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作者:驿路羁旅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卷 完美时代

第25章 战前·元素之敌

年轻兽人的手忍不住握住了背后的斧柄,但萨尔却摊开双手,用以往那温和的声音说:
就在萨尔和德拉诺什密谈的同时,在另一块大陆上,多尔南也已经做好了与元素战斗的准备,当然,她手里没有大地权柄那么逆天的东西,所以她不能和萨尔那样,一人对抗一位元素大君,面对可能来袭的炎魔之王拉格纳罗斯,她迫切的需要一群强大的帮手。
所以非常时期,要行非常手段。
“我就是萨尔,我是你的兄弟,德拉诺什,但……我也不是萨尔,我被赋予了一个使命,就像是帝国那边的洛萨与瓦里安皇帝那样,我被赋予了一个沉重的使命。”
不过这样看上去像是集体发疯一样的强制手段,也是有好处的,一旦艾泽拉斯世界能熬过末日之战,那么在和平降临之后,这个世界原本松散的联盟,很容易就能被真正被捏成一股绳。
影子疑惑的看着自己的首领,她问到:
“恩,是的,大领主。”
他已经掌握了大地的力量,他甚至能够融身其中。
“回收?不。”
在萨尔身后,骑着战狼,背着战斧赶来的德拉诺什·萨鲁法尔呼唤着兄弟的名字,这个健壮的年轻兽人从战狼上跳了下来,他大步走向萨尔,专门护卫大酋长的库卡隆卫士们并没有阻挡德拉诺什的脚步,任由他走到了萨尔身边。
“我知道了。我会安排的。”
“嗯嗯!”
但问题是,这个世界没有1个月的时间了,按照虚灵舰队侦查的结果,最多15天之后,恐怖的战火就会爆发。
萨尔的十根手指自然的垂在身边,只要闭上眼睛,他就能无比清晰的感觉到脚下的大地,以及大地中蕴含的力量。
一起打过仗的人,总会有些真正的交情。
“嗯?”
要么,就只能悲哀中,以懦夫的身份的死去。
德拉诺什被这个消息惊呆了,他眨了眨眼睛,对萨尔说:
他能看到很多东西。
“别这么没自信,德拉诺什。”
“是有什么事情吗?”
在全世界范围内以“滋扰秩序”的罪名,抓捕了近133万名不安分的家伙,并将他们全部投入阿古斯战场之后,世界的秩序最少表面上恢复了安定,在末日危机之下,统帅部用拳头让那些不满的人闭上了嘴。
小尤娜蹦蹦跳跳的带着多和-图-书尔南行走在燃烧平原的一处秘密的山谷里,这小笨蛋一边吃着巧克力棒,一边对多尔南说:
“快来!快来!”
“嗯,你说的有道理,是我太大意了。”
在死界的孤寂城堡的阳台上,大领主对身边侍立的影子说:
萨尔甚至觉得,只需要自己挥动手指,就能在眼前的大海中制造出一座真正的山脉。而自己只需要打个响指,整片杜隆塔尔的大地,都会在自己的意志驱动下,被轻松的撕裂开。
萨尔举起手,打断了德拉诺什的话,他温和的说:
影子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开,在她迈出几步之后,大领主突然说:
德拉诺什目瞪口呆的看着萨尔,他知道,强大的萨满们能做到这样,但他们绝对不可能和萨尔这样举重若轻,仅仅是勾勾手指就能完成。
“什么?”
“诺兹多姆的反应有些慢了。”
通过屹立在联邦边境的黑暗之门,14岁以下的孩子们,不分种族,不分文明,都被送入了安全的德拉诺世界,在那里的数个文明好几个月之前,就已经得到了相应的命令,他们会竭尽全力照顾好这些孩子们。
“他让你一个人去面对元素大君?他这是在让你去送死!”
大地……
德拉诺什的规劝,让萨尔露出了一丝笑容,大酋长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兄弟,他说:
萨尔感受那分散于躯体的每一个细胞中的沉重力量,那属于大地的力量,他轻声说:
显然,这是永恒龙军团中的真正高手,在时间的保护下,它们可以豁免死界力量的冲刷,但它们小觑了大领主的实力,或者说,大领主根本没有把它们放在眼里。
“但我也不知道,那些老头子会不会给我这个机会,毕竟……大地权柄这种东西,太破坏平衡了。”
末日之战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刚才那场可笑的刺杀,大领主根本没动手,死亡之翼外加天谴骑士,在短短2分钟里,就把这四头胆大妄为的永恒龙疯子撕成了碎片。
多尔南这才来了点兴趣,作为一名天才萨满,她知道,在神秘的星界中,确实存在着很多很强大的生灵,那些诡异的生态环境,会演化出一些现世无法想象的超级生物。
“哦?星界的生物吗?”
