应该见过他。”
“点数?不不不。”
“这只是一片没有灵魂的群星,它距离真正的完整还差很多……但我很好奇,难道在你们这个怪物频出的世界里,就找不到一个能操纵生死的大人物吗?”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全书完)
霸王的手指在那骰子上轻点了一下,那看上去普通的骰子,在这一刻开始飞速变幻。他对泰瑞昂说:
“他的一切记忆都被抹掉了,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他是‘棋子’,他的人生经历将组成一个故事,而那个故事的结局,将直接决定游戏的胜负!”
赛伯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他说:
霸王不满的哼了一声,似乎对高天尊这种刻意针对的行为很不满。但泰瑞昂也注意到了,在高天尊出声呵斥之后,赛伯手腕上的那六颗宝石变得黯淡了下来。
泰瑞昂对赛伯说:
大领主抿起嘴,他看着眼前缓缓运转的星球,看到了那个棋子在生死之河中被投入现世的姿态,他舒了口气,在那命运卡上,写下了自己想要那位‘棋子’达到的结果。
“注意……每一轮只能投掷一次骰子!而且不能使用除了本身力量之外的任何能力,尤其是你,赛伯!我知道,你的天罚形态,能有限度的干扰命运。但你最好祈祷别被我发现了你的小把戏!”
“那你呢?”
“嗯,我们还有一位监督者与传达者。”
高天尊将两张命运卡收回,他对坐在一边的梦神点了点头,他说:
“可惜,她正忙着和小情人约会呢,而且那家伙本身是个疯子……她很不靠谱。哦,对了,说起死亡,你的下一个阶段,大概就是她那个层次,单体宇宙的神灵。”
“我?”
赛伯很自来熟的拍了拍梦神的肩膀,后者脸上没有太多和-图-书的表情,他对泰瑞昂微微俯身,他说:
他说:
“不,不是我!那只是对死亡眷者的搜寻与确认……虽然我也小小的帮了一点忙。真不是我拿走了你的左眼,所以别这么愤怒的看着我,泰瑞昂阁下……你的眼睛是献给那片死亡星海的祭品,规矩就是这样的。”
赛伯在精神链接中回应到:
伴随着霸王的手指一抖,那灵魂便如落入眼前旋转的星球里,一抹金色的微光闪现,将整个口袋宇宙的入口彻底封死,这代表着赌局正式开始。
大领主没有回应这微微的挑衅,高天尊则耸了耸肩,他伸出手,将骰子复位,递给了大领主。泰瑞昂深吸了一口气,手指甩动之间,将那沉重的骰子扔在了桌子上。
泰瑞昂品味着这个词汇,他看向赛伯:
鲜活跳动的荧光代表生命。
“那么,游戏准备进行第一轮!”
“他的图书馆里,存放着无数个宇宙中的所有故事,我的故事以及你的故事,都被存放在其中。哦,对了,他其实才是第一个发现并开始观察你的人。”
那个人走到泰瑞昂身边,对大领主微微俯身行礼,他说:
在口袋宇宙的群星环绕之中,在泰瑞昂张开的双手间,两缕光芒从他手心流淌而出,汇聚成一道不可见的生死之河,在这方被精心制作出的群星中肆意流淌着。
“这是你们的命运卡,写下你们想要达到的胜利条件……别耍小聪明,你们是参与者,但还有很多旁观者。如果你们不想得罪那些大佬的话……就老老实实的玩这场游戏!”
面对大领主的询问,站在他身后的赛伯耸了耸肩:
“作弊,这可也是赌局中非常有意思的一环呢。”
“不好不好!这名字太俗了,换一个!”
赛伯说了一句,然后将手中的灵魂扔向眼前缓缓旋转的星球,他说:
“很好!”
在他西装内部是一套立起领子的白衬衫,斗篷的三个银扣环束在衣领之下。双手上带着黑色的手套,脚上的黑色皮鞋擦得锃亮,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古老风格的绅士。
高天尊一挥手,一张虚幻而又神秘的桌子出现在了大领主和霸王眼前,他沉声说:
赛伯的声音在大领主hetushu.com脑海中回荡着:
霸王对泰瑞昂眨了眨眼睛,后者了然的点了点头。赛伯的意思是,他手中的那个灵魂,来自泰瑞昂和赛伯共同的家乡。
那个神秘的男人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他轻咳了一下,说到:
但它并不完美,最少不如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完美。
“梦神,多元宇宙记忆的化身。”
赛伯似乎注意到了泰瑞昂的脸色变幻,他抬起头,对泰瑞昂露出了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
见鬼……
“但他确实值得信任,最少现在值得信任。魅影陌客将作为我们两人的传达者,以及这赌局的监督者。但注意了,赛伯,你不是不能作弊,只要不被犹大发现……”
霸王眯起眼睛,他轻声说:
赛伯笑了笑,眯起的双眼中带着一丝冰冷的杀意:
说着话,霸王扭头看向泰瑞昂,他意味深长的说:
“我在这片群星中,就像是‘隐形人’一样?”
伴随着开门的声音响起,一个让大领主很熟悉的声音在他背后出现。泰瑞昂回过头,就看到在群星中有一扇门打开,一个穿着古怪的家伙推门而入。
“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就遇到恶魔,真是糟糕的命运开端啊。”
“说真的,我可不想错过这场‘盛宴’。”
霸王笑了笑,他说:
“也许,这一局,天命在我呢……”
赛伯为泰瑞昂介绍到:
“先手轮,赛伯·霍克!”
“啧啧啧,真是糟糕。”
“好了!别再讨论作弊的事情了,那不是什么好事。”
“你的意思是……”
“感谢你,泰瑞昂·黎明之刃阁下。你为我的图书馆,带来了一个好故事。”
他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却又披着蓝色的宽大斗篷,头顶还带着很老式的蓝色黑边绅士帽。
“你一直在说游戏和赌局,所以,具体内容是什么?”
“瞧,赛伯阁下,不止你有运气……我的手气,似乎也不差。”
另一边,赛伯也写下了自己的胜利条件。
气质温和的梦神并没有愤怒,他伸出手指,在那封面上微微一抹,另一个名字出现在了那封面上。
“这可不是个普通的骰子,泰瑞昂。它是上一个纪元留下的百面骰,它还有一个别称,叫‘命运’。我和_图_书说过了,这个骰子游戏,和你之前玩过的,可能有些,不太一样……”
只有真正深入这片口袋宇宙的规则层面,泰瑞昂才能看到这片口袋宇宙的规则层面上存在的瑕疵。
“当然,特殊的并非是你本身,而是你和我来的那个世界。它并没有被生命法庭登记过,并不属于多元宇宙的一部分。没人知道原因,但总的来说,你我来时的世界属于真正的化外之地。这是件好事,这意味着,任何有你参与的事情,只要不太过分,生命法庭就‘看不到’你。”
“唰!”
苍白色的光芒代表死亡。
“嗯,犹大确实来历神秘。而且他和很多人的关系都很紧张,因为这家伙总是不懂得尊重他人的隐私。”
霸王阁下哼了一声:
“全状态下,大概能到多元宇宙级吧,算不得这片群星下真正的强者,但比你这天父级的菜鸟强多了。”
赛伯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颗古怪的骰子,在泰瑞昂面前晃了晃,他说: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这会是个很棒的赌局,会是个很棒的故事。我还专门找人写了剧本……看,他来了。”
“这个灵魂,是外来者!和你一样。”
霸王刚才居然一直在使用那诡异的天罚形态的力量,在悄悄的干扰命运……怪不得,自己会如此轻易的答应加入这赌局里!
大领主一边操纵着生死之河,缓缓的贯通这方世界,他一边低声说道:
这男人的绅士帽的帽檐垂的很低,几乎遮住了小半张脸,让人看不清楚他的双眼。而在帽檐之下,是稍嫌冷峻的面孔,总是抿起的嘴巴,以及耳朵边的白色短发,则给他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气息。
“这就是我们领先其他人的优势。”
但大领主并不记得,自己的记忆中,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确实。我亦不喜欢这个名字……”
“他在一场意外中身死,但我给了他第二次重活的机会!”
那是,恶魔的幻影。
赛伯哼了一声:
大领主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大领主的眼睛眯了起来,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了……
“也许……我会赢得很轻松呢。”
“至于另一个能代替你的,她叫死亡。”
站在了那星球前方的高天尊哼http://www.hetushu•com了一声,他举起手,做了个开局的手势。他轻咳了一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说:
大领主的眉头挑了挑,他到这时候才明白,他被赛伯·霍克摆了一道!
大领主也以精灵应有的优雅姿态,对这位看不清深浅的梦神回礼。后者对他微微一笑,然后很安静的后退一步,在这群星中,一把椅子和一面用于记录书写的桌子便显化而出。
“再次认识一下吧,泰瑞昂阁下。鄙人犹大……你可以叫我,魅影陌客。我并非霸王阁下的下属,但天之声告诉我,这一次行动,我该站在霸王阁下这边。”
“当然,如果你想要继续刨根问底的话,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随便从多元宇宙里拉了个人过来的,多元宇宙里号称掌控死亡的人也不少,但你……你是特殊的。”
“我有预感,泰瑞昂阁下。”
“你确定吗?这样重要的事情……要用掷骰子的点数来决定?”
“是的,泰瑞昂阁下可是为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呢。”
“怪不得你们需要我来到这里……”
这片宇宙在表面上已经无限趋于完整,但是它的基础并不牢固,就像是被聚在一起的流沙。在一切正常的时候,它还能维持原状,但一旦压力过大,或者遭遇乱流侵袭,它便会有很大的可能,从最基础的层面分解掉。
“以后你就会知道,身为一个‘隐形人’是多么让人愉快的事情,在其他人碍于规则束手束脚的时候,你可以肆意行事,打破规则而不需要担心惩罚……唉,可惜,当年我太年轻,太冲动,闹出了一些乱子,结果被生命法庭强制同化……我已经失去了那个身份,被这片多元宇宙真正的同化成了‘本地人’。”
“切!”
“所有人都到齐了!很好,赌局可以开始了……”
“我说过,泰瑞昂阁下,你终会见到我们的。”
在看到那虚影的瞬间,整片星空中的旁观者大佬们,都响起了议论纷纷的声音。大领主的眼睛也骤然眯起。他舒了口气,看向面色阴沉的霸王,他带着一丝平静的笑容,轻声说:
霸王阁下话音刚落,一道银色的光影就落入了这口袋宇宙中,在那如梦如幻的光芒缠绕和图书中,一位身穿银白色长袍,看上去文质彬彬,眼睛被纱布蒙住的男人漫步而来。
“梦神会负责记录这场赌局,并且充当旁白。”
说完,赛伯的手指在那骰子上轻轻一甩,命运骰子在桌子上跳动了几下,一个古怪的图影,投射在了桌子的上空。
“赛伯,扔出‘棋子’吧。”
另一个虚影投射在桌面上空。
高天尊拿出两张卡牌,分别放在泰瑞昂与赛伯身前。
“《阴影轨迹》?”
那个据小尤娜说,是已经分崩离析的死亡幻影!那个属于艾泽拉斯死界的死亡幻影!
“小尤娜还好吗?”
赛伯点了点头,对大领主说:
看着那颗闪耀着诡异光芒的骰子,泰瑞昂沉默了几秒钟,他说:
梦神笑了笑,他伸手将手里的那本书举起。在那崭新的封面上,有一行金色的字。那文字不断的飘动,转化为每一个参与者与旁观者都能看懂的字迹。
“你!是你!”
大领主和霸王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点了点头。
“有啊。”
拿走了他一只眼睛的死界幻影!
“佩戴生死双戒,我也能做到操纵生死。但比起维持后方的后勤人员,我更喜欢在正面战场。起源之墙的崩塌,意味着一些很‘麻烦’,但很能打的家伙们会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说完,赛伯的声音又诡异的在泰瑞昂脑海中浮现而出,似乎是为了避讳站在一边,准备开始赌局的高天尊。
“总之,你现在还接触不到那个层次,珍惜你的自由吧,泰瑞昂。”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骰子咯!”
高天尊的话音响起,霸王阁下点了点头,一个虚弱的灵魂出现在他手中。他看向泰瑞昂,他说:
泰瑞昂皱着眉头反问到:
“唰!”
霸王伸出手指,指了指天空,似乎在指代某个更高级的存在,他说:
他的左手里捧着一本崭新的,精致的书。另一只手里,则握着一支鹅毛笔。
“等等,最后一个问题。”
伴随着高天尊的警告声,大领主泰瑞昂顿时感觉到了十几道意义不明的目光。他无法分辨那些人到底是谁,但他可以肯定,他打不过那些旁观者中的任何一个。
这个名字还不错,最少比上一个好多了。
赛伯摇了摇头,他说:
“单体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