“萨尔!”
在这空无一物和图书的海面之上,有很多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那些游离于海水之上的元素,那些躁动而不安的元素,它们亦感觉到了大战将起的旋律,整个世界的元素力量都在不正常的活跃着……就像是一锅被烧开的水,即将沸腾而出,吞没一切。
“把尸体给奈法利安送过去,我的巨龙战团领主,正在尝试将龙骨和机械融合在一起,我相信,他最终会给我一个惊喜的。”
德拉诺什和萨尔站在一起,他看着自己的兄弟,他问到:
“不,不是……”
“别担心我,德拉诺什,有大地之力在身,我一个人,便是一支军团!”
“别开玩笑了,萨尔,你比我年纪还小,而且大家都很服气你,你能当一辈子大酋长,你的智慧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且牛头人和巨魔刚刚同意与我们一起建立同盟部落……说真的,这时候开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难道您已经可以在时间线中穿梭了?您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
大领主在那个世界还驻扎着一支颇有战斗力的军团,由值得信任的死亡领主塞伦特·火翼统帅,那也是最后一个还没有转换英灵的死亡领主,他背负着自己的使命,他是泰瑞昂为艾泽拉斯留下的最后后手。
大领主的手放在了孤寂堡垒阳台的栏杆上,他低声说:
等到恶魔们带着萨格拉斯的怒火降临世界之后,只要还有一点点理智的思维,这些现在显得有些躁动的人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而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就位的巨量武器,也会在那个时候被分发给看清了形势的人民,他们得战斗,他们也必须战斗。
……
“但那头老龙能自己反应过来也好,这就不需要我们去提醒它了,时间,这可是个奇妙的玩意。”
“他叫班纳哦~”
“诺兹多姆说,我的小朋友克罗米,用射线枪杀死了几头永恒龙?”
“而为了这个世界战死,也并非不能接受的结局,但最让我放心不下的,是我们和我们的父亲一手建立起来的部落,牛头人和巨魔且不说,我必须为兽人们选择一位首领,那就是你,德拉诺什,你是我们中最适合成为大酋长的。”
“我已经问过加尔鲁什了,他说自己是个战士,他和他父亲一样,不怎么适合成为大酋长,而约林,约林的声望不如和图书你,你的叔叔,布洛克斯督军也认为你能行,你在最近的几次事件中的表现都很不错,大家一致决定就是你了。”
年轻的兽人站在30多米高的石柱上,他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他说:
“末日之战中,来袭世界的绝对不只是恶魔,还有和恶魔坑壑一气的元素大君与它们无穷无尽的元素战士,它们会从元素疆域中冲入这个世界,从后方袭击我们,让我们在面对恶魔之前就溃败,这是不能接受的。”
“你的新朋友叫什么名字啊?”
进攻时光之穴的永恒龙最大的也只有30多米长,是成年龙,但在死界的时间流中潜伏,试图“刺杀”泰瑞昂的四头永恒龙,体型最小的都有90米,最大的那个,甚至可以和龙王相比了。
“相信我啦!我不会骗你的鸭,真的是很强大的帮手哦,那是我在纽约……啊,不,是我在星界里认识的新朋友哦!”
“我还有件小小的事情需要它们帮忙……你不觉得,娜萨,那些永恒龙太碍眼了吗?”
这个过程自然不是一帆风顺的,它总伴随着一些酸涩的痛苦。
眼看着尤娜带着她来到了当年兽人们留在这里的风暴祭坛的废墟边,看样子尤娜是要借着这个超级召唤法阵,来召唤出她的“新朋友”,多尔南甩了甩尾巴,忍不住问到:
“恩,有。”
德拉诺什惊讶的看着萨尔,后者点了点头,这让德拉诺什握紧了拳头,他怒吼道:
“以我私人的名义,送200套射线枪给青铜龙军团的时间猎手们……就当是礼物。”
尤娜疯狂的点着头,她拍着胸口,一脸自信的对多尔南说:
在真正的混乱灾难中,强权与独裁,永远能给茫然和畏惧的人带来足够的安全感。
影子的猜测,让大领主的右眼中闪过了一丝冰冷的光芒,他微微颔首:
“但它们可以做些别的事情,来干扰你,比如鲜血主母,比如死亡领主们,再比如……你的母亲,诺兹多姆亲自守护你的时间轨迹有属于他的思考,我认为,这是应该的,也是必要的。”
萨尔舒了口气,他勾了勾手指,德拉诺什脚下松软的沙土顿时一晃,在年轻兽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两道如撑起的手臂一样的石柱,从地下疯狂伸出,短短2秒之内,那恐怖的大地之柱,就托着萨m.hetushu.com尔和德拉诺什一路冲上了30多米高的天空。
影子用冰冷理智的声音说:
“更何况,我只是需要你暂代大酋长的位置,德拉诺什,如果我能回来,也许我还能坚持个十几年……”
“那边让老龙王守在时间中吧,替我谢谢它。”
“那是奥术的至高领域,但我并不需要担忧永恒龙的‘扰乱’,在融身死亡的那一刻,我便已超脱于时间之外,除非萨格拉斯亲自融入时间线,回到过去,破坏我的命运,否则单靠永恒龙,它们还影响不了我……死亡与奥术,是平等的。”
“我想让你成为下一任大酋长。”
“克罗米女士自己供认说,在3个月前,她利用自己穿梭时间的能力,从我们在海底的武器库里,偷走了一套射线枪发射器,她只是觉得那东西比较好玩,但毫无疑问,这东西在今天救了她一命,但根据黯刃军团的军备条例,射线枪是不允许外流的,您是需要我去将那套射线枪回收吗?”
泰瑞昂自己倒是对这场刺杀没什么感觉,他毫不在意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对影子说:
“别去!萨尔!”
“哗、哗!”
说到这里,萨尔忍不住笑了笑,他抬起头,看向阳光挥洒的天空,他说:
影子并没有迟疑,作为跟随大领主时间最久的秘密事务官,她立刻就明白了大领主的真正意思,她点了点头,轻声说:
尽管艾泽拉斯文明联军统帅部,已经将恶魔来袭和末日之战的消息通报给了整个世界,但说实话,大多数平民们都没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要与这个世界共存亡,尤其是看着自己的儿女被带往未知之处,任何人都会感觉到凄凉与愤怒。
“真的吗?”
但任何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种强制的安宁秩序不会持续太久。
如果艾泽拉斯世界的命运足够幸运,那么这些孩子们在几个月之后,就能返回家乡。
影子看了看手里的笔记,她说到:
但这,并不是平白的赐福,这是一份责任,一个使命,一个沉重的使命。
“我,我被赋予了能抵抗元素的力量,就在你们踏上战场的时刻,德拉诺什,我也要踏入属于我的战场……而,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回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但实际上,就算统帅部发善心,要把所有平民送到德拉诺,那个小世界,和*图*书也根本无法承受这么多生灵,更何况时间也来不及。
多尔南犹豫的看着尤娜,她知道这个小笨蛋的朋友们都是什么货色,说真的,她跟着小尤娜到这里来,更多的是为了散散心,舒缓一下大战之前的压力。
暗流在看不到的地方涌动着,还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疯子们在撺掇,最多1个月,在高压之下的世界必然会爆发严重的内乱,那将是一场恐怖的灾难,会将所有文明都卷入混乱的风暴中。
世界观察者奥尔加隆发回了最后的情报,萨格拉斯距离艾泽拉斯星区,只有不到10天的距离了,战争几乎是一触即发,在整个艾泽拉斯世界范围内,大规模的平民转移,也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
“它们也许确实影响不了你。”
“你说我一个从没有做过首领的督军,怎么就能被你认为能担任大酋长的职位呢?我真的也不是谦虚,萨尔,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行,更何况还有加尔鲁什和约林,我觉得他们比我更合适!”
在卡利姆多的红色土地上,在杜隆塔尔的海岸边,没有穿板甲,而是穿着传统的萨满长袍的大酋长萨尔站在海水边,他背着毁灭之锤,这萨满蓝色的眼睛,则在眺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海面。
“不,我还无法涉足时间。”
萨尔低声解释到:
“我没开玩笑。”
她正在指挥着麾下的特工们,将孤寂城堡之外,死界荒野上躺着的4头庞大的永恒龙的尸体清理掉。
“你一个人去?”
这一幕,本该是地动山摇的,但是在大地权柄的无形挥洒中,萨尔塑造的石柱甚至没有惊扰到眼前流淌的海水,这一切,就那么静悄悄的发生了。
影子并没有在意首领的感慨,因为她现在很忙。
“这么着急的唤我来这里。”
尤娜的眼珠子转了转,她故作神秘的哼了一声,又扮了个鬼脸:
“帮我给老龙王回封信,让他该做就去做什么,永恒龙只是一群毫无意义的虫子,它们干扰不了我的命运。”
如果艾泽拉斯世界不够幸运,那么这些孩子们,就要在这片陌生的世界里活下去,以艾泽拉斯世界遗民的身份活下去。
“你,你到底是谁?”
“我从凡妮莎那里听说咯,你需要一个帮手去对付元素大君,我给你找了个好帮手!很强大的哟!”
大领主摇了摇头